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3章 她亲口跟他说出了“再见”……
        两周后离开……

         这个具体的数字在乔蓦的脑子里扎根之后,让乔蓦在接下来的几天,都非常兴奋。

         当然,乔蓦没有让身边的人看出来,在安管家和陈叔的眼中,她依然是悲伤的。

         应彦廷这几天都没有回来,正好给了乔蓦联络应御臣的机会。

         此刻,在将安管家和陈叔都支开后,乔蓦给应御臣打了一通电话魍。

         为避免被应彦廷调查到,她没用自己的手机给应御臣打,而是用别墅的电话。

         越危险的地方就是越安全的地方,她相信,应彦廷绝对不会想到她会大胆到用别墅的电话给应御臣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应御臣显然没有想到是她,“你胆子真大。”他对乔蓦这样说檎。

         乔蓦坐在沙发上,沉静地道,“我却以为用这个电话打给你,比用谁的手机打给你都安全。”

         应御臣回答,“那倒是……商先生已经跟我联络了,他把你准备离开具体时间跟我说了。”

         “姐夫,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不信任你。”乔蓦歉意地对应御臣道。

         “我当然知道……其实那日跟你谈过之后,我也考虑过我的目标太大,如果我被应彦廷追查到了行踪,势必会连你的逃跑计划也暴露……你用声东击西这一招,很好。”

         听到应御臣这样说,乔蓦才松了口气,“我已经想好的全部的计划了,到时候只要你和子彧配合我就好。”

         “你说……我会尽力配合你。”应御臣道。

         乔蓦随即把脑海中的计划吐出,“我已经让应彦廷相信我准备通过你来离开S市,所以,姐夫你这两个星期所要做的就是,按照你原定的计划,替我安排离开……这样应彦廷在调查你的时候,就不会发现纰漏。”

         “好。”

         “自然,我也会假装配合你的计划,制造一个合适的机会出逃……只不过,我出逃的那天真正配合的是子彧,而不是你。”

         “我觉得你这个计划非常的可行……那天当应彦廷把所有的关注都放在我的身上时,商子彧已经把你和你父母送离。”

         乔蓦点点头,“我已经想到了那天以什么理由出门,这将更有助于让应彦廷相信我是配合着你的计划逃跑。”

         “好,我也会把戏演好。”

         “另外就是……”乔蓦犹豫了一下才说,“我有意要带着姐姐和天天一起离开,但这件事我需要过问姐夫你……如果你希望姐姐和天天留在你身边的话,我就带着爸妈离开。”

         “让乔杉和天天跟你们一起离开!”应御臣几乎是没有犹豫地吐出。

         乔蓦听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有些意外,“难道姐夫你不想跟姐姐和天天在一起吗?”

         应御臣此刻的声音里明显夹杂着一丝情绪上的压抑,他沉声道,“我还有跟应彦廷的账没有算完,也还有一些事要留在S市处理……等我把这些事都处理好,我再去找你们。”

         感觉到应御臣内心压制的是一股怒意,而很显然针对的人是应彦廷,乔蓦在心底挣扎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出声问,“姐夫……其实,那天在墓园听到你和应彦廷的对话,我一直有个疑惑。”

         “你说。”应彦廷已经调整好情绪。

         “我……我姐姐和应彦廷,他们是相爱的吗?”乔蓦发现她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嘴巴在发软,但已经问出来,也没有办法再收回。

         “不,他们并不相爱。”应御臣直接就回答了乔蓦。

         “那……”乔蓦不明白,如果应彦廷和乔杉并不想爱的话,应御臣为什么要对应彦廷恨之入骨,应彦廷又为什么要那样费尽心思替她姐姐找出凶手。

         应御臣已经猜到乔蓦疑惑的是什么,但他显然不愿意解答乔蓦这个疑惑,他沉默了很久。

         乔蓦隔着电话都能够感觉到应御臣此刻的幽冷气场,意识到自己可能踩了应御臣的禁忌,未免气氛弄僵,乔蓦准备转移话题,“呃,姐夫……”

         令乔蓦意外的是,在她开口的时候,应御臣清冷的声音在电话里回答她,“我恨应彦廷,是因为他让乔杉吃了那样多的苦……”

         乔蓦愣了一下,“姐姐为他吃了很多的苦?”

         应御臣在此刻咬牙切齿地道,“我们所有的人都知道乔杉爱的是他,他对她却一直无动于衷……”

         “所有……”乔蓦微微皱起眉,“是我姐姐一直爱慕着应彦廷。”

         应御臣以沉默,默认了这个事实。

         乔蓦对此很是疑惑,“可是如果应彦廷对我姐姐没意思的话,他为什么要这样关心我姐姐?”应彦廷的手机实时都能够收到乔杉在医院的情况,还有乔杉脑电波里想要表达的意思,这样的关心,绝非是对一个普通朋友的关心。

         “所以我斥责他卑劣,他以前对乔杉的爱选择漠视,在我费劲追到乔杉之后,他又来搅弄我和乔杉的感情,他是全世界最虚伪的人!!”

