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1章 答应我,永远都不要再离开我
        她后来才知道,她和应彦廷之间无论从性格、对人生的态度、还是价值观,都完全是两类人,但当她会晤过来的时候,婚姻已经成为她摆脱应彦廷的枷锁……这一生,她注定要和应彦廷纠缠下去。

         …蠹…

         从民政局回来,她疲累地靠在了应彦廷的肩膀上睡着了。

         这些日子,她的确是累了……

         应彦廷的肩膀好宽,好厚实,给人的感觉很安心。

         这是她第一次这样光明正大地依偎着他,这种感觉真的很美好,以致她做了个很美的梦。

         梦里她和应彦廷坐在海边看着日落,前方他们的两个孩子在沙滩上嬉戏玩耍……这令她即使在睡梦中也翘起了嘴角。

         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他郊区的别墅。

         睁眼看到这熟悉的环境的那一刻,脑子刹那回到她和应彦廷只是为了天天而有交集的日子里……心底竟涌起一丝甜意,才发现,她和应彦廷之间最美好的时候,竟就是那个时候。

         望向房间的落地窗,才发现天居然已经黑了,身旁的床铺有凹陷的痕迹,说明他也睡了一觉,只是刚刚起来了髹。

         很快,在房间外面的阳台上,她搜寻到了他俊逸挺拔的身影。

         他孤立在阳台上,自身有一股清冷,显得冷傲,难以靠近。

         她初认识的应彦廷不是这样,他是全身都散发温和的男人,但现在的他,对于她来说是陌生的。

         不过,这样的他或许才是真实的他。

         只是,他现在在想些什么呢?为什么会给人一种抑郁的感觉,他不开心吗?不可能的……他们才刚刚注册,误会全都已经消除,他应该开心才对。

         大概是她想多了。

         披上了放在床头柜上的女士睡袍,她蹑手蹑脚地走到阳台。

         她本来是打算悄声无息从后面抱住他的,却不想,人还没有靠近,应彦廷早已经察觉,“醒了?”

         听到他的声音,她顿时耷拉脑袋,走到他身边,假装无趣地道,“真不好玩,你这个人警觉性太高了。”

         应彦廷笑了一下,“很有可能傅思澈的人就埋伏在四周随时等着取我性命,我要是没有一点警觉,恐怕早就没入黄土了。”

         她微微扬高下巴,望着他在夜色中清明的曜黑眸子,“就算傅思澈的人埋伏在四周,你恐怕也不怕吧?因为你的人必然现在也埋伏在傅思澈的四周。”

         应彦廷又是一笑,然后疼惜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将他拥向自己的肩,“从明天开始,你就要适应是应彦廷妻子这一身份。”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以后就算是出个门,也得戴上墨镜和帽子,因为我跟着你成为了名人。”她满足地靠在他肩头,笑得如花一般的灿烂。

         应彦廷莞尔,“那倒不需要,就是出门没有以前便捷,随时随地身边都会有记者……”

         “那就任他们拍呗……这样他们会知道应彦廷的老婆是个如花似玉的年轻小姑娘。”她得意地道。

         她是小啊,才二十七岁,他两年前就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

         “明天我会将你我已经注册的事实公布出去,顺便也会让全世界的人知道你是瑞斯的母亲。”他侧着的脸挨着她,疼惜地轻抚她的秀发。

         “嗯。”她满足地回应他。

         “答应我,你永远都不会再离开我。”

         在几秒短暂的成绩之后,他突然跟她说出这样一句话。

         她仰起首,凝视他,“你难道还有亏心事,所以跟我说这样的话?”她承认,她现在是恃宠而骄,所以口无遮拦。

         “我只是没有办法在去过没有你的日子。”

         没有想到应彦廷会如此认真地回答她。

         她笑得讪然,回应他,“我看见了。”

         “什么?”

