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章 应彦廷,是不是喜欢乔蓦?
        坐下的时候乔蓦就已经想好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如果林初晨非要质问清楚她和应彦廷的关系,她就把责任全都推到应彦廷的身上。

         事后就算林初晨跟他算账也怪不得她,她没有将他有心接近林初晨这件事说出来给林初晨听,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乔小姐,你很漂亮。”林初晨双腿优雅交叠,靠着沙发,一袭藕色的洋装将她衬得很是贤淑淡雅,温声开口魍。

         在电话里听到林初晨亲和的声音,乔蓦以为对方可能只是在演戏,此刻听到林初晨货真价实的婉约温柔,她不禁感叹,世上这么会有说话这样动听的女人。

         不过,乔蓦并不会因此扯掉对林初晨的戒心,因为,她从林初晨的气质上,就已经并别出林初晨是个聪明的女人。

         “谢谢……不过林小姐,对不起,我说话不太喜欢拐弯抹角,所以,如果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请直接一点吧!”乔蓦谨记先礼后兵,但尽量不浪费时间檎。

         之前她看到电视里的林初晨时,觉得林初晨身上有股出尘脱俗的气质,还以为林初晨会是个单纯的女孩。

         但现在看来,她看人的本事真的还有待加强。

         林初晨并没有因为乔蓦的言辞而露出不悦,她仿若天生就是一个不容易动怒的人,淡淡一笑,“我想乔小姐你应该是误会我了……我约你来,纯粹只是想要看看你的样子,我并什么话想要跟你说,所以,你不需要紧张。”说完,林初晨率先拿起咖啡喝了一口,她执起咖啡的动作柔美端庄,看起来就是个修养极好的人。

         乔蓦微微怔愕。

         她的目光打量着林初晨,见林初晨此刻正很专注地喝着咖啡,完全就不像是一个来找麻烦的人。

         林初晨见乔蓦没有喝,客气地问,“我点的蓝山,乔小姐不喜欢吗?”

         乔蓦平素里也很爱喝咖啡,最爱的喝的正是蓝山咖啡,她随即把咖啡端了起来,喝了一口。

         林初晨把咖啡放下之后,保持着优雅的坐姿,看向乔蓦,“乔小姐在波多尔待了有些时日吧?”

         看起来很友善的人,内心未必就是个友善的人,乔蓦想着,对林初晨的提防也因此没有减弱,跟着把咖啡轻轻放下后,抬起头,平静地对上林初晨的目光,“是有十天左右了。”

         乔蓦真的以为林初晨接下去将进入正题——摆出应彦廷未婚妻的姿态,警告也好,威胁也好,总之就是要她离应彦廷远一点,没有想到,林初晨接下去仅仅只是客客气气地道,“乔小姐,其实我今天约你来,是有件事我要麻烦你。”

         乔蓦因为已经做好跟林初晨对峙的心理准备,突然听到林初晨这样说,竟愣了一下。

         林初晨很明显地注意到了乔蓦的反应,但她依然是很沉着的面容,认真道,“乔小姐,我在君彦身边的时间并不多,所以我希望,你在他身边的时候,能够好好照顾他……”

         乔蓦这才回过神,但对于此刻耳朵里所听见的林初晨的请求,她感觉有些不敢置信,又不可思议。

         但这一切是真的。

         紧接着林初晨又说,“哦,我说的君彦就是应,他在家里面大家都是这样称呼他的……他这个人因为忙于工作,作息经常不好,加上他的睡眠质量向来不高,希望你平常能叫他多注意休息,另外,他胃不好,酒要少喝,如果你看到他去应酬喝了很多的酒,你就劝劝他。”

         乔蓦整张脸上都是惊讶。

         林初晨终于注意到此刻乔蓦脸上的表情,但她仅仅只是一笑,最后说,“你不需要怀疑我是否只是假意地跟你说这些话,因为以后的日子会证明我今天约你并不是来找你的麻烦……我仅仅只是希望,你能照顾好他。”

         ............................................................................................................................................................................................................................................

