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3章 你我都好傻……(和好)
        君彦在机场等你?

         她所听见的,真的是事实?

         “怎么了,小蓦。”乔杉见乔蓦一直呆着,带着一丝小心翼翼问。

         乔蓦摇头,沉静地看着怀里处在熟睡中的瑞斯,良久都没有说话。

         “小蓦,难道你不想和君彦复合吗?”没有在乔蓦清致的脸庞上看到一丝动容,乔杉喏喏地问髹。

         乔蓦依然看着怀里的瑞斯,“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也觉得不可能会有这样的结果。”

         “这是真的。”乔蓦凝视乔蓦,眸色里皆是慎重,“君彦他对你的确还是有感情的,否则他做什么要跟你结婚?蠹”

         “如果有感情,就不会命手下拿枪指着我的头。”乔蓦并没有失落,只是平铺直叙。

         “这件事他肯定可以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的。”乔杉有些急的道。

         “姐,事已至此,就等我见到应彦廷再说吧。”一直以来,讨论在不在乎,爱不爱,她实在很累。

         乔杉见到了乔蓦眉宇间的疲累,原本要说的话吞回了肚子里,跟乔蓦点了点头,“我替你抱瑞斯吧,你好好休息一下。”

         乔蓦跟乔杉摇了下头,“我不累……你休息一下吧,这些天你照顾我,也没有好好休息。”有多少个日子她想要像现在这样抱着瑞斯,如今终于实现,她怎么舍得放开瑞斯一下。

         “我没事,那……你也不要多想,一切等见到君彦,你问清楚他再说。”没有想到乔蓦得知应彦廷想要跟她复合竟会如此冷淡,乔杉不敢再多言,害怕自己说不清楚反而耽误了他们。

         .............................................................................................................................................................

         飞机下降在S市的国际机场。

         还没有下飞机,就有机乘人员上前来服务,自报只应彦廷的人,下飞机后带她们走机场VIP通道。

         瑞斯早就醒了,醒来之后乔蓦并没有跟瑞斯介绍自己,所以,瑞斯睡醒后,一直都抗拒着乔蓦,此刻瑞斯正被自己的伯母乔杉抱着。

         乔杉不理解乔蓦不跟瑞斯介绍自己的原因,但清楚乔蓦做事也是个考虑周全的人,便没有多说。

         走出机场大厅,在机场的大门外,乔蓦见到了坐在车里的应彦廷。

         机场大门外人来人往,他若是下车,马上就会引起轰动。

         乔蓦隔着几十米远的距离看着车上的人,照旧的白色衬衫,墨色西装,照旧是那么熟悉的俊逸脸庞,熟悉得好像就刻在她的心底。

         她慢慢朝车子走了过去,在车门前,她停住步伐。

         应彦廷看了她一眼,声音不疾不徐,“上车。”

         乔杉很是识相,此刻抱着瑞斯上了应彦廷手下开来的另一家车。

         乔蓦的余光从这辆车的后视镜可以看到已经上车的乔蓦,随即,她上了车。

         司机是盛华,他将车朝着应彦廷在S市的公寓驶去。

         乔蓦去过应彦廷在市区的公寓一次,所以知道盛华此刻的目的地,她看着车窗外,平静开口,“你让盛华把车就近停在一处人不多的地方,我想跟你说清楚。”

         没有想道乔蓦的语气会这样的毫无情绪,盛华有些意外,通过后视镜征询自己的老板。

         应彦廷回应盛华,“按照她说的做。”

         接到老板的命令,想起机场附近就是海岸,盛华随即把车朝海岸驶去。

         当车子在沿海公路停下来,乔蓦率先下了车。

         应彦廷也从车上走下来,相较于乔蓦始终疏离的目光,他的目光倒是一直都停留在乔蓦的身上。

         尽管不想与应彦廷的目光对视,乔蓦还是在这一刻不得不看向应彦廷沉稳俊逸的脸庞。

         盛华把车子开离,将偌大的海岸,留给了他们。

         时值S市的冬日,海边的风很是凛冽。

         乔蓦一头长发飘扬在海风中,穿着欧洲女人很喜欢穿的简单的长款的女士风衣,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有精神。

