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7章 大结局(下)你不能走,你还欠我这么多
        第207章 大结局(下)你不能走,你还欠我这么多

         洛杉矶机场。

         “小蓦,你真的打算就这样离开?”

         乔杉伤感地望着身旁,目光始终落在机场大门的乔蓦。

         她们在等瑞斯,应彦廷说好今早会派人把瑞斯直接送来机场。

         乔蓦淡漠的神情未变,“除了瑞斯,我对这里没有任何的牵挂。

         “可是君彦一年前没有把离婚协议书递交给律师,就说明他是没有打算跟你离婚的啊,而且我听盛华说,他昨天似乎跟你表……”

         应御臣在此刻搂住了自己的妻子,轻柔的声音道,“小蓦她是个成年人,她有自己的判断,也有自己的主见,你就不要干涉太多了。”

         “我只是……只是不想他们就这样毫无交集了。”乔杉轻轻咬着唇,伤感地说道。

         应御臣依然是跟乔杉摇头,“感情的事,第三个人是永远都左右不了的……如果他们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终究还是会在一起的。”

         乔杉微微哽咽,“怎么可能还在一起嘛?小蓦这下就要带瑞斯走了,以我对小蓦的了解,她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应御臣看向了乔蓦,长长地叹了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傅思澈的身影出现在了机场大厅。

         傅思澈俊朗的外形很容易就引人瞩目,顿时吸引了机场大厅内不少乘客的侧目。

         傅思澈毫不在意,他径直走向乔蓦,即便发现机场隐匿的四周有不少在拍照的记者。

         站在应御臣夫妇旁边的商子彧和唐雅人,看到傅思澈朝乔蓦走了过来,同时上前拦截住。

         奇正见势,挡在了自己老板的身前,跟商子彧与唐雅人呈对峙的局面。

         纵使傅思澈是乔蓦的救命恩人,所有的人对傅思澈也没有丝毫的好感。

         “道不同,不相为谋……请你不要再纠缠小蓦!”商子彧直接对傅思澈道。

         傅思澈隔着墨镜的眸子却直直地看着乔蓦,完全无视眼前“提醒”他的商子彧。

         唐雅人亦阴冷地看着傅思澈,随时准备着跟傅思澈的手下来场大战。

         “不要紧的……他是我的朋友。”

         谁也没有想到,乔蓦会这样对大家说,她漂亮的双眸迎向傅思澈隔着墨镜的深晦黑眸,冲傅思澈露出轻浅的一抹笑。

         商子彧和唐雅人慢慢地退了开来。

         ............................................................................................................................................

         傅思澈在众人的目光之下,走向乔蓦。

         乔蓦疑惑于傅思澈此刻的到来,轻声问,“我以为你去找西雅了,你怎么……?”

         傅思澈淡淡地道,“我想单独跟你说几句。”

         “现在恐怕没有时间,瑞斯马上来了,而且,我马上要安检了。”乔蓦为难地道。

         “这件事真的很重要。”

         简单的六个字,外加傅思澈墨镜下郑重而认真的目光,乔蓦咬了下唇,终究应允了。

         因为傅思澈想要单独跟乔蓦说话,奇正和几名保镖便将乔杉等人阻隔在了他们的谈话范围之内。

         偌大的机场,似乎只剩下了傅思澈和乔蓦。

         傅思澈把墨镜摘了下来,那深如潭的眼眸,深深凝视着乔蓦。

         乔蓦疑惑于傅思澈这样的目光,疑惑问,“怎么了?”

         “对不起。”

         傅思澈忽然这样对乔蓦说。

         乔蓦立即笑了笑,“你疯啦,这句话你已经跟我说了无数遍,虽然我没有办法谅解你当初的欺骗,但我早就接受你的道歉。”

         “我指的不是这件事。”

         “嗯?”乔蓦一愣。

         “我曾经欺骗你我们有过关系,这其实并不是我的蓄意,只是你当时打电话问起我这件事,我不想让你知道我和你父亲一直是合谋的,所以就顺了你说的话,承认你我有过关系。”

         乔蓦点了下头,“我知道。”

         “可还有件事你不知道……而这件事,才是我对你的蓄意欺骗。”傅思澈的声音逐渐的沙哑,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乔蓦困惑不已,“究竟什么事啊?”

