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9章 相遇(10000+)
        两年后。

         法国,上诺曼底,“优斯特”金融公司。

         “夏经理这两天会请史密斯吃饭,很有可能里昂的项目会拿下来,通知全组的同事,这两天要准备好所有的资料,以备之后做数据分析,另外,我们A组上个月输给了B组,希望大家不要懈怠,如果在里昂的项目上我们能够做出让夏经理满意的报表,年终奖我们就都不需要担心了。”乔蓦坐在办公桌后,沉静地吩咐站在办公桌前自己的四名组员。

         四名组员纷纷点头。

         乔蓦看到四位组员斗气昂然的样子,这才满意地笑了一下髹。

         四名组员见乔蓦笑了,也就没有再维持沉肃的气息,其中一位叫安宁的组员调皮地道,“组长,那今晚我们安排的饭局,你去不去啊?”

         林琦听到安宁这样说,也跟着附和,“是啊,组长,安宁的堂哥真的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你要相信我们的眼光。蠹”

         乔蓦叹了一声,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的四名组员。

         组员们见乔蓦端了下了脸,却依然有不怕死的人道,“组长,就去见一面嘛……安宁的堂哥真的很适合您……”

         乔蓦原是想用自己严肃的表情吓走这四小只,没想到这四小只居然完全不怕她沉下的脸,这才发现,她平常真的是太纵容这四小只了,于是,横了四小只一眼,“你们都打算晚上加班到十点再回家了?”

         “呃……”

         “唔……”

         “这……”

         “我怕……”

         成功地看到四小只求饶的表情,乔蓦才没好气地笑了笑,“你们组长我还没有老到需要你们帮我嫁出去,下次谁要再给我安排这样的饭局,我就扣了那个人这个月的奖金。”

         “组长,您舍得扣我们的奖金?”安宁撒娇地对乔蓦道。

         乔蓦一贯拿着四小只里年龄最小的安宁没有办法,忍不住又是一笑,“你要再说话,我就只扣你的。”

         其他的人听到乔蓦这样说,顿时大笑起来。

         就在乔蓦办公室里的气氛沉浸在这样欢愉的时刻时,乔蓦办公室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敲响了。

         四小只见来人是夏经理的秘书悠可,立即脸上全都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在悠可跟乔蓦谈话的时候,他们默默退了出去。

         “夏经理有说是为了什么事吗?”从悠可的口中得知夏经理要见她,乔蓦客气地问。

         悠可跟乔蓦的交情还算不错,如实道,“是好事。”

         “好事?”

         悠可随即笑着离开了办公室。

         ……

         五分钟后,乔蓦从“优斯特”公司的二楼来到公司的六楼。

         总经理办公室内,夏季清正低头认真看一份文件,看见乔蓦到来,他头也没抬,温声道,“你坐一会儿,我手上的事马上就处理好。”

         乔蓦点点头,在夏季清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在“优斯特”工作两年,乔蓦唯一熟识的公司高管就只有她的眼前这位,而熟识的原因是她当初能够进“优斯特”,全凭这位BOSS在面试的时候排除众议,让她进了公司。

         两分钟后,夏季清在刚才自己浏览过的文件上签上名字,这才抬起头看向乔蓦。

         夏季清年约五十,拥有一副慈爱和蔼的面容,此刻微笑着,更加显得让人亲近。

         乔蓦看到夏季清满脸笑意,忍不住问,“夏经理,什么事让您这样开心?”

         “你猜猜?”

         乔蓦摇摇头,“我猜不到。”

         夏季清随即将手边的一份文件递予乔蓦,“你自己看看。”

         乔蓦带着疑惑接过了夏季清手里递来的文件,蓦地,愣了一下,“人事推荐?”

         夏季清认真点了下头。

         乔蓦满脸错愕,抬起头,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夏季清,“您……您推荐我到别的地方去做分公司的副经理?”

         夏季清面对乔蓦惊愕的神情,调侃反问,“怎么,不想担这份职?”

         “不,不是……”乔蓦连忙摇头,“我就是有些意外……”

         “怎么意外?”夏季清含笑道。

         乔蓦放下手里的文件,如实道,“我只是没有想到这次人事推荐夏总您会推荐我……”

         “你这两年为公司做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

         “可是我刚来公司两年……”

         “时间不是问题,我们公司从来注重的都是个人能力。”

         “可是论及能力,我不如B组的组长……”

         不是她故作谦虚,而是她实在意外公司会有这样的决定,当然,得知这样的结果,意味着对她能力的肯定,她内心自然也是喜悦的。

         夏季清忍不住斜睨了乔蓦一眼,“难道乔蓦你觉得你和小然的能力谁高谁低,我一直都没有看出来?”

