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0章 正式成为夫妻
        一觉醒来,看到自己的母亲和姐姐都坐在床沿,她在宿醉中,慢慢地把眼睛睁开。

         “小蓦……”

         姐姐连忙将她扶起来,在她的背后垫了一颗枕头。

         一夜宿醉让她的头疼痛不已,揉了揉太阳穴,感觉好受了一些,这才疑惑看着自己的姐姐和母亲,“怎么了?蠹”

         姐姐跟母亲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姐姐来问,“你跟君彦……是不是和好了?”

         “和好?”她愈加疑惑了。

         姐姐点点头,对于她疑惑的神情,姐姐反而困惑,“你不知道今天的新闻?”

         她皱起眉头,“什么新闻?髹”

         姐姐终于确定她完全不知晓,随即把手机拿出来给她看。

         她无法置信最大的门户网站上,满屏都是她和应彦廷一个星期后举行婚礼的新闻,如果手机上如此,这就意味着,现在各大周刊报纸上也都登出了这样的新闻。

         “怎么会……”她惊讶。

         须臾,迷迷糊糊的脑子隐约记起了昨晚接到的一通电话。

         很清晰,是他的声音……

         可是他跟她说了什么呢?

         好像是结婚,又好像是注册……

         等等,注册?

         她突然怔住,让姐姐和母亲也跟着怔住,母亲紧张地问,“怎么了?”

         她抚着宿醉的脑袋,摇了摇,脑海里他说的话依然清晰萦绕在她的耳畔。

         看来这不是她的臆想,可是,怎么会?

         在那样的误解之后,他怎么还会选择跟她结婚?

         就在她疑惑之际,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母亲离床头柜比较近,替她把手机拿了过来,赫然见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是应彦廷打来的,母亲对她说,“是君彦。”

         她皱起眉,宿醉让她有些有气无力,整个人靠在床头,把接通的手机放在耳边。

         里面即刻传来了他的声音,“我现在过去接你去注册。”

         她愣住,“应彦……”

         最后一个字她还没有喊出来,那头已径直结束了通话。

         在她慢慢把手机从耳边放下后,姐姐着急地问她,“君彦跟你说什么?”

         她如实道,“他说现在来接我。”

         “接你去做什么?”

         “他说注册。”

         ..............................................................................

         对于眼前的状况,连她都觉得一头雾水。

         母亲坐在沙发上,雍容难得严肃,“结婚怎么能够随性呢?说结婚就结婚,说不结婚就不结婚……君彦对小蓦究竟是什么意思?”

         姐姐挽着母亲的手,“妈,结婚的事还是要君彦和小蓦自己做主,各种原因也只有他们自己知知道……您也也刨根问底了,如果小蓦选择跟君彦去注册,你也别有异议,小蓦已经长大了,她能够做出正确的决定。”

         她靠在沙发上,目光略微的呆滞。

         她是长大了,她是沉稳了,但她此刻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父亲细心地注意到她略微纠结的眉心,慈爱的声音轻声道,“去吧,跟君彦去注册。”

         母亲和姐姐都很错愕父亲这样肯定的话,纷纷看向父亲。

         父亲道,“小蓦如果不是在意君彦,如今也不会再跟君彦纠缠,而君彦如果不是在意小蓦,也早就娶妻生子了……既然两情相悦,只是之间存在一些误会,那为什么不在以后的日子里去澄清这些误会呢?要知道,现在又因为误解而分开,再要在一起,恐怕就很难了。”

         “这倒是,有时候,一转身就是一辈子。”姐姐点头赞同父亲说的话。

         母亲在心底仔细斟酌了一下,也对她道,“君彦对你的态度看起来的确是有偏颇,但他连西雅那样门当户对又漂亮的女孩子都没有看在眼底,始终恋恋不忘你,他对你的感情看来是毋庸置疑的……”

