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6章 小蓦,把孩子交给我,我放你走
        不能让他看出端倪……

         不能让他看出端倪……

         脸上顿时漾起了一抹欣喜若狂,她冲进了应彦廷的怀抱里。“你回来了……”紧紧地抱住他,任由他独有的好闻的男性气息环绕在她的周身,可惜,这股她曾经那样眷恋的气息,带给她的,却是心头的窒痛。

         应彦廷用健硕的手臂将她揽住,他总能够给她厚实的温暖。

         她刻意靠在他的胸膛上,轻轻磨蹭着,看起来像是满足于被他拥抱的感觉,其实是因为他害怕被他看到她此刻的心虚髹。

         良久,他们就这样抱着。

         …蠹…

         进了房间,她站在他的面前,未免直面他,她第一次像个妻子一样替他脱去西装、松开领带。

         应彦廷双手扶在她的腰上,满足地看着她在他身上动作。

         “你回来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在把他的西装和领带放到一旁后,她回到他的面前,深情凝望他,咕哝道。

         她只能尽量回避正面与他相视,但不能一直逃避他的目光。

         他是那样敏锐的人,如果她被他看出丝毫端倪,她就前功尽弃了。

         所幸的是,他必定料想不到她会背叛他,所以,他除了“深情”,他不会在她的目光中看到其他。

         “我想给你一个惊喜。”应彦廷柔声道。

         “可是这个时间到家,必然在洛杉矶的时候你是晚上出发……你在洛杉矶处理公事本来就已经很累了,应该休息一下等早上再出发的。”她心疼地道,纤纤素手抚上他俊逸却冰冷的颊。他的脸真的好冷,若不是知道他刚才外面回来,她必然会惊讶于他此刻这样冰冷的身体温度。

         “我不累。”应彦廷沙哑地道。

         “怎么会不累呢……姑姑跟我说,应氏最近一直在忙着拓展商业版图,很有多的决策,你需要你精心思虑,这必然很伤脑。”她轻轻摩挲他的脸,看起来那样的爱怜。

         应彦廷深邃地凝视着她。

         她最惧怕他这样的目光,可惜此刻不得不迎对他的深情。

         蓦地,应彦廷把手罩在她白皙的手背上,低沙的嗓音道,“乖,去替我放洗澡水……”

         她顿时松了口气,终于不用再跟他四目相视,她乖巧点点头,转身之前踮起脚尖在他的颊上主动吻了一下,便转身去了浴室。

         她并不知道,在她走向浴室的时候,应彦廷一直以一股很深沉的情绪睇望着她。

         ……

         放好水,她从浴室里出来,看到他正在脱衣服。

         虽然已经有无数次的亲密接触,但她还是没有办法用正眼去看***的他,即便他此刻只是裸着上身。

         因此,此刻她背过了身,对他道,“君彦,水已经放好了,你可以去洗澡了。”真的很奇怪,她跟他刚刚在一起的时候,因为一直只把他当做陌生人看待,她反而能够坦然的面对彼此的亲密关系,而从她对他产生情愫开始,她就没有办法再直面他的身体,当然,此刻她背过身子,不是因为对他还有情愫,而是因为她厌恶自己再与他亲亲密。

         她回过神的时候,应彦廷已经去了浴室,她这才松了口气。

         到沙发上把他的西装拿了起来,她原本是想替他把西装挂好的,却不想把他的西装拿起来的时候,从他的西装口袋里掉出了一张黑色的卡。

         她顿时滞怔,因为她认得这张卡。

         这是那传说中的黑卡,传说可以用它直接来买私人飞机或游艇,没有上限。

         而他,曾经把这张卡给过她。

         她曾经拿着他的卡肆意挥霍,但他并没有说过什么,还有,这张卡承载了一段很美好的回忆——

         法国,美好的晚上,美丽的会所,浪漫的泳池边……她为了卡,跟他撒娇,第一次,他那样占有欲十足地吻住她,而她深深沉沦,彼此在那一刻都忘记了他们并非是情侣的关系。

         她永远都无法忘记那天的美好。

         可惜现实是那样的残酷,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她都不能够惦记那天的美好……他们之间,注定一世仇人。

         把这张卡放回他的西装口袋,她拭去了眼角莫名溢出的泪液。

         ..........................................................................................................................................