         乔蓦身子怔忡了一下。

         夏季清轻责道,“乔蓦,保持低调有时候也不是好事……就像你上个月故意在工作上出现了纰漏,让全组的人都跟着你受罚,一起失去了上个月的奖金,这是你没有想到的吧?”

         没有想到总经理居然什么都知晓,乔蓦保持住了沉默。

         夏季清接着道,“你进公司只有半年,就升到了组长的位置,你的能力在当时所有的新进职员里,就一直是拔尖的,但你当上组长之后,业绩虽维持着公司的稳定发展,却并不算吐出,直到一年前,有人跟我说,原来你一直都在暗中让着B组的组长小然,因为你不想将自己处在竞争之中。”

         乔蓦依然没有说话。

         夏季清忍不住好奇地问,“我想知道为什么?要知道,以你的能力,或许早在一年前就可以升职。”

         乔蓦终于在此刻抬起眼帘,平静地回答自己的主管,“我对自己的事业并没有很强的企图心,对于我来说,能保持一份稳定的工作就可以了。”

         “我想是因为小然在你公司之后就处处针对你,你不想跟她竞争,便处处选择忍让她。”夏季清直接道。

         乔蓦连忙解释,“并不是这样的……夏经理,至然很有能力,对事业的企图心也比我强,我们之间也并无矛盾,我只是希望在升职方面,她能够比我先,比较,她的生活压力比我大,而我只有我自己一个人。”

         “可是不管你出于什么要谦让,我都只会替公司找最好的人才。”

         “我很庆幸能够得到经理的赏识,但……”

         夏季清打断了乔蓦的话,“每年各个部门升职的机会都不多,这次更是极具有发展前途的分公司副经理,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对金融事业有份别样的热忱,所以,你一定不想失去这可以在未来大展宏图的机会。”

         “经理,我怕升职我的确很很开心,只是……”

         “你担心小然那边会有异议?”夏季清一下子就猜到了乔蓦的想法。

         乔蓦认真地道,“不管从资历还是能力来说,至然都比我更适合这次调到分公司去。”

         “如果你是出于谦让,我不会答案你的建议……我说了,我只会替公司找最好的人才。”夏季清很严肃地道,“我希望你考虑清楚,如果你不愿意接受这次升职,那这个空位我会跟上级禀报选择其他公司的人才。”

         乔蓦为难过后,终于问,“那这次我要调去的地方是?”

         夏季清道,“S市。”

         “中国S市?”乔蓦惊讶。

         “是的。”

         当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后,乔蓦的脸色突然有些白。

         夏季清并没有注意到乔蓦这微小的变化,他耐心地道,“我们公司半年前在S市成立了分公司,但那里的业绩并不好,公司急需要一位有能力的经理到那边,如果在副经理的帮助下公司的业绩上涨,公司将直接裁了那边的经理,荣升副经理荣为经理。”

         “我想我可能没有办法去那边。”乔蓦在完整听完夏季清的话后,正色道。

         看到乔蓦失去了前一秒的动容,此刻似乎十分坚定地回答他,夏季清疑惑,“怎么了?我知道你是S市的人,我以为这对你来说又是个极大的诱惑。”

         乔蓦从椅子上起了身,对夏季清鞠了个躬,歉意道,“夏经理,我很感谢您的厚爱,只是,未来我一直都希望在国外发展。”

         夏季清对乔蓦有些不理解,眉心微微蹙起,“我会尊重你的选择,只是,你应该知道,只要你回S市拼搏几年,未来你可能就是‘优斯特’公司中华区的代表,而你确定要放弃这次机会?”

         乔蓦抬起头,平静道,“我确定。”

         夏季清还想要说些什么,但见乔蓦这样的坚持,清楚乔蓦这样的性格如果笃定做什么事是不会轻易改变的,他唯有叹了口气,道,“我觉得你会后悔这样的决定的。”

         乔蓦跟夏季清笑了一下,缓声道,“我不会后悔的,因为拥有如今的这份工作,我已经很满意。”

         .........................................................................................................................................

