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1章 是她太天真了……
        乔蓦离开书房之后,应彦廷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在落地窗前静思了许久。

         直到,唐雅人推门而入。

         “抱歉啊,我已经敲了门,但你没有应,我只好自己进来了。”

         应彦廷对于唐雅人的出现并没有任何的反应,依然执起手中的红酒,沉静地喝着。

         唐雅人走到了应彦廷的身边,先是笑了一下,以示不好意思,然后才开口,“我有问题想问你……不过我刚刚真的不是有心要听到你和小乔妹妹的对话哦,我是刚好来找你,无意间在书房外面听到了你和小乔妹妹的谈话。魍”

         应彦廷没有回应唐雅人。

         唐雅人显然已习惯面对这样的应彦廷,他随即正色道,“乔蓦刚才跟你说的那些话,你觉得透露出来了什么?”

         应彦廷终于温缓出声,“你想说的是什么?檎”

         唐雅人没好气地横了一眼应彦廷,“你不要装傻。”

         应彦廷的脸上依然没有丝毫的异样神情。

         唐雅人无奈道,“小乔妹妹这辈子真是坎坷啊……以前喜欢上姓商的那个男人,结果那个男人抛弃了她跟自己的好朋友在一起了,现在喜欢上姓应的男人,结果姓应的这个男人却对小乔妹妹的感情不屑一顾。”

         终于,应彦廷转过头,那漆黑如夜的眸子幽沉地注视着唐雅人。

         唐雅人立即就躲开,如临大敌一样,戒备地看着应彦廷,“你别这样看着我……我只是替小乔妹妹感到委屈。”

         应彦廷扫了唐雅人一眼,随即离开落地窗。

         唐雅人已闪到一边,但仍不怕死地对应彦廷道,“我知道你给小乔妹妹定了三年的时间,只是为了引出傅思澈,如果傅思澈提早出现,你就会提早放了小乔妹妹……但你有没有想过,小乔妹妹并不知道你强硬把她留在身边是为了引出傅思澈,所以,她会很自然的以为你是因为喜欢她而将她留在身边,毕竟,你报复她,却没有对她做出过丝毫残忍的举动,这根本就像是你明明喜欢她,却因为她是乔振远的女儿而强压住这份感情……”

         这一刻,应彦廷的步伐停驻,他的背影挺拔坚毅,却显示微微的僵硬。

         唐雅人接着说,“你想想,小乔妹妹以为你喜欢她,又碍于仇恨不考虑她,她绝不会对你死心,她反而会在跟你日积月累的相处中,因为你对她的宽容而越陷越陷……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应彦廷黑眸如冰,冷冷的声音逸出,“那是她的事。”

         唐雅人立即道,“所以说你残忍!不管是对你自己,还是对小乔妹妹,你真残忍!”唐雅人冷峻地看着应彦廷的背影,“你明明对小乔妹妹也有感觉,却因为仇恨压制住,这是你对自己的残忍,而你对小乔妹妹最残忍的是,你明知道小乔妹妹已经开始陷入泥潭,却不想办法让她从泥潭里出来,反而任由她越陷越深,这难道就是你做人的道德?不跟人家在一起,就不要招惹人家,这样未来人家离开你的时候,也能够了无牵挂、利利落落,说不定未来人家还能够遇到她的真命天子重获爱情……”

         唐雅人提到的“重获爱情”这四个字,让应彦廷的心揪了一下。

         唐雅人叹了口气,“你看小乔妹妹刚才劝说你接受林初晨那番话,其实何尝不是在心疼你呢?她希望你以后能过得比现在好,但因为知道你不可能喜欢她,所以只能借着对你和林初晨的祝福,把对你的关心说出来……小乔妹妹真是个用心良苦的好妹子。”

         不喜欢人家就不要招惹人家,这样未来人家离开你的时候,也能够了无牵挂,利利落落……

         这一刻,应彦廷的脑海中全都是唐雅人刚刚说的这句话。

         应彦廷的眉心微微蹙了起来,一丝柔软呈现在他的眸底,但却稍纵即逝,很快,他英俊的脸庞恢复了冷漠无温。

         “我和她之间的事,不需要你操心,你该操心的事,是我交代你的事。”丢下这句话,应彦廷把酒杯放在一旁的边几上,径直迈开了步伐,离开了书房。

         唐雅人摇头对应彦廷的态度表示无奈,忽地突然想起自己来找应彦廷的原因,他忙去追应彦廷,“喂,我正事还没有跟你说呢……盛华跟我说你和御在墓园见面了,但你后来让御离开了,这是为什么啊?你不是要从御的口里挖出傅思澈的行踪吗?……”

         ...............................................................

