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6章 应妍怀了应彦廷的孩子?
        这一夜,辗转反侧,乔蓦始终难以入眠。

         本来不想惊动身边的人,无奈身边的人太容易惊醒,在她转身背对着他的时候,突然被他楼主腰,抱到了自己的身边。

         “应彦廷……”

         昏暗的光线里,她睁大双眸,凝视着他立体的五官。

         应彦廷依然闭着眼,在她的额上轻轻吻了一下,“怎么还不睡?蠹”

         乔蓦随即伸手抱住应彦廷,并把头趴在应彦廷的胸膛上,倾听着他的心跳,“我睡不着……”

         “怎么了?髹”

         乔蓦仰起头看着应彦廷的俊颜,“我仔细考虑过,我觉得我们还是要……”

         应彦廷打断了乔蓦的说辞,“我说过,我要做什么事,没有人可以阻止……在应家,将来如果谁对你不敬,这意味着他不准备在应家呆下去。”

         “不要这样……”

         应彦廷低头又亲吻了乔蓦的唇瓣一下,“乖,不要想太多,你只要想着一切有我在……”

         乔蓦还想说些什么,应彦廷已一个翻身,将乔蓦压在身上。

         上半夜因为乔蓦一直在客房里跟瑞斯玩,等她回来的时候一倒到床上就睡了,他不忍心打扰她,现在终于有了机会……

         “你做什么啦……乔蓦伸手抵在应彦廷的胸膛上。

         应彦廷已绸缪地吻了上来,含糊中道,“我想要你……”

         ……

         疲累让乔蓦睡到了早上十点,醒来的时候应彦廷已经不在她的身边,梳洗的时候发现颈子、肩膀上全都是吸吮的吻痕,于是找了件高领的衣服穿着。

         下楼,看到自己的姐姐跟应彦廷正坐在厅里的沙发上说话。

         她还没有在自己姐姐的身边坐下,就已经被已经拉着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她顿时赧然,再加上应彦廷以毫不掩饰的疼惜目光看着她,她的脸开始泛红。

         乔杉见到这一幕只是偷笑。

         她极不好意思,于是转移话题,“你们在聊什么?”

         应彦廷疼惜她的目光这才撤离,转看向乔杉,温柔地道,“你姐姐要我陪你回去看看你爸妈。”

         乔蓦微微一怔,昂首看着应彦廷,“那你……”

         回答乔蓦的是乔杉,她笑着道,“君彦已经同意了,今天就一起回家见爸妈。”

         乔蓦有些不敢相信。

         其实她也有这样的想法,她之所以没有提出,是担心应彦廷没有办法跨越她父母是间接害死他母亲的凶手的这一道坎。

         应彦廷看到了乔蓦眼底流露的欣喜,宠溺地道,“我既然邀请他们做我们的证婚人,就说明过去的事,我不想再去追究……”

         “应彦廷……”乔蓦声音沙哑,因他的话而感动。

         应彦廷当着乔杉的面在乔蓦的颊上啄了一下,柔声道,“以后,所有让你高兴的事,我都愿意去做,只要你开心。”

         ……

         准备出发去乔宅时,由于应彦廷在打电话,乔蓦和乔杉便带着瑞斯先坐在车上等。

         经过两天的相处,瑞斯对乔蓦虽谈不上亲密,却也不再疏离乔蓦。

         这时候,“我们现在去哪里呀?”瑞斯仰头问乔蓦。

         乔蓦正想要回答,坐在车后座同一排的乔杉却严肃地拉下脸来,正色对瑞斯道,“小家伙,伯母没有跟你说过吗?你不能这样不尊重你妈咪,你跟妈咪说话之前,要叫‘妈咪’知道吗?”

         受到乔杉的批评,瑞斯委屈地把头低了下去。

         乔蓦心疼,准备抚慰瑞斯,却被乔杉阻止,依然严厉道,“瑞斯,伯母说的话你没有听见吗?”

