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1章 他终于答应放她走
        不知道为什么,她会离开他,这样的预感在他的心头越来越强烈?

         难道他终究没有办法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

         “应总,乔小姐应该一直都有低血糖的症状,加上她早孕反应比较严重,身体才会这样虚弱,不过总体不是大的毛病,好好休养一下,孕吐的情况会慢慢转好的……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乔小姐的黄体酮偏偏低,而黄体酮是促进胎儿生长的必要女性激素,所以,我会给乔小姐开些补充黄体酮的药,不过这之后乔小姐还需要再来检查一次,若黄体酮还是偏低,乔小姐就要住院了。”

         黄体酮偏低,会导致胎儿在母体的发育迟缓,更会出现先兆流产的症状。

         应彦廷极静的目光,紧紧注视着病床上那清致美丽的睡颜。“所以,她现在并无大碍。蠹”

         医生点点头,“等乔小姐醒来,您就可以办出院。”

         应彦廷没有再回复医生,医生在病房里站了一会儿,见应彦廷没有其他的交代,便默默退出了病房髹。

         目光就像是凝住了一样,根本不舍得从乔蓦安稳的睡颜上撤离。

         应彦廷从来没有这样的情绪起落,直到现在,他依旧心有余悸。

         那一刻见她晕倒在他的怀里……

         他的心惊了一下,没有人知道,他抱起她的时候,双手是颤抖的,脸上更是褪去了所有的血色。

         他从来没有为任何事、任何人有过这样的情绪波动。

         这样的自己,连他都感觉陌生。

         ..........................................................................................................

         浑浑噩噩,昏昏沉沉地睁开眼,乔蓦转着头看向四周。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天花……

         这里好像是医院?

         她怎么会在医院?

         “醒了?”

         乔蓦醒过来,并开始动作的时候,应彦廷已经出声。

         乔蓦遁着声音的来源处望去——

         应彦廷就站在房间的落地窗前,身影俊逸挺拔,散发着一股冷傲。

         但由于身处背光位置,颀长的身影莫名给人一种萧瑟孤寂的感觉。

         乔蓦想起了之前跟应彦廷的对话,但她不知自己怎么就到了医院。

         慢慢地从病床上坐起身,她刚想掀被下床,才发现自己的右手腕正打着点滴。

         这让她不得不靠坐在床头,看向屹立在落地窗前的那抹高大身影,“我怎么了?”

         “你的身体一直都有低血糖的症状,加上你孕吐反应严重,身体很是虚弱……刚刚跟我说话的时候,因为情绪过激,导致昏厥。”应彦廷平静地说道。

         她居然晕倒了?

         她的身体什么时候变得这样糟糕了?

         下一秒,乔蓦几乎是本能的,伸手轻轻抚上自己的小腹。

         孩子没有事吧?

         “为了离开,你宁愿以死相拼?”

         应彦廷的声音幽然传进乔蓦的耳朵。

         乔蓦怔了一下,刹那间放在小腹上的手收回,脸上莫名的僵硬。

         该死的,她怎么还会在意肚子里的孩子?

         抬起眼眸再次凝望落地窗前的身影,她平静地道,“我想,你也不希望我在你的住所里出事,毕竟,应宅到处都是眼睛,难免会有人把这事传出去。”

         乔蓦言下之意,他不可能做到一手遮天。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乔蓦发现应彦廷似乎很喜欢答非所问。

         把视线从应彦廷的身上撤离,淡漠望着前方,毫无感情地道,“你说。”

         “你一再拒绝我,是因为我过去欺骗了你,你不想再信任我?”

