<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3章 结局(4) 对你的爱越深,就越来越心痛
        第103章  结局(4) 对你的爱越深,就越来越心痛

         很久以后,办公室里恢复了安静。

         应彦廷坐在办公桌后,显露一丝疲累的俊容,已然恢复了平日的沉肃。

         林初晨依然泛红的眼眸看着应彦廷,蓦地,她重新走到了办公桌前。

         应彦廷手背的关节处还有隐隐的渗血,林初晨道,“我去拿药箱来给你包扎一下。”

         “不用了。”

         应彦廷按下了桌面上的内线电话,吩咐道,“让盛秘书进来一下。”

         林初晨见状,抬起手肘拭去眼睛里的泪光,跟应彦廷说一句,“我去看一下消息散步得如何了。”

         应彦廷跟林初晨点了下头。

         林初晨随之步出了办公室。

         不一会儿,盛华走了进来,与林初晨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看到了眼眶泛红的林初晨。

         “记者会安排得如何了?”应彦廷问盛华。

         盛华恭敬地低着头,“一切都在按照着计划进行。”

         应彦廷思虑了片刻,“任何人或任何事都不需要顾及,你要做的,就是保证今天的计划顺利。”

         盛华顿了一下,“那林小姐呢?”

         应彦廷把面前的一份文件打开,这是下午记者会他准备对外发表的内容。

         “我以为我刚才已经跟你说过。”应彦廷淡淡地道。

         盛华清楚了应彦廷的意思,这会儿却没有说话。

         余光注意到自己的手下还没有离去,应彦廷冷淡地道,“怎么,还有事?”

         盛华压低声音,轻声地道,“这就是应总您刚才和林小姐谈那么多的原因吗?”

         没有人比盛华更了解应彦廷。

         应彦廷是个根本就不会显露自身情绪的人,就连盛华跟了应彦廷这么多年,他也揣度不到应彦廷的心思。

         当然,这一点在应彦廷接手应氏集团后,盛华愈加体会到。

         几乎再没有和谐的下属和上司之间的谈话,应彦廷显露出了真正的冷漠。

         抬起头,扫了盛华一眼,应彦廷靠在椅背上,好整以暇地看着盛华。

         盛华忙道,“属下知道属下以这样的语气过问应总您的私事并不妥当,属下只是……只是觉得这样做未免对林小姐太残忍了一些。”

         “你觉得我实在利用初晨?”应彦廷清闲地道。

         “属下不敢。”

         应彦廷直接道,“没错,我的确是在利用她。”

         盛华顿时怔了一下。

         应彦廷泰然自若的目光落在盛华低着的头上,“你的脑子要是能再转一些,我也就不用这样辛苦了。”

         盛华没敢为自己申辩。

         应彦廷目光重新回到手中的文件上,淡漠道,“你放心吧,我从不伤害无辜的人。”

         盛华生怕碰触到应彦廷的底线,没敢再说话。

         应彦廷却在自己说完话后,身子微微一怔,而后,眸光滞顿地停在手中的文件上,道,“只有一个。”一丝黯然在应彦廷毫无表情的面容上掠过,但,稍纵即逝。

         盛华听到应彦廷这样说,斗胆地慢慢把头抬了起来,“应总……”

         应彦廷没有允许自己在下属面前显露落寞,目光恢复沉肃,轻淡道,“傅思澈还有打电话来吗?”

         盛华道,“没有。”

         应彦廷微微拧着的眉心,慢慢松了开来。“如果傅思澈有再打电话过来,你第一时间禀告我。”

         盛华有些疑惑,小声问,“应总,傅总打电话来,必然是因为夫人的事……您既然,既然关心夫人,为什么不接傅总的电话呢?”

         应彦廷依然轻淡地回答,“我不需要接。”

         盛华露出了更加疑惑的神情。

         应彦廷的目光久久地停顿的文件上,过了好几秒才道,“最好他以后都不要再打来。”

         ......................................................................................................................................

         毛里求斯。

         当地最好的医院里,乔蓦慢慢地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杉杉,你醒了啊……”

         “妈……”

         乔蓦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全身无力。

         乔母连忙搀扶起乔蓦,把一颗枕头垫在乔蓦的背后,松了口气道,“你总算醒了,妈都快被你吓死了。”

         乔蓦环顾了一眼四周,“我现在……在医院?”

         “嗯,你昨天昏倒了,到现在才醒过来呢!”乔母后怕地道。

         “是傅思澈把我送来医院的?”