         波尔多,戈林度若酒店。

         应彦廷此刻正坐在总统套房里客厅的沙发上。

         他的腿叠着,背靠着沙发,眉心微微纠结,似乎在思虑事情。

         在他面前的茶几上摆放着几份装在档案袋的文件,是唐雅人刚刚送过来的。

         叩,叩——

         这一刻,房门外倏然传来两道客气的敲门声。

         应彦廷自思绪中回神,沉稳回应,“进来。”

         来人得到应允,这才推开厚重的房门,走了进来。

         女性身上淡雅幽香的味道隐约散播在空气之中,让应彦廷已经知道来人是谁,于是,他又陷入进自己的思绪。

         林初晨走了过来,当看到应彦廷正处在沉思中后,她把包包往房间的大床上轻轻一放,随即走到了房间的落地窗前,摘着耳垂上那精致美丽的钻石耳坠。

         落地镜的左边,林初晨能够看看到坐在她斜对面穿着白色衬衫、英俊卓尔的应彦廷,她倏地开口,“我想你应该不会介意我刚刚去见了乔蓦吧?”

         “你什么时候也有这样重的好奇心了。”

         林初晨十分温柔地把左耳垂上的耳坠拿下,“我的未婚夫在外面有了女人,我总该知道她长什么样。”

         “结果如何?”

         “外貌无可挑剔,但综合气质和修养,不能说平凡,只能说普通。”

         应彦廷执起了茶几上的一杯白兰地,“我还以为你会给出更漂亮的评价。”

         林初晨摘着右耳的耳坠,看着落地镜里的应彦廷,温柔声回答,“当然也有漂亮的评价……她虽然没有特别优秀之处,但感觉是个十分有个性的女孩,而且从她清澈的眼睛里,我能够看到她骨子里的善良,毋庸置疑,是个好女孩。”

         “你极少对人有这样高的评价。”应彦廷朝林初晨这边看了过来。

         正好林初晨已经将耳坠放进了首饰盒,她转身看向他,耸了耸肩膀,“没有办法,单从向来对女性都没有兴趣的应总裁,在这么多年里,独独只把乔小姐留在身边这一点来看,已经给乔小姐加了太多的分。”

         “我以为你不在乎。”应彦廷收起投向林初晨的目光,执起手边的白兰地喝了一口。

         林初晨已来到应彦廷的面前,面容温和婉约,缓声吐出,“怎么能说我不在乎呢,只能我说并不想自寻烦恼。”

         说完,林初晨把应彦廷手里的白兰地拿走,放在房间的电视柜上,然后走到房间的冰箱前,从冰箱里拿了几样新鲜的水果,走到榨汁机前,熟练地榨着一杯果汁。

         应彦廷从沙发上起了身。

         林初晨从余光里看到应彦廷走到了房间的落地窗前,于是在把新鲜的果汁榨好之后,她执着果汁径直也来到了落地窗前。

         “我知道你不太喜欢喝酸酸甜甜的东西,但这有助于养胃。”

         林初晨把果汁递给了应彦廷。

         应彦廷皱起了眉心,连看都没有看那杯褐色的果汁,“你知道我不喜欢的东西,无论如何也不会喜欢起来。”

         林初晨倏地深深凝睇着应彦廷棱角分明的俊逸侧颜,嗓音微沙道,“所以,你是喜欢乔蓦的,并非因为她是乔振远和慕茵的女儿。”

         这杯果汁她每次见到他都会给他榨,但他从来没有喝过一次。

         他是这样一个没有人可以勉强的人。

         应彦廷在这一刻并没有回答林初晨,过了好几秒,他才说,“我很好奇我对乔蓦的感觉?”

         林初晨一瞬也不瞬地凝注着应彦廷,也过了好几秒后才开口,“你从来没有把任何一个女人留在身边。”

         应彦廷淡淡一笑,幽深的黑眸看着很远的地方,“如果你是乔振远和慕茵的女儿,我现在也会把你‘留’在身边。”

         林初晨微微眯起眼,打量着他,“为什么我觉得这只是一个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