         在听到应御臣对应彦廷的厉声指控之后,乔蓦却沉浸在了兀自的思绪之中。

         应御臣过了很久都没有听到乔蓦的回答,遂问,“你难道不相信我吗?”

         乔蓦回过神,点点头,“我相信,只是……”顿了顿,她才继续说,“那天在墓园我听到你和应彦廷的对话,他似乎并不承认他故意破坏你和我姐姐的感情。”

         而且,说实话,她虽然对应彦廷这个人已无丝毫好的印象,但她直觉认为,应彦廷对应御臣的兄弟之情是有的,这点可以通过应彦廷那天跟应御臣说话一直都是以尊重的语气看出来。

         所以,她认为应御臣觉得应彦廷是故意破坏他和乔杉的感情,这一定是应御臣误会了应彦廷。

         应御臣愤愤地吐出,“不管他是不是有意破坏我和乔杉的感情,但乔杉现在躺在病床上成为植物人这笔账,我必须算在他的头上!!”

         乔蓦无力也无心去化解这对兄弟之间可能存在的误解,毕竟,她马上就要跟应彦廷毫无关系了,有关应彦廷的事,都和她没有半点的关系了。

         所以,她最后对应御臣道,“姐夫,人一定不要被仇恨迷失了自己的心智……我相信,比起你现在意图报复应彦廷,我姐姐更愿意你能够多花点时间陪在她的身边。”

         因为乔蓦的话,应御臣在手机那头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乔蓦随即结束了通话。

         ..................................................

         她的逃跑计划,进行的很顺利。

         在离她准备逃离的一个星期前,应彦廷终于来了别墅。

         乔蓦真心巴不得在离开应彦廷之前一次都不要再见到他,但应彦廷的到来,却是乔蓦需要的。

         她要把她那天准备出门的事告诉应彦廷,让应彦廷相信她准备在那日逃离。

         这样一来,应彦廷就会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关注应御臣的动静上,商子彧便能够更好的筹谋她离开。

         此刻,她故意幽幽地立在房间的落地窗前,等着应彦廷朝她走来,

         果然,应彦廷一进房,就看到她久久地站在落地窗前,满身落寞。

         应彦廷随即执着一杯红酒,来到了乔蓦的身旁。

         “安管家跟我说,你最近一次门都没有出,每天就这样呆呆地站在这里看着外面。”应彦廷在执起红酒抿了一口后,目光遵循着乔蓦的目光落在阳台上那几盆已经枯萎了的花草上。

         乔蓦连看应彦廷一眼都没有,仿佛沉浸在悲伤的思绪中,感伤地道,“我搬来这别墅住的时候,阳台上的小黄花开得很茂盛,现在……它们全都枯萎了。”

         “你不需要替它们感伤,这不过是正常的植物生长规律……明年,你将会看到它们再次开得茂盛。”应彦廷淡淡地道。

         他大概是料定她这次走不了,所以跟她提到了明年!

         可惜,他根本就不知道,她和他哪里还有明年!

         乔蓦配合着应彦廷的说辞,“我也相信,明天这些小黄花,一定会长得比现在更茂盛的。”如她,明天一定会比现在过得更好。

         “你一向都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今天却怎么会为了几盆花草,表现出如此的伤感。”应彦廷终于把目光转向了她,一手执着红酒,一手兜袋,这好整以暇的恣意模样,仿佛乔蓦在他面前就是一张白纸。

         乔蓦跟着扭过头,迎上他带着浅浅微笑的深黑眼眸,“被人像犯人一样囚禁在这里,就算再开朗的人,也不免要多愁善感起来。”

         应彦廷却挑了下眉,“你言重了……似乎,我给了你足够的自由。”

         “如果你所谓的自由是指每天都安排人暗地里跟着我的话,那这样的自由,有跟没有又有什么区别?”乔蓦冷冷地对应彦廷道。

         “这只是为了能够随时洞悉你身边的人是否有存在异常的……你知道,傅思澈他一直想见你,也许他会选个时间,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而我若没有丝毫的准备,又怎么能够抓住他。”

         乔蓦哼了一声,“不要说这样冠冕堂皇的话,你无非是害怕我会逃跑罢了。”

         应彦廷笑了一下。

         乔蓦随即把脸移开,她是真的不想再多看他一秒。

         “好吧,你身边的那几个人,我给你撤了。”

         耳朵里突然听到应彦廷这样说,乔蓦猛地把脸又转了过来,她有些无法置信地看着应彦廷。

         应彦廷俊逸的脸庞一派柔和,眸光深邃地注视着她带着一丝倔强的美丽脸庞,依然带着笑,道,“这样你的心情能够好一些了吗?”

