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2章 两周后离开
        乔蓦这趟是准备去见商子彧的。

         前两天乔蓦就已经接到好友唐亚馨的电话,告知她商子彧已经回国这件事,但这两天因为心情大起大落,她一直都没有心情约商子彧。

         今日,如乌云被拨开,她终于恢复了正常的理智。

         走进她和商子彧曾经约会过的这个咖啡厅,乔蓦看见商子彧已经坐在靠近窗户的一个位置上等她。

         看到四周围一个顾客都没有,她已经想到商子彧把整个咖啡厅都包下来了魍。

         她坐在了商子彧的对面。

         虽然很清楚商子彧的性格是个深沉内敛的人,但看到商子彧的脸上对她的出现没有一丝情绪上的流露时,她把身子轻轻靠在椅背上,有些尴尬地道,“看来你并不想见我。”

         是的,今日是她约的商子彧檎。

         “小蓦,你非常清楚,我在生气什么。”商子彧凝注着她,倏地开口。

         乔蓦正准备回答商子彧,侍者刚好在这个时候把商子彧替她点的蓝山咖啡端了上来,于是,她的目光落在了面前的这杯蓝山上。

         她没有想过,商子彧还记得她只喜欢加了奶而无糖的蓝山咖啡。

         商子彧注意到了乔蓦的目光,很轻易就猜到乔蓦此刻脑海里所想,他随即道,“你所有的喜好,我都记得。”

         乔蓦过了许久,才把微滞的眸光从咖啡上抬起,她平静地对商子彧道,“可惜,蓝山,我现在已经不喜欢了。”

         商子彧的目光微微暗了下来,他已经知道乔蓦这句话的深意,他沉声道,“一个人的爱好是不会轻易改变的……除非,这个人有了新的爱好。”

         时至今日,商子彧依然是乔蓦最信任的人。

         她不愿意在商子彧的面前有丝毫的虚伪和假装,沉静的目光凝注着商子彧那熟悉的清俊沉稳的脸庞,缓缓道,“这个人并没有新的爱好……只是,过去的东西,一旦不喜欢了,就再也喜欢不起来。”

         乔蓦前面的话让商子彧为之一振,后面的话却教商子彧寒到心底。

         他微沙地道,“小蓦,你一直没有给我机会让我跟你解释四年前的事。”

         乔蓦摇了头,“不是我不给你机会,而是我并不想听这个解释。”

         刹那间商子彧的脸色变得有些青。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喜形于色的人,但此刻,他明显流露出了落寞。

         乔蓦直直地跟商子彧的目光相对,清漾的眼瞳里没有了丝毫往日的单纯,深得就像一湖潭水。“子彧,我不想给你希望,所以我对你说这样的话。”

         “为什么?”疼痛在胸口蔓延,商子彧说话的声音较刚才更低沙。

         “我对你死心了,子彧……”乔蓦喉咙艰涩到连发出声音都很艰难。

         不管过了多日子……

         曾经爱过,始终刻骨铭心。

         商子彧眼眸怔凝,无法置信。

         乔蓦一瞬也不瞬地望着商子彧失去光彩的俊颜,缓缓地道,“过去四年,我经常想起你,每每心痛,但回国以后,当我第一次在拍卖会上跟你重逢,我才发现,原来我并没有想要跟你重逢的念头……后来你来找我,这种感觉就更强烈了,再到后来亚馨告诉我四年前你我分手你是有苦衷的,那一刻,当我注意到我根本就没有打算去了解你的这份苦衷时,我才知道,原来我的心对你已经没有感觉了……”

         商子彧并不相信这样的事实,眸子迸射出来的目光逐渐的犀利,“是应彦廷对吗?你爱上了应彦廷,所以,你忘记了我们之间所有的过去。”

         乔蓦早就料到商子彧会这样认为,她敛下了眼帘,沉静在兀自的思绪中,平静地道,“你错了,我并不爱他……何况,在遇到他之前,我就已经放弃了你。”

