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1章 他……是不要我了?(5000+)
        清晨。

         乔蓦站在应彦廷住所的窗前,脑海里的思绪在悲落地流转。

         她当然会在应宅等他。

         不管怎样的结果……她都会等他。

         只是,她很清楚,他回来找她的几率很低鼷。

         如果不是有确凿的证据,他有怎么会掐着她的喉咙质问?

         他再去调查,也不过只是去调查她是否说谎逆。

         但除了傅思澈,没有人可以证明她是无辜的,而傅思澈根本不可能跟应彦廷解释。

         应彦廷一次又一次地选择相信她,这一次,在明知道她和傅思澈曾经有过关系的情况下,他又怎么可能再相信她呢?

         一道敲门声在此刻打断了乔蓦的思绪。

         乔蓦还来不及发声说出“请进”二字,门口的应雅如已经在林初晨的阻拦下,带着三、四名应家的叔伯长辈,径直走了进来。

         “雅如阿姨,不要这样,一切等君彦回来再说……”林初晨极力劝说着气势汹汹的应雅如,并挡在了乔蓦的身前。

         应雅如温和地对林初晨道,“你快点让开……不然我就让家里的保镖带你去我的住所休息。”

         “阿姨……”

         林初晨恳求,但终究还是被应雅如叫来的保镖给“请”到了一旁。

         乔蓦面对着眼前的情景,始终平静。

         应雅如径直走到了她的面前,毫不掩饰对她的厌恶,“我真的服了你现在还有脸呆在这里!”

         乔蓦没有说话。

         应雅如咬牙切齿地道,“不要脸的女人,如果你不想我现在轰你出去的话,就自己滚出应宅!”是的,昨晚得知应彦廷和乔蓦起了争执后,应雅如仔细去查了一下,后来得知应彦廷跟乔蓦的争执是在唐雅人和顾颐寒来应宅找应彦廷后,应雅如便找来了顾颐寒问清楚,最后得知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乔蓦依然对应雅如说的话无动于衷。

         面对对自己视若无睹一般的乔蓦,应雅如竭力隐忍着全身的怒意,“你当真这样不要脸,死皮赖脸都要留在应家?”

         “雅如阿姨——”林初晨在一旁努力劝说,“请不要这样说。”

         应雅如却仍旧愤然瞪着乔蓦,“看来是应家的人太善待你了……既然君彦狠不下心教训你,那就由我替他来教训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应雅如话未说完,就扬起了一个巴掌甩向乔蓦。

         乔蓦并没有反抗,也没有闪躲,就像是一个木头人一样。

         然而就在应雅如的巴掌几乎落在乔蓦的脸颊上时,一抹高大的身影及时挡在了乔蓦的身前,并用力攫住应雅如停在空中的手腕。

         原来是唐雅人,他刚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了进来。

         “雅人?”应雅如面对挡在她面前的唐雅人,错愕。

         唐雅人慢慢放开应雅如的手,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乔蓦,确定乔蓦全身上下并无哪里受伤后,他道,“雅如阿姨,事情没查清楚之前,您这样对待乔蓦,你难道就不怕应责问你吗?”

         应雅如向来待唐雅人这几个孩子也像应彦廷一样,她收回手,极力遏止着怒意道,“顾总已经调查得那样清楚,难道这还有假?”

         唐雅人冷着脸道,“我只知道我刚刚打电话给应,应说他已经在回应宅的路上。”

         应雅如听闻,身子震了一下,周围的人顿时脸上开始泛白。

         林初晨在此刻挣开了保镖,冲到了应雅如面前,柔声劝说,“阿姨,事情也许并不是我们想的那样,一切只有等君彦回来才能够定论。”

         林初晨的话立即引来周围那几名惧怕应彦廷威仪的叔伯长辈附和。

         “是啊,雅如,这样对……对小蓦,是不是太贸然了些?”

         “干脆等君彦回来再说吧!”

         刚刚还跟着应雅如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几位长辈,一瞬间连对乔蓦的称呼都亲昵了。

         应雅如被这些人气得脸都青了,但寡不敌众,加上她对应彦廷也有所畏惧,最后狠狠瞪了乔蓦一眼,便离开了应彦廷的住所。

         其他的人赶紧如鸟兽散,最后应彦廷的住所里只剩下了林初晨和唐雅人,唐雅人随即请林初晨去安抚应雅如。

         在林初晨离开之后,唐雅人这才怜惜地看着全程始终没有表情也没有情绪的乔蓦。

         想起在法国波尔多第一次见到乔蓦时,乔蓦身上流露出的是少女的活泼,而现在的乔蓦,被所经历的事摧残了大部分的意志,只剩下了薄弱。

         唐雅人轻扶住乔蓦的双肩,“不管什么时候,也不要让人欺负自己。”

         乔蓦酸涩的眼皮抬起,紧紧地盯着唐雅人,“你说的……是真的吗?”她的声音因胸口里涌上来的一丝兴奋而激动地微颤,“应彦廷他……他已经在回来的路上?”