         瑞斯瘪起嘴,这才小小声地喊了一句,“妈咪。”

         乔蓦不忍见到瑞斯难受的样子,随即把瑞斯抱到自己的腿上,亲了亲,“乖。”

         乔杉见乔蓦疼惜瑞斯的样子,忍不住道,“小蓦,你不能这样由着瑞斯,你是他妈咪,你必须让他学会尊重你。”

         乔蓦轻声道,“他不是不尊重我,他只是还不懂‘妈咪’这个词的概念……”

         乔蓦反驳道,“你儿子比你想象得聪明多了,他绝对懂得‘妈咪’这个概念。”

         乔蓦摇头,“不要这样着急,等他慢慢适应再说吧……”

         ……

         应彦廷接的电话是来自应雅如的。

         很显然,没有在乔蓦那边得到想要的答案,应雅如唯有来问应彦廷。

         “君彦,你打算真的跟乔蓦结婚?”应雅如在电话里,第一次以愠怒的语气跟应彦廷说话。

         应彦廷向来尊重应雅如,此刻亦然,只是声音略冷,“姑姑有不同的意见?”

         “君彦,你难道忘记了乔蓦当初是怎么假情假意回到你身边想置你于死地的?如果不是你未雨绸缪,你现在恐怕已经在监狱里了。”应雅如提醒道。

         应彦廷冷淡地回应,“这样的话,在我将乔蓦带回应家后,我希望不会再听到。”

         应雅如震惊,“君彦……”

         应彦廷直接对应雅如道,“我会跟她结婚,没有人可以阻止。”

         “也许她只是上次没有成事,这次继续潜伏在你身边……”

         “这只是姑姑的偏见。”

         “这是姑姑的提醒……相信姑姑,乔蓦已经不值得再信任,你何必执着于她呢,这世上有万千比她更优秀的。”

         “我只要她一个。”应彦廷淡声宣誓。

         “君彦……”

         应彦廷已结束了电话,径直走向在等他的车子。

         ........................................................................................................................................................................................................................

         时隔两年多再回到乔宅,乔蓦不禁泛红了眼眶。

         应彦廷从后面拥住乔蓦的肩膀,给予她抚慰。

         两年来未曾回来看父母,触动乔蓦内心的愧疚,不禁哽咽,“我真不孝…”

         乔杉抱着瑞斯,安抚乔蓦道,“爸妈不会怪你的……他们要是知道你回来了,不知道会有多开心。”

         乔蓦咬唇点了点头,随即跟着乔杉一起走进乔家别墅。

         管家看到他们,急忙上楼去叫乔氏夫妇。

         当乔氏夫妇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看到他们比两年前苍老的面容,乔蓦立即就哭红了眼睛。

         乔母看到是乔蓦,有些不敢相信,直到乔蓦伸手将乔母抱住,乔母这才跟着红了眼睛。

         “妈……”乔蓦难以抑制自己哽咽的声音,很艰难地发出这个字。

         乔母抱怨却更像是疼惜道,“你还知道要回来……”

         乔蓦跟乔母抱了很久,才慢慢地松开自己的母亲。

         乔母一脸欣慰,拉着乔蓦瞧了又瞧,直到确定乔蓦只是比以前清瘦了些,这才放心下来。

         乔蓦随即又喊了父亲一声,“爸……”

         乔父脸上洋溢着慈爱的微笑,“回来就好,都坐吧……”

         乔父这句话很明显也是对乔蓦身边的应彦廷说的,因此应彦廷客气地跟乔父点了下头。

         所有人在沙发上坐下后,乔父深凝着坐在乔杉腿上的瑞斯,亲和地道,“小家伙,你叫我什么?”

