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1章 晚上悠着点,别太为难了人家小姑娘
        他从来没有在其他女人身上有过这样冲动的感觉。

         过往所拥有过的女人,呆在他身边的不乏也有时间长的,但他此刻甚至已经记不清楚那些女人长得是什么模样,只是记得她们都很漂亮……

         但是,他为什么会在与她的第一晚,就对她留下了那样深刻的印象。

         美丽的女子他见过很多,所以,他根本就不会专注在她的外表上……

         他甚至根本就不想对她有好的印象魍。

         她是乔振远和慕茵的女儿,他本身就对她有一种厌恶之感,因此在计划实施之前,当盛华把她的照片拿给他看,尽管盛华提到她十分的漂亮,他却连瞄那照片一眼都没有。

         然而,为什么第一眼看见她之后,他所有的厌恶之感就顿时在脑海里消无……

         她不过是站在那里,眼神里还有些恐惧,身体紧张到微微颤抖,根本没有一丝魅惑,一丝妩媚,哪里有他以往所见过的女人那样的勾人心魄檎。

         计划原本的开始是他将会直接把她是乔振远和慕茵的女儿告诉她,让她知道即将面临的是怎样的黑暗……

         但这样的计划,从一开始就被他自己给打乱了。

         他居然请她喝酒,还跟她说,他有机会要带她去他法国的酒庄看看……

         这全都是他计划之外的事,但偏偏,有一整晚的时间,他都没有按照他原本的计划去实施,甚至在她在他身下流泪的时候,他忍不住出声去哄她……

         那就想要宠着她的感觉,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都缠绕在他的心尖。

         她并不优秀,诚如林初晨所说,她只是一个外面美丽但各方面都普通的女孩,她甚至有缺点,她很贪财……

         但是为什么直到现在,他依然还是只想宠着她?

         计划被打乱,他未免日后产生不必要的麻烦,已进行矫正,一切又都按照他原本的计划在实施,可是,现在他为什么又几乎要打乱了自己的计划?

         他根本就不该对她仁慈的,呆在他身边的日子,她必须要度日如年,这样才能够让当初见死不救的乔氏夫妇付出代价……

         但他,居然又在面对她的时候,只想跟她好好说话,看她在他面前娇羞可爱的样子。

         他从来没有这样的失控过……

         自制力一直是他这些年引以为傲的,他不曾在计划任何一件事情上让计划偏离他原本预设的轨道。

         最关键的是,他发现他在她面前的这种自控力,在逐渐的消失。

         这样的后果,在未来,将会直接毁掉他所有的计划……

         不管他对她是什么样的感觉,看来,这样的感觉他必须终止,而且,他要让一切都回到正确的轨道上去。

         ……

         “我真的很好奇那乔小姐长得什么样,能够让应总你此刻为她烦忧。”

         顾颐寒靠在沙发上,手中执着一杯红酒,朝屹立在落地窗前的那抹阴暗身影道。

         见对方没有答复,顾颐寒执起红酒抿了一口,然后又说,“该不会是应总你把你的女伴惹生气了吧?这会儿被乔小姐从房间里赶了出来?”

         “我还以为顾总你对我的私生活并不感兴趣。”淡漠的声音从落地窗前传来。

         顾颐寒挑了下眉,“那应总你真的是完全误会我了……我一直都对应总你的私生活感兴趣。”说完,顾颐寒朝一旁的盛华看了一眼,“盛秘书,对吧?最近你的老板经常在晚上联络不到,我都很细心地叮嘱你,要你老板悠着点,别太为难了人家小姑娘。”

         盛华显然是个训练有素的手下,对顾颐寒的提问,没有任何的反应。

         很明显,盛华只效忠于应彦廷,多余的话他不会说、

         顾颐寒见盛华跟个冰块样无趣,便又把目光投向了那抹身影,“好吧,应总你不会跟我说,你的下属更是嘴巴严得厉害,我索性也就不去探究了……跟你谈正事。”

         “看来一切顺利。”

         当顾颐寒执着红酒走到应彦廷身边的时候,应彦廷清冷开口。

         顾颐寒点了下头,目光跟着应彦廷落在落地窗外那被灯光点亮的高尔夫球场上,“‘起鑫’在三天后就能收购下来。”

         应彦廷似乎对于这样的结果已经了然于心,淡漠的面容上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顾颐寒的脸色较刚才亦沉郁了许多,倏地,沉声开口,“应总,你知道我的耐性不是很好,所以,我很想知道,大概要过多久,那个人才会出现?”

