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应总买单
        早上,阳光洒入室内。

         乔蓦动了动眼皮,在满身酸痛中悠悠醒来。

         如上一次一样,乔蓦转头去看身旁位置的时候,迎接她的是空荡荡的大床,应彦廷早已经离开。

         昨晚那些旖旎美好的画面立即窜入脑海,想起自己昨晚被他引领着越陷越深,乔蓦羞得都有些无地自容。

         然而,下一秒,一丝失落团聚在她的心头。

         昨晚那样的美好,她以为他会留下的……

         没想到,他直接就走了。

         躺在床上,她脑海中的思绪开始流转。

         怎么办?父亲的事还没有解决。

         “起鑫”是父亲一手创立的,是父亲这一生最重要的财富,如果突然让父亲闲赋在家,那会比让他坐牢更令他难受。

         可是,此刻唯一能够帮他们家的那个人,他似乎没有打算出手帮忙。

         昨晚她虽然说得不是很清楚,但大概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明白,他这样聪明的人更不需要多言,所以,他若有心相助,早上便不会一声不吭就离开。

         看来是她太天真的,她和他之间不过就是床上的关系,下了床,根本就像两个陌生人,她根本就不能够幻想他有一丝人情味,何况他还是一个站在金字塔顶端的成功商人,最懂得用价值来衡量任何人或事,而她全身唯一的价值地方——身体,已经被他掌握,且任由他摆布,他还有什么好出手来帮她?

         终究是她进入社会的历练还不够深,看人看得太浅薄,否则,她昨晚根本就不会跟他开口。

         洗漱的时候,安管家轻敲了房门。

         乔蓦换好衣服打开门,看见安管家带着微笑恭敬等在房间门口。

         她以为安管家是问她想吃什么早餐,拿了包包,出来的时候边走边说,“安管家,我不吃早餐了,我要回家一趟,应该是晚上回来。”

         她刚才跟父亲通过电话,让父亲今天不要去公司,一切等她回家跟父亲商量过再说。

         安管家看出她有些急,脸色也变得端严,“乔小姐,是有什么急事吗?”

         她没有办法跟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解释清楚家里的事,所以跟安管家摇了摇头,“没什么急事,就是回家有点事。”

         安管家听闻,松了口气,跟上她的步伐后,又恭敬地问,“那……晚上的珠宝拍卖会,您还去吗?”

         她愣了一下,停下步伐,回头看安管家,“你说什么珠宝拍卖会?”

         安管家在她身后两米远的地方,表情有些疑惑,反问,“乔小姐您不知吗?应总邀请您出席今晚YBC举办的慈善珠宝拍卖会,连礼服都给您送来了……”

         “是吗?”她有些无法置信,“他邀请我?”

         安管家笑了一下,“应总以往对女伴也是这样大方的,只要乔小姐您在拍卖会上有喜欢的,拍下来,都由应总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