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9章 她不知道她误会了他这么多……(5000+)
        法国,上诺曼底。

         傅思澈站在私人医院ICU病房门外,眉心深结看着此刻躺在病床人陷入昏迷的老人。

         医生在听着老人的心率,神情看起来有些沉重。

         傅思澈倏地开口,“怪我低估了应彦廷的能力。”

         奇正在傅思澈的侧旁,恭敬地低着头,“这件事老板您也不需要太过自责……当初您已经劝说过老先生不要轻举妄动,甚至提醒了老先生这可能是应总的一个局,老先生不听劝,执意如此。”

         “我是可以阻止他的,但我希望通过这件事能够让他放弃跟应彦廷对峙,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我,所以由着他置身险境之中……没有想到,这一次他几乎丧了命。髹”

         “是应总太狡猾了,他知道老板您会在关键的时刻助老先生一臂之力,他居然让警方出面来处理这件事,要知道,如果当下老板您露面去救老先生的话,那老板您和老先生就会一起被通缉……所以,整件事只能怪老先生太冲动。”奇正叹息道。

         傅思澈看着病房里全身插满管子的傅勤华,眼神里逐渐迸射出了恨意,“老先生不会白白躺在这里的,我会替他把这仇给报了……我就不信,这个世界还有我对付不了的人。”

         奇正抬起眼眸望向病房里的傅勤华,“要是老先生早点让老板您来处理这事就好了……现在老先生只靠药物维持着生命体征,大概没有醒来的机会了。”

         这一秒,傅思澈径直迈开步伐,没有再回头看病房里的傅勤华一眼,他冷声交代奇正,“告诉医生,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保住老先生的命,我要他活着看见我替他达成一直以来的心愿。”

         “是。”

         ..................................................................................................................................................................................

         洛杉矶是个大城市,她住在洛杉矶安静的一隅,跟应彦廷好似隔了几千里的距离。

         这样很好,能让她渐渐习惯没有应彦廷的日子。

         这几日下来,一个人,她感觉比以往轻松多了。

         脑子再也不会因为感情的事沉重,整个世界都清明了。

         只是,她想瑞斯……

         之前跟应彦廷结婚,她最大的欣慰就是她和瑞斯还有应彦廷终于可以一家三口团聚,没想到,她还没来得及让瑞斯接受她,跟应彦廷就已经止步于此。

         其实这几天她也想了很多,应彦廷一直以仇恨为中心,这其实情有可原。

         应彦廷身为应氏家族的血脉,却从小流落在外,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他一直只有母亲一个人。

         所以,母亲一直都是他的全世界。

         母亲遭人谋害后,他的世界等于垮塌了……而他一直坚毅地活下去,靠的就是为母亲报仇的这份意志。

         母亲身为他此生唯一的亲人,他怎么能够眼睁睁地看着母亲惨死呢?

         可以没有亲人,没有爱人,没有朋友……但他决不能让母亲死不瞑目。

         如他说的,她认识他的时候,他就是如此,他不可能为了她而做出改变。

         因此,她之前对他的理解是错误的。

         不能说他不爱她,只能说他给了不她想要的,而他能够给她的,都已经给了她。

         突兀的门铃声,拉回了乔蓦的思绪。

         那一刹那以为来人是应彦廷,她没有即时选择开门。

         当听到更急促的门铃声后,清楚应彦廷不可能失去惯常的理智做出这样的动作,她这才从沙发上起身,通过猫眼看到站在门外的人是乔杉时,她立即打开了房门。

         亲姐妹许久未见,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在良久以后,她们才手拉着手坐在沙发上。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她依旧遏止不住欣喜问姐姐。

         姐姐紧紧握着她的手,迟疑了片刻才回答她,“是君彦告诉我的。”

         提起应彦廷,她敛下眼睫,脸庞呈现疏离冷漠状。

         “你难道真的责怪爸爸对付君彦?”姐姐看到她的神情,认真地问。

         她随即挣开了姐姐温暖的手心,抱起一颗抱枕,靠向沙发。“我从来没有为这件事怪过他,我在意的是,他在事前完全没有告知我爸爸的真实身份,而且他一直在利用我,连我和他的婚姻都利用。”

         “小蓦……”姐姐凝望着她冷淡的清颜,语重心长地道,“他要是跟你说了,你必然不会坐视不理他跟爸爸的对峙。”

         “我的确不会坐视不理,但明知道他是正确的,我就算不希望看到他们对峙,我也会站在他那边。”她如实地道。

         姐姐摇头,“你的确会理解他,也会站在他那边,但当他和爸爸对峙的那一刻……我相信你不会做到完完全全不去阻止,而由着他们对峙。”

         “以我的理智,我能够做到。”

         “你做不到。”姐姐反驳她,“那个人是父亲,无论如何,她都不可能眼睁睁地看到他死在君彦的手里。”

         她反问,“难道一定要你死我活?就不能有缓和的解决办法?”