         从公司到乔蓦所住的公寓只有十分钟的车程,今日乔蓦却要司机拐道,先载她去了市中心的一家有名的蛋糕店。

         因为下班的晚,蛋糕店的员工也快下班的,幸好,刚好还有一个卡通造型的蛋糕没有卖完。

         乔蓦买下这个蛋糕后,便直接回了自己的公寓。

         打开-房门,迎接乔蓦的,依然是不变的清冷和漆黑。

         乔蓦随即打开灯,在黄色的灯光把公寓内照耀得温暖温馨后,乔蓦把蛋糕放在了沙发前的茶几上。

         如往常一样,乔蓦去了浴室。

         这两年因为每天上班都顶着厚重的浓妆,回来先卸妆便成了她回家第一件要做的事。

         从浴室里出来,不似在公司里成熟的妆容和老气的装扮,乔蓦已换上了一件年轻人爱穿的长款睡裙,露出了她白皙清丽的脸庞。

         在沙发上坐下后,她随即把蛋糕从盒子里拿了出来。

         这是一个很精致的蛋糕,去年的这个时候她也去那个店买了类似这样卡通造型的蛋糕……

         关上灯,在蛋糕上点上两根蜡烛后,她静静地看着蜡烛在蛋糕上燃烧,蓦地,眼眶渐渐泛红。

         是的,今天是小家伙两周岁的生日。

         她知道,此时在加州的应家,必然正在筹办着一个盛大的生日派对……

         灯光璀璨的应家花园,巨大的生日蛋糕,跑来跑去的小盆友,在蛋糕前许愿的小家伙……

         这是她此刻勾勒在脑海里的一副温馨湖面。

         她的心很痛,就像去年小家伙生日那天,那样的痛。

         在法国这两年,她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小家伙……

         因为应家对小家伙保护得很好,外界甚至连一张小家伙的照片都没有拍到,只是去年有媒体拍到了应家为小家伙举办周岁派对的照片。

         这两年,她经常有冲动要飞去加州一趟,哪怕是守在应家的大门外看小家伙一眼,她就心满意足了,可是,她始终没有勇气飞去加州。

         她知道,如果她出现在加州的事一旦被应彦廷知道,她将面临的是难以想象的后果……

         她不惧应彦廷会对她做什么,她只是不想破坏孩子如今平静的世界。

         两岁的孩子,已经懂得很多,说话也有很多都能够口齿伶俐了……她如果想要让孩子能够健健康康的成长,那就是永远都不要再出现在孩子的面前。

         这一辈子,她注定再也不可能延续跟孩子的母子缘分了……

         思自此,乔蓦呆呆地望着面前的这个卡通蛋糕,眼睛逐渐的湿润。

         叮咚——

         房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道门铃声。

         乔蓦这才从思绪中回过神,打开-房间的灯,抹去颊上的眼泪,从沙发上起了身。

         如乔蓦所猜想的一样,打开门后,站在她房门口的人是单辰。

         说来真的很巧,两年前她在“优斯特”找到工作之后,有天居然在路上等车的时候遇到了单辰。

         她这才知道,单辰原来是法国人,他的家就在上诺曼底。

         当然,那天单辰把车停在她脚边的时候,她并没有认出单辰,毕竟,她跟单辰只有一面之缘,时隔了那么久,她怎么可能还记得这名律师?

         单辰见她迷惘地看着他,便从车上走了下来,自我介绍。

         她这才想了起来,顿时有些尴尬。

         异国的相遇,让他们渐渐成为了朋友……

         这两年,她的公寓,唯一也只有单辰按响过。

         打开门,乔蓦让单辰进了屋,随即替自己和单辰冲了两杯速溶咖啡。

         单辰坐在沙发上时,无意间见到了茶几上的那枚卡通造型的蛋糕。

         很是巧合,去年乔蓦买蛋糕在家里为孩子“庆祝”的时候,单辰那天也有来,所以,单辰立即就反应过来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乔蓦把手里其中的一杯咖啡递予单辰时问,“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单辰说了声“谢谢”,在把咖啡放在茶几上的时候开口,“我是听说了一件事,所以过来跟你说。”

         乔蓦正要喝咖啡,听单辰这样说,把手里的咖啡放了下来,困惑地问单辰,“什么事?”