         在应彦廷眼前的乔蓦已经不再是两年前的乔蓦,她虽依旧美丽,却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成熟,再不是两年前那个看起来自信活泼的小女孩。

         “你是真的打算跟我结婚吗?”她看着他幽深的双眸,略微淡地问。

         “我以为乔杉已经跟你说了,我已经通知了所有应家的人,也邀请了你的父母做我们的证婚人。”

         他们根本就不像是在讨论结婚的事,那口吻,甚至比上司和下属谈公事还要冷淡。

         “为什么这么做?”她依然深凝他深不可测的眼眸。

         “有很多人劝说我,不应该由着误会让我们分开……而且,你在电话里也告诉了我答案。”他没有走近她,就这样隔着两米左右的距离,带着他与身俱来的傲然,沉定地跟她说话。

         乔蓦低垂下眼帘,过了约有几秒,她转身看向视线里那一望无垠的深蓝色大海,幽幽地道,“我们之间……你觉得还有话可说?”

         “为什么这样认为?”应彦廷依旧没有移动步伐,淡淡地问她。

         “在我意图害你入狱,在你命手下用枪指着我的头后,我们之间,还有什么话可以说?”她依旧平铺直叙,但不再是毫无情绪,此刻悲伤的语气里显露一丝落寞。

         “我原打算放你走。”他看着她完美无瑕的侧颜,这一直接道。

         她背对着他,身子微微僵了一下。

         他注意到她的身体反应,继续道,“我知道这会让你感到很意外,但这的确是我命手下拿枪指着你脑袋的初衷……”

         “你一直都想我过得不好,为什么还要放我走?”她悲落地道。

         “你当真觉得我一直都不想你过得好?”

         乔蓦再次身子一震。

         应彦廷随即把幽暗的目光投向大海,“其实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脑海里唯一的念头是——这两年你究竟过的是什么日子,为什么可以把自己弄得这样瘦。”

         乔蓦转过头,注视着他此刻透着落寞的英俊侧颜。

         “我的确想你过得不好,但我并不是真的希望你的日子过得不好,我只是希望没我的日子,我能够在你的脸上看到一丝孤单和失落。”

         他转过脸来看着她,她没来得及逃避。

         目视相对,他们看着彼此的目光都是淡然的,眼中却分别有悲伤和落寞。

         终究还是她先把目光撤离,但再看向大海的时候,她的眼眸里已经有隐约的水光,“你不是已经和西雅在一起了吗?”

         “西雅是傅思澈的‘旧友’,我通过西雅,才调查到‘单辰’的身份是傅思澈……作为回报,我以男友的身份让西雅的家族不再着急把她嫁出去,当然,对外我和西雅都没有承认过彼此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应彦廷如实对乔蓦。

         乔蓦身子再度微微一震。

         应彦廷过了一会道,“我以为你不在乎。”

         乔蓦没有回答应彦廷,只是眼眸迅速蒙上一层薄雾。

         “我想,既然你已经不在乎我,我纠缠着你也没有什么意思……所以,我让盛华拿着没有子弹的枪指着你的脑袋,真实的目的是想你知道‘单辰’是傅思澈……我希望你以后可以过着远离我和傅思澈的日子。”他低沉的声音微微沙哑,话底透着诚挚。

         她眸中的薄雾愈的迷蒙,渐渐的,泪液从眼角滑出,沿着脸颊,慢慢地滑落。

         他注意到她眼角的湿润,喉咙哽了一下,继续道,“两年的时间,我没有忘记你,对你的眷恋竟还加深……所以,我只要你一句话,你愿不愿意跟我重新开始?过去的事,你我既往不咎,只当从未发生。”

         她没有回答应彦廷,因为后来已经完全被涌起的哽咽堵住。

         应彦廷终于迈开步伐走到乔蓦的身边,忍着想要替她拭去眼角泪痕的冲动,他黑眸深深注视着她,“你可以要求我给你时间考虑,我可以等你。”

