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5章 他依然想要挽留住她……
        “怎么了?”乔蓦把手边的书放了下来,看着火急火燎的应妍。

         乔蓦依然对应妍对她的称呼有些不适应,但这几日下来,她已经懒得去指正。

         应妍拿着一份报纸在乔蓦身边坐了下来,小小声地问,“你看了今天的报纸吗?”

         乔蓦跟应妍摇了下头。

         应妍一瞬也不瞬地凝视乔蓦平静的容颜,倏地,轻咬唇瓣道,“看来你是真的没有看。”

         乔蓦疑惑地蹙起眉,“报纸上有什么吗?髹”

         应妍随即把报纸往自己的身后一放,声音顿时有些结巴,“没……没什么。”说着,应妍起身,“呃,嫂子,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等等。”

         乔蓦出声唤住了应妍。看小姑娘这样紧张,报纸上肯定有事。

         应妍僵立在原地,“嫂……嫂子,你还有什么事啊?”

         乔蓦道,“你把今天的报纸给我看看吧!”

         “呃……”

         “怎么了?”

         “嫂子你还是不要看……因为报纸上都是乱说的,你还是等二哥回来,你自己问清楚二哥。”应妍嗫嚅地道。

         乔蓦眯起眼,“是关于你二哥的消息?”

         应妍这才缓缓地回过身,无奈地跟乔蓦点了下头。

         想到应彦廷这次去洛杉矶是为了应氏掌舵人的位置而去,乔蓦有些好奇应彦廷是否已经成功了,随即道,“拿来我看看吧!”

         “嫂子……”

         “拿过来。”

         拗不过乔蓦,应妍慢悠悠地将报纸递给了乔蓦。

         果然,如乔蓦所猜想的一样,报纸上刊登的是有关应氏未来掌舵人的消息。

         报道上说应彦廷已经得到应氏家族的一致同意,如果没有意外,待应父的葬礼结束,应彦廷就将是应氏家族新的掌舵人。

         乔蓦想要知道应彦廷是如何顺利得到这位置的,于是详尽的看了一下报纸的内容。

         当她看到报纸上“应彦廷未婚妻林初晨怀孕”这几个字时,她微微怔住了。

         应妍就在乔蓦的身边,敏感的觉察到了乔蓦的反应,她挽住乔蓦的手臂说,“嫂子,我觉得报纸上肯定是弄错了,是嫂子你怀孕了,他们错写成了是初晨姐姐怀孕。”

         乔蓦知道她没有弄错。

         因为,报纸上清楚地表示,“鼎峰”集团的总裁林董十分开始此事,已经特意飞来加州看望女儿。

         乔蓦的胸口突然有些透不过气来,就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

         心境犹如巨浪翻滚,但渐渐又平息了下来。

         应妍把乔蓦手里的报纸拿开,担忧地道,“嫂子,你不会回来要跟二哥吵架吧?你知道报纸上最爱乱写了……你不要多想,等二哥回来问清楚好不好?”

         这一刻,应妍在心底责怪自己。

         都怪她这个猪脑袋,在报纸上看到这新闻,就迫不及待跑来问清楚……

         不过,她并不知道嫂子没有看到这新闻。

         乔蓦沉默了有几秒,蓦地,重新拿起放在沙发上的书,沉静地对应妍道,“我跟你二哥不会吵架的。”

         应妍听闻松了口气,“我想二哥要是看到这新闻也会很生气的!”

         乔蓦没有回应。

         这个时候,房门被人从外面敲响。

         应妍率先激动起身,“肯定是二哥回来了……跟我说二哥他们今天回来。”

         乔蓦的心震了一下。

         但随即,她反应过来此刻在敲门的人不可能是应彦廷,他进来从来都不需要敲门。

         果然,来人不是应彦廷,但应妍同样很开心。

         “大哥!”应妍开心地跟应御臣抱了一下。

         “嗯。”应御臣回抱着应妍的时候,目光已经转向乔蓦。

         应妍发现应御臣应该是有事要和乔蓦谈,松开了应御臣后,便乖巧地道,“二哥,我先出去了。”

         应御臣跟应妍点了下头,便走向乔蓦。

         应妍随之离开了房间。

         乔蓦放下了手边的书,从沙发上起身。

         应御臣走近乔蓦,注意到乔蓦此刻的脸色有些苍白,蓦地,他温和开口,“小蓦,报纸上的消息,你看过了吧?”

         乔蓦点了点头。

         “你是如何想的?”

