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7章 心跳加速,面红耳赤
        心如平静的湖面被石子一击,应彦廷狭长的黑眸在此刻眯成了一条长长的线。

         林初晨滞滞地看着应彦廷的侧颜,“你一开始的计划是接近乔蓦,让她爱上你,但你突然改变了你的初衷。”

         应彦廷的脸上依然没有表情,声音是惯常的平静,“她比我想象的要聪明,也比我想象的要痴情,而我,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花在‘追求’她上面。”

         “没有女人会拒绝你,何况,你三年的时间都能给她,又怎么会在‘追求’她上面没有时间?”林初晨说道,胸口处倏地涌起一丝酸涩,冲至喉咙,连声音都有些发不出,但她表面却毫无异样。“是因为你心动了……所以,对她你不忍再用之前的那个计划?对吗?”

         应彦廷终于转过了脸,他俊美无俦的面庞如往日的尔雅,温和凝注着林初晨的脸,“我让你有了这样的感觉?魍”

         林初晨正色点头,“还有我的直觉……”乔蓦终有一天会知道真相,他与其见到她在不久的将来撕心裂肺,不如在她还没有泥足深陷的时候,让她知道真相……前者的疼痛会是一辈子,后者的疼痛却是一时的。

         “看来我应该检讨一下我自己了……在自己的未婚妻面前,居然表现出对其他女人有意。”应彦廷低头看着林初晨,很自然地伸手揽住了林初晨的腰,温柔地道,“如果不是清楚你我不过是各取所需的结合,我会以为你此刻是在吃醋。”

         林初晨喉咙微微动了一下,似乎有话想要说,但终究没有说出来檎。

         应彦廷松开了林初晨,走了开来。“这几天有关于你我在法国度假的新闻已经在满世界飞,但这样的热度还不够……今晚一起吃饭吧,你打扮得漂亮点,我希望我们的新闻明天将占据所有报纸的头版。”

         林初晨远远地看着把西装穿上的应彦廷,眼睛里已经浮起微微的水光,但这样的水光在她的眼睛里稍纵即逝,当她走向应彦廷的时候,她的眼睛里已经看不出有任何的端倪,瞬间恢复她往常端庄优雅的形象。

         ..........................................................................................................................................................................................................................................

         乔蓦一早下楼,就看到爱丽丝和管家正在客厅里争执。

         别墅的下人和葡萄庄园里的员工向来都相处得很愉快,所以看到他们在争吵的时候,乔蓦有些意外。

         然而,当乔蓦上前准备去劝阻他们的时候,爱丽丝和管家却突然两个人都住了嘴,而爱丽丝还特别慌张的把报纸往自己的身后藏。

         乔蓦忍不住笑问,“怎么了,爱丽丝,你跟管家在争执什么?为什么一看到我就把报纸往身后藏?”

         伶牙俐齿的爱丽丝今天说话却吞吞吐吐,“没……没什么……就是我跟管家要些报纸,管家不肯。”

         乔蓦疑惑看向管家,“不过是些报纸,爱丽丝拿去肯定有用,管家你不能给爱丽丝吗?”

         管家恭敬地道,“乔小姐,因为你每天都有看报纸的习惯,而今天的报纸你还没有看过,所以我没有准许爱丽丝把报纸拿走。”

         乔蓦笑着说,“没关系的管家,我也是无聊看看报纸,对新闻并不感兴趣。”

         乔蓦并没有想到她这句话一说出口,管家和爱丽丝却面面相觑起来,等乔蓦想要出声问他们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却看到爱丽丝慢慢地从自己的背后将报纸拿了出来,瞪圆眼看着乔蓦,“乔小姐,您真的对这几天的新闻毫不在意?”

         乔蓦点点头,“嗯啊,这些新闻都与我无关,我怎么会在意呢!”