         “是,傅总昨晚还在这床边照顾了你一晚上的……你不知道昨晚你的情况有多么糟糕,傅总都冲整个医院的医生发火了。”

         依稀还记得她昏倒之际傅思澈在她耳边的呼唤,她微微失神。

         “傅总现在在外面跟医生谈你的病情呢……杉杉,等会儿医生说什么,你都要听医生的话,别再害怕打针了……妈昨晚好害怕。”将乔蓦鬓边的发挽至耳后,乔母疼惜地道。

         “妈,对不起……让你替我担心了。”看到了母亲头上一夜间增添了不少的白发,乔蓦虚弱的嗓音歉意地道。

         “傻瓜……”乔母慈爱地审视着自己女儿苍白的面容,“都怪你不听话,在S市的时候妈妈就说带你起医院,你怕打针就不肯去……”

         “伯母。”

         傅思澈在这个时候从外面走了进来。

         乔母看到傅思澈,顿时从床沿上起身,问傅思澈,“怎么样,杉杉没事吧?”

         傅思澈深深地凝视了乔蓦一眼,“她没事。”

         乔母直到现在才放下心来,“我去弄些东西给珊珊吃,你们聊。”

         傅思澈点了头。

         乔母随之离去。

         ……

         乔蓦一直以平静的目光看着傅思澈,“我的身体,怎么了?”

         昨天再一次晕倒,她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体,似乎不是单纯的低血糖那样的简单。

         母亲刚刚跟她说她昨晚昏迷了一夜,这足以说明她的身体出现的问题很严重,而此刻傅思澈给她的表情也说明了这一点。

         “如果我昨天没有汇集当地最好的医生会你会诊,我恐怕你……现在已经躺在医院的太平间。”坐在床沿,傅思澈轻缓地道。

         乔蓦怔住,“我……”

         她没有想过情况会那样严重。

         傅思澈补充了一句,“急性心肺功能障碍,内脏衰竭……”

         乔蓦愣愣地靠在了枕头上。

         “从小到大我的确有低血糖的状况,医生也一直劝我去医院治疗,但我始终觉得这是小毛病,却没想到……”

         面对显露一丝惶然的乔蓦,傅思澈摇了下头。“你低血糖的情况,的确严重,但不会引起你心肺功能的障碍。”

         听出傅思澈话底有别的含义,乔蓦抬起头,问,“你的意思是?”

         “你身体的情况并不是低血糖引起的,甚至应该说,是你身体出现的问题,引致你的低血糖变得比过去严重。”傅思澈正色回答乔蓦。

         “那……那是什么问题?”乔蓦本就苍白的脸庞在此刻失去了全部的血色,“是……是很严重的病吗?我……我会死吗?”

         傅思澈急忙握住了乔蓦的手,用自己温热的手心包裹住乔蓦的冰冷,抚慰道,“我跟你这样说,只是想你接下去配合医生的治疗……但我保证,你不是什么大病,也不会死……你会好好地活着!”

         “你的眼睛告诉我不是这样。”乔蓦道。

         傅思澈坚定地望着乔蓦美丽的苍白容颜,“我从来没有骗过你,你知道的……”

         ……

         乔蓦并不相信傅思澈说的,尽管傅思澈由始至终都没有显露出她身体情况很是糟糕的神情,但她还是从傅思澈由始至终都没有松解的眉心看出来了。

         傅思澈不是应彦廷,心思没有应彦廷藏得那样的深。

         中午的时候,在用过午餐后,借口去洗手间,乔蓦来到了医生的办公室。

         虽然隔着门,她依然能够听到傅思澈在医生办公室里对医生的咆哮声——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都要给我治好乔蓦!!”

         医生们战战兢兢,“傅先生,请您再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已经在尽力,可是乔小姐情况真的很特殊……我们也想尽快查出原因。”

         傅思澈揪住了其中一名医生的衣领,狠狠地道,“如果查不出原因,小蓦是不是还要经历像昨天那样的昏厥?”

         “这个……”

         “你觉得以她现在虚弱的身体,还能经历几次这样的昏厥?”傅思澈咬牙切齿地道,“你们这帮废物,如果小蓦下一次昏厥又出现心肺功能障碍怎么办?”

         “这……”

         傅思澈竭力压抑住自己想要掐死面前这些“庸医”的冲动,下一秒,他用力地把医生松了开来,以极其阴冷的语气道,“一个星期之内,我要看到乔蓦好转,我不管你们是否能够查到她的病因……否则,我会用土,填平了这个医院。”

         “是,是……”

         医生们从办公室出来之时,乔蓦已经移至办公室外的一棵盆栽旁,因为听到傅思澈和医生的谈话,她的脸色苍白得就像是一张纸。

         之后,奇正走进了办公室。

         乔蓦原先要走进办公室去向傅思澈问清楚自己的身体情况的,却在准备敲门的时候,听到了奇正跟傅思澈说的话,乔蓦欲敲门的手顿时停在了空中。

         “一直到现在,应总那边也没有回您电话。”奇正跟傅思澈禀告。

         傅思澈双手叉在腰上,在办公室里愤懑地踱着步,之后,冷冷地道,“应彦廷,他居然可以做得这样绝!!”