         注意应御臣今日的目光格外深沉,乔蓦歉意道,“姐夫,对不起,我之前就想跟你说我和应彦廷已经谈好了,但这两天你一直在处理你父亲过世的事,又忙于跟应彦廷的竞争,所以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

         “我不好奇你是如何说服他的,我在意的是你真的打算……”应御臣的性格不是会隐瞒事情的人,但想到应雅如的交代,应御臣立即顿住了。

         他不能直接跟小蓦说清楚林初晨“怀孕”的事。

         如姑姑所说,小蓦若是坚持要离开应彦廷,小蓦不知道事实比知道事实更好。

         想到这里,应御臣的语气转为平静,舒缓地道,“小蓦,你怎么会答应把孩子交给他?”

         应御臣此刻正旁敲侧击乔蓦对应彦廷是否还有感情。

         “这是他放我离开的条件。”

         “那你……”应御臣发现他真的很不懂拐弯抹角,索性直接问,“你下定决心要离开了吗?”

         应御臣一直希望乔蓦能够离开应彦廷,但此刻乔蓦终于要离开应彦廷,他的心却犹豫了。

         这不是因为应雅如跟他的那番谈话,而是他的内心从劝说乔蓦离开应彦廷开始,就始终有一股难言的感受在他的心底流窜。

         而他直到现在才知道,这股感受是自责。

         虽然他认为他对应彦廷的人性已经摸得清清楚楚,劝说乔蓦离开应彦廷是发出肺腑,但,不管应彦廷是个什么样的人,都应彦廷由乔蓦自己决定是否留在应彦廷身边,但他好像一直都在逼着乔蓦离开应彦廷。

         乔蓦跟应御臣点了点头,“我从来没有一刻改变过这样的想法。”

         “可是……”应御臣不知道该怎么说。

         看到欲言又止的应御臣,乔蓦微微皱起眉,“姐夫,为什么你今天说话吞吞吐吐的。”

         应御臣烦躁地叹了一声,“我只是希望你考虑清楚。”

         乔蓦平静地道,“我已经考虑得很清楚。”

         “其实……其实如果你想留在他身边的话,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可以不必在意……”

         乔蓦摇头,“我不明白姐夫的意思。”

         应御臣更清楚地阐述道,“我让你离开应彦廷,虽然是对你好,但这是我主观的想法,也许我对应彦廷的判断也是错误的,所以……我不希望你是因为我的阻止,而离开应彦廷。”

         乔蓦清澈的眼瞳微微瞪圆,深凝应御臣,“姐夫你觉得我是因为姐夫你的劝说,所以离开应彦廷?”

         应御臣没有直接说出口,但心底是这样认为。

         乔蓦笑了一下,恬淡地对应御臣道,“姐夫,前两天你帮我跟应彦廷说——我心底仍旧爱的是商子彧,我就已经觉察到,姐夫你犹豫了。”

         应御臣怔住。

         乔蓦注意到应御臣的反应,依然微笑,“但我想跟你说,我选择离开他,并不是因为姐夫你对我的劝说。”

         应御臣很是意外,乔蓦居然这样的聪慧,连他是拿商子彧故意试探应彦廷,都看出来了。

         他本来以为乔蓦得知这件事后,只会以为他是在帮助乔蓦更好地推开应彦廷这个人。

         毕竟,乔蓦只要在应彦廷面前表现出对商子彧余情未了,应彦廷对乔蓦将不会实施温柔战术,这样乔蓦也能更好的认清应彦廷。

         然而,乔蓦居然看穿了他真正的想法。

         此刻,应御臣耐心地听乔蓦说下去。

         “如果我真的喜欢一个人,我不会在意别人对他的评价,我只会跟着我自己的心去走……而由始至终,我都没有想过跟应彦廷在一起,当然,之前是因为应彦廷有未婚妻,现在则是因为我对这个人已经失去了好感。”

         应御臣眉心深锁,希冀听到乔蓦说得更清楚些。

         乔蓦重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闲适地靠着沙发背,缓缓地道,“我已经不在意他在跟我相处的过程中是否动过心,当然,我认为他是没有动过的,毕竟他所做的以一件看似在乎我的事,背后都是有迹可循的目的……不过,就算他对我动了心,我也会在这个时候选择离开他。”

         “为什么?”

         乔蓦翻阅着手里的书,沉静地道,“因为他这样的人,这辈子都不会把我看做是他生命里的第一位,他想要达成的事情太多,感情在他的世界里不过只是微乎其微的存在……换句话说,我爱的人,我不希望他是这样一个人,我要的是全心全意爱我的人,把我视作他生命中的第一位。”

         ..............................................................................................................