         这一刻换管家错愕地看着乔蓦,“乔小姐,难道您不在意应总他这几天都……”

         乔蓦直到此刻看到管家和爱丽丝支支吾吾又欲言又止的样子,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然后说,“爱丽丝,管家,你们多虑了……我在跟应彦廷来美国之前就已经知道他有未婚妻这件事,所以,他这几天跟未婚妻在一起,我也知道。”

         爱丽丝和管家顿时愣住。

         乔蓦随即从爱丽丝的手里把报纸拿了过来,刚好头版上报道的正是应彦廷和林初晨新闻,,乔蓦一眼掠过,连内容都没有仔细看,就把报纸随意地往旁边的沙发上一放,然后挽着爱丽丝说,“你是怕我看到报纸对不对?”

         爱丽丝点了点头。

         乔蓦看着爱丽丝透着悲伤的蓝色瞳眸,笑着说,“傻瓜,你看我像是伤心难过的样子吗?”

         爱丽丝轻轻咬住下唇,“乔小姐,你是不是在用笑来掩盖你现在的心情啊?”

         “不是,我是真的没有心情不好……哎呀,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我和应彦廷的关系,但是,你记住,我不喜欢应彦廷,你懂吗?就是我虽然跟应彦廷在一起,但我不喜欢他……”

         乔蓦在解释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管家已经转过身去,所以,当她解释完跟爱丽丝准备去葡萄园子,在挽着爱丽丝转身的那一刻,看到应彦廷就站在别墅的大门前时,她整个人都怔住了。

         当然,乔蓦怔住并不是因为担心她说的话被应彦廷听见,而是她没有想到,这一个星期都没有出现的应彦廷,今天居然回来了。

         爱丽丝看到应彦廷,整个人立即就从乔蓦的身边弹开,然后退到了跟管家一样的位置上。

         这莫名其妙的窘迫气氛,竟让乔蓦感觉有些不知所措。

         爱丽丝立即恭谨地唤了应彦廷一句,“应总。”

         应彦廷跟往常见到员工一样,跟员工点了下头。

         爱丽丝很是识相,随即拉着管家退离了别墅了大厅。

         乔蓦并没有抬眸起看应彦廷,因为她心底正犯着嘀咕。

         他今天怎么会突然回来了呢?他不是还要陪来法国度假的未婚妻吗?还有,他知不知道他未婚妻来找过她?

         “上来。”

         在乔蓦沉浸在兀自的思绪中时,应彦廷已丢下了一句话,径直迈开步伐,走向了二楼。

         ……

         乔蓦是过了几分钟才来到房间的。

         她对应彦廷并不畏惧,但自从她和应彦廷的关系从之前的合作关系变成现在这种不被世人接受的关系后,她面对应彦廷的时候就感到十分的窘迫,还有害羞。

         不过当然,她并不会在应彦廷面前显露这些不自然的状态,她向来都有掩饰心事的本事。

         乔蓦因为一直想着应彦廷叫她来房间的原因,所以进房间后就一直心不在焉的,她根本没有想到应彦廷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坐在沙发上等她,而等她回过神,发现应彦廷并没有在沙发这里时,疑惑抬眸在周围寻找应彦廷的那一瞬间,她整个人已经成了绯色,

         修长的身影,倒三角的健硕脊背,精壮的腰身,窄窄的……

         是的,乔蓦刚才进房间的时候由于心不在焉,并没有注意到,应彦廷他正在房间的落地镜前换衣服。

         虽然他是背对着她的,但就是这个背影,也足以让乔蓦心跳加速,面红耳赤。

         乔蓦倒并不是因为看到应彦廷的身体而害羞,毕竟他们有多那么多亲密的夜晚,彼此的身体早就熟悉了,她害羞的是,她居然连应彦廷在换衣服都没有看见,就这样直直地走了进来,此时此刻站在落地镜前换衣服的应彦廷,如果误会了她,那她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但庆幸的是,应彦廷似乎并没有认真去看待这件事,他穿好裤子,扣着衬衫的扣子朝她走过来的时候,只跟她说,“换身衣服,等会儿陪我去个地方。”

         乔蓦听闻松了口气,但脸颊上的红云还没有退去,她因此没有看应彦廷的眼睛,淡淡地问,“去哪里?”

         这时候,应彦廷拿起一旁沙发上的领带,交给乔蓦,并说道,“一家高尔夫会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