         “我不需要考虑。”努力冲破喉咙间的艰涩,她终于出声回答他。

         应彦廷等待着。

         她连续做了两个深呼吸,这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转过头面对他的时候,她除了双眸罩着泪雾,脸上看不出有任何的表情,“我不想跟你在一起。”

         应彦廷俊逸的脸庞上掠过一抹晦暗,“理由。”

         “你不可能接受我的爸妈……”她一直努力在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这一刻却还是无法抑制住哽咽。“他们是你害死你母亲的间接凶手,以你的性格,你不会轻易放了他们……”

         “以我的性格,我的确会让他们为我父母的死而付出相应的代价,但,我可以为了你,当做这件事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他磁性低沉的嗓音里带着一丝压抑。

         她怔然地望着他幽深的双眸。

         他继续道,“未来,我可以为了你,做出很多你无法想象得到的改变。”

         乔蓦悲楚地摇头。

         应彦廷微微眯起眼眸,“你不相信我说的话?”

         “这些年,你没有一刻停止过为你母亲报仇……”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在替母亲复仇这方面,他的心比谁都坚定。

         应彦廷明白乔蓦的意思,“我如果真的要对付你爸妈,他们此刻还能够安然地在这座城市活着吗?”

         乔蓦滞在原地。

         应彦廷在此刻伸手轻轻扶住乔蓦的双肩,一双黑眸一瞬也不瞬地深凝着乔蓦白皙无暇的脸庞,正色道,“我说了,为了你,我可以不计较这仇恨,因为,我失去了母亲,但他们把你带给了我。”

         她再度垂落眼帘,泪水涟涟。

         “你不要说拒绝我的话,更不要说你心底没有我的话,西雅和乔杉都跟我说过,你心底还有我。”他承认,感情在他敏锐的思维里一直都是最薄弱的一面,也是他最没又自信的一面,所以他才会一直觉察不到她的口是心非。

         她低着头,这一刻眼泪落的更加的汹涌。

         他伸手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紧紧的。

         被他紧致地环抱,他独有的好闻的男性气息环绕在她的周身,她沉溺于这样熟悉的男性气息中,不愿意伸手去拒绝他。

         他宽厚健硕的身体,立即让她冰冷的身体温暖了起来。

         她知道她此刻应该拒绝他,但她始终抬不起双手去拒绝他……

         眼泪随即落得更肆意了,再然后,她伸手慢慢地将他环住。

         她没有办法……

         在“背叛”他之后,她成天以泪洗面,整整有一两个月的时间,她夜晚无法睡着觉,脑海里始终挥之不去他的身影。

         尽管知道他是迫`害乔家和伤害姐姐的凶手,她不该再有留恋,可是依然控制不住对他的思念……

         在得知她只是误会了他,她并没有伤害她姐姐后,她万分懊恼、痛苦……

         她去找他,在路上,她一直害怕他可能不会原谅她,直到看到他跟西雅在一起……

         没有人能够体会到她当时有多么的难受,因为她万万没有想到,时刻短短的三个月,他就已经爱上了别人……

         但她无法抱怨,谁叫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

         她以为她可以在心里默默地祝福他和西雅,可是每次看到他和西雅亲密的画面被爆出,她的心里就很难受……

         越不想,却越想,越装作不在意,心底的痛苦就愈深……

         刚才在飞机上,当姐姐跟她说他想要跟她复合时,她心里已经笃定要拒绝他,但此刻,她竟还是没有办法做到,尤其他亲口跟她说,他命手下拿枪指着她,只是为了让她看清楚傅思澈,而那柄手枪里根本就没有子弹……

         满足于她的回应,他愈加将她抱紧,并在她光洁白皙的额头上落下一吻,“过去的事,一笔勾销……你我重新开始,好吗?”

         他从来没有求过任何人,但他此刻是以恳求的语气跟她说。

         她抽噎着,这一刻抬起朦胧的泪眸凝视着他,哽咽道,“我们还有可能重新开始吗?”