         “媒体对你的采访,你说你这辈子只会有我这一个妻子,我是应家唯一的女主人。”

         “我差人写上去的。”

         “我知道,像你这样的人,哪里会有时间去接受媒体的采访。”说完,她把头又靠在应彦廷的肩膀上,浅浅笑着说,“但我喜欢你这句话,我觉得是你向全世界对我承诺。”

         应彦廷搂着她,低头在她残余着洗发水香味的发上亲吻了一下,倏地道,“去巴黎吧!”

         “去巴黎做什么?”

         “选婚纱。”

         ..............................................................................................................................................................................................................................

         S市某酒店。

         “你会怪我吗?”

         乔振远看着屹立在落地窗前的傅思澈,老成的声音自带着严肃道。

         傅思澈没有回头,回应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好,我又怎么会责怪你。”

         “这不是你的真心话……否则你现在不会因为小蓦和应彦廷已经注册而独自站在这里悲伤。”乔振远正色道。

         “我不懂。”傅思澈倏地转过身,冷漠的目光瞪着乔振远,“为什么你始终不愿意让我跟小蓦在一起?六年前只要我不赞成小蓦去应彦廷的身边,小蓦如今就不会跟应彦廷纠缠在一起,她就会是我的女人!!”

         乔振远拄着拐杖,慢慢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面对傅思澈阴狠的目光,他的唇抿成一条线,“在仇恨和爱情之间,你只能选择一样,而当初你选择了仇恨,那注定爱情只能离你很远。”

         “我以为我可以做到两者兼顾。”

         “你做不到!”乔振远冷瞪傅思澈,“就算是应彦廷,他也做不到!”

         “是吗?”傅思澈哼了一声,“如果我们这次输了,那应彦廷就是两者兼得了。”

         “他怎么会赢?”乔振远眯起眼,眸底散发出深沉的诡谲,“我告诉你,在应彦廷选择了爱情之后,仇恨方面,他注定就要是输家!”

         “应彦廷远比你想象得难以对付!”傅思澈咬牙。

         “所以从一开始我就安排了小蓦在他身边,有了小蓦,他就有了牵挂,这就是他的弱点。”

         傅思澈难以置信地摇头,“你做这一切,难道就没有考虑过你女儿的感受?”若不是眼前的人是养育他成长的人,他不愿忤逆,他完全可以自己对付应彦廷。“她是你的女儿,你有没有想过婚礼上如果她没了丈夫,她会有怎样的伤心?”

         “这也就是我要你不要阻止小蓦和应彦廷感情发展的原因。”乔振远平静地道,“如果应彦廷出了事,小蓦自然就会是属于你的。”

         “比起用这样不道德的手段得到她,我宁愿跟应彦廷一较高下。”傅思澈冷嗤。

         乔振远蹬了一下拐杖,随即慢慢从沙发上直起身,冷瞪傅思澈,“你真的以为你有能力对付应彦廷?”

         傅思澈哼一声,“看来你从来都没有信任过我!”

         “我不是不信任你,我只是太清楚应彦廷的能力。”乔振远冷冷地扫过傅思澈,走到落地窗前,老成的面容严肃看着玻璃窗外的高楼林立,“应彦廷这么多年能在我一次又一次的精心设计下,依然拥有今天的成就,说明他的能力根本不容小觑……你的确拥有跟他匹敌的头脑,但有一点你远远比不过他,那就是他比你心肠更硬,他为母亲报仇的决心更大!”

         傅思澈没有说话,只幽冷地看着乔振远。

         乔振远接下去道,“在小蓦和应彦廷的这次婚礼上,我一定要让小蓦看到应彦廷是一个为了复仇而什么都不顾的人,所以,我不需要你参与进来,只需要你事后替我把小蓦照顾好。”

         “你既然心疼你的女儿,为什么还要这样利用她?”傅思澈难以理解地道。

         “因为就算是我的女儿,也比不上你母亲在我心底的位置!!”乔振远眉心深锁,幽幽地道,“你等着看吧,这一次,我要应彦廷一败涂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