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2章 生下孩子,未来交给我
        不过,她此前都已经以死来要挟过他了,也就不畏惧在他面前说任何话了。

         “如果你对我依然把控着,我就不会这样千方百计要离开你了。”乔蓦学着他刚刚眼睛眯成一条线促狭看人的样子,也眯起眼,轻蔑地注视他。

         应彦廷轻轻地笑了一下,“你以为就你和应御臣使用的那点小伎俩,就能换来我让你离开?”

         他幽深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嘴角噙着的笑意说明他这个人的自负。

         乔蓦知道,应彦廷这样的目光出现时,不代表他已经完全看穿这个人,而是代表他在试图看穿这个人,并且她只要稍稍显露端倪,就会被他看穿蠹。

         所以,他终究是低估了她。

         乔蓦跟着翩然一笑,“我不知道你说姐夫使用了什么伎俩,但我此刻所说的话都是事实。髹”

         直到这一刻乔蓦才发现,她对应彦廷的了解真的是太浅了。

         过去曾经在应彦廷母亲的墓地听到过应彦廷和应御臣的对话,她还以为应彦廷和应御臣的有兄弟情的。

         现在听应彦廷提到应御臣时的轻蔑,她才恍然醒悟,原来那时候在墓地,应彦廷和应御臣的对话也只是应彦廷在演戏给她看。

         应彦廷实在是比她所想的,坏多了。

         应彦廷以慵懒的语气道,“应御臣告诉我,你对商子彧余情未了。”

         这并不是乔蓦此前和应御臣已经商量好的,刹那间,乔蓦有些措手不及。

         她原只是想要让应彦廷感觉到她对他并不在乎,没有想到,应御臣会替她使用这一招。

         应御臣想出这一招的目的自然是刺激应彦廷,让应彦廷感到失落。

         但应御臣想错了,应彦廷对她的在乎,还不足以让他因为她喜欢别的男人而产生失落。

         不过,应御臣的这招可以带来别的奏效。

         想到这里,乔蓦平静地回答应彦廷,“虽然我不喜欢你,我也不想以此来做借口,我对商子彧,并没有感觉。”

         说完,乔蓦故意把注视着应彦廷的目光收回,脸色微微泛白,看着前方。

         乔蓦尽管否认,但她一系列的细微动作,都体现出她的心虚。

         她认为这个办法就算刺激不到应彦廷,也能够打击到应彦廷的自信。

         而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让应彦廷看到她就厌恶。

         这样应彦廷才有可能才会在她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将她“抛弃。”

         乔蓦又成功了。

         她的余光此刻瞥到应彦廷正逐渐阴暗的脸庞。

         “我说过,我不会为曾经背弃过我的人而回头。”乔蓦装得极像,若无其事的继续道,只是微微沙哑的嗓音,让人感觉她只是在掩藏。

         然而,出乎乔蓦意外之外的却是,应彦廷脸上的阴翳慢慢地消散,他倏地开口,“你真的那么想离开?”

         乔蓦此刻的心在质疑。

         他究竟是看穿了她的谎言,还是没有看穿她的谎言?

         “如果你不让我离开,我只能选择最极端的办法。”她苍凉的对应彦廷道。

         应彦廷郑重的目光看着乔蓦,“我可以在我得到应家的家产后放你离开,但我对你有个条件。”

         幸福来得太突然,乔蓦几乎有些不敢相信,她猛地抬起头看向应彦廷。

         这一刻,应彦廷在病房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双腿交叠。

         他注视乔蓦的目光已经不再是以往的柔和,只是俊颜依然如以往的冷静。

         乔蓦兴奋得紧紧揪着身下的床单。

         “这个孩子你要生下来,未来交给我。”

         听到应彦廷所说的,乔蓦一瞬间怔住。“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应彦廷靠在沙发上,薄唇淡逸,“我可以放你走,不过孩子你必须留着,直到你生产后将孩子交给我……当然,在你怀孕期间和你生产之后,我们都可以毫无交集。”

         “不可能。”乔蓦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就吐出。

         她不可能生下这个孩子……

         两个人如果有了孩子,就不可能做到毫无交集。

         未来,她希望跟他一点瓜葛都没有。

         “那就别再想着离开我。”说到这里,应彦廷从沙发上起身,作势准备离开。

         乔蓦紧紧凝注着应彦廷毫无表情的面容,唇色泛白,微微颤抖地道,“我宁愿死也不会答应你这样的要求!”