         沉默了约有半分钟,傅思澈才黯哑地开口,“对不起……小蓦,你身体出现状况后,其实我不是真正救你的那个人,真正救你的人,是应彦廷。”

         乔蓦虽然没有听得很明白,却身子震了一下。

         傅思澈把头转向了一旁,似乎在经历一番心理挣扎,良久,傅思澈才又把头转回头,幽幽凝注着乔蓦,悲伤地道,“其实一开始我就知道,应彦廷他那么决绝地离开你,必然不是单纯的,因为,他曾经打电话给我,让我带你去旅行。”

         乔蓦皱起了眉。

         “应彦廷他既然决绝跟你分手了,为什么还要我带你去旅行,这种关心,不是跟他的态度自相矛盾吗?当时我很疑惑,但我没有查出应彦廷这样做的原因,一直到……我送你去了毛里求斯。”

         乔蓦认真地看着傅思澈。这件事傅思澈曾经跟她提过,却不是这样的分析。

         “那一次你昏倒,接近死亡……事实上,真实的情况还没有到那样糟糕的境地,你只是昏厥,需要住院,但还没有到心肺减弱的地步……然而,那时候我却故意把你的情况说得很严重,还故意假装隐瞒着你,又让奇正配合我演戏,其实是为了让你相信,应彦廷对你的身体情况不闻不问,并让你信任我……”

         乔蓦怔在了原地。

         傅思澈深晦的眸里是满满的歉意,“对不起,小蓦……在你第三次昏厥的时候,我其实已经从医生的口中得知你的病情和应御臣的小孩的情况是一样的,也由此猜到了应彦廷决绝跟你分开的理由是因为你的病情,而应彦廷跟林益阳再有合作,可能也跟你的病情有关,但我却自私的选择了没有把这一切告诉你,一直努力营造应彦廷对你不闻不问的事实。”

         “所以,他没有接你的电话,这也是假的?”这一刻,乔蓦无法置信地摇头,呐呐地道。

         “这不是假的,他没有接电话这是事实……只是,他不接电话不是因为他对你不闻不问,而是因为他清楚你的病情。”

         就算清楚病情,接一个电话又有何妨?

         乔蓦在心底的呐喊,傅思澈给出了回答,“应总他真的是一个很懂得玩心的人,他知道他不接电话,我就有了对他落井下石的机会,而这样的机会,就会促使我,不顾一切也要证明我的能力超越他,并不顾一切地将你救回来。”

         乔蓦摇着头,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

         “我隐瞒你的真实病情,其实是不想你知道你身体的情况,从而联想到应彦廷跟你分手的原因可能有苦衷,但我可以隐瞒得了你的病情,却终究不可能根治你,就像那个小鬼一样,我必须要知道你体内的药品成分是什么,可是,药品的成分有几千种,而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拿你的身体你试几千次……就在你的病情不断加重而我无计可施的时候,应彦廷突然给我打来了电话,告诉了我你体内药瓶的成分。”

         乔蓦再一次处在震惊之中。

         傅思澈极内疚自责地道,“对不起,我欺骗你……你最终能够好起来,不是因为我不顾努力地救你,而是因为,应彦廷他及时送来了‘解药’。”

         眼睛,迅速地被泪液蒙蔽,乔蓦无法置信地摇着头,身子慢慢地蹲了下去。

         傅思澈闭了一下眼眸。“对不起,我一直以来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你,是因为我太自私……我怕你好不容易才打算跟他再无瓜葛,又会因为这件事而对他恋恋不忘。”

         “你怎么……怎么可以这样?”乔蓦揪着自己泛着痛楚的胸口,满是泪液的眼眸悲楚地望着傅思澈。

         “对不起,小蓦……”

         傅思澈跟着蹲下了身子,搀住乔蓦几乎无力要瘫倒在地的身子,“我不相信我做不到取代应彦廷在你心底的位置,所以,这一年,我竭尽所能的努力让你爱上我……直到,前天你来到洛杉矶,亲口跟我说你跟我不会有可能,即使你不会再爱应彦廷。”

         “你怎么可以这样骗我?”胸口不断涌起的悲楚,喉咙间的哽咽,鼻尖的酸楚,让乔蓦这一刻的眼泪肆无忌惮地滑落。

         “对不起……”事已至此,傅思澈知道他说什么都已经太晚,不过……“一切都还来得及,你还没有离开,你们之间的误会还能够解除。”

         乔蓦悲落得不断摇头,眼泪如破堤的洪水。

         看到这样的乔蓦,傅思澈不知所措……

         就在这个时候,傅思澈的衣领被人揪了起来。

         来人是商子彧。

         “你对小蓦做了什么?”商子彧愤愤地瞪着傅思澈,“该死的,你究竟做了什么?”

         外人只看到乔蓦在跟傅思澈谈完话后失控恸哭,以为傅思澈对乔蓦做了什么。

         应御臣未免商子彧失控,连忙拖住商子彧,但目光跟商子彧一样,狠狠地瞪着傅思澈。

         乔杉急忙扶住乔蓦,紧张地问,“小蓦……怎么了?傅思澈跟你说了什么?”

         就在眼前的情况呈现一片混乱的时候,一道稚气且乖巧的声音传来,“妈咪!”