         瑞斯对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圆圆的眼睛看着乔父,疏离地摇摇头。

         乔母疼惜地将瑞斯从乔杉的怀里抱过来,笑着道,“你别吓坏孩子……对吧,瑞斯,我是外婆……”

         瑞斯对乔母没有很明显的抗拒,大概是女性更容易让孩子感觉到放心,当乔母说拿好吃的给瑞斯,瑞斯便跟乔母去了餐厅。

         客厅的气氛在乔母带瑞斯去餐厅后变得有些严肃,主要是应彦廷和乔父之间并没有说话。

         乔杉忍不了这样的气氛,忙缓和道,“爸,君彦这次来,是准备接你和妈去加州替君彦和小蓦的婚礼做证婚人的。”

         乔父轻轻叹息一声,这才看着应彦廷开口,“应总,过去的事,你真的能够不计较?”

         乔杉横了父亲一眼,“爸,君彦既然跟小蓦一起来了,就不会再计较过去的事。”

         “但我允许应总来找我偿还当年所犯的错,却不允许应总来找小蓦算账,所以,如果应总只是虚情假意来小蓦身边,实则是为了报复小蓦,我事先声明,我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好我的女儿。”乔父义正言辞地道。

         乔杉还想说什么,已被应彦廷平和的声音阻止,“伯父放心,我是真心诚意爱你的女儿,过去的事,我没有放在心上,只要小蓦愿意留在我身边,我已心满意足……至于伯父曾经的过错,我认为伯父已经偿还给我了。”

         应彦廷所指的偿还,就是他曾经联和林益阳将原本傲然于商界的“起鑫”集团整垮到如今这小小的公司。

         “这件事我不会怨则你,因为这本来就是我们需要偿还的过错,何况,当年如果不是我们为了钱财而不顾你母亲的生死,你母亲或许能够及时送到医院去抢救。”乔父自责地道。

         “所以我也不会因为曾经所做的这件事跟伯父道歉。”应彦廷正色地回应。

         乔父点了点头,“过去我不太了解应总你,现在看到应总你是这样直爽的一个人,我反而放心下来。”

         “是的,爸,你要相信,君彦对小蓦是真的……”乔杉替应彦廷说话。

         “你的看法呢?”乔父在此刻望向一直沉默的乔蓦。

         乔蓦抬起头,尊敬地看着父亲,“看法?”

         “结婚的事。”乔父道。

         “我……”

         见乔蓦言语里有犹豫,乔父微微皱眉,“怎么了?”

         脑海里闪过应雅如对她说的话,乔蓦低下头去,然而,在几秒的迟疑过后,乔蓦终究还是抬起头,认真地回答父亲,“我要跟他结婚。”

         乔杉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听到乔蓦的回答,这才松了口气。

         这一刻,应彦廷握住乔蓦的手,凝视乔蓦,毫不掩饰对乔蓦的疼惜。

         “那就这样定了……”疼爱的目光从乔蓦的身上掠过,乔父歉意对应彦廷道,“不过,我得跟应总您说句抱歉,我恐怕不能到加州去做你和小蓦的证婚人,也没有办法到加州去参加你们的婚礼了……”

         “爸,君御给你找的那些医生还是没有用吗?”乔杉担忧地看着父亲。

         乔蓦怔然,“爸,你……”

         乔杉在飞机上的时候说乔父病重是假的,乔蓦以为乔父的病已经好了。

         乔杉抑郁地摇摇头,“爸爸病重是假的,但心脏的问题一直没好是真的……”

         乔蓦愣住,“爸……”

         乔父摆了摆手,微笑对乔杉和乔蓦道,“爸爸没事,只是老-毛病,再撑个几年是没有问题的……只是加州太远,医生说我不适合远行,所以爸爸很内疚,做不到小蓦你的证婚人。”

         “爸你不要这样说……”乔蓦嗓音艰涩,“我不知道您……您……身体这样不好,不然我一定不会离开您。”想到自己这两年因为跟应彦廷的事,没有回国看望父母一次,乔蓦的心底就涌起一阵的酸涩。

         “无妨的,小蓦,爸爸没事……”乔父抚慰乔蓦。

         乔杉道,“既然爸爸没有办法去加州参加小蓦的婚礼,君彦你有没有想过,在S市跟小蓦注册,婚礼也在S市举办?”

