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3章 达成共识:他放她走
        应彦廷沉思了有几秒,回答应妍,“你去告诉姑姑,这件事需要缓一缓。”

         应妍顿时悲楚地看着应彦廷,“二哥,你不会还是不想接管应家吧?”

         应彦廷沉默。

         应妍随即走到应彦廷的面前,拉起他的双手,心酸地看着他淡然俊隽的面容,“二哥,爸爸走了,应家上下都各怀鬼胎,如果你不管,应家就会乱套的……蠹”

         “有你大哥在。”应彦廷淡淡地回答应妍。

         应妍用力摇头,“大哥根本就不喜欢经商……很早以前,有次我路过书房的时候听到爸爸说让大哥接管家族事业,大哥直接就拒绝了,他说他喜欢无拘无束的日子,呆在办公室里处理公事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是吗?”看来由始至终,应元朗,都疼爱只有他的大儿子,他在应元朗的心底,大概连个私生子都不如!

         应彦廷阴冷的黑眸,眯成了一条线髹。

         昏暗的光线下,应妍无法看清楚应彦廷此刻的神情,只感觉今晚的应彦廷很是不同,全身都散发着一股阴鸷。

         不过,应妍并不恐惧。

         从小到大,她最相信的就是应彦廷。

         “所以,二哥,大哥跟你争家族的产业只是心里对大嫂的事还介怀,他并不是真心想要打理家族的产业。”应妍期盼地看着应彦廷,在昏暗光线下,他棱角分明的五官更显得深邃立体,她恳求道,“不要离开应家,好不好,二哥?”

         “我需要再考虑这件事。”

         应彦廷好似拗不过应妍,在沉默许久之后,他缓声回答。

         应妍顿时欣喜,踮起脚尖投进了应彦廷的怀抱,紧紧抱住他,“我就知道二哥你不会就这样丢下应家的……”应妍几乎喜极而泣。

         应彦廷任由应妍抱着,从小到大,这一直都是应妍在应彦廷面前开心时的表达方式。

         过了数秒,应妍这才慢慢地放开应彦廷,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她环顾了一眼四周,关心地问,“对了,二哥,嫂子怎么不在你的住所里。”

         提到乔蓦,应彦廷的心如被锥子钻了一下,窒息般的疼痛在他的胸口蔓延。

         “她人不舒服,去了医院,明早我会接她回来。”

         应彦廷温声回答应妍。

         应妍紧张道,“嫂子没事吧?”

         “没事……她孕期反应很大,身体有些虚弱。”

         “那二哥你要多多陪着嫂子,这样嫂子心情开朗了,就可以帮二哥生一个很可爱的胖小子……”应妍笑道。

         ……

         应妍离开之后,应彦廷独自坐在黑暗的房间里。

         他面对着落地窗,神色抑郁,冷眼凝看整个应宅。

         放下手里的酒杯,看着沙发上的照片。

         这是四年前查到傅思澈跟她有联络后,盛华命人拍来的照片……

         当时他并没有正眼去看这张照片一眼,只命令盛华不要打草惊蛇,让傅思澈跟她的联络能够更频繁些。

         直到四年之后,时机成熟,他进入她的世界,才发现,她原来是这样的美丽。

         之后他偶尔就会拿出这张放在抽屉里的照片来看……

         他不知道对她是一种什么感情,总之,很多时候,在她的面前,他忘记了孤独,忘记了仇恨。

         她就像那闪耀在夜空里的繁星,照亮了他整个黑暗的世界。

         但他始终清楚,他给不了她什么,他这个人,不适合被人喜欢,也不适合喜欢别人。

         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提醒她,离他远一点。

         他或许不是个好人,但他也不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坏人……

         他跟她说的——他恩怨分明、明辨是非,这并不是谎言。

         每个跟她缠绵的夜晚,他并不是因为应乔两个的仇恨而来报复她,事实上,由始至终,他都没有把她当做仇人的女儿来看待。

         他只是……身不由己。

         对,是身不由己。

         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他会在看到她的第一眼,身体就有了那样强烈的冲动。

         他不是没有过女人,只是这么多年来,他对这方面从来没有格外的兴趣,他甚至记不清楚他的第一次是跟着怎样一个女人,只记得当时只为了满足自己的生理需求……

         而跟初晨在一起后,他为了兑现对林父的承诺,一直控制着自己,尽管没有碰触初晨,也没有兴趣对其他的女人。

         只是,她一出现,就让他一直引以为傲的控制力,降为了零。

         但他并非不负责任之人……

         尽管没有想过在未来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他却早就想好了事后如何补偿她。

         他原本只是打算在事后给她无意,但他并不准备放过乔氏夫妇,但为了她,他放弃了对乔氏夫妇的报复……

         她并不知道他做出放过乔氏夫妇这一决定是有多么的艰难,他只希望在所有的事情结束之后,她能够回到最初的原点。

         他一直这样打算,纵然知道自己对她的感觉很不一般,他依然坚持。

         他故意极尽的在她面前说出恶劣的话,只为了让她对他敬而远之。

         看到她抛弃尊严跑来问他是否只是在利用她,他的心揪了起来,却依然冷漠对她。

         他只是必须让她对他没有一丝幻想,因为他知道,他黑暗的世界,容不下正常的生活,所以,她即使跟着他,他也未必能够跟她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直到她选择离去。