         姐姐道,“不可能有缓和的办法,因为这些年来爸爸无时无刻不想着取君彦的性命,如果不是君彦他有不俗的头脑,他早就惨死在爸爸一次又一次的设计和谋害下……当然,你从没有看见爸爸对君彦所做的一切,所以你无法理解君彦对付爸爸的决心,但我告诉你,爸爸有今天的下场,我一点也不同情,也不难过,我甚至庆幸赢的人是君彦。”

         “你是说,这些年爸爸一直在对付应彦廷?”她错愕地问。

         姐姐点了下头,随即抱着一颗抱枕,也把自己的身子埋在沙发里,痛恨一般地冷冷吐出,“爸爸是怎样一个恶魔,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他这些年使了多少计要伤害君彦,也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她拧起眉,“所以,姐姐你由始至终都知道爸爸就是傅勤华?”

         姐姐在此刻歉疚地望着她,“对不起,小蓦,姐姐一直隐瞒你,是不希望你参与到这样仇恨之中,也希望你的世界一直都是一个单纯的世界,但我没有想到,爸爸为了报仇,连你都利用……我真是后悔没有一开始就把他的身份跟你揭露。”

         “我一直知道姐姐你隐瞒你当年受伤的原因是为了保护某个人,我曾经以为那个人是应彦廷,直到我知道曾经跟你有瓜葛的人是傅思澈后,我以为你要保护的那个人是傅思澈,所以就算应彦廷误会我跟傅思澈有染的时候,我也不愿意把事实告诉应彦廷,我担心这样会破坏了你和姐夫的幸福……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原来你一直在保护的那个人是爸爸。”这样的事实,教她怎么能够想得到,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爸爸和应彦廷对峙,她怎么也不会相信一贯慈爱的父亲会是傅勤华那个恶魔。

         过去的事,让姐姐在此刻疼痛地闭上眼,良久,姐姐才沙哑开口,“爸爸告诉我‘起鑫’是遭遇应彦廷和林益阳的联手迫害,才导致乔氏企业萎缩成今天这样的小的公司,我当时年纪还小,也不知道遭遇了爸爸的利用,所以去到君彦的身边,按照爸爸说的,试图让君彦爱上我,这样我就能够随心所欲地控制君彦了……谁料到,在跟君彦的接触中,我认识了君御,而与君御的相恋,也让我苦苦活在痛苦之中,因为我一方面要按照爸爸说的努力让君彦爱上我,另一方面我又想维持跟君御的感情,这就导致了君御一次次君彦和我之间有私情……而君彦从我接触他开始,他就知道我心怀不轨,但他并不知道爸爸是傅勤华的身份,他以为爸爸是因为他对付‘起鑫’而派我来复仇,他是个理性的人,他认为他让‘起鑫’有了今天,已经报了父母当年对他母亲见死不救的仇,所以他没有打算伤害我,在得知我和君御相恋后,他把我已经暴露的事实告诉我,并且提醒我,珍惜跟君御之间的感情。”

         她认真地倾听,从姐姐的口中,她似乎认识了另外一面的应彦廷。

         “为了君御,我的确想过要放弃爸爸的计划,但爸爸提前洞悉了我的想法,为了逼我就范,他居然把我安排给了傅思澈……爸爸给我下了药,所以当我被爸爸的人安排闯进傅思澈的房间时,傅思澈便把我当成了是自动送上门的浪荡女人……那之后父亲便以我和傅思澈的裸照要挟我继续呆在君彦身边,而我因为羞愧,便主动跟君御提了分手,同时请求君彦帮助我摆脱父亲……”