         乔杉知道这很为难应彦廷,毕竟他现在是应家的执掌人,他的婚礼如果不在应宅举办,不止会惹来应家人的诟病,也会惹来全世界的非议。

         乔蓦也觉得这是在为难应彦廷,立即跟乔杉摇摇头,认真对应彦廷道,“我们在S市注册倒是可以,但婚礼……如果要举办的话,肯定不能够在S市举办,但如果在加州举办的话,爸妈不能来参加婚礼,我始终觉得是个遗憾……所以,我觉得我和君彦可以只注册,不需要举行很婚礼。”

         “这怎么能行……”乔杉反驳,“我和你姐夫当年没有举行婚礼我已经很遗憾,现在你和君彦怎么能够不举行婚礼?我还想着看你披着婚纱的样子呢!”

         乔蓦坚定跟乔杉摇头,“结婚不过只是一个形式……”

         乔杉坚持,“这形式一定要……”在乔杉看来,应彦廷如果当着全世界的面娶了乔蓦,也算是对乔蓦的一个承诺。

         “是啊,婚礼是一定要举行的,这也是我做父亲的坚持。”乔父开口。

         “爸,姐……”

         应彦廷在此刻温柔地看着乔蓦,“唯一的解决方法,婚礼在S市举行。”

         乔蓦怔了一下,转头看着应彦廷,“你……”

         应彦廷给予乔蓦坚定的眼神,“我说过,所有让你开心的事我都会去做,如果在加州举行婚礼对你来说是种遗憾,那就在S市举行婚礼……这样不止二老能够做自己的证婚人,还能够出席我们的婚礼。”

         “不能这样……”乔蓦摇头,“你如果结婚必须在加州……”

         “我倒觉得君彦应该这样做……婚礼既然一定要举行,那爸妈如果不出席,这不止会让人非议,对小蓦来说也是种遗憾,而如果选择在S市举行,一切的问题就解决了,这还能让全世界的人看到君彦娶小蓦的诚意。”

         “姐……”

         乔蓦努力反对,可是其他的三人已经一致决定。

         ……

         乔氏夫妇和乔杉在陪着瑞斯在客厅玩的时候,乔蓦和应彦廷站在厅外的露台。

         乔宅周围的环境很好,一片的云杉和绿地,看哪里都生机勃勃的。

         “怎么了?”应彦廷轻轻搂住乔蓦,“还在为我做的决定而烦心?”

         乔蓦摇了下头,“我不是烦心,我只是觉得……”

         “觉得什么?”

         乔蓦转过身,深深凝视着应彦廷深情的面容,“我能跟你在一起已经很幸运,很满足,甚至我直到这一刻都不相信这的确是事实……”说着,乔蓦伸手抱住应彦廷,满足地靠在应彦廷的胸膛上,汲取着他身上独有的好闻的男性气息,嗓音微哽,“所以,我根本不在乎婚礼的仪式,我只要能够跟你在一起就行了。”

         应彦廷抱着乔蓦,将她耳边的几丝碎发挽至她的耳后,疼惜道,“傻瓜,结婚怎么能不举行婚礼呢?”

         “应彦廷,你知道我……我本身就已经足够让应家的人持反对的意见,如今你把婚礼安排在S市,我以后在应家恐怕会遭遇更大的敌意。”乔蓦如实地吐出心底的顾虑。

         应彦廷轻轻把乔蓦的下巴捧起,深凝着她清丽绝美的脸庞,“宝贝,你记住,在应家你不需要讨好任何人,你只需要讨好我一个。”

         被某人调戏,乔蓦脸庞微微泛红,捏了应彦廷的手臂一下后,她正色地道,“我是跟你说正经的……婚礼真的不能够在S市举行。”