         他承认,她选择离去亦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但当他真正面临失去她,他的心却是那样的失落。

         所以,他来了加州。

         按照计划,他会在她离去的当日“逮住”她,同时对乔氏夫妇进行控制,极尽所能地表现对她的肆虐,引得傅思澈现身。

         但他没有想到,他竟会在计划已经万无一失且即将收获成效的前一日,得知了她怀孕的事实。

         这一辈子,他曾经以为他不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

         因为,早在他父亲抛弃他的时候,他就发誓,未来他不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

         这是童年时的阴影带给他的。

         所以,她有了他的孩子,他太意外了……

         他甚至不相信,即使有百分之十的几率,他仍旧找来医生确定。

         从医生那里得知她的的确确有可能怀上身孕且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健康的孩子后,他当下的思绪杂乱,第一次失去理性的控制,只想见到她……

         于是,他打破了原本的计划,在她离开的路上就截住了她。

         那一刻他知道,他的计划已经毁于一旦,无法再回头了。

         看到她受惊、脸色苍白的样子,他的心底却溢满喜悦,于是,纵使威胁她,他也要让她回到自己的身边。

         那两日他几乎忘记了自己内心的仇恨,忘记了揪出傅思澈,他只想着她和他们的孩子……

         但他知道她畏惧、厌恶见到他,他因此没有呆在别墅。

         他要她做的那两个选择,他是诚心希望她能够考虑清楚。

         或许,放开她很难,但如果她不愿意留在他身边,他会放她走……因为他始终顾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给她带来平凡普通的幸福,不知道她是否能够理解他所做的一切。

         那晚带她去吃东西,两个人在一个温馨的包厢里,那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当时他在想,要是她愿意跟他结婚,他一定会努力给她幸福,或许他跟她一直所想象的那个人不同,或许他的真面目会让她害怕,但他对她的心是真挚的,他就算没有真正用心对待着身边的任何一个人,他对她一定会用真心。

         没有想到的是,当晚他就接到了父亲病危的电话……

         在他十四岁被应家人从孤儿院带回应家,他对这个父亲就已经死了心。

         他早就能够冷眼旁观这个老者的死亡,但莫名的,他想要带她去见父亲的最后一面,当然,他不可否认的是,他带她来应家,也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可以帮助他顺利得到应家的家产。

         他是个商人,他懂算计,但他的算计,在现在或者是以后,他都不会再伤害到她。

         他决定就利用这个契机,让她留在自己的身边,所以他跟她解释不再给予她选择的原因时是那样的蹩脚……

         在来加州的飞机上,他从来没有心情这样好过,看到她沉醉在满天星辰的浩瀚宇宙中,他甚至在想,他以后都要看到她这样快乐满足的神情。

         然而,他似乎高估了他自己……

         直到带她来到应宅后,他才知道,她对他的厌恶,原来是那样的深。

         她浑身就像是长满了刺,根本就不允许他靠近,他唯恐她这是恐惧他,于是他努力好言好语跟她说话……

         他试图让她相信他依然还是她第一眼所任何的那个谦谦如玉的人,他希冀,她能重新信任他,哪怕他为此一辈子都只在他面前做温润如玉的男人……

         但他真的高估了自己……

         她在见过应御臣后,一时的恍惚,又被拉回到了现实。

         当然,原因主要不在应御臣的身上,因为如果她真的有所动容的话,她就不会受到应御臣的影响……

         她那么轻易就冷静下来,只因为她并没有动心。

         也是从那一刻开始,他开始有预感,预感她终究会离他而去……

         事实证明,他的预感是正确的。

         她果真以死来逼他……

         他知道以她坚韧倔强的性格,她不会真的去伤害自己,但她一定会伤害她肚子里的孩子……她是那样急于摆脱跟她的关系,那样急于跟他再无瓜葛。

         事实证明,他又一次预感正确。

         她去医院做手术的时候,连犹豫都没有犹豫一下……

         她的心那样硬,如果他真的强迫她留下,她或许真的会伤了肚子里的孩子。

         他害怕了……

         在家里看到她依然执拗的样子,他试图安抚她,希冀还有机会能够挽回她……

         然而,她给予他的,只有冷漠、讽刺、鄙夷、不屑。

         从他成为“君临”集团总裁的那一天开始,就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流露出一丝这样的不敬的情绪。

         他却仍旧不愿意跟她生气,只想哄她……

         只是他没有料到,她不只是对他的感情不屑一顾,对他这个人更是极尽所能的厌恶和指控。

         他不会对她动怒,但他真的生气了。

         他生气她居然看不出他对她的情意,他是那样努力在讨好她,尽管他做得不好,但他一直很努力……

         他非常失落,这三十年来,他从来没有过这样挫败的感觉。

         他不想再跟她争执下去,他希望他们都能够好好再想一想……

         哪里知道,她竟会拖着虚弱的身子,追上他。

         看到她注视着他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半点的感情,那一瞬间他被激怒了,他没有细心地注意到她摇摇欲坠的身体和苍白无色的脸庞,他用冷言冷语,试图打消她离开他的念头……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竟刺激到她在他面前昏厥……