         姐姐因难堪的过往而身子瑟瑟发抖,她将姐姐拥向自己,让姐姐得以靠在她温暖的肩头。

         姐姐继续道,“我害怕父亲会洞悉我的想法,把照片给君御看,为了让被动变成主动,我请求君彦‘伤害’我,也就是你曾经看到的那段君彦伤害我的视频,我当时和君彦故意造假给父亲看,其实是为了让父亲相信我因为身份暴露而被应彦廷嗜血折磨……我希望我的‘遭遇’能够让父亲幡然悔悟,也希望借由这件事从此能够隐遁,摆脱父亲……但我哪里想到,父亲远比我想象的聪明,他居然知道这视频里的境况是假象,他居然派人来伤害我,让我倒在酒店的血泊之中……更可恶的是,他为了之后能够培养你做第二颗棋子,他居然故意安排你看到我倒在血泊之中,并让你调查到君彦‘伤害’我的视屏,致使你走上他精心策划的道路……可惜的是,我因为父亲的迫害而躺在病床上那么多年,而君御也因为误会我和君彦有私情,离我而去,致使你成为了父亲的棋子。”

         原来事实的真相是这样……

         难怪姐姐在醒来后一直都没有谈过她受伤的原因,并一直劝说她跟应彦廷在一起,原来是因为姐姐不想她从蹈她的覆辙,并且姐姐希望她的世界由始至终都是明亮而无阴暗的……

         “你生下瑞斯回到君彦身边后,我很欣慰,觉得老天对我不好,却总算在你那里做了弥补,却不想,你误会君彦伤害天天,竟选择‘背弃’了君彦,当我知道你跟君彦撕破脸后,我是那样后悔没有把实情告诉你,但当我想要把实情告诉你的时候,爸爸又以照片来要挟我……我好不容易才醒来,好不容易才跟君御和好,我真的不想失去君御,所以我只能请求君彦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你……”

         她捂住嘴,不敢相信父亲一直威胁着姐姐。

         这一刻,姐姐低下头,泪流如柱,“怪我太过自私……看似事事都替你考虑,却为了保住我跟君御的幸福,让你被父亲一直蒙在鼓里。

         她的脸上失去了原有的血色,眼睛迅速被泪水蒙蔽。

         她以为应彦廷为了揪出父亲而可以不择手段,但其实是他的父亲为了对付应彦廷而不择手段……

         而应彦廷此前因为不知道父亲就是傅勤华,只把父亲当做是间接害死自己母亲的仇人,所以这些年他一直都没有真正去对付父亲,甚至因为她而希望跟父亲化干戈为玉帛,否则他根本不会踏进乔家一步。

         是应彦廷查到了爸爸是傅勤华这一身份,这才有了对付父亲的决心,因为如果他不将父亲置入死地,父亲就会将他置入死地。

         她竟然无法理解他的做法,并且在事后这样谴责他的行为,完全没有想过他此前遭遇了多少次父亲的设计……

         她的眼睛里溢满泪水,心头被满满的酸涩堆砌。

         应彦廷……

         姐姐哽咽继续道,“那日你跟君彦吵架,我仔细去寻找原因,后来知道君彦是因为看到我和傅思澈的照片而生你的气……我心底十分的内疚,但我没有办法把实情告诉你,因为我必须先配合着君彦演戏,把父亲引出来……我也是直到那天看到父亲跟君彦对峙,我才知道父亲为什么可以对我们姐妹两这样的残忍,因为他是傅勤华,他为了他心爱的女人可以不惜一切……”

         她抽泣出声,悲怆地看着姐姐,“所以你和姐夫分开,并不是应彦廷把事实的真相告诉了姐夫……”

         “君彦怎么可能会这样做呢,他一直都在维护我和君御的感情……你姐夫是我跟他坦诚的,为了不再承受爸爸的要挟,我终于选择了这样做,而你姐夫因为一时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所以带着天天回了加州……”

         酸涩一阵阵地上涌,堵住艰涩的喉咙……

         她何其不自私,一直只考虑到自己,却没有考虑到他的立场。

         他隐瞒她父亲真实身份的出发点,其实跟姐姐的初衷一样……他只是想要保护她。

         如他之前跟她说的一样,她知道事实只会更难受……

         原来天天不是傅思澈伤害的,是爸爸伤害的,原来父亲一直拿她当棋子,她一直被父亲利用而不自知……

         而她竟为了这样一个连亲生女儿都可以利用的混球,怨怼他,竟不惜放弃自己的幸福……

         “小蓦,我回到加州才知道,应家的人因为你曾经背叛君彦,一直反对君彦娶你,而君彦为了你,连他一直敬重的应雅如都不顾及……你要相信他对你的感情是毋庸置疑的,只是你需要时间让他处理自己的事。”

         她再也听不进任何的声音,此刻她只想给应彦廷打电话……

         从来加州那天开始,他几乎每天都给她打电话,但她一通都没有接。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故意跟她开玩笑,在她给应彦廷打电话的时候,应彦廷的手机却一直呈现无人接听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