         应彦廷这才回以乔蓦认真,“我也是跟你说正经的……你觉得婚礼在S市举行会让应家人有异议,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婚礼真的在S市举行,未能参加你婚礼的你的父母,他们会不会觉得是种遗憾?他们已经没有参加你姐和我大哥的婚礼,他们的内心深处已经存在这个遗憾……”

         应彦廷的话终于让乔蓦沉默下来,她紧紧地靠在应彦廷的胸膛上,嗓音微沙道,“那怎么办?我真的不想我在嫁给你之前,就已经让所有应家的人不快……”

         “你是嫁给我,不是嫁给应家的人,就算是我姑姑,也不能在我面前数落你半句。”应彦廷爱怜地亲吻了一下乔蓦头顶散发着淡淡香味的秀发。

         乔蓦仍旧试图说服,仰起头,眼睛里有着恳求,“应彦廷……”

         应彦廷却依然跟乔蓦摇头,柔声道,“就这样决定了……我会让盛华在S市把婚礼安排好。”

         “应彦廷……”

         应彦廷低下头来,吻住乔蓦,把她更多的话吞进了腹里。

         ...............................................................................................................................................................................................................................

         夜晚。

         应彦廷独自一人站在“君临”集团总裁办公室的落地窗前,面色沉冷。

         盛华领着唐雅人和顾颐寒一起走进了办公室,在相隔应彦廷约有两米远的距离,他们这才停住步伐。

         盛华恭敬对应彦廷道,“应总,唐先生和顾总已经来了。”

         应彦廷没有任何朋友间的寒暄,直接开口,“傅勤华的身份已经查到,就是乔蓦的父亲乔振远。”

         唐雅人和顾颐寒听到这个事实,顿时面面相觑,须臾,顾颐寒不敢置信地开口,“应,你能够肯定?”

         回答唐雅人的是盛华,“我已经调查得很清楚。之前我们一直在找寻迫害天天的凶手,直到近日才查出幕后真凶是乔振远,这样的事实的确让人震惊,但是乔振远害自己的外孙生病以来引出应总这是事实,之后我去详细地调查了一下乔振远的背景,发现他的行踪有很多都符合傅勤华的踪迹。”

         唐雅人依旧愣在原地,蓦地问,“那这件事乔杉和乔蓦知道吗?”

         “乔杉小姐或许有觉察到一些端倪,但还不能肯定,乔小姐并不知道。”盛华道。

         “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对付傅勤华?”唐雅人有些急的道,“如果你对付傅勤华,你打算把乔振远就是傅勤华这一身份告诉乔蓦吗?”

         应彦廷淡漠地扫了落地窗前映射的唐雅人的身影一眼,“我不需要她知道,在傅勤华呆在监狱或墓地里时,我只需要陪伴乔蓦去看他。”

         应彦廷回答了唐雅人的问题,但这不是唐雅人满意的答案,“你不打算告诉小蓦。”

         盛华道,“当然不能告诉乔小姐,如果告诉乔小姐,乔小姐怎么可能允许应总这样做?”

         “我知道,但是如果你不让小蓦知道乔振远的另一身份,在小蓦知道的时候,你有想过小蓦的感受吗?”

         唐雅人几番从乔蓦的立场考虑,终于惹来了所有人的注目。

         应彦廷从落地窗上看着唐雅人的目光也微微凌冽。

         唐雅人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说辞有些不妥,但没有急于为自己辩解,过了几秒才如实道,“我曾经想过,如果应你和跟乔蓦分手了,我一定会去追乔蓦。”

         “有很种,你有这样的念头。”醋意在应彦廷的眸底明显的形成愠怒,他冷声道。

         盛华和顾颐寒都十分震惊。

         唐雅人并不畏惧,沉定地道,“不要用这样的眼神警告我,这样的念头在我的脑海里只有过一秒,我此刻站在乔蓦的立场考虑,只是希望应你和乔蓦之间可以减少一些误会。”

         应彦廷眼底的寒冷这才慢慢地褪去,“傅勤华所做的一切,不足以让他有丝毫的机会安乐地活在这个世上。”