         她说的是实话。

         由始至终,她都没有想过跟商子复合。

         所以,在读大学期间,她就知道,她已经放弃了商子彧。

         只是,她一直以来都执拗地恨着商子彧。

         这才让她有时候怀疑她自己对他,或许还恋恋不忘。

         不过,在商子彧找她复合而她连犹豫都没有犹豫就选择直接拒绝了他之后,她清楚了,她根本没有对他恋恋不忘。

         她是一个心眼小的女人,所以一直都记恨着他曾经的抛弃……

         她也曾经想过自己或许是因爱生恨,但她毫不犹豫拒绝跟他复合,已证明她对他的确只剩下了恨。

         现在她能坐下来跟他谈话,只因为她知道了他当年可能有苦衷,这份恨也就不了了之了。

         商子彧并不甘心,他清隽的面庞微微抽搐,阴暗铁青,“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早就放弃了我,但我知道,你此刻这样毅然决然地拒绝我,应彦廷一定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

         乔蓦猛地抬起头,正色地道,“真的不关应彦廷的事……”

         商子彧冷着脸道,“亚馨跟我说,你们正在交往……”他其实并不想吐出这个事实。

         “那不是真的……”乔蓦立即辩解。

         “如果不是事实,你不会跟他单独去法国度假,更不会丝毫不听我的劝说,始终留在他的身边……”说到这里是,商子彧微微拧起眉,略微沉厉的声音道,“你可知道,你和应彦廷在法国的时候,我有多担心你?我跟你说过,他根本没有救乔杉孩子的理由,你只是被他……被他戏弄了,但你丝毫听不进去。”

         商子彧始终是怜惜乔蓦的,她甚至不愿意对乔蓦用一个重词。

         “我知道……”乔蓦失去光彩的黯淡眼眸在此刻微微呆滞地望着商子彧,“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知道应彦廷是为了报复乔家而找上我的,但我一心以为他只是为了这个图谋,直到回国以后我才知道,他原来并不是在报复我们乔家的人,他是另有图谋。”

         商子彧深深地凝视着乔蓦此刻略微泛白的清致脸庞,想到她此刻心境,他的嗓音慢慢变得柔和,“我不是想要让小蓦你觉得难堪,我只是想要帮助你……我想用我下半生的时间照顾你,保护你,哪怕你对我永远都无法释怀,我只愿你过得开心快乐……”

         乔蓦倏地笑了一下,“好了,你不用替我这样的悲观,你应该替我感到幸运,因为,我虽然被他骗了,但经历过感情挫折的我,并不是那么容易会再信任一个人……所以,我并没有对他付出自己的真心。”

         商子彧很清楚地看到乔蓦说这话时眼底闪过一丝悲伤,但仅仅瞬间,便一闪而逝。

         不过他知道,此刻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提起应彦廷的时候是失落和悲伤的。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情,是隐藏不了的。

         锥心的疼痛在商子彧的胸腔里扩散……

         但他终究是自私的,他不打算告诉乔蓦这一事实。

         他可以确信,这个世界,再没有人,可以比他对乔蓦更好。

         “既然如此,为什么你还留在他的身边?”商子彧随之迅速地转移话题,他惶恐乔蓦会突然意识到什么。

         乔蓦正色回答,“我并没有打算继续留在他的身边,事实上,我已经准备跟爸妈一起离开,只是,我现在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商子彧登时震惊,“你的意思是,你打算跟伯父伯母离开S市,永远都不再回来了?”乔氏夫妇曾经跟商子彧提到过他们走了便不再回S市。

         “是……‘起鑫’这一两天就会卖了,我会带着这笔钱,跟我爸妈衣食无忧的生活在国外。”乔蓦浅浅一笑,脑海里仿佛已经在憧憬未来的生活。

         商子彧不敢相信乔蓦会有这样的决定,但眼前他不想跟乔蓦细究这件事,因为,先让乔蓦离开应彦廷才是首要的。

         “那你想到怎样离开了吗?”商子彧沉着道。

         乔蓦跟商子彧点点头,幽幽地道,“有人愿意帮我离开,但这个人,我不能依靠他,因为我要请他帮我转移应彦廷的注意力……所以,我想请你帮助我,在两个星期内,安排我离开,可以吗?”

         她请安管家给她制造离开的机会,请应御臣送她离开……在应彦廷看来,这是一个十分周全的计划。

         但这并不是她真正的计划,她真正的计划是让商子彧帮助他离开。

         而应彦廷肯定想不到真正帮她离开的人是商子彧,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和父母已经人在国外……

         听到乔蓦的说辞,商子彧突然像是从地狱回到了天堂。

         下一秒,他目光灼灼,坚定地逸出,“你放心,我一定会安排好。”

         ---题外话---明天还有第三更!亲们记得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