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9章 对她上了心
        安管家自认识乔蓦以来,就没有以这样生疏的语气跟乔蓦说话,这一刻,乔蓦再也无法抑制嘶哑的喉咙发出,“安管家……”

         乔蓦此刻是打算跟安管家解释她离开的原由。

         但安管家根本就没有给乔蓦机会,她以没有感情的声音打断乔蓦的话。“如果乔小姐您没有特别的吩咐,我就按照之前乔小姐您的口味去做午餐了。”

         面对安管家失去了往日慈爱的无温目光,乔蓦慢慢地垂下了颈子,喉咙里再也逸不出只言片语。

         安管家见乔蓦没有吩咐,便退了下去髹。

         ……

         别墅天花上那偌大水晶灯散发着柔柔的黄光,让别墅里的每一件物什都染上淡淡的温馨光晕……

         然而,此刻站在水晶灯下的乔蓦,却依旧的脸色苍白蠹。

         过了很久很久,乔蓦才慢慢地迈开步伐,朝二楼走去。

         房间里乔蓦之前收拾的行李箱已经放在床边,还有一个显眼的首饰盒在床上……

         乔蓦滞滞地看着床上的那个首饰盒,而后,眼眶不不知不觉就湿润了。

         她静静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整个人无力地靠在沙发上。

         眼睛越来越模糊……

         安管家从今以后,怕是再也不会跟她交心了。

         这枚首饰盒放在床上,很显然,安管家是在提醒着她的难堪。

         她知道她之前让安管家帮她把首饰到银行存起来,安管家一定会误会她是想带这些珠宝走,但她不过只是为了把戏演足,让所有人都相信她已经做到离去的准备,她想之后安管家来收拾她的房间,定能够发现她放在床头柜里的那枚钥匙……

         但不想,她根本就没能离开,现在,她就算跟安管家解释清楚她从未有贪财的念想,安管家也不会相信。

         她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但安管家一直都如她的亲长辈一样疼惜着她,她却让安管家失望……

         她的心真的很难受。

         ……

         同一时间。

         律师的保释得以让林初晨在这一刻得以从警局出来,一出警局大门,林初晨就拿起手机给应彦廷打去了电话。

         林初晨知道今天是乔蓦准备离开的时间,她很想知道乔蓦是否已经离开。

         可惜,林初晨并没有打通应彦廷的手机,她随即给应彦廷的贴身保镖盛华打电话。

         但林初晨还没有拨通盛华的手机,她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应雅如的号码后,林初晨迅速接听。

         在电话里听到应雅如说应彦廷已经放弃了原先的计划,且人已经在S市的时候,林初晨虽然有些震惊,却为这样的结果而松了口气……

         慢慢地把手机从耳朵上放了下来,林初晨打消了给盛华打电话的念头,在兀自思索了许久之后,她让司机送她去应氏别墅。

         .........................................................................................

         对不起,小朋友,我们找不到你的妈妈了……

         对不起,小朋友,警察叔叔已经尽力了……

         对吧起,小朋友,对不起,小朋友,因为联络不到你的亲人,警察叔叔只好暂时把你送去一个很温馨很漂亮的地方,那里有很多的小朋友会跟你一起玩……

         ……

         “君临”集团总裁办公室内,应彦廷坐在办公桌后,静静地看着手中那没有照片的相框。

         这么多年来,每每回想起他失去母亲后所过的颠沛流离的困苦日子,他对母亲的思念就会加深。

         在他的印象里,有母亲的地方,总是很温暖,而没有了母亲,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冰冷的。

         所以,在十四岁从孤儿院被带回应家后,他就发誓,他将会在以后的日子不惜一切代价找到杀害他母亲的人。

         自此,他做任何事都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且发誓未来不会绝不会依靠应家,如今,他成功了,他此刻是拥有无数身家的“君临”金融集团主席兼执行总裁,他完全可以不用仰仗应家,甚至应家的人各个都想着巴结着他,他已经让恨透了应家人的母亲在九泉之下安心,此刻,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找出杀害母亲的凶手,替泉下的母亲讨回公道……