         夜晚。

         她根本睡不着,即使他和她已经在床上缠绵了整整一天,从早上到现在,她疲累不已,但她始终没有办法闭合眼。

         睁着的眼眸滞滞地望着天花板,听着她身旁他均匀的呼吸声,她眼角的泪液沿着脸颊,落在了白色柔软的枕头上。

         是的。

         她恨他,但想到有一天他将会在监狱里度过余生,她的心,依然无法遏止这股难受。

         她知道她不该再为他这样的人而心痛,可是……

         她真的很难受。

         在刚到里昂的时候,想到自己可能是被林初晨设计而对他产生了误会,她是那样的懊悔和难受,原想要主动打电话给他说清楚他们之间的误会,却得知了他已经跟林初晨结婚……

         那时候的她真的痛苦万分,但她知道,他不可能来找她了,而她也不可能再出现在他的世界,打搅他的婚姻……

         直到傅思澈的人找上她。

         她不相信那个人对她说的话,即使那个人将她跟傅思澈曾经在一起谈话的视频播放给她看……

         然而,那个人仿佛知道她不会相信一样,拿出了更有力的佐证,那就是应彦廷伤害她姐姐的证据。

         那又是一段视频,视频拍摄得不是很清晰,但她可以清楚地辨析出视频里的那个人就是应彦廷。

         她跟他同床共枕这么久,她不会连他的身影都认不出来……

         在酒店的房间里,应彦廷坐在沙发上,他的手边执着一杯红酒,双腿交叠。

         房间里不甚明亮的光将他的脸映射得十分的阴骇森冷,他冷眼睇着倒在血泊里的乔杉,没有吩咐一旁的盛华叫救护车或是对姐姐进行急救。

         姐姐的血在不断地涌出,沾染了一整片地板……

         他就这样冷眼旁观者,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出声命令盛华……

         下一秒,她清楚地听到他熟悉的声音下达命令——

         这点血,还不足以让她醒不过来。

         盛华听到他的指令后,蹲下身子对姐姐做了什么……

         由于盛华是背对摄像头的,她看不清楚,但等盛华起身后,她看到姐姐头部和手腕上流的血更多了……

         她无法相信自己所看见的,她犹记得那一刻她发了疯似得想要赶出给她看这段视频的人……

         然而,在她将那个人赶出房门后,她的脑子里却莫名其妙的开始闪过一些片段。

         再然后,她的头有些痛,趔趄得身子都站不稳……

         门外的人冲了进来,小心翼翼地把她扶坐在了沙发上。

         她渐渐失去了意识,在迷迷糊糊中,她看到那人手里拿着一个钟表在跟她说话。

         之后她做了一个梦……

         梦境里全都是她和一个陌生的年轻男人谈话的画面。

         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她的脑子里突然拥有了一段完整的回忆。

         这几年她一直很疑惑她怎么就忘记了大二那年有长达半年的回忆,直到醒来的那一刻她才知道,原来她的那段回忆是被人催眠封存了……

         而她记起了梦境中跟她谈话的那个年轻男人,他就是傅思澈,当年也是她主动找上他的。

         她实在不敢相信脑海里所存在的事实,她居然在四年前就认识傅思澈,而且她四年前就和傅思澈一起商量着对付应彦廷,甚至应彦廷伤害她姐姐乔杉的视频和应彦廷联合林益阳伤害‘起鑫’的证据都是她提供给傅思澈的。