         他以为他不会回来的……

         看来他也不愿意就这样放弃了他们之间的感情。

         然而——

         “对不起,小蓦……刚才我那话只是唬雅如阿姨的,君彦他……”明知道这样的事实会惹乔蓦伤心,唐雅人却没有办法欺骗乔蓦。

         心,如从天堂骤然坠落到了谷底。

         所幸的是,抱有希望只是那一秒,这一秒,已经能够坦然地面对。

         看到乔蓦逐渐褪去血色的脸庞,唐雅人连忙安慰,“我知道你没有欺骗君彦,这件事肯定有内情……你和傅思澈并没有关系,对吗?”

         直到这样说完,唐雅人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连忙拍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哎呀,你看我,乱说话……其实不管你和傅思澈之前有怎样的过去,应都不会在乎的,他只是一时有些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但你一定要相信,应他是在乎你的。”

         勉强自己在此刻撑起一抹笑,乔蓦跟唐雅人点了点头,“我会在这里等他的。”

         乔蓦努力支撑的坚强让唐雅人的心揪了一下,他轻声劝道,“雅如阿姨不会让你在应家有好日子过的……不如你先跟我去市区的酒店,我帮你开间房,你先住着,免得在这里被应家的人欺负。”

         乔蓦是个聪明人,疑惑地看着此刻劝说他离开应家的唐雅人。

         唐雅人这才意识到他的语气有些急切,忙缓和下语气道,“我就是刚刚看雅如阿姨带着应家的那些人来找你麻烦,我担心你还没有等到应来就……”

         乔蓦努力维持着脸上的微笑,打断了唐雅人的话,“你可以告诉我,应彦廷他现在人在哪里吗?”

         唐雅人身子一怔。

         乔蓦已经从唐雅人的反应里看出些许的端倪,她轻声道,“我没事,请你跟我说实话。”

         她的心里其实已经有了预感。

         从唐雅人为难的神色中,她愈加确定了这预感。

         然而唐雅人依旧不愿意吐露。

         乔蓦唯有表现出更淡然,眸光坚定,以更客气的语气道,“我真的没事,请您告诉我实话。”

         唐雅人终究拗不过乔蓦的恳求,艰难地开启唇瓣,“应……应他昨晚去了上诺曼底参加上诺曼底那个项目今晚的竣工宴会……”

         这个世界还没有什么交际场合是需要他亲自出席的,除非他愿意出席。

         “那要去多久呢?”乔蓦看着唐雅人,脸上礼貌漾起的笑已经有些撑不住。

         “这……”唐雅人犹豫了一下才道,“应该很快的。”

         乔蓦看出了唐雅人眼神里的逃避,呐呐地道,“我要听实话。”

         唐雅人摇了下头,知道自己终究是拗不过乔蓦的,莫可奈何地吐出,“若去上诺曼底参加了宴会,就说明应接下去还会在上诺曼底拓展商业,再加上傅勤华很有可能被傅思澈救治在上诺曼底,我想短期内,应他恐怕……”

         乔蓦的身子瞬间好像被抽干了气力,整个人摇晃了一下。

         唐雅人眼疾手快,急忙搀扶住她,“小蓦——”

         胸口传来的窒息般的疼痛,让乔蓦在此刻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未避免气色上涌,引致身体的低血糖,她怒力保持住平稳的呼吸,但眼泪还是不受控制,冲破她内心的坚强,盈满她的眼眶,“他……是不要我了?”

         嘶哑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她的鼻子里充满酸涩。

         “不……不是这样……”唐雅人想要解释,却不知道如何解释,“你……你要相信,应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他不会做模棱两可的决定……离开,这说明他已经有了决定。”她回应唐雅人的抚慰。

         “呃……”

         唐雅人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唯有紧紧地扶住身子瘫软的她,不住地安慰,“我相信应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没有人知道她现在的心有多痛,就好像心头一直支撑自己活下去的那根弦突然断了。

         好痛,好痛……

         她那么那么地爱应彦廷,她知道她和傅思澈既然有了那段不堪的过去,她想要和应彦廷在一起是不可能了……

         她理解他的不谅解,也理解他对她的误解,但她以为,就算是分开,他至少也会亲自来跟她说一句。

         可是……

         他们之间就这样结束了吗?