         奇正道,“是啊,乔小姐的身体情况他肯定知道,否则他怎么会不接老板您的电话呢!!”

         这一刻,傅思澈把自己埋在了办公室的沙发里,竭力调整自己愤怒的情绪。

         “老板,要不要我再给应总打电话……”

         傅思澈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消除自己一夜无眠的疲累,淡声道,“根据医生说的,我判断小蓦很有可能是跟那小鬼的情况一样……”

         奇正瞪大双眸,“老板您是指跟应御臣先生和乔杉小姐的孩子的情况一样?”

         傅思澈从沙发上起身,忧郁地道,“如果不是这样的情况,医生不可能会这么难查……我想我是低估了老先生的狡猾程度,他根本是连死都没打算放过应彦廷。”

         “难道老先生也给乔小姐下了药?”

         傅思澈仿佛不敢去想这个问题,沉痛地闭起眼。“都怪我,一直没有注意小蓦的身体……”

         “如果真是那样,那……”奇正惶恐地道,“现在老先生已经死了,那药的成分有几千种,又不可能一样样一试,这怎么办?”

         “老先生终究还是输给了应彦廷,因为,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应彦廷他根本就不是真的爱小蓦。”傅思澈紧紧地攥着无处释放的拳头,恨不能现在就去毙了应彦廷。

         “可是看应总对乔小姐的态度,虽然绝情,也没到能够眼睁睁看着乔小姐死的地步啊……也许可能应总根本就不知道乔小姐的身体情况这样严重,所以他才杀了老先生。”

         傅思澈摇了下头,“连唐雅人都知道乔蓦的身体这样糟糕,他会不知道?也许他很清楚我打电话给他就是想问她小蓦的身体究竟出了什么毛病,但他,根本就不在意小蓦的死活,因为,他现在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

         奇正长长一声叹息,“连我也没有想到,应总他会这样对乔小姐……”

         傅思澈倏地嗤笑一声,“应彦廷他无谓小蓦的死活是吗?好……我一定会让一个鲜活的小蓦出现在他面前。”

         “可是,老先生已经死了,他唯一知道乔小姐体内药的成分的人……这……怎么救?”最后的话奇正几乎是以傅思澈听不见的声音说的。

         “就算是把全世界的医生都请来,我也要不惜一切代价让乔蓦活着!!”

         最后,傅思澈一字一句,宣誓道。

         ......................................................................................................................................

         脚步似无法站稳,乔蓦手扶着墙,这一刻,她的双眸里全都是泪水。

         再也无法控制,再也无法压抑,眼泪一颗颗的种种跌坠在地上。

         她慢慢地,一小步一小步地,走回自己的病房。

         刚好走出病房门的乔母,看到她,连忙搀住她,“杉杉,你去哪里了,妈刚准备再拿些粥来给你喝……”

         “妈……”

         乔蓦突然全身无力地趴在了母亲的肩头上,失声抽泣。

         乔母抱住乔蓦,“怎么了?杉杉……你怎么了?”

         乔蓦没有回答乔母,抽泣着,心头的疼痛让她在此刻无法逸出任何言语……

         “杉杉……”

         乔母轻轻拍着乔蓦的背。

         ……

         傅思澈进病房的时候,看到乔蓦在喝乔母刚刚端来的粥。

         他坐在了乔蓦对面的沙发,很是满足地看着乔蓦此刻胃口转好的样子。

         乔蓦见傅思澈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忍不住抬起头问,“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傅思澈轻轻一笑,“看你终于肯好好吃东西了,我很开心。”

         乔蓦没好气地横了傅思澈一眼,“这次身体出了这么严重的状况,我还能不好好照顾自己吗?”

         傅思澈笑着点头,“你总算有些觉悟了。”

         乔蓦跟着笑了一下,随即把喝干净的粥碗递予了母亲,感激地对傅思澈道,“谢谢你这段时间一直照顾我,也谢谢你昨晚把我从鬼门关拉回来。”

         傅思澈深深注视着乔蓦此刻笑起来甜美的样子,幽幽地道,“你知道吗?看到你笑,我觉得天堂也不过如此。”

         乔蓦瞪了傅思澈一眼,“说正事……我本来打算今天做手术的,现在我的身体情况,还能做吗?”

         “这个要再问医生……不过我想,你要有心理准备,毕竟,就算你想要留下孩子,你现在的身体也不允许。”傅思澈如实道。

         乔蓦冲傅思澈微微一笑,“本来就没有打算要,所以也不需要做什么心理准备……如果可以的话,你让医生尽快给我安排手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