         她不敢相信,怎么都不敢相信,她甚至怀疑她此刻才是被那个催眠师给催眠了……

         但这个催眠师显然已经料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催眠师于是又给她看了一段视频。

         而在这一段视频里,她看到了她自己主动要求傅思澈之后找人替她催眠……

         她这才知道,原来此刻存在于脑海里的回忆都是真的,她甚至清楚地记起了她在戈林度多酒店看到姐姐倒在血泊中的画面,而且当时送姐姐去医院的人是她……

         原来她是为了报复应彦廷对乔家和姐姐的伤害而去找傅思澈的,原来她故意让傅思澈放出她跟傅思澈有联络的饵,就是要应彦廷来接近她,原来她故意让人催眠忘记自己对应彦廷的仇恨,就是要自己单纯的出现在应彦廷面前,原来她要应彦廷喜欢上她,这样她就能够留在他身边,找到机会对他实施报复……

         她知道他肯定会喜欢上她的,因为当他得知她和傅思澈有联系后,他肯定会设法接近她,而年轻、善良、美丽、单纯的她,势必会是他黑暗世界里出现的一抹光……

         只是她没有想到,应彦廷居然那样警觉,直到四年以后,待确定她和傅思澈的确只是偶然才交上朋友的,他这才找上她……

         巧合的是,天天刚好病了,爸妈去找他,正好给了他一个合理接近她的理由。

         可是,她认为这样的巧合是根本不存在的……

         因为应彦廷是那样心思缜密的人,他岂会没有准备就闯入她的世界,他想要利用她,或许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在设计。

         这个眼睁睁可以看着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实施放血的恶魔,他又怎么会在乎一个小孩子的性命?

         或许他两年前让天天“患病”,就是为了让自己在两年后可以合理地接近她……

         所有的事情都清楚了……

         她为了报复他,不惜潜入他身边,而他为了利用她找到傅思澈,不惜把她留在身边,在这场看似为了挽救孩子而存在的关系中,他们都不单纯……

         只是,她没有料到,她的计划导致他伤害天天,她为了报仇,导致这个无辜的孩子被拖了下来……

         因此,在时至今日自己已经站在赢面的这一方,她要送他去地狱。

         为了乔家,为了姐姐,为了天天……

         她对这个恶魔,绝不会有一丝的犹豫。

         更多的泪水从她的眼角溢出,渐渐沾湿了整个枕头。

         .......................................................................................l.....................................................

         天还没有亮,应彦廷仍旧睡得很熟在她身边,她蹑手蹑脚起了身。

         在起床的那一刻,她连一刻犹豫都没有,也并没有转头去看他一眼,便去了婴儿房。

         婴儿房门里有佣人二十四小时照顾着孩子,在看到她来后,正打盹的佣人顿时清醒过来,挺直身子,恭敬地喊她,“乔小姐。”

         她对佣人做了个嘘的姿势,跟平常一样,微笑着,没有架子地对佣人道,“你下去睡吧……我来照顾孩子。”

         她平常也有这个点过来抱孩子去自己的房间,当然她前几天都是故意这样做的,为了就是在今天让佣人合理地看待她这样早起来。

         佣人于是没有怀疑的,点头,退出了婴儿房。

         她随即将孩子从婴儿床上抱了起来。

         孩子真的很可爱,她抱起来的时候,孩子扭了扭小身体,模模糊糊地睁开眼,像是认出她是他母亲后,他又上长长的睫毛,又睡着了。

         她低头忍不住亲吻了一下小宝贝胖乎乎的脸颊,然后抱着小家伙离开了婴儿房。

         她没有再回应彦廷的住所,而是抱着孩子,直接就乘着电梯来到应彦廷的地下车库。

         傅思澈派的人就在门口,如果跟应彦廷起了正面的冲突,傅思澈的人会马上涌进应宅,无论如何,应彦廷都不可能将她兜里的“证据”拿回去,无论如何,她会顺利离开……

         是的,应彦廷万万都不会想到,她留在他身边,只是为了拿到她此刻放在包包里的这份证据。

         这是她在昨日从他书房里找到的。

         她的父亲也是商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但凡有成就的商人,都不可能不做触犯法律的事……