         晚上的时候,乔蓦没有见到应彦廷,但盛华来了。

         比乔蓦想象得还要顺利,盛华把文件拿给她一签,便告诉她,她随时都可以离开。

         乔蓦自然不会选择晚上就离开,毕竟,应宅离机场有很长的距离,晚上黑灯瞎火的,她一个人去机场也不安全。

         所以,她决定再在应宅留宿一晚。

         当然,这一次乔蓦不用再担心明天走不了,因为白纸黑字,应彦廷若想反悔,也没有必要跟他签协议了。

         半夜的时候下了一场很大的雨,乔蓦是被雷声惊醒的……

         下床准备去厅里倒杯水喝,才发现应彦廷住所里的书房灯是亮着的。

         在倒水的时候,乔蓦所站在的客厅位置,能够通过书房的缝隙看到里面的人。

         而应彦廷就坐在书房的单人沙发上,静静地下着国际象棋。

         乔蓦从来都不知道应彦廷喜欢国际象棋,而且这么晚,他居然一个人在下。

         莫名的,她停下了步伐,看着里面自己在跟自己下棋的应彦廷。

         连日来大概是忙着公事和私事,他看起来比过往疲累。

         但他从来没有让自己失去过外表的严谨,即使此刻在家中,他依然没有闲散下来,穿着白色的衬衫,打着细款的黑色领带,连衬衫的袖口都依然扣着,整个人始终给人尔雅的沉稳感觉。

         乔蓦准备离开的,但没想到,应彦廷已经发现她。

         “会下棋吗?”

         应彦廷磁性低沉的嗓音从书房里传来。

         乔蓦欲离去的身影怔住,然后,她回过身。

         “我知道打雷你通常也睡的不好……陪我下一盘棋吧!”应彦廷看着棋盘上的棋子,对她道。

         大学的时候有位同学很爱下国际象棋,所以她略懂。

         在原地迟疑了约有十多秒,她最后放下了手里的水杯,朝书房走去。

         ……

         乔蓦跟应彦廷沉默地下了两盘,结果毋庸置疑,都是乔蓦输了。

         在下准备第三盘的时候,困意已经袭来的乔蓦,拒绝了应彦廷,“我想去睡觉了。”

         应彦廷没说什么。

         然而,乔蓦没有想到,在她从沙发上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应彦廷拉住了她的手。

         乔蓦不得不背对着应彦廷,停下了步伐。

         应彦廷跟着从沙发上起身,来到了乔蓦的面前。

         乔蓦没有抬头去看应彦廷脸上的表情,只感觉应彦廷此刻看她的目光很是深邃。

         书房沉默了很久之后,应彦廷开口,“前几天有位叫唐亚馨的女孩通过公司试图联络上我。”

         乔蓦怔了一下,倏地想起之前嘱托唐亚馨的事,她抬起错愕的眸光看向应彦廷。该死的,亚馨之前肯定是以为她已经离开了,所以按照她之前交代的把她留下的她跟傅思澈的通信记录给应彦廷。

         这两天她跟亚馨打电话,两人也都忘记了提及这件事。

         “我之前准备离开,所以交代她把这通信记录给你。”乔蓦平静地道。

         “为什么?”应彦廷幽深的黑眸眯成一条线,细致地打量着她脸上的每一个细微表情。

         “什么为什么?”乔蓦微微拧起眉。

         “你既然不在意我,又何须管我是否能够查到傅思澈?”应彦廷深深凝视她,低沉嗓音在此刻十分的沙哑。

         乔蓦感觉到应彦廷幽深的目光似乎是在试图看穿她。

         她索性对上应彦廷那深不可测的黑眸,直直地望着他的俊颜,平静而清晰地吐出,“我也想找到伤害我姐姐的凶手。”

         “但对你来说,傅思澈是你的朋友,你宁愿我去查他,也不愿意自己把任何有关他行踪的消息透露给我……毕竟,你并不相信傅思澈就是伤害你姐姐的那个人。”应彦廷黑眸眯成了一条线,促狭地瞪着乔蓦。

         这一刻乔蓦看着应彦廷,没有回答。

         而下一秒,应彦廷双手扶住了乔蓦的双肩,从薄薄的唇瓣里逸出,“告诉我……为什么?”

         你其实是在乎我的,对吗?

         应彦廷的心在呐喊着,这句话就差没有从喉咙里发出来。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他想不到别的她帮他的理由,毕竟,她那样厌恶他。

         然而,乔蓦却慢慢地拿开了应彦廷扶在她双肩上的手,淡淡地回答,“因为我怕你对付亚馨,毕竟她是我在S市最好的朋友,你对付了我的父母,对付了我的前男友,我不想你再对付我的好友……而且,我清楚,一旦我离开了,你肯定会找上亚馨追查我的行踪,我想要亚馨身上有件能够让你放过她的东西。”

         说完这句话,应彦廷的手已经被乔蓦从肩膀上拿了下来。

         然后,没有等应彦廷再说什么,她转身,冷淡走出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