         应彦廷听到乔蓦所说后,停下脚步,头也不回道,“那你就死在我的住所里吧……以我的能力,想要解决一桩命案,也不是一件难事。”

         乔蓦顿时震慑在病床上。

         应彦廷已径直迈开了步伐离去。

         ..................................................................................................................

         盛华从见到应彦廷从医院出来时,就感觉到应彦廷的心情很差。

         他保持着匀速开车,不时通过后视镜去看他的老板,但在夜晚只有街道两旁照进来的不甚明亮的光线下,他几次都没有看清楚他老板脸上的神情。

         所以,直到将车驶入了应宅,他都没敢开口。

         心底寻思着老板和准老板夫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盛华竟没有注意到走廊上对向的来人。

         一个不小心,就跟人撞上了。

         “哎哟……”

         应妍扶着自己的肩膀,没好气地瞪着盛华,“盛秘书,你都不看路的吗?”

         看到应妍疼得揪起来的眉心,再感觉到手臂的疼痛,盛华惊觉反应过来,躬首道,“应小姐,对不起。”

         看到盛华恭谨道歉,应妍没再计较肩膀的疼痛,问,“你在想什么呢?魂不守舍的。”

         “我只是在想应总的一些事。”盛华不知道为什么,从他认识应妍到今天,他几乎都不敢用正眼去看应妍,此刻竟还如实回答应妍。

         “二哥怎么了?”应妍顿时紧张地问。

         盛华摇摇头,“应总没事,他在住所。”

         “被你吓了一跳……”应妍数落了盛华一句,便迈开了步伐,“我找二哥去。”

         盛华依然没有抬头去看应妍。

         ……

         应妍敲了敲应彦廷住所的房门,见里面没有人应答,她这才轻轻推开门。

         她起初以为盛华骗了他,应彦廷并不在住所里,因为应彦廷的住所里连一盏灯都没有亮,直到她环顾四周,看到沙发上有一抹清晰的身影。

         在黑暗中,她轻易地辨出那熟悉的身影正是她的二哥。

         她没有想到,她的二哥会坐在黑暗中。

         应妍慢慢地朝应彦廷走了过去,她发现她越靠近应彦廷,空气就越清冷。

         当她站在沙发旁边时,她看到应彦廷的手边放着一杯琥珀色的液体。

         应妍从来没有看过应彦廷喝酒的样子,所以,她怔住了。

         “二哥……”

         应妍小小声地呼唤出声。

         直到听到应妍的声音,沉浸在兀自思绪中的应彦廷这才回过神。

         这是第一次,他直到来人进了房间,都还没有觉察到。

         但此刻,他并没有心情跟应家的人打交道。

         应彦廷随即从沙发上起了身,准备离开`房间。

         见应彦廷准备要走,应妍皱起了眉,喏喏地问,“二哥,你怎么了?”

         而应彦廷并没有停下离去的脚步。

         应妍从来没有遭遇过应彦廷这样冷漠的反应,她即刻冲到了应彦廷的面前,深凝着应彦廷此刻冷峻的面容。

         “二哥……”

         应彦廷冷沉地看着应妍。

         他从没有像此刻这样,失去原有的理智,无法把持以往在应家人面前的姿态。

         应妍惧怕应彦廷这样的眼神,却努力对上应彦廷幽深的目光,“二哥……”

         看到应妍眼神里露出的恐惧,应彦廷终究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眸色逐渐恢复以往的柔和,他道,“二哥只是有些心烦……有什么事吗?”

         看到应彦廷跟往日一样的温和面容,应妍相信了自己刚才自己恍惚,她松了口气,随即挽住应彦廷的手臂道,“姑姑她现在有事,所以让我过来跟你说,她准备在明天将嫂子怀孕的事让那些反对二哥你接管应家的人知道……让二哥你能够顺利接管应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