         应彦廷……我们结婚,你愿意吗?

         应彦廷……其实人如果可以选择一条轻松的路,又何必要选择一条疲累的路呢?

         应彦廷……复仇之外,你应该也要有自己的生活,何必让自己一直生活在不正常的人生轨迹里呢?

         应彦廷……如果你哪天大仇得报,开始考虑过正常的生活,我希望你能考虑一下林初晨……

         ……

         应彦廷沉浸在兀自的思绪之中,直到听到浴室的水声停止,他这才回过神。

         乔蓦没有想到应彦廷在房间里,所以,把浴袍的带子绑好,她这才朝应彦廷走过去。

         应彦廷看着她,眸光略微的复杂。

         乔蓦已觉察到应彦廷的目光有异,她站在沙发前,看着坐在沙发上面的应彦廷,疑惑地问,“怎么了?”

         应彦廷收敛凝注着乔蓦而微微失神的眸光,伸手轻轻拍了一下身边的位置,温声道,“坐。”

         乔蓦犹豫了一下,还是在应彦廷身边坐了下来。

         乔蓦刚刚沐浴完那好闻的清香传入应彦廷的鼻息。

         乔蓦面对应彦廷从曾经的紧张到现在的平静,但在应彦廷的面前,她始终是无法做到自然的。

         应彦廷身子靠在沙发上,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你中午跟我说的那番话的用意是?”

         突然被应彦廷这样问,乔蓦愣了一下,而后才反应过来,“我只是觉得林初晨是个好女孩,各方面又跟你相配,如果你将来准备娶妻生子,不妨考虑一下她。”

         应彦廷幽暗的黑眸眯成一条线,狡黠地看着乔蓦,“是吗?”

         乔蓦明明没有任何想法,却因应彦廷这样的目光而莫名流露出一丝心虚,不过庆幸的是,她也是一个不会把心境随意显露在脸上的人。“你为什么流露出质疑的神情?我说的是实话。”乔蓦认真地道,“你和林初晨若在未来退婚了,名誉受损的只会是林初晨,她那样爱你,而出于同情,我想帮她一把。”

         应彦廷显然并不满意乔蓦的答案,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弧度,看着乔蓦的目光也越来越兴味。

         乔蓦疑惑了,遂反问,“那你觉得我帮林初晨是为了什么?”

         应彦廷眯起的眼眸更讳莫如深了,专注地凝视着乔蓦,“我不知道……但以我的理解能力,我更愿意相信,你不是想帮林初晨,而是想帮我。”

         当应彦廷那悦耳低沉的声音如清风般徐徐传入乔蓦的耳朵,乔蓦才慢慢的反应过来,身子微微一怔。

         应彦廷斜睨着乔蓦,“如果你是想帮我,我恐怕要提醒你……一开始我就跟你说过,不要在这段关系里迷失了自己。”

         这一秒,乔蓦从沙发上站起了身,尽管拥有很好的控制能力,但还是没有办法控制住她此刻煞白的脸庞。

         应彦廷以闲适的姿态靠着沙发,闲闲地看着乔蓦,“不瞒你说,我其实并不像你所说的,没有考虑过感情的事,只是,我还没遇到真正让我心动的女人……此前我跟你说过,你聪明,美丽,我的确为你心动,但你那时候就已经清楚,我哪里是真的被你的外形和品性吸引啊,当时你还恼羞骂我是个伪君子……所以,你应该不至于误会了啊?但如果你没有误会,现在却为什么又来关心我?”

         应彦廷的话已经很明白了,乔蓦岂会听不懂。

         而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什么叫作茧自缚。

         如果她没有好意地跟他说那番话,就不会被他误以为她是在关心他……

         那么,他此刻就给不了她难堪。

         他不动怒,但他温声细语说的话,却往往比锋利的言辞更具有杀伤力。

         深吸了口气,乔蓦面无表情,淡淡地回答道,“应彦廷,我觉得你根本就不需要让我难堪,因为——不管现在,还是未来,我都不会对你有一点意思,当然,不是因为你如何的矜贵,我有自知之明,而是我认为,我乔蓦要是看中你,那真是低看了,且有辱我自己。”

         ---题外话---很多亲都霸王冰啊,呜,好像一个人在作战……亲们即使冲杯咖啡也好,让冰知道你们的追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