         这一声唤,迅速冻结了眼前的混乱,所有的人,都朝来人看去。

         ............................................................................................................................................

         原来是盛华带着瑞斯来了,此刻瑞斯正牵着盛华的手。

         乔蓦看到瑞斯,连忙把眼角和脸颊上的泪液拭去,冲向瑞斯。

         剑拔弩张的气氛因为这一幕而缓解,商子彧不得不松开了傅思澈,未免吓到孩子。

         瑞斯亦挣开了盛华的手,冲向乔蓦。

         母子两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乔蓦曾经想过无数次他和瑞斯再见面的情景,她怕瑞斯会认不出她,她怕瑞斯不愿意跟她走,她怕瑞斯会怪罪她从来没有带过他……

         可是,眼前的情景,却是乔蓦没有想过,却内心期盼的。

         瑞斯的两只小手抱住母亲,乖乖地靠在母亲的肩膀上,稚嫩帅气的小脸上流露出满足。

         乔蓦一直不舍得松开瑞斯,终究,还是不得不将瑞斯慢慢地松开。

         瑞斯看着乔蓦,露出孩子天真稚气的笑容,“妈咪,我好想你。”

         从来没有想过会从孩子口中听到“想念”这几个字的乔蓦,顿时眼泪盈满眼眶,“瑞斯——”

         瑞斯皱起了好看的眉,伸手用软软的手心帮乔蓦拭去脸上的眼泪,“妈咪,不要哭……爹地说,我不能惹妈咪哭。”

         乔蓦注视着孩子跟父亲极相似的面庞,一瞬间,无语凝噎。

         乔杉将乔蓦慢慢地搀扶起来,应御臣则将瑞斯抱起。

         瑞斯很懂礼貌地唤道,“伯父,阿姨。”

         应御臣疼惜地亲了瑞斯一下,道,“伯父本来准备带天天来送你的,可惜天天在学校,老师不允许他请假。”

         在看到瑞斯在封闭式的学校里有了巨大的成长,应御臣也将天天送去了这样的学校,所以天天此刻无法来给瑞斯送行。

         “没关系的,以后伯父会带哥哥去看我的。”瑞斯懂事地道。

         应御臣忍不住又在推死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又问,“你爹地呢?”

         瑞斯如实回答,“爹地没有送我来啊……他怕妈咪不喜欢。”说后面一句话的时候,瑞斯偷瞄着乔蓦的反应,小小声说道。

         乔杉顿时责备应御臣,“你刚才还叫我不要管呢,怎么自己又多话起来了?”

         应御臣,“……”

         乔杉随即从应御臣的怀里将瑞斯抱了过来,认真对瑞斯道,“嘿,小屁孩,你应该知道你现在跟你妈咪走,代表的是你以后都要跟你妈咪一起生活。”

         瑞斯点点头,“爹地已经跟我说了……我以后会乖乖听妈咪的话,也会认真读书。”

         这孩子,未免也太好教了吧!

         乔杉不禁在心底感叹。

         瑞斯在这个时候伸手向乔蓦,“妈咪,我要你抱……“

         乔蓦立即把瑞斯抱了过来,疼惜地亲吻了瑞斯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机场大厅响起了乔蓦所乘这趟航班即将起飞的消息。

         瑞斯听闻,催促乔蓦,“妈咪,我们去飞机上吧……不然会耽误行程的。”

         乔蓦用力跟瑞斯点头,随即看向面前所有为她送机的人。

         商子彧担忧地道,“小蓦,你没事吧?”

         唐雅人亦忧心地看着乔蓦,“如果你觉得状态不好,明天上飞机也可以。”

         “傅思澈,你究竟跟小蓦说了什么?”乔杉在此刻吼向傅思澈,眼神里无不充斥对傅思澈的厌恶。

         傅思澈的目光却由始至终都凝注在乔蓦的身上,他无视着所有的人,始终没有开口辩解。

         乔蓦抱着瑞斯走向了安检口,应御臣在帮她推着简单的行李。

         在走到安检口的时候,乔蓦才回过身,对众人道,“谢谢你们送我……你们都先回去吧,我现在就去安检了。”

         乔杉依偎在应御臣的怀里,跟乔蓦挥别,紧接着,其他的人也举手跟乔蓦挥别。

         乔蓦让瑞斯举手挥别后,拖过应御臣手里的行李箱,径直走向了安检口。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机场大厅突然从广播里响起了一道语音。

         刹那间,怔住了所有的步伐。

         原本喧闹的机场大厅因为这道语音而安静了下来。

         下一秒,所有的人都听清楚了,这声音来自应彦廷——

         “小蓦,你不能就这样离开,你欠了我那么多,你不可以就这样抽身离开。”

         在应彦廷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大家才发现这句话貌似也是来自现实,然后……

         应彦廷挺拔俊逸的身影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