         然而,他居然在即将要收获成功的时候,亲自终止了这个计划……

         他一直以为他自己是无心的,过去那些年他以为他只是行尸走肉般活着,连他自己也没有料到,他竟会为了乔蓦,放弃了他自己谋划了这么多年的计划。

         当然,计划还可以再制定,只是,这一次引蛇出洞的计划暴露了,未来想要再把“蛇”引出来,这几乎是不可能……

         叩,叩——

         突然传来的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应彦廷此刻的思绪。

         应彦廷却没有从兀自的思绪中出来,依旧看着手里的相框,淡声对门外的人道,“进来。”

         来人是盛华。

         他看到应彦廷久久地凝视着母亲的“照片”,微沙道,“应总,我虽然很意外您会做这样的决定,但我认为你所做的决定是正确的。”

         应彦廷眸色黯然,把手里的相框慢慢放了下来,道,“我给了乔蓦两个选择。”

         盛华好奇地问,“什么选择?”

         “五亿或留在我的身边。”

         “那应总您有给乔小姐承诺吗?”

         应彦廷淡淡地应了声,“嗯。”说罢,他把身子后靠向椅背,正色地等待盛华的看法。

         盛华已经猜到应彦廷给乔蓦的承诺是什么,他笑了一下,道,“我对乔小姐不是很了解,但以我看来,任何女人都会选择应总给的后一个选择。”

         应彦廷英俊的脸庞上却没有往日处理任何事的沉静和笃定,“她给我的感觉,却不是如此。”

         “看来应总你期望乔小姐做的选择是后者。”

         应彦廷在此刻没有说话,渐渐幽沉的眸光却说明盛华的猜测是正确的。

         盛华接着说,“应总不妨找唐先生讨教一下方法,您知道的,再没有人比唐先生更懂得对付女人。”

         应彦廷轻轻地叹了一声,蓦地,他正色问盛华,“媒体方面你处理得怎么样了?”

         谈话转为公事,盛华的回答也变得一派沉肃,“我已经通知了媒体,今天再出来的新闻就会报道应总您此前的新闻只是误传。”

         应彦廷点了下头,“稍后把商子彧放了……让雅人跟他谈谈,我不希望乔蓦的身边以后再有他的出现。”

         “是。”

         “另外,顾颐寒那边必然不甘心,你替我去安抚他……跟他说,我承诺过他的事,我一定会给他想要的结果。”

         “是。”

         盛华离开之后,应彦廷又沉浸在了兀自的思绪中。

         ……

         中午,应彦廷从公司回来。

         很是意外没有在餐厅里看到乔蓦,应彦廷找来安管家问,“她出去了?”

         安管家摇了下头,“乔小姐回来后就一直呆在房间里,我刚刚去叫她吃饭,她说她没有胃口。”

         “她最近的胃口一直都很不好?”应彦廷蹙起了眉。

         安管家如实道,“是的,乔小姐最近的胃口一直都不好,我已经让私人医生过来,稍后打算让医生给乔小姐看看。”

         应彦廷抬头看了一眼二楼,温声吩咐道,“最近你给她做一些清淡入口的食物吧,不过晚上记得为她煲一些有营养的汤……”

         安管家愣了一下,“应总……”

         要知道,安管家本来就很疑惑应彦廷怎么会突然取消计划留下了乔蓦,这会儿听到应彦廷对乔蓦的关心,安管家更加疑惑了。

         “她怀孕了……您是过来人,如果她有什么需要,您尽力满足她,在照顾方面也请比以前更细心一些。”

         安管家嘴张大,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应彦廷随即转身离开了别墅,但走到别墅的大门前,应彦廷又突然转身,吩咐安管家,“你叫她下来,我在车子里等她。”

         他突然想起他知道有个地方的菜式很简单却很爽口,应该很符合孕妇的胃口。

         安管家这才回过神,慌忙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