         单辰在抿了一口咖啡后才道,“应氏集团已经在上诺曼底投下了一个建筑项目。”

         乔蓦是个聪明人,立即就察觉到单辰这番话里的含义,皱起秀眉,深凝着单辰。

         单辰没有再拐弯子,直接吐出,“应彦廷很有可能这几天会来上诺曼底,预计他呆在上诺曼底的时间不会很短。”

         “上诺曼底这样大,我不担心会遇上他。”乔蓦在喝了一口咖啡后,平静地回答单辰。

         单辰轻轻笑了一下,“你不要不信邪,很多时候都是你怕什么,就来什么。”

         乔蓦沉定地把咖啡放在茶几上,正色道,“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单辰回答,“在他来上诺曼底的这几天,你去法国的其他城市放松一下,比如巴黎,那里是你休闲的好去处。”

         乔蓦摇了下头,“我以为没有必要。”

         “难道你不怕跟应彦廷在街头遇到?”

         “首先,如果我那么倒霉的话,我想我就算去了巴黎,他也有可能突然转去巴黎,其次,公司最近有很多的事,我无法走开。”

         “乔蓦……”单辰试图劝说。

         乔蓦执起咖啡再喝了一口,温缓对单辰道,“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但我认为这样的机率低。”应彦廷来上诺曼底最多估计不会超过一个星期,难道在这一个星期里,她就偏巧遇见了他?不……她和他之间若是真的有这样的缘分,老天当初就不会把他们设定会仇敌了。

         单辰轻轻叹一声,“也是,这样的机率,的确不高,我应该替你往好的方面想。”

         这一刻,注意到单辰的脸上略有忧愁,她关心地问,“你今晚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

         单辰随即靠在了沙发上,略微疲累地道,“其实我工作上最近有些烦心的事,我正想要去外面散散心,所以……刚才跟你说应彦廷要来的这件事,其实只是希望给你个理由,让你放下工作,让你跟我去外面散散心。”

         原来如此。

         难怪单辰几乎很少她面前提起过应彦廷,今日却慎重地提起来了。

         “你这样年轻俊逸的男士,身边就没有一两个女伴可以陪着你?”乔蓦调侃道。

         单辰在这一刻眯起眸子,斜斜注视着乔蓦,轻缓笑说,“乔小姐,你不要给我装傻,我是什么意思,你知道的。”

         她怎么会不知道……

         单辰虽然没有跟她表白过,但他这两年他对她的关心,已经很明显地表达出了单辰的内心。

         可惜……

         “我会一直都拿你当朋友,所以,我们不会有发展的可能。”乔蓦没有委婉地回答单辰,而是直接道。

         这两年单辰已经习惯了乔蓦时刻表露出的对感情的淡然,他问,“难道你真的没有想过下半生找一个能够照顾你的人?”

         “我觉得一个人挺好的。”

         “是因为……”单辰想要说出口,却突然只住了口。

         乔蓦注意到单辰的欲言又止,道,“不是你心底想的那样,是我真的觉得一个人挺好。”

         单辰却对乔蓦的回答质疑,“如果不是难以忘怀,又怎么会这样决绝的不再涉足感情的事?”

         乔蓦如实回答单辰,“你要我真正去遗忘这个人,我想这辈子都不可能,毕竟,我想念孩子,而每次想起孩子的时候,我也会想起他,但我想起他,仅仅只因为他是孩子的父亲罢了,并非感情上的留恋。”

         “那我从今天开始正式追求你。”单辰突然认真地道。

         乔蓦愣了一下。

         单辰在此刻一瞬也不瞬地凝睇着乔蓦,嗓音微沙地道,“既然你如今心无所属,我愿意重新让你心有所属。”

         .......................................................................................................................................

         夏至然被顺利地调去了中国S市做分公司的经理,乔蓦因为临时要接管B组,加上夏季清把里昂的项目拿了下来,乔蓦这两天便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了。

         单辰在这期间打过两次电话约乔蓦吃饭,乔蓦都拒绝了,单辰只是乔蓦拒绝的原因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乔蓦不愿意接受单辰的追求,于是单辰连着两日都给乔蓦的办公室里送来了花。

         乔蓦给人的感觉一直是个清心寡欲的人,所以她手下的那四个年轻组员便想着给她介绍对象,今天看到有人送花给乔蓦,顿时乔蓦的办公室里沸腾了。

         “是很贵的路易十四呢,追求组长的人肯定是个很有钱的男士。”安宁抱着刚刚被前台小姐抱过来的花,羡慕地道。

         “原来组长一直都有追求的人,难怪组长一直拒绝我们的介绍了……”

         “是啊,组长好不厚道,居然有这样优秀的追求者也不告诉我们,害我们在这里替你操心……”

