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脑子空档
        乔蓦微微失神地看着被她挂在房间落地窗前,那实木落地挂衣架上的墨色西装外套。

         她鼻子向来很好,刚刚把西装挂上去的时候,她无意间闻到西装上那淡淡的木松、劲草的香味,是男士古龙香水的味道,很淡很淡,却给人一种低调沉稳的感觉,很好闻。

         这说明应彦廷是个品味不错的人。

         然而,他本人究竟是怎样一类性格的人呢?

         眉心微微蹙起时,她才意识到,她其实想太多了。

         她根本不需要知道应彦廷是那类性格的人,因为他们的交集仅此一夜。

         今晚过后,“起鑫”的困境将得以解除,她和应彦廷又会成为两个毫不相交的人。

         思绪由此飘远。

         其实,“起鑫”的困境,她是可以去找商子彧的,或许商子彧会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愿意对她家施予援手,但,从母亲打电话给她到现在,她竟没有一刻考虑过商子彧。

         忆起往昔跟商子彧的点滴,那潜藏在内心深处的疼痛依旧清晰在她的心头蔓延,这一刻似乎连呼吸都不顺畅起来。

         挥去脑海中这不愉快的思绪,乔蓦抬眼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

         这欧式仿古的铜指针已经指到了十一。

         乔蓦感到一丝轻松,不管怎么说,夜已经过去了一半。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铃声响起。

         乔蓦整个人就如一根已经松散下来的弦,瞬间绷紧。

         ..................................

         站在房门前,乔蓦迟迟都没有去拧门把。

         隔着这棕灰色厚重房门,她知道应彦廷就站在门外。

         她从不是容易失态的人,但她此刻,居然身体颤抖到没有办法抬手去开那房门。

         心底不断嘀咕。

         怎么办?

         已经别无选择了,也没有退缩的余地……

         闭上眼,乔蓦久久地镇定自己此刻的心境。

         终于,她伸手拧开了门把。

         映入眼帘的竟依然是盛华,她松口气,然,下一秒,遽然发现,应彦廷就站在盛华的身后。

         白色衬衫,袖口挽起,或许是因为没打领带,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是解开的,修长的双腿,黑色暗压纹皮鞋,他站立的姿势透着高端的风度矜贵,因为他正在打电话,神情略微的认真,但英俊的脸庞上并无一丝严肃,给人温文雅致的感觉,感觉到她的视线,他抬起头冲她温和地笑了一下,继而又认真跟电话里的人交代事情。

         那一笑,礼貌绅士,完全无任何的深度,只是简单地跟她打个招呼。

         乔蓦身子变僵,脑子有一瞬间的空档,仿佛只能够听到应彦廷那如低音炮好听的磁性嗓音。

         幸好,很快她就回过了神,立即把身子让了开来。

         应彦廷一边接电话一边走进房间的时候,盛华默默地退下了,并替他们带上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