         他连最后来看她一眼都不想了吗?

         他打算就这样跟她再无交集?

         终于还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导致身体的血糖迅速下降,她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的黑暗……

         ..............................................................................................................................................................................

         乔蓦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

         医生以为唐雅人是她的男朋友,慎重地提醒唐雅人,“乔小姐低血糖的情况已经很严重,我建议她最好能够住院治疗一段时间,否则她的身体会因为低血糖得出现很多的并发症……请你和你的女朋友商量一下,最好是能这两天就住院。”

         唐雅人未免麻烦,没有跟医生解释清楚他和她的关系,只说他会劝说她住院。

         而乔蓦,从醒来睁开眼的那一刻就呆呆地靠在床头上,始终没有说一句话。

         唐雅人送走医生后,就坐在了乔蓦的床畔,关心道,“医生刚才的话你也听见了,你最好现在就在医院治疗。”

         乔蓦如行尸走肉般回应唐雅人道,“我没事……我每次低血糖进医院,医生都是这样说。”

         唐雅人担忧道,“这次不一样……刚才医生又慎重地跟我说了一遍,他说你这病症不能再拖,如果再拖,你之后会有很多并发症的,而且你脚上已经有些水肿,这已经是并发症。”

         “我不会死的……现在的医学那样的发达,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死呢!”乔蓦这样“坚强”地说着,却眼睛里毫无生气。

         “不行,你不能拿你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唐雅人准备打电话给乔杉,想要把乔蓦的情况告诉乔杉。

         然而,在唐雅人准备拨出电话的时候,唐雅人的手机正好响了起来。

         电话居然是应彦廷打过来的。

         唐雅人以为应彦廷打来电话是因为知晓乔蓦进了医院,顿时欣喜地对乔蓦道,“是应打来的。”

         乔蓦却侧着头看着病房外那叶子已经掉光的云杉,侧影深幽,长睫没有丝毫的颤动。

         唐雅人连忙接听电话。

         然而,令唐雅人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应彦廷在电话里问的不是乔蓦,而是问唐雅人在上诺曼底负责的这个项目的一些问题。

         当初应彦廷在上诺曼底跟优斯特公司合作进行项目是为了乔蓦,之后项目便是一直都交由唐雅人负责,所以这些日子唐雅人几乎很少呆在加州,当然应彦廷让唐雅人留在加州还有一个用意就是,傅思澈的背后根据地也许就在上诺曼底,否则当初乔蓦去上诺曼底发展的时候,傅思澈不可能未卜先知已经来到上诺曼底。

         这个时候的唐雅人哪里有心情跟应彦廷讨论到公事,在应彦廷刚把问题说完,他就准备告诉应彦廷乔蓦的情况,但在唐雅人准备说的时候,乔蓦沙哑的声音虚弱地道,“我在他眼中已经这样不堪,难道你还要让我连尊严都失去?”

         应彦廷是什么人,她在应宅的情况他怎么会不知道,何况她是在应家所有人的目光里被唐雅人送来医院的……

         他连问都没有问唐雅人她的情况,只能说明他并不关心。

         如果唐雅人现在把她糟糕的情况告诉应彦廷,应彦廷只会认为,她只在利用唐雅人求得他的同情。

         她不怨他这样决绝的分手……

         毕竟先对不起他的人是她,一直对不起他的人也是她。

         她只是想要保留这最后一点点的尊严。

         由于乔蓦的声音本就虚弱,加上隔着手机,那头的应彦廷是肯定听不见的……唐雅人很是为难。

         他希望乔蓦和应彦廷之间能有所缓和,但他害怕结果不会如他所愿,那乔蓦就会受到更重的伤。

         咬了咬牙,唐雅人终究回答应彦廷,“我一个小时后把那份资料发给你。”

         而应彦廷在听唐雅人说完后就直接结束了电话。

         当手机里嘟嘟嘟响起挂断的声音,唐雅人才反应过来,以应彦廷的能力,不可能不知道乔蓦的亲口,所以……

         唐雅人没有再劝说乔蓦,只问,“那你之后有什么打算?”

         “我要去看瑞斯。”

         “好,你在医院输三天液,我就送你去学校。”

         唐雅人跟乔蓦开条件。

         乔蓦选择了顺从,因为她此刻真的没有气力离开。“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