         组员们你一言我一语,闹腾得乔蓦没有办法,最后,只好把东西一收,决定今天破天荒的先下班。

         单辰送的花乔蓦在离开办公室的时候自然没有带走,但一出办公室,她就拿出手机给单辰打了电话。

         她没有想过,她前晚已经明确拒绝了单辰,单辰却还是付诸了行动。

         她是真的希望单辰不要她身上浪费时间。

         奈何,单辰的电话没有打通。

         见时间还早,乔蓦便去了公司楼下的咖啡厅,决定喝一杯咖啡解解这两天的乏。

         也许正如单辰说的……

         很多时候,你怕什么,就会来什么。

         乔蓦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她步出公司大门,准备转而去公司楼下的咖啡厅的时候,她会在准备推开咖啡厅的大门时,遇到了一个从里面跑出来的孩子——

         两岁多的样子,穿着韩流的衣服,是个小帅哥的打扮,眼睛大大的,睫毛很长,不胖不瘦的个子双腿很长……

         那一瞬间,就像是被电住了一样,乔蓦的双腿怔在原地。

         孩子很有礼貌地跟她说了一句“谢谢阿姨”,便跑出了餐厅。

         她当然不会认错……

         孩子的五官和眉宇间都是她记忆里的样子,还有,孩子真应彦廷简直如出一辙……

         她本能地伸手想要去抱住孩子的时候,孩子已经跑出了咖啡厅。

         随后跟来的人是应妍,因为没有想到会遇到她,又因为她的打扮,应妍在追着小家伙出来的时候,并没有认出她……

         她出于本能地转过头,追寻着孩子的身影。

         她没有想过,也没有预料到——

         她会这样毫无预警地碰到应彦廷。

         盛华替他开的车门,他从车上走了下来……

         时隔两年,他依然还是他记忆中的样子。

         只是预想中被情感折磨的他,似乎比她所想象得过得更好。

         在他的身上,你完全看不到一丝的疲惫或颓然的气息,他有的只是意气风发。

         剪裁合宜的昂贵西装将他衬得俊逸不凡,下车不过只是几秒,就已经惹得路上很多年轻女性的驻足瞩目。

         他看到了她。

         几乎是在她看到他的时候,他不偏不倚也看到了她。

         她没有表情,他的表情亦很淡然。

         而她即将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时,他移开了目光,将此刻向他跑来的小家伙抱了起来。

         “爹地——”

         隔着不是很远的距离,她听到了孩子稚气的声音清楚地唤他的父亲。

         她定在原地,这一刻看到他和孩子的互动,她几乎忘记了挪动步伐。

         小家伙圈着父亲健硕的脖子,很是得意的样子,对应妍道,“姑姑,我就说吧,是爹地的车……”

         应妍替小家伙抚去额头上的汗水,责备却更像是疼惜道,“就算是你爹地的车,你也不能够这样冲撞出来啊,万一姑姑追不到你,你被坏人抓走怎么办?”

         “我这么可爱,坏人怎么舍得把我抓走呢?”小家伙撅起嘴道。

         应妍忍不住笑道,“坏人可是不管小朋友可不可爱的……”

         “那爹地一定会来救我的……”小家伙在此刻崇拜地看着父亲,“爹地,你不会让坏人把我抓走的,对吧?”

         应彦廷脸上漾起了一抹笑,低头在小家伙粉嫩的颊上亲了一下。

         应妍跟应彦廷投诉,“二哥,你儿子是越来越鬼灵精了,刚刚我说要带他去游乐园玩,他说不好,让我这里喝咖啡,他就坐在这里乖乖地等你来,说我这些天带他辛苦了,应该休息一下,我觉得小家伙真体贴……可是你知道吗?他要我来这咖啡厅,原来是要看咖啡厅里那会走的机器人服务员,敢情他哪里是体贴我啊,他根本就是想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刚刚看到你来的时候,他丢下话跟我说,让我下去再带他去游乐园……”

         “是吗?”应彦廷宠溺地看着孩子,温声问。

         小家伙在此刻紧紧圈着应彦廷的脖子,睁眼双眸,露出无辜,小小声地道,“是姑姑说要带我去游乐园玩的……大人不能骗小孩子,不是吗?”