         应彦廷幽沉的目光,凝视着落地窗上乔蓦的身影。她的身子看起来是那样的单薄,却散发着坚韧。

         乔蓦因为应彦廷的问题而沉默了一会儿。

         “我要你跟我说实话。”应彦廷沉冷又道。

         并没有被应彦廷的目光直接注视,乔蓦却感觉此刻应彦廷正一瞬也不瞬地凝着她。

         她本来不想说,但心底真的积郁难消。

         想到从认识应彦廷以来就活在欺骗之中,此刻更是被他要挟和禁锢,委屈让她的鼻子涌过一阵酸涩,她随即吞噎了一下喉咙中的苦涩,认真地回答,“这的确是一个重要原因。”

         “重要原因?”应彦廷眯起眼,深沉地望着在落地窗上乔蓦清丽的侧颜,捕捉到乔蓦话底的深意。

         “我拒绝你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并不喜欢你。”

         说实话,她能够感觉到应彦廷这样努力把她囚禁在身边,除了她对他来说有利用价值外,多少还有一些真心存在。

         而这份真心,或许只是出在他对她身体的感兴趣上,当然,她也不能够这样一口就否定了他,因为或许他是真的对她这个人在意……

         但,不管他对她是因为哪方面的在意……都已经不重要了。

         她太清楚他这类……

         他们永远只把身家利益放在第一位,女人对于他来说,只是消遣的物什。

         他们沉稳、理智,永远都不会为感情而做出冲动的事。

         也许某一天,他腻了她,这股在意也就不存在了,他将会寻找另一个可以带给他快乐的人。

         所以,这样一时的在意,即使此刻是真心实意的,她要来做什么?

         感觉到室内的气氛愈发的寒冷,而这些如冰的冷意都是从应彦廷身上散发出来的,乔蓦知道,她成功了。

         对于应彦廷这样骄傲自负的人,这句话,无疑是对他最大的打击。

         因为,这意味着,他输了。

         他必然由始至终都以为她一直很在乎他,所以,这句话,让他知道他没有掌控到她。

         果然,乔蓦再一次把脸转过去看应彦廷的时候,在落地窗上,她看到的是一张很冷峻阴冷的俊脸,全身上都下散发着一股压抑的愠怒情绪。

         看到应彦廷这样的神色,乔蓦突然在心底笑了起来。

         应彦廷,你现在很不好受吧?

         被人不屑一顾,这大概是你生命中根本没有发生过的事。

         可你知不知道,这样的难受,哪里敌得你给我造成的痛苦。

         我在孤寂无助的时候遇到你,我以为是上天的垂怜,所以,即使知道你已经订婚,依然愿意留在你的身边。

         因为,在你身上,我能够感觉到久违的温暖,而且,你对我那么好,你带我去酒庄玩,让我看到了满是萤火虫的童话世界,你带我去高尔夫会所,让我享受整个世界的宁静,还有你在泳池旁给我的那个吻。

         我一直坚信那日你并非只是演戏给子彧看……

         我深深为你着迷,尽管我其实很少很少在你身上找到你在乎我的印记,但我始终坚信这只是你情感的束缚。

         因此,就算以后离开了你,我也不会后悔。

         我觉得,能够在这辈子跟你有交集,已是我的幸运。

         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坚定这样的信念,直到我得知自己只是被你利用……

         你所有对我的好,不过只是表象,为的就是让我心甘情愿留在你身边。

         当我得知事实的时候,我心头传来的剧烈疼痛,就像是被人凌迟,你说的话,一刀刀地割在我的心头……

         割肉有多痛,你有感觉过吗?

         你明明知道我在感情上受过伤,我再也承受不起任何的打击。

         心在笑着,疼痛却在肆虐。

         乔蓦努力想要挥去胸口的这股感觉,却发现她还是没有办法做到。

         胸口如同抑郁,疼痛郁结。

         庆幸的是,她美丽的脸庞上始终平静。

         ……

         “你是在自欺欺人。”

         “是你太自负了!”

         应彦廷再次出声的时候,乔蓦以此回应他。

         “我对一个人的把控,从来没有失去把握的时候。”

         在乔蓦双眸迸射出不妥协的倔强时,应彦廷回过身。

         他习惯在跟人说话的时候双手插在裤袋里,此刻也不例外。

         纯黑的西服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很是阴沉,尽管他的脸上看不出有丝毫不同平日沉静斯文的端倪,他整个人已经笼罩在阴翳和森冷之中。

         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此刻看起来似乎比平日的他更俊逸,更有气度。

         只是此刻悠闲的姿态,好整以暇看着她,反而比之前他没有转过来的时候更让她觉得害怕。

         因为她知道,应彦廷这个人,当他越沉静的时候,就是他越危险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