         她的脑子很乱,真的很乱……

         她不以为再经历那样的误解后应彦廷还会选择跟她结婚,但眼前的事实的确是如此。

         可如果应彦廷真的是因为对她的在乎而不愿意放弃,那以后已经存在隔阂的他们该如何相处?因为她永远都不可能跟他说出实情……

         “我想我们都安静下来,让小蓦自己想想吧!”姐姐道。

         母亲和父亲点点头,紧接着保持沉默。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真的静下来去想,管家已经从门口走了过来,恭敬地道,“老爷夫人,应总的车来了。”

         她的心咯噔了一下,出于本能望向门口。

         隔着几十米,她依然能够透过那黑色的车窗隐约看见坐在车后座他俊逸的轮廓。

         没有多少时间给她考虑,盛华走进了别墅,恭谨躬首,“乔小姐,应总已经在车里等您。”

         去,还是不去?

         如果不去,是不是代表她和他这辈子的缘分就这样尽了……

         不,她不要跟他缘尽于此。

         如果他还要她,如果他真的不介意她的“背叛”,她有什么理由去拒绝这样一个对她深情的男人?

         随即,她平静地回答盛华,“你告诉他,我换身衣服就出去。”

         “好的。”

         ..................................................................................

         她换了身修身的漂亮洋装,在父母和姐姐的目送下,走向了应彦廷的车子。

         盛华早已经替她打开车门,她最后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上了车。

         车厢里有属于他独有的气息,是她恋栈的气息。

         她离他离得有些远,却不想,他转过头看着她,柔和地开口,“我身上是有细菌吗?你离我离得这样远。”

         她惊讶于他依然温柔的语气,低落的目光望着他。

         他随即把她揽进了自己的怀里,好似沉溺于拥她在怀的满足感,他在她头顶的发上亲吻了一下,沙哑地对她道,“对不起,那天我不应该跟你说那样的话……”

         她是个受不得委屈的人,在应彦廷这样跟她说后,她鼻子一酸就红了眼眶,但她没有说话,只乖乖靠在他的怀里。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说过,我们重新开始……”他轻声哄她。

         她抬起已经水雾迷蒙的双眸,凝视他,“你不担心我和傅思澈是有关系的?”

         “那天只是我口不择言。”他跟她道歉,“对不起……”

         她顿时眼泪如断线的珍珠颗颗滴落,悲落地望着他。

         “别哭,一切都是我的错……”他歉疚对她道,“但我希望你明白,我之所以会失去理智,只因为我真的很在乎你……”

         眼泪汹涌跌落,她倏地伸手将他紧紧地抱住,整个人窝进他的怀里,委屈地道,“你相信我,就算我以前跟傅思澈有什么关联,但现在我真的跟傅思澈无关……”她不能否认她和傅思澈曾经有过的“关系”,这样只会让应彦廷去调查照片中的另一个女人是谁,而若被应彦廷调查到照片里的人是姐姐,姐姐的幸福就会就此毁于一旦。

         她宁愿应彦廷终生误解她,也不要破坏了姐姐的幸福。

         “我知道,是我考虑得不周全,如果我考虑得周全一些就该知道,如果你是傅思澈派来潜伏在我身边的人,傅思澈为什么要为了你而暴露了自己呢?毕竟他对你只是利用,因为如果他对你有真的情感,他也不可能允许你跟我在一起……”分析之后,他再次歉意道,“对不起,昨晚跟你说的话实在太过分……希望你能原谅我。”说完,他低头疼惜亲吻了她的脸颊一下。

         她没有再说话,只是靠在他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失声恸哭……

         他一直安慰她……

         ……

         走进S市的民政局时,她的眼睛依然泛红,应彦廷搂着她,在工作人员的殷勤服务下,应彦廷率先在表格上填上了自己的名字。

         在看到表格上他清晰的名字后,她随后也在表格上填写了自己的名字。

         就这样,她和应彦廷正式成为了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