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6章 我跟你回加州
        依应彦廷的性格,她知道,他不会轻易让她离开,但她不会再犹豫。

         她已经没有再跟应彦廷继续下去的理由。

         一个由始至终没有用真心对待她的男人,她还要那样执着做什么?

         “小蓦……蠹”

         母亲醒了过来,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坐在床边,连忙执起母亲放在被子上的手,心疼地按在自己的颊上,“妈……”

         “你爸爸……”母亲的精神受到很大的刺激,但终究还是忘不了父亲。“他……他回来了吗?”

         母亲眼底的期盼让她心酸髹。

         父亲不可能再回来了,听医院的人说,父亲被傅思澈的人带走的时候,医生已经准备给家属下达死亡通知书,而就算父亲最终被会傅思澈找来的医生救了,父亲也不可能回来了,因为所有的警察都在等父亲

         “爸爸他……他人在H市,我们明天就去H市找他,好不好?”她像哄孩子一样哄着自己的母亲。

         母亲听说父亲会回来,涣散里的眼睛里闪烁光芒,“真的?”

         她跟母亲点点头,“真的……姐姐姐夫也在那里,去了H市,我们一家人就能团聚了。”

         “那去……去!”母亲有些激动,一直皱着的眉心终于展平。

         她在母亲的手背上轻轻吻了一下,哽着声道,“我们明天就去……”

         .........................................................................................................................................................................................................................................................................

         她不会后悔就这样失去唾手可得的“幸福”,因为她要的只有深爱男人的真心对待,其他的,哪怕是应彦廷给以带给她的不需要考虑物质的生活,她也不稀罕。

         一早把东西收拾好后,商子彧和祝欣然就来了。

         在商子彧替她把行李拿到楼下时,帮忙她搀扶着母亲的祝欣然对她道,“我觉得你应该再给应总一点时间……或许他只是还不太明白感情的事。”

         她摇摇头,小心翼翼地搀扶母亲进电梯,幽幽地道,“他不是不太明白感情的事,他只是太执着于仇恨了。为了仇恨,即使在乎我,需要我,他也可以理智地选择牺牲掉我。”

         “或许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不会把感情放在第一位,但只要你愿意退一步,含含糊糊就这样过,你们一样也会幸福的。”

         “如果要含含糊糊换来幸福,那我宁愿不要这样的幸福。”她肯定地对祝欣然这样说,“真正爱一个人,是会全心全意用心对待的,他如果对我做不到全心全意用心对待,只能说明他还不够爱我。”

         她的话让祝欣然沉默了下来。

         ……

         车子到了机场,远远的她就看到了站在机场大厅里的应彦廷。

         他真是神通广大,也不知道怎样做到让原本该人来人往的机场只剩下他们,他漆黑的眸子阴郁地看着她。

         商子彧和祝欣然见此情景默默退到了一边,并替她把母亲扶到一边休息。

         她隔着大约五米的距离,远远地对上应彦廷那深不可测的黑眸,心头异样的平静。

         “你是我的妻子,除了我身边,你现在哪里也去不了。”他这话与其说过是深情,不如说是霸道。

         她手里拖着一个小型的行李箱,那里面装的是她的一些证件,还有他们刚领不久的结婚证,缓缓地走到他的面前。

         凝视着他英俊的面容,她道,“离婚不过世浪费不到十块钱的手续费。”

         他显然不喜欢她提到离婚二字,俊肆的眉心蹙了起来,“我不想用强硬的方式去挽留你。”

         她听懂了他话底的意思,如果她非要离开,他只能用强硬的手段“挽留”她了。

         她很是无法理解,“你的世界里感情不是必需品。”

         他沉默了几秒,磁性的嗓音低哑道,“我只知道,我的身边再不能没有你。”

         “你是想要一个在你胜利的时候跟你一起分享喜悦的人吗?”她皱起眉问。

         “我只是在你身上可以寻找到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她微微怔住。

         他深深注视着她,接下去道,“过去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够给我这样的感觉,也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让我产生组建家庭的冲动。”

         “但你真的爱我吗?”她终于把内心的质疑声问出口,“应彦廷,现在如果傅思澈拿我要挟你,你会用你的性命来换我的命吗?”

         他没有经过思考就回答,“我不会。”

         早就料想到从他口中会听到这样的答案,她的心还是窒了一下,悲楚地道,“但如果现在是傅思澈拿你来要挟我,我可以为了你连命都不要……这才是爱,你懂吗?”

         她眼睛里泛着的泪光,教他此刻没有说话。

         她低下头去,哽咽的声音自顾自道,“应彦廷,你对我所有的情感,大概都是来自我是你孩子的母亲,如果没有这层身份,我相信你根本就不会有跟我组建家庭的冲动……其实你娶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所谓,你只是想要获得家庭的温暖,但这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给你,只是因为我是你孩子的母亲,所以你优先考虑我。”

         他陷入了很久的沉默,似乎是在思索她说的话。

         他的态度让她的心就如被凌迟一般,但仍仰着头,目光坚韧地望着他,“我不计较你这次利用我,我真不计较……我只恳求你,放了我,不要因为我是你孩子的母亲而强迫自己要对我负责。”

         他在这个时候做出了反驳,“你知道的,如果我不想,没有人可以勉强我。”

         “那只是你的责任心,从你得知我怀了身孕那一刻起,你就产生了这样的责任心,所以你当时为了我,可以暂缓引出傅思澈的计划。”

         他再次沉默。

         她哽咽地道,“应彦廷,我不需要你负责,孩子的存在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也要怪她当初心怀不轨到他身边。

         他平静地看着她,下一秒,他淡声道,“你真的决意要离开?为了瑞斯,也不肯犹豫?”

         “相信我,我们貌合神离的在一起,对瑞斯反而是种伤害。”这一刻她十分庆幸瑞斯对于她这个“妈咪”的概念还不是很深,只要她继续远离他们,瑞斯渐渐又会把她忘记的。

         “就算你想要离开,我愿意放你走,现在你也必须跟我去加州。”最后,他这样说。

         她疑惑,“为什么?”

         他回答,“应氏家族的婚姻不是那样随随便便组建又随随便便地拆伙的,家族规定,所有子嗣的婚姻都必须维持一年以上。”

         她知道他说的这个理由是真的。

         当初应氏家族的人那样讨厌姐姐,却没有人劝说姐姐和姐夫离婚,正是因为应家有这样的规定。

         她曾经看过新闻,应氏家族有这样的规定,是为了保证跟应氏家族的人联姻的利益,由于应氏家族太过强大,如果应氏家族没有这样的规定,就会有很多家族的人担心跟应氏家族的人联姻太过危险,毕竟被应氏家族的人抛弃了,根本没有人敢有怨言,应氏家族担心外人会这样看待应家的人,所以立了这样一个规定。

         然而,她听到他这样的回答,却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悲。

         她喜的是,他终于愿意撒手,悲的是,他终究还是愿意放了她……

         她的猜想是正确的,他是因为没有真正的爱入骨髓,才会在很多时候忽视和利用她。

         敛下长睫,她不愿意被他看到她此刻挂在长睫上的水光,深吸了口气,折中道,“不然这样……我跟你回加州,这一年外人可以把我们视作是夫妻,但我们只当对方是朋友,一年后我们就和平分手,签纸离婚。”

         ---题外话---因为春节,这几天更得比较少,很快冰会恢复正常更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