         “我知道,但乔蓦如果知道你在设计她的父亲,这想必……”唐雅人阴郁地道。

         “所以我要你把这件事处理得神不知鬼不觉。”应彦廷淡声吩咐唐雅人,“我不希望乔振远出现在我和乔蓦的婚礼上,所以,在我和乔蓦的婚礼举行之前,傅勤华的事你要处理好。”

         唐雅人在过去担任的一直是应彦廷亦兄弟亦手下的关系,所以,对于应彦廷的吩咐,他从未拒绝,但此刻,唐雅人却犹豫了一秒,但最终还是点头,“我会把这件事处理好。”

         顾颐寒一直疑惑地看着应彦廷,“如果说傅勤华的身份都已经浮出水面,那傅思澈的身份……”想到西雅曾经被傅思澈无情玩弄和抛弃,顾颐寒心底的怨恨就像是魔鬼在滋长。

         回答顾颐寒的是唐雅人,“已经查到了,只是,你如果要去对付傅思澈,你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因为他远比你想象的要难对付。”

         顾颐寒哼一声,“就算是拼了我这条命,我也要让傅思澈付出代价。”

         “单辰。”唐雅人冷淡地吐出这两个字。

         “单辰?”顾颐寒皱起眉,“就是那个之前想要将应总控告上法庭的那名知名律师?”

         唐雅人点点头,“他的确很狡猾,一直以来都以律师的身份活跃着。”

         顾颐寒摇头,“西雅曾经给我见过傅思澈的照片,他并不是单辰……”

         唐雅人解释,“西雅的父亲得知傅思澈对西雅的伤害,曾经为傅思澈制造了一起车祸,那场车祸因为傅思澈的不察,导致傅思澈几乎丧命,容貌也发现了巨大的改变……现在的傅思澈,长相已经是另外一个人。”

         “傅思澈一直可恶地跟乔小姐说车祸是应总制造的……”盛华忍不住道。

         “竟然是他!”顾颐寒说着就已经夺门离开了应彦廷的办公室。

         唐雅人想要去阻止,顾颐寒的身影已经步出办公室,唐雅人无奈摇了下头,“以他这冲动的个性,哪里是傅思澈的对手……”

         盛华道,“我会去协助顾总处理好傅思澈的事。”

         唐雅人这才松了口气,“如果没有其他的事,那我也去处理傅勤华的事了。”

         “不需要手下留情。”

         在唐雅人即将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应彦廷淡漠的声音吩咐。

         唐雅人身子怔了一下,只回应了应彦廷一句,“我不会手下留情的……但我必须提醒你,不管自己的父亲是如何的恶劣,子女也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伤害自己的父亲。”

         在唐雅人走后,盛华在心底犹豫了一番,也劝说道,“应总,我觉得唐先生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我隐瞒乔蓦,不是因为我担心乔蓦接受不了我伤害他父亲的事实,是因为我不想乔蓦伤心。”

         盛华疑惑。

         应彦廷没有跟盛华解释,凝视着落地窗外灯火璀璨的城市,黑眸越来越晦暗。

         ........................................................................................................................................................................................................................

         乔蓦没有想过应雅如会直接找上乔家,在晚上九点的这个时候。

         尽管乔家的人并不欢迎应雅如这个不速之客,他们还是以礼相待。

         哪里知道,应雅如连乔母递来的茶都没有喝一口,便拉着乔蓦走向客厅外的露台。

         乔家人自然不允许应雅如这样蛮横的对待乔蓦,但被乔蓦阻止,乔杉很是气愤,只好打电话给应彦廷。

         而此刻,在露台上,应雅如冷情地瞪着乔蓦,“你还真有脸回到君彦的身边……乔蓦,你真的越来越让我看不起你。”

         “姑姑……”

         “不要叫我姑姑!!”应雅如怒声打断,“我是君彦的姑姑,不是你的姑姑,而我永远不可能让不你进应家的大门。”

         乔蓦在此刻没有说话。

         应雅如愤怒道,“怎么,心虚了?不想再多说话怕暴露更多,还是故意在我面前装作委屈?”