         说这话的时候,顾颐寒的眼睛里迸射出熊熊的恨意光芒,显然,他对自己刚刚所提到的那个恨之入骨。

         “顾总你应该把你的耐性锻炼得更好。”

         听到应彦廷这样轻淡的语气,顾颐寒转过头,眉心深拧,望着此刻没有任何表情的应彦廷,带着一丝歉意道,“我毫不怀疑应总你的能力,只是我不懂,‘起鑫’似乎只是S市一个很小的公司,它跟那个人有关系?”

         “顾总如果信我的话,以后这样的问题就不要再问……不用太久,我会给顾总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顾颐寒微微怔住。

         下一秒,应彦廷转身,离开了落地窗。

         顾颐寒虽有疑虑,但对应彦廷并没有丝毫的怀疑,刚才显露在他眉心的纠结此刻已经掠去,他跟着转过身,忽然想到一件事,忙开口道,“对了,应总,商子彧是个不容小觑的人,目前收购的事还算顺利,但我怕商子彧会从中搅局。”

         应彦廷脚步倏地停了下来,面庞无温,头也不回地对后面的人淡漠道,“那就不要让我高估了顾总你的能力。”

         顾颐寒的脸色在此刻僵了一下。

         应彦廷已再度迈开步伐,幽冷离去。

         本该随应彦廷一起走的盛华在这个时候走到了顾颐寒的面前,以恭谨的语气道,“顾总,商先生已经来了法国……若非应总一直都有派人盯着商先生,此刻商先生恐怕已经跟乔小姐见过面,您该很清楚,若商先生跟乔小姐见了面,商先生要说服乔小姐留下‘起鑫’,恐怕就不是难事了。”

         ............................................................................................................................................

         随着夜越来越深,乔蓦的心竟越来越慌。

         不知道为什么,在游泳池被应彦廷吻过到现在,她的心始终就是没有办法平静下来。

         而这种心慌不是因为怕见到应彦廷,而是怕自己不小心在应彦廷面前露了痕迹。

         虽然她也不知道她在隐藏什么,但她就是怕再面对应彦廷。

         然而,世事就是这样,你越怕什么,什么立刻就来。

         在乔蓦坐在游泳池边玩着水的时候,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因为心烦意乱,她便从房间出来散步,整个会所都走遍了,到最后没有地方去,加上内心还没有办法平静下来,她便又来到了泳池。

         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Y先生”三个字的时候,乔蓦的心猛地一震。

         过了好几秒,她才把手机慢慢地放在耳边,“喂……”

         “回房间。”

         简单的三个字,连温度都没有,应彦廷就结束了通话。

         乔蓦很少面对这样冷漠的应彦廷,即使在应彦廷将他对乔家的仇恨告诉她的时候,她也没有听过他这样寒冷的声音。

         坐在泳池边呆愣了很久,乔蓦才起身。

         乔蓦预想过她可能会面对着一个不悦的应彦廷,但她没有想到,事实情况比她想象得还要糟糕,她此刻面对的是一个极冷的应彦廷。

         乔蓦不是没有看过这样的应彦廷,有时候她半夜醒来,没有看到应彦廷在身边,她迷迷糊糊中抬起眼睛寻找他的时候就会在房间的沙发上看到他……他一般都是坐在那里抽烟,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但身上的气息就像是现在这样,冰冷得一点温度都没有。

         她那个时候通常都是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隔天醒来也就忘了这茬子事……

         现在若不是看见这个样子的他,她也几乎想不起来他有这样的一面。

         她缓缓地走了过去,看着此刻坐在沙发上的他,并没有先开口说话。

         应彦廷倏地抬起深沉的黑眸注视着她,冷淡开口,“从今天开始,你我之间,会省略去很多不必要的谈话……刚才在泳池边我亲吻你这件事,不过是做戏给人看,你不需要多想!至于以后,你大可放心,我不会再对你做出这样的行为。”

         ---题外话---晚上恢复凌晨更新!亲们别忘记鼓励鼓励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