         ……

         三个人上车之后,乔蓦依然久久地驻足在原地,直到咖啡厅的机器人服务员替乔蓦把门打开。

         她呆呆地走进咖啡厅的时候,机器人服务员竟拿了一张纸巾给她。

         她没有反应过来,待看到机器人服务员拿着纸巾在眼睛上擦拭的时候,乔蓦这才抬手挥去了颊上的水痕。

         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她坐了下来,视线久久地凝望着刚才那辆车停的位置,可惜那里已经空空如也。

         刚才的一切,就好像做梦一样……

         ......................................................................................................................

         晚上的时候,乔蓦的房间门铃再度响了,以为是白天一直她一直都没有打通电话的单辰,所以她毫不犹豫就打开了门。

         她万万没有想到,门口站着的人是应妍。

         两年的时间过去,应妍已不似两年前那小姑娘的那样,她出落得成熟而美丽。

         应妍的声音对她再也没有曾经的热络和客气,“乔小姐,我能进去跟你聊聊吗?”

         乔蓦把房门打开。

         应妍走进公寓之后,环顾了一眼四周,便兀自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以前就知道应妍最不喜欢喝咖啡,她替应妍倒了杯水。

         应妍没有结果乔蓦递来的水,表情冷然地道,“虽然乔小姐你化了很浓的妆,但今天我推开咖啡店的门的时候,我就认出了你。”

         乔蓦没有说话。

         应妍嘲讽地笑了一下道,“你很不错嘛,在这里有份稳定的工作,还买下了这高级的公寓……看来你日子过得很潇洒。”

         “不知你有何事?”乔蓦耐心地听完应妍所有的嘲弄后,平静地问。

         “我有何事?”应妍露出可笑的神情,“我觉得你是有事了吧?”

         乔蓦不明。

         应妍清冷地道,“我自己的‘嫂子’,你大祸临头了,你知不知道?”

         乔蓦依然的沉定自若。

         “我想你应该是忘记了我二哥跟你说的话……你怎么还敢出现在我二哥的面前?”两年的时间褪去了应妍的单纯,她此刻说着锋利刺耳的话。

         “你该知道,这是巧合。”所以,应妍认出了她,应彦廷必然也认出她了。

         “我知道这是巧合……但我二哥会来上诺曼底的事,我相信报纸和周刊上都有登,你却毫无防备,居然就在这里等着跟我二哥相遇,你是真的觉得我二哥不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吗?”应妍愤愤地道。

         乔蓦在这一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兀自走到了房间的落地窗前,淡淡地回应应妍,“所以,是他让你来警告我的吗?”

         应妍跟着从沙发上起身,冷漠地看着屹立在窗前的纤瘦身影,“你真的想得太乐观了……二哥回到酒店后根本就没有跟我提到你,但我知道,他越是没有提到你,你越危险,说不定你明天就会被公司辞工或是被……总之,我二哥的手段,你应该知道。”

         “我没什么可怕的。”乔蓦黯然的双眸沉沉地目视着落地窗外的城市夜景,沉静地道,“没能把他送进监狱,只能说他是幸运的,不过他现在还没有揪出傅思澈,怕是这两年心底也没有好过吧?”

         “乔蓦!”应妍瞪圆眼,不敢置信地望着她,咬牙道,“居然到这个时候你还想着要对付二哥你?难道这两年你就没有想过二……”

         差点就把心底想要问乔蓦的话问出来,还好应妍及时收了嘴。

         乔蓦继续道,“今天看到瑞斯长高和懂事了,我必须跟你说一句感激,我知道这两年都是你在照顾他。”

         应妍听到乔蓦这样说,哼了一声,“你也会记挂孩子的吗?我以为瑞斯对你来说只是一个废弃了的筹码。”

         “我是他的妈妈,就算我这样想过,却还是阻隔不了我和他之间的亲缘关系。”

         “如果你有当他是你的孩子,这两年就不会对他不闻不问了,所以,你不要假惺惺的在我面前说这些惹人同情的话……”应妍咬牙切齿道。

         乔蓦没有回答应妍,只是敛下了眼帘。

         应妍随即走到乔蓦的身后,冷冷地道,“别怪我没有警告你,你最好收拾了东西,别再呆在这里,否则,你肯定会遭殃的。”

         “所以,你还是好意……”乔蓦凄楚地笑了一下,“应妍,你虽然成熟了,但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善良,今天是怕应彦廷认出我,所以在看到我的时候,你没有跟我说话吧?”

         “你……你胡说!”应妍说这话的时候已挪步到了门口,在伸手打开-房门的时候她最后道,“你好之为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