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不要太晚回来
        他现在是她家的救命稻草,她没有拒绝的权利。

         陈叔没有跟着来,车子行径在风景清幽的干净道路上。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开车,神情很专注,跟平日中是把笑挂在脸上的他有些不同。严肃时候的他脸部的线条似乎更加硬朗,增添了一丝威仪和距离感。

         他瞧见她在看他,温和地笑了一下,“怎么,还没有想通刚才我说的话?”

         被他抓住她盯着他看,她感觉有些尴尬,把视线移开,平视前方,淡淡地道,“几个亿,就这样随随便便拿来玩吗?”

         应彦廷要制造“起鑫”的危机不难,但花上几个亿来玩,他真有钱。

         他笑了一下,“那要看这几个亿花得值不值得了……”

         她有些不明白,扭头去看他。

         他跟着把头转了过来,染着炙热的墨黑眸子凝视着她,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弧度,“经过证实,结果,非常值得。”

         她的脸腾地一下迅速染红,一记恼羞成怒的愤恨目光过去。

         他别开了脸,大笑。

         她气得把头扭向窗子,可惜脑海里仍是那晚缠绵的画面。

         气氛不知怎的就静了下来,他突然瞥了她一眼,“知道吗?在我认识的女孩里,你是最聪明的。”

         她懒得理他,连头都没回,负气道,“谢谢你的抬举,在应总你面前,我哪敢称得上聪明二字。”

         他又笑了,“这倒是实话。不过你的确很聪明,知道审时度势,就像你没有温柔谄媚地去机场接我,也知道我会来一样。”

         “你赞誉了。”

         她只不过是懂得与人交往多留一个心眼,那晚之后,他只跟她联络过一次,虽然那一次他是以关心的语气跟她说话的,但她听的懂他言底隐晦的含义——没事不要随便找他,既然摸清了他的心思,自然就不会去机场。

         至于他怎么会知道他今天一定来,那更简单,人在疲劳过后自然会想要放松,而作为金主的应彦廷,有什么比来新欢这里来得舒坦呢?

         不过,他真的很可怕,似乎没有都没能逃得过他的心思。

         吃东西的时候,因为心里有事,她并不专注。

         偏偏又被应彦廷看穿了,“你今天有事?”说话的时候他正在用餐刀切割着一块牛肉,动作行云流水的雅致,一看就是很有修养的人。

         他的声音真的很好听,传入她的耳朵里便是一种享受。“是啊,准备去见一个朋友。”

         他把牛肉放进嘴里,斯文而优雅的慢慢咀嚼,然后才说,“我下午正好也有事,但不会太晚回来!”

         言下之意,她也不要太晚回来,而更深层次的意思是……

         下一秒,她低下头,脸已经刷红。

         他偏不放过她,笑了一下,“记得打电话让陈叔去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