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从后面抱住了她
        乔蓦被应彦廷这样看着,感觉不止脸红,脸颊还在发烫。

         “听乔老说,乔小姐刚刚大学毕业?”就像是意识到自己这样盯着一个女人看,会令这个女人害羞,应彦廷很自然地移开了目光,杯子跟乔蓦的轻轻一碰,兀自抿了一口酒,后温和的声线逸出。

         尽管应彦廷的目光撤离,把整张脸抬起来的时候,乔蓦的脸上依然还是泛红的,尚有余温,致使仍然羞赧,咬字竟有些不清晰,“嗯,前天刚毕业。”

         应彦廷俊眉挑了下,“乔小姐还真是年轻……想想我大学毕业似乎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事了,看来我真是老了。”

         应彦廷的自我调侃,让乔蓦愣了一下,不由得抬起正眼看了他一下。

         刀削斧刻般的俊逸脸庞,立体分明的五官,麦色却又偏白的肤色,是一张极其年轻俊隽的面容。

         电视上有报道他三十出头,但他的脸看起来其实比这岁数要年轻,不过他身上散发的沉稳和那能看穿人心的本事,也确实不是二十多岁初出社会所能拥有的。

         当然还有一点她必须承认,他本人要比电视或周刊上报道的英俊多了,单这英俊的脸庞,就足以让女人怦然心动。

         她能例外,因为她对男人已经有了一丝胆怯,尤其是这样优秀的男人。

         “应总你说笑了,你也不过大我几岁而已。”她二十四岁,而应彦廷三十刚出头,怕是大她十岁不到。说这话的时候,乔蓦出于礼貌随即也执起酒杯抿了一小口酒,比刚才看起来轻松了很多。

         酒的味道很好,爽滑入口。

         应彦廷含笑,很轻地叹了声,后谦和问她,“这酒喝得来吗?”

         乔蓦如实跟应彦廷点了下头,“这酒应该很贵吧!”但凡好喝的红酒,都不会便宜。

         应彦廷轻轻摇着手里的红酒,望着乔蓦不过是喝一口红酒就已经红了的脸,含笑着道,“我在法国了有一个酒庄,不外售,这就是我酒庄里生产的红酒,你算有口福,这是今年生产的第一箱……我有个叫唐雅人的朋友,去法国的时候等在酒庄里硬要了两瓶去,回国都让我叫人拿了回来。”

         乔蓦被应彦廷的话逗笑,“那你那个朋友肯定很懊恼。”

         应彦廷跟着笑,“他气得之后一个月都没有跟我说过话。”

         乔蓦又忍不住笑。

         接下去两人又聊了一些关于红酒的话题,聊得很愉快,哪知应彦廷的手机响了起来。

         大概又是公事,应彦廷把酒杯放下,靠着沙发就接听了电话。

         而直到应彦廷在接电话的时候,乔蓦才意识到,她此刻竟已经在应彦廷的面前放松了下来。

         看应彦廷在接电话,或许说话会有不便,乔蓦把红酒杯放下后,就走到了房间的落地窗前。

         轻松的心境,因为整座城市的静谧,竟让心也静了下来,遽然想到今晚对于一整夜来说时间尚早,乔蓦脸颊微赧,估量起应彦廷这个人。

         应彦廷谦和风趣,但总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这样的人,往往才是容易玩转人心的人。

         在乔蓦深思的时候,结束了电话,应彦廷走了过来,就从后面抱住了她的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