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8章 林初晨直说会将她怀孕的事告诉应彦廷
        乍听到林初晨的声音,乔蓦整个人慌张起来,立即冲到房门前把门反锁……

         林初晨还在外面关心的问她。

         她已整个人靠在房门的门板上,脸上全无血色。

         “乔小姐,乔小姐……”

         乔蓦已完全听不到林初晨在外面的呼唤,她双眸呆滞,不断地摇头…髹…

         林初晨开始拍打着房门,似乎很担心乔蓦在洗手间里有事。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林初晨始终没有得到洗漱间里乔蓦的回应后,林初晨终于拿起了手机蠹。

         然而,就在林初晨准备报警的时候,洗手间的门终于开了。

         乔蓦安然无恙地站在林初晨的面前。

         林初晨慢慢地把放在耳边的手机拿了下来,怔然地望着乔蓦。

         刚才她只是猜测,此刻看到乔蓦血色全无的样子,她的心,窒了一下。

         乔蓦什么都没有说,她径直走向客厅,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林初晨疑惑地看着乔蓦,而后,跟着走了过去。

         在林初晨坐下来的时候,乔蓦看着她,沉静地开口,“林小姐,你是个聪明的人,我知道即使我现在扯个谎跟你说我的身体情况,你也不会相信……但你,会替我隐瞒这件事的,对吗?”

         林初晨没有想到乔蓦会这样直白地开口,沉默了一下,她认真地回答乔蓦,“我必须实话告诉你,如果你真的怀孕了,我也不会替你对君彦隐瞒。”

         乔蓦皱起了眉,双眸微微瞠大。

         林初晨平静地凝睇着蓦清冷的面庞,“君彦他是孩子的父亲,不管你是否准备留下这个孩子,,君彦他都必须知晓。”

         乔蓦无法理解地斥声,“林小姐,你真的很让我怀疑你是应彦廷未婚妻这一身份。”

         林初晨优雅地靠在沙发上,声音始终温柔平和,“那是因为乔小姐你并不知道,我有多爱君彦。”

         “既然如此,林小姐你的决定就让我无法理解。”

         这一刻,林初晨微笑着,“有时候,爱一个人,不需要跟那个人在一起,只要远远地看着那个人过得幸福就好。”

         乔蓦却更皱紧了眉,“林小姐你这样的决定,让我感觉你似乎好像在成全我和应彦廷一样。”

         林初晨脸上的笑意慢慢地褪去,在过了好几秒后,她沉定地望着乔蓦,“如果我的确是这样的想法呢?”

         乔蓦直接道,“如果真是这样……我感谢林小姐你的大方,也钦佩林小姐你对应彦廷的这份深爱,但我不可能跟应彦廷在一起。”

         “乔小姐你就这样坚信不疑地给君彦定了罪?”

         “我哪有这个权利给他定罪……我只是认清了事实罢了。”

         面对提到应彦廷乔蓦始终冷漠如冰,林初晨终于沉默了下来,她久久地盯着乔蓦毫无情绪的面容,倏地缓缓地道,“乔小姐,你以后会后悔的……”

         “后悔什么?”

         “后悔你误解了君彦。”

         “且不说应彦廷已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把他真实的一面呈现在我的面前,就算这是他呈现给我的幻觉,真实的他就像林小姐你所说的那样,在未来我也不会后悔跟他断了交集……因为,我对应彦廷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

         林初晨难以置信地看着乔蓦,“即使你后来发现你误解了君彦?”

         “是的,即使我发现我误解了他。”乔蓦从正面平静而认真地回答林初晨,随即又说,“何况,我大概不可能误解了他。”

         他把她视作引出傅思澈的棋子,这是事实……

         他明明没有打算救天天,却恣意玩`弄她的身体,这也是事实……

         她还没有傻到再去相信这样一个人。

         乔蓦的态度,终于让林初晨彻底没有再说话。

         就在客厅陷入极致的安静的时候,别墅大门外传来了安管家和门卫说话的声音。

         乔蓦随即跟林初晨道,“很抱歉,应彦廷的管家回来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必须请林小姐你离开了。”