         那一刻他的心犹如停止了一般。

         在病床上看到她平安的睡着,他松了口气,心疼她的同时,内心懊恼他竟把她逼成了这个样子……

         他独自一个人,陷入了很长时间的思考。

         病房里只有她熟睡时那均匀的呼吸声,他看着她,那样的眷恋。

         但,如同经历了一场美好的梦,他的梦终于醒了。

         当她从沉睡中醒过来的时候,他的心里其实已经有了主意。

         他决定放她走……

         只要她好好的。

         因此,谈话的时候,他最后一次问她,拒绝他,是因为她对他失去了信任,还是因为她已经不在乎他?

         他只是想要个答案。

         如果她的回答是她对他失去了信任,他的心至少能够得到些许的安慰。

         结果,她的回答令他心寒。

         但他不甘心,他不相信她的心底已经完全没有他。

         他随即提出商子彧,试图让她显露出说谎的端倪。

         可是他看穿了她故意装作对商子彧余情未了的样子,却没有发现她在试图掩饰对他的感情。

         那一瞬间,他的心犹如被人重重一击。

         他知道他当下的脸色都变了,他的阴冷让人感觉到害怕。

         然而她并不畏惧,依然以死相逼……

         也是那一刻他才意识到,她要离开他的决心,是那样的大。

         终究,他顺了她的意。

         她永远都不会知道,答应她的那一刻,他的心有多痛。

         不过,她不需要明白了……

         他的感情,没有必要让她知晓,反正,她已经不在乎他。

         或许,她此刻正在怨他为什么要逼她留下孩子,但她以后会知道,他留下孩子,是为了她,当然,这也是因为他在乎这个孩子……

         靠向身后的沙发,应彦廷吐出一声长息,拿起放在边几上的酒,一口饮尽。

         ......................................................................................................................................................................................................

         翌日。

         盛华去医院接回乔蓦。

         经过一整夜的思考,再加上在车上最后的定夺,还未踏入应宅的时候,乔蓦就开口问了盛华,“应彦廷他现在在家中?”

         盛华知道乔蓦和应彦廷昨日发生了事,以为乔蓦是在主动找应彦廷谈话,盛华连忙道,“应总他去了洛杉矶……应氏的产业皆以洛杉矶为中心,公司的总部也在洛杉矶,应老先生过世后,应先生和应总必须到洛杉矶主持大局,而应老先生的葬礼安排在两日后,所以应总两日后会回来,不过乔小姐您如果有急事的话,可以打电话给应总。”

         回到房间,迟疑了许久,乔蓦终于还是拿起手机,给应彦廷打去了电话。

         她没有想打,以往她都能直接就接通应彦廷的手机,但这次,她的电话却被先转接到了应彦廷的秘书那里。

         “你好,‘君临’集团,我是应总的秘书。”

         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我找应彦廷。”

         “请问您是……”

         “我叫乔蓦。”

         “哦……乔小姐。”秘书显然才会晤过来她的身份,连连道歉,“对不起,乔小姐,我怠慢了……我马上帮您连接应总。”

         乔蓦在床沿上坐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身体明明已经不虚弱了,却感觉心头仍很抑郁。

         不一会儿,转接的电话通了。

         “想好了?”

         应彦廷在电话里的声音淡漠。

         乔蓦最后在心底挣扎了几秒,开口,“我决定答应你提出的条件。”

         “既然如此,我会让盛华给你拟定一份具有法律效应的协议。”

         听着应彦廷没有任何温度的声音,乔蓦的心窒了一下。

         应彦廷又道,“还有其他的事吗?”

         “没有了……不过我想问问,我大概还要在这里呆多久?”乔蓦咬了咬泛白的唇,问。

         “两天后我回来跟你签署了协议之后,你就可以走了。”

         听到应彦廷的回答,乔蓦顿时瞪圆了双眸,“你的意思是,两天之后你就会放我走?”

         “是的,两天之后,你自由了。”

         乔蓦微微怔住。

         应彦廷随即结束了电话。

         而乔蓦直到手机里传来嘟嘟的声音,才知道电话已经结束了。

         她慢慢地把手机从耳边放了下来,陷入了沉思。

         ……

         十分钟后,乔蓦起身来到落地窗前,看着落地窗外的景色,给唐亚馨打了一通电话。

         唐亚馨接到电话的似乎震惊了许久,因为她以为乔蓦早已经离开S市。

         “蓦……你现在在哪里?你离开的那天我打了电话给你,但你的手机一直都没有接通,我以为你已经顺利离开了。”唐亚馨在手里紧张地道。

         乔蓦平静道,“亚馨,我没事,我就是想要问你……你说过你有一个法国的朋友,有一个在法国某个小镇环境很好的屋子在闲置,我想你帮我问问他,他是否愿意租给我。”

         ---题外话---明天一万字更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