         而应彦廷的“君临”,因为是金融集团,更易涉足犯罪。

         非法融资,替黑道洗黑钱,偷税……

         随便一条罪名,都可以让他入狱,再加上她日后把她得到的那份他蓄意伤害姐姐的视频证据交予法官,他后半生不说余生都在牢狱中度过,至少二十年他都别想出狱……

         而此刻,躺在她兜里的一个U盘,正是她从他书房电脑里面拷贝来的“君临”替美国黑道洗黑钱的证据。

         或许是没有想有人能在他的住所里使坏心,毕竟,他的住所平日里都有人在门口看守,除非是他允许进入的人,任何人都不可以随便擅入,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刻意防范这台电脑,连密码都是很简单就能破译的。

         而破译这简单密码对她并不难,她在读大学的时候学的就是金融,因为以后都要跟数字打交道,她便也学了几招简单的IT方面的知识,而破译电脑简单的密码也是她当时学的一项知识,只是她也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才破译了这密码。

         庆幸的是,他是晚了一天才回来,如果他早一天回来,她就不可能在前天成功破译了他电脑的密码,更庆幸的是,她居然那样顺利就找到了他犯罪的证据……

         ……

         对应宅没有一点的留恋,甚至脑海里完全没有那个在二楼此刻正熟睡的男人,她坦然地朝应宅大门走去。

         应宅的门卫看到她这样早就准备出门,很是疑惑,但因为她是应彦廷的未婚妻,没有人敢禁锢她的自由,门卫随即替她打开了偌大的白色铁艺大门。

         当然,应宅的门卫也不是吃素的,看到她这么早抱着孩子一个人出门,门卫随即给管家打了电话。

         可惜的是,门卫还没有把电话拨出去,人已经被人打晕了。

         来人是傅思澈的人,是傅思澈最得力的下属——奇正。

         “乔小姐,上车吧!”

         奇正恭敬替她打开了车门。

         她的脚步突然间迟疑在了原地,因为感觉到背后突然多了两道烧灼的目光。

         奇正也看到了那个人,但训练有素的他,面对那个人的时候并无惧怕,他将她护卫在自己的身后,目光与那个人对峙。

         一瞬之间……

         奇正带来的人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将奇正和她、包括车子,密不透风地围绕住。

         她的脸色苍白,这种苍白,远远要比她当时策划逃离他的时候要更加的雪白。

         是啊……

         她怎么会想得到,他居然知道她是回到他身边来拿证据的。

         如果不是如此,他根本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醒来,因为昨晚在他们入睡之前,当他们情意绵绵地喝着对他们具有纪念意义的红酒时,她在他的红酒里面下了安眠药。

         他此刻能够醒来,并且洞悉她的离去,只能说明他由始至终都清楚她的计划。

         她那样的震惊,可是此刻她根本无法去思考他是什么时候知道她的目的的。

         在清早的萧瑟冷风中,应彦廷穿着黑色的丝绒睡衣。

         她从来没有看过他这样一面……

         阴森诡谲,就像是鬼魅一样。

         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阴骇的危险气息,那样的高高在上,倨傲自负,丝毫没有往日谦谦君子的模样。

         奇正已经挥手,示意自己的手下跟应彦廷的人进行搏斗。

         盛华见此情景,也已经挥手示意他们的人上前。

         可惜的是,在气氛剑拔弩张的时刻,应彦廷挥了一下手,阻止了盛华。

         他阴沉的目光始终跟她相视,她虽然坦然,却失去了本该有的坚定。

         他似乎刻意想要看到她身子瑟瑟发抖的样子,目光一刻也没有从她身上撤离。

         她虽然惧怕,却没有一刻在眼睛里透出对他的恐惧。

         最后,他听到他清冷的声音在风中传来,“小蓦,把孩子交给我,我放你走……你得到的证据,我也让你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