         林初晨没有任何的动作,目光依旧淡淡地注视着乔蓦,下一秒,她微沙的嗓音道,“看来我高估了乔小姐你对君彦的感情。”

         乔蓦没有犹豫地回答林初晨,“你的确是高估了。”

         林初晨忽地笑了一下,像是自嘲一样,她边笑边摇头。

         乔蓦依然沉定。

         林初晨终于起身,在迈开步伐离开之前,她最后对乔蓦道,“乔小姐,很抱歉……虽然此刻我已鉴定你配不上君彦,但我依然必须让君彦知道你的身体情况。”

         听到林初晨所说,乔蓦整个人怔在沙发上。

         而后,林初晨踩着高跟,满身清冷地离开了别墅。

         ……

         安管家在门口已经遇到林初晨,所以来到客厅看到呆愣坐在沙发上的乔蓦时,安管家以为林初晨是来找乔蓦麻烦的。

         “乔小姐,是否要我打电话给应总,告诉应总林小姐来了别墅这件事?”不管内心对乔蓦有多么的失望,安管家始终秉承着应彦廷的吩咐,好好照顾乔蓦。

         乔蓦跟安管家摇了下头,而后,慢慢地从沙发上起身,呆呆地迈开步伐,走向二楼。

         安管家注意到乔蓦的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她追上了乔蓦,关心地道,“乔小姐,是不是林小姐跟您说了什么……”

         直到安管家微胖的身子挡在了乔蓦的面前,乔蓦这才从兀自的思绪中回过神。

         安管家轻轻搀扶住乔蓦,“您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

         “我没事……安管家,我想回房间休息一下。”乔蓦此刻实在没有心思跟安管家说话,她的脑子里已经全都被“孩子”两个字所占据。

         安管家自然想要问清楚情况,但乔蓦此刻毫无血色的样子让安管家更担心乔蓦的身体,她关心道,“那我扶您上去,等会儿让医生过来看看。”

         “不用了,安管家,我只是感觉有些累,想回房间睡一觉。”

         安管家自然不相信乔蓦此刻只是疲累,但她没有多问,慢慢地放开了乔蓦。

         乔蓦失魂落魄地迈开了步伐,走向二楼。

         安管家皱着眉望着乔蓦纤瘦的单薄身影,想到林初晨的来人致使乔蓦变成这样,安管家随即拿起客厅的电话,给应彦廷打去了一通电话。

         .............................................................................................

         加州。

         应彦廷正在应元朗的房间里。

         他已经有半年没有见过他的父亲,这次回来,他没有想到他的父亲已经病入膏肓,气若游丝地躺在这昂贵的大床上。

         “君彦……”

         应元朗穿着睡衣靠在床头上,他的身体已经虚弱到无法用正常的聚焦去看他自己的儿子,因此,此刻跟应彦廷说话,他尽管很用力地撇过头,脖子也还是僵直到无法动弹,连儿子的脸庞都看不清楚。

         应彦廷坐在父亲的床边,俊逸的脸庞上并没有太多的神情,目光却是温和凝注着父亲的。“我在。”他回答父亲。

         应元朗想要去握应彦廷的手,可惜,手还是抬不起。

         应彦廷注意到这一幕,他随即握住父亲的手,对父亲道,“您身体不好,手就不要拿出来了。”

         应元朗使出全身的气力想要回握住应彦廷的手,奈何,他的手除了更用力的颤抖外,根本就抓不住应彦廷的手。

         “君彦……”应元朗又唤了一声。

         应彦廷把父亲的被子拉好后,尊敬地凝视着父亲,“我在……您有何吩咐,我在听。”

         应元朗的声音虚弱而沙哑,“原谅……原谅爸爸……爸爸……”

         应彦廷平静的目光望着父亲,缓缓地道,“父亲,您不要这样说,您生我育我,我对父亲并无芥蒂。”

         应元朗此刻虽然看不清楚儿子的面貌,但他知道,他的儿子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一点情绪都没有,一股悲怆从他的心底窜出来,他的眼睛里溢出了泪,从来没有在他的儿子面前流露出丝毫脆弱的他,在此刻悔恨地道,“君彦,对不起……对不起……,当年……当年……是……是我对不起……你……和你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