         “当然。”他疼惜地抚去她眼角不断溢出的泪液,“你信我吗?”

         “你……你真的不介意我……”想到自己曾经要将他置入死地,她无法不自责难过。

         “你要是觉得愧对于我,今后就乖乖留在我的身边,再也不离开我,可以吗?”她眼中不断溢出的泪让他心疼,他捧着她满脸泪痕的面庞,深情道。

         她依然不敢相信眼前她所经历的都是真的,所以不敢眨眼,生怕一眨眼眼前的她所幻想的画面就会消失,她一瞬也不瞬地凝睇着他俊隽的面容,带着哭腔道,“只要你还要我,我再也不会离开你……”

         咸湿的海风中,他捧起她的脸颊,低头深深吻住了她。

         她的唇瓣被风吹得冰冷,上面全都是泪水咸咸的味道,他一点一点地吸吮着,将她唇上,颊上,额上所有的泪痕都拭去……

         她依然止不住泪水,只是她没有再悲怆地哭泣,而是喜极而泣,在他每一次吻去她脸上的泪痕时,她都将他紧紧环抱住……

         .............................................................................................................................................................

         他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抱着她。

         夕阳沿着海平线在慢慢地下坠,此刻只剩下火红的一半。

         她靠在他的肩膀上,被他搂着,看着这夕阳西下的画面,倏地道,“大概三个月前,有报道说西雅在你在洛杉矶的别墅里留宿了一夜……那晚,你们是分开来睡的吧?”

         应彦廷将她桀骜的漂亮下巴抬起,“你觉得呢?”

         “孤男寡女,就算是演戏,难保不会擦枪走火。”大学在国外的教育,也没有让她在这方面有开饭的思想。

         应彦廷看着她认真的美丽面庞,莞尔,“就算我想,人家也没有那份心思……”

         乔蓦故作严肃,“所以,不是你不想,是人家不想……”

         应彦廷把乔蓦的下巴愈加抬起,兴味地道,“我以为我在这两面期间有没有跟别的女人有过关系,你已经很清楚……”

         乔蓦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没好气道,“我怎么会清楚……应总裁你单身,身边又有固定的‘女友’,还有那么的莺莺燕燕围绕在你的身边,每天都活在诱惑之中,应总裁你难道抵御得了这些诱惑……”

         应彦廷倏地将乔蓦按向自己,灼热的身体与她紧贴,磁性的声音染着热气道,“你这是在玩火?”

         她由着他将她身体紧紧地环住,意兴阑珊地看着他染着***的猩红双眸,“对,我就是在玩火……”

         “该死的!”

         应彦廷倏然将乔蓦拦腰抱了起来。

         身子突然腾空,乔蓦吓了一跳,“喂,你干嘛啦,人家只是跟你在开玩笑……”

         “我觉得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你是在跟我秋后算账。”他抱着她,径直走向海滩上人迹罕至的地方,夕阳的余晖和她此刻赧然的脸相映成趣。

         “我跟你算账也很正常啊,毕竟你昨天都还在跟人家在国外度假……”乔蓦圈着应彦廷的脖子,委屈地道。

         面对她明显的打翻醋坛子的酸意,他翘起嘴角,“你不知道男人心情不好的时候,也喜欢出国散心吗?”

         乔蓦瞟了他一眼,脸上漾着甜丝丝的笑,“所以,像姐姐说的,你是真的打算把瑞斯还给我,以后让我有个依靠……”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被你迷成这样……”由始至终,他都没有办法真正做出让她伤心难过的事。

         是想是靠这样轻松的语气获悉他内心的想法,这一刻得到他真实的回答,她染着笑意的双眸迅速又噙上了泪光……

         应彦廷把乔蓦平放在海滩上,在身子压覆她的时候,他注意到她噙着泪光的双眸,解着她风衣扣子的时候问,“怎么这么爱哭……”

         他温柔的言语让她鼻腔涌起一阵的酸涩,双手圈住他的脖子,她主动吻上他的唇,良久,她不舍地离开他温热的唇瓣,绸缪地道,“在感情方面,你比我还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