         乔蓦依然保持着沉默。

         应雅如忍不住又道,“你不是很善于虚情假意的吗?这会儿怎么不给自己的委屈做辩解?”

         乔蓦终于开口,“我只是想等姑姑你冷静下来,我再跟你解释。”

         “我说过你不配叫我姑姑!”应雅如咬牙愤愤。

         乔蓦平和道,“我和应彦廷很快会注册结婚,既然姑姑是应彦廷的姑姑,也就是我的姑姑。”

         “你真是不要脸。”

         面对应雅如的谩骂,乔蓦始终没有回击一句,只是沉默。

         “你觉得你和君彦真的可能结婚吗?”应雅如哼了一声,又道。

         “如果姑姑你愿意给我时间解释的话,我愿意把我和应彦廷之间的误会告诉您。”乔蓦依然尊敬地道。

         应雅如痛恨道,“我不管你现在是真情还是假意,你曾经想要将君彦置入死地,这是不争的事实……像你这样连孩子的父亲都可以陷害的人,还有什么善良的心可言!”

         乔蓦摇头,“这件事说起来很复杂……”

         “所以我不需要你跟我解释,我只需要你有自知之明,别想着能再跟君彦在一起或是想着再陷害君彦。”应雅如怒睇着乔蓦的目光简直如同杀意。

         乔蓦沉静地回答,“我和应彦廷是真心相爱的,所以,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们在一起。”

         应雅如双手环抱在胸前,此刻再也没有了从前对乔蓦的客气和疼爱,也失去往日的优雅,如利剑的目光射向乔蓦,“好啊,既然你自诩是良善的,那我问你,对于你未来的丈夫跟别人拥有的一个无辜的小生命,你将如何处理?”

         乔蓦没有懂应雅如的意思,露出疑惑的目光。

         应雅如接下去道,“我想你应该知道应妍和君彦并不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妹,也知道应妍一直以来都暗恋君彦吧?”

         乔蓦因为应雅如的后一句话而震慑。

         “我告诉你,你不在的这两年,瑞斯都是应妍照顾的,在瑞斯的心底,应妍就像他的母亲一样,瑞斯跟应妍在一起,甚至比瑞斯跟君彦在一起还更亲……所以,应家私底下很多人都跟我说过,如果可以的话,让君彦考虑一下应妍,只是我一直觉得这样的关系有损我们应家的颜面,所以即使把西雅介绍给君彦,也没有让君彦考虑一下应妍……但如果君彦选择的人是你,那我宁愿应家蒙受一些名誉上的损失,也不要你嫁给君彦!”应雅如直接道。

         “我知道应妍是个好女孩,但并不是姑姑你觉得应彦廷应该喜欢谁他就会喜欢谁。”乔蓦从来都不是一个任人揉捏的软柿子,面对应雅如一再的鄙夷言辞,乔蓦虽未回击,却如实道。

         “你以为君彦对应妍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应雅如冷哼。

         乔蓦平静杵在原地。

         应雅如挑起眉梢道,“我告诉你吧,应妍现在有了身孕,虽然我也是昨天才发现的,应妍也没有承认这孩子是君彦的,但应妍喜欢君彦是应家上下众所周知的事,所以应妍不可能跟其他人在一起……你如果有自知之明,就应该离开君彦,成全君彦和应妍,我想你永远都无法抹去你的父母是间接害死君彦母亲的凶手的这个事实,而你清楚君彦对母亲的爱有多深,他就算娶了你,心底对你的父母也永远都隔着一道坎,铁不定他现在跟你在一起,也是为了报复你的父母……否则他怎么会跟应妍在一起呢?”

         见乔蓦处在久久的怔愣之中,应雅如又道,“你可以怀疑我说的话,但应妍怀有身孕是事实,你有本事去质问君彦吗?”

         ---题外话---明天继续一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