         她本来是打算通过安管家,在那日帮她引开那几名保镖的。

         但她没有想到,应彦廷此刻直接就撤了她身边的保镖。

         很显然,应彦廷自认为对她的计划已经了若指掌,所以,给她更大的诱惑,就等着她上钩。

         她已经能够想象得到应彦廷此刻是有多么的得意……

         可他并不知道,这次他输了。

         他输给了他的轻敌,输给了自己的自负。

         他把保镖撤离了,她的离去将更万无一失。

         “当然好了……总算你还有点人性。”她笑了起来,明眸敞亮,脸庞格外的美艳。感谢老天让她在这一刻不用遮掩她心底的得意。只要想到等她离开以后,有一天应彦廷想起她现在的笑容,那懊恼的样子,她就忍不住想笑得更多。

         应彦廷在此刻专注地看着她脸上灿烂美好的笑意,倏地道,“我等会儿要送初晨回加州,可能会在加州逗留一周左右的时间,你有任何需求就告诉安管家,有重要的事就打电话给我。”

         应彦廷像过往每一次出差一样跟她嘱咐着。

         乔蓦微微怔了一下,因为她没有想过,应彦廷会在这个时候离开。

         尽管不想见他,但她以为在她离开之前,他们至少还有几次见面的机会……

         他真的很自负,她以为他离开,都能够把她牢牢地掌控着。

         可是,他现在离开了,这就意味着,此时此刻,似乎已经是他们的最后一面。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应彦廷意味阑珊地对上她突然静下来的目光。

         她回过神,立即摇了下头,道,“没什么……祝你一路顺风。”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此刻的脸色是苍白的。

         应彦廷点了下头,“那好,时间差不多了,我先走了……我不在的时候,你要照顾好自己。”应彦廷说着,低头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疼惜地道,“乖乖等我回来。”

         乔蓦并没有抬起头,只感觉应彦廷的唇拂过她的脸颊时,她的脸颊是冰冷的。

         应彦廷没有再多说什么,扶了扶她的肩膀,随即,淡笑着离开。

         乔蓦能够很清晰地听到应彦廷离去的步伐声音越来越小,说明他已经走得越来越远……

         她从来没有这样的感受过,一瞬之间,好像心被掏空了一样。

         但这的确又是她喜闻乐见的结果。

         然而,她的脑海里却在此刻如奔腾的海水般涌出了所有跟应彦廷在一起的画面……

         有他在拍卖会上帮她的情景,有他在法国陪她看萤火虫的情景,还有他在泳池边忘我亲吻她的情景……

         她从来不知道她把跟他在一起的画面记得这样的清楚……

         她以为她跟他认识也才短短三个多月,纵使心动过,也不会在离开的时候产生一丝的不舍……

         但此刻,她清晰地感觉到,团聚在她心底的这股难受,正是不舍。

         她意料不到,更想不到,这一刻,她竟在应彦廷即将跨出门槛的时候,出声叫住了他,“等一下!”

         应彦廷的步伐骤然停驻了下来,他准备回过身的,但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刚好响了起来。

         是林初晨打的。

         因此,他接起电话,忘记了转身回来跟她说话。

         她眼睛里不知何时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让她看他挺拔俊逸的身影都变得模糊,她就这样久久地凝注着他,并没有朝他走去。

         应彦廷结束了电话,这才想起她来,回过身,问她,“怎么了?”

         她已经在他回过身的前一秒把模糊的泪眸转向了面前的落地窗前,她摇了下头,平静地道,“没什么……我忘记跟你说再见了。”没有人知道,她此刻是在用多大的气力维持着这声音的正常。

         “傻瓜……我只是去几天。”

         “嗯。”

         “照顾好自己,我走了。”

         “嗯。”

         应彦廷在房间里留下的属于他的气息,随着他离去的脚步,渐渐越来越淡。

         但乔蓦的耳朵里终于再也听不到一丝动静的时候,她这才转过身,望着那抹已经消失在门口的身影,她虽然极力控制着,却还是泪流满面。

         一个人出现在你的生命里,哪怕时间再短暂,只要你曾经在乎过,终究不可能一点痕迹都不留在你的心上……

         她讨厌他的虚伪,憎恶他的利用,怨恨他假意对她的感情投入……

         但,她依然想要跟他亲口说出道别……

         依然想在心底祝福他,希望他的未来能够出现一个女生,能够让他走出仇恨的阴影,过上正常的生活……她知道,他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坏人。

         只是,这辈子,他们不要再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