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2章 乔蓦对应彦廷的“出事无动于衷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了应彦廷,她的生活一定会比现在更好,但如果真的没有了应彦廷,她会过得开心吗?

         ……

         “小蓦,小蓦……”

         商子彧在电话里连续呼唤了两声,乔蓦这才回过神。“嗯,我在。”她平静地回应商子彧。

         “你……髹”

         乔蓦过于平静的声音,反倒让商子彧微怔。

         脑海里掠过了梦境里应彦廷血淋淋被抬上担架的画面,乔蓦滞滞地望着落地窗外的景色,淡淡地道,“姐夫已经跟我说了这件事……我知道,这只是意外。”

         “但你不用担心,应大哥说应彦廷已经被送去加州最好的外伤科医院,我想……蠹”

         乔蓦打断了商子彧的话,“所以,明天我的离开将更顺利,对吗?”乔蓦望着落地窗的双眸,此刻就像是失去了灵魂,唇瓣却如木偶在动着。

         商子彧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道,“是的,虽然车祸出现这样严重的意外,但……”

         “我会准备好明天离开的所有事宜,所以,我爸妈和我姐姐那边,还劳烦你保证万无一失。”依然是没有等商子彧说完话,乔蓦就开口。

         商子彧又是怔了怔,“伯父伯母和乔杉那边你不需要担心,我已经安排好,就等你明天跟他们汇合。”

         “好。”

         “小蓦……”商子彧倏地深深地唤道。

         乔蓦的声音始终沉定平静,“嗯?”

         “你……你没事吧?”商子彧之所以打这通电话给乔蓦,就是担心乔蓦的心情,但他没有想到,乔蓦竟是如此沉静的态度。

         乔蓦美丽的面容上没有丝毫的情绪,“为什么会这样问?”

         “应彦廷……你……我是真的没有想到,这次会出现意外,你要相信,我们真的很严谨设计这次‘车祸’,甚至连我和应大哥都不相信这件事会发生意外。”商子彧万分愧疚地道。

         如果乔蓦此刻表现出极度的忧伤和愠怒的埋怨,商子彧反而不会担心,但此刻乔蓦如此的冷静,反而让商子彧极度的不安心。

         然而,乔蓦给商子彧的回答,情绪依然没有一丝起伏。“你不需要跟我道歉,子彧……我和应彦廷这个人毫无关联,他出事,只是他咎由自取,毕竟,比起他这样卑劣地利用和玩弄一个无辜的人,这样的惩罚对他也不为过。”

         “可是……”商子彧显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里所听见的,毕竟他昨晚还亲耳听到乔蓦哭着求他撤销“车祸”的计划。

         “我没事。”仿佛昨晚她打电话给商子彧也只是在梦境里,乔蓦沉静地回答商子彧,“我以为这是天意……大概,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他这样的人能够好好地活在这个世上。

         “小蓦……”

         商子彧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他依旧担心。

         幸好,乔蓦在这个时候开口又说,“子彧,我知道你是在担心我,但我说的是真的……我不在乎他是否有事,尽管我知道他如果有事,我必定会有一段良心不安且伤感的日子,但我并不难受和惋惜他有事,毕竟,他也毁了我的一生。”

         商子彧极端在意乔蓦说的最后一句话,他连忙道,“应彦廷不会毁了你的一生的……等你离开了中国,一切都会重新开始。”

         乔蓦轻声回答了商子彧,“嗯。”

         尽管乔蓦这么快就回答了他,商子彧依然觉得乔蓦这回答只是敷衍,因为他感觉到了乔蓦言语中透出的一丝绝望。

         虽然他清楚乔蓦从小到大都不是一个悲观的人,但这样的乔蓦,却令商子彧愈加的难受和心疼。

         他的内心对应彦廷不禁又恨了几分。

         因为如果不是应彦廷,他一定能够追回乔蓦,但现在,他感觉到,他可能这辈子都追不回乔蓦了。

         .............................................

         安管家中午给乔蓦做了比较清淡的食物。

         山药百合汤,清炒黑木耳,芹菜肉丝……

         这让乔蓦稍微有了胃口,竟盛了一碗饭。

         这是这几天来,乔蓦吃得最多的一次。

         然而,这顿乔蓦有胃口的饭,却并没有让乔蓦安心的吃完。

         在乔蓦用餐中途的时候,安管家突然从客厅哭泣着跑来,“乔小姐,乔小姐……”

         乔蓦放下了碗筷。

         她自然已经猜到安管家下一秒将要说的是什么,但她必须在安管家面前表现得若无其事。“怎么了,安管家?”她如平常一样温和道。

         安管家已经抽噎起来,“刚刚……刚刚接到电话,应总他……他在加州出了很严重的车祸,现在人已经在ICU病房,人还昏迷不醒……”

         乔蓦表现出了微微地额惊讶,“怎么会?”

         安管家显然不满意乔蓦这过于镇定的反应,她怔愣地问,“乔小姐,您……”

         乔蓦忽略了安管家眼中对她的失落,平静地道,“你打电话再问清楚一下他那边的情况吧……我觉得他应该不会有事的,毕竟,美国的医学条件那么好。”

         安管家无法置信地摇头。

         乔蓦却在此刻拿起碗筷,接着用餐。

         “难道您不担心应总吗?”安管家眼眶湿润,一瞬也不瞬地望着乔蓦那没有表情的清丽面庞,始终不愿意相信自己眼前所看见的。

         乔蓦夹着菜,平铺直叙地回答安管家,“我担心又有什么用,不过我会在心底祈祷他没事的。”

         听到乔蓦的回答,安管家没有再说话,她只是呆愣地摇着头,久久地看着乔蓦。

         ..................................................

         半个小时后,加州,应宅。

         应彦廷坐在藏青色真皮沙发上,面无表情,陷入沉思。

         在十分钟前,安管家给他打了电话,报告的是乔蓦得知他出“车祸”后的反应。

         应彦廷当然没有要求安管家事无巨细地报告有关乔蓦的一切,只是,安管家似乎很努力想要应彦廷知道有关乔蓦的一切。

         不过,这是第一次,安管家在跟应彦廷禀告乔蓦的时候,没有说乔蓦的好话。

         叩,叩——

         一道规律的敲门声,打断了应彦廷此刻的思绪。

         应彦廷瞬间掠去了脑海中的思绪,淡启薄唇,“进来。”

         房门被佣人从外面打开。

         来人是应雅如,看到一身休闲坐在里面的应彦廷,她笑了一下,“我已经不记得我有多久没有在应宅里看到你……”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应彦廷抬起头,幽沉的目光在看到来人之后,逐渐变得清湛柔和。“小妍跟我说你在英国处理夫家的事,我以为你没有时间赶来。”

         应雅如穿的是一袭黑色的修身洋装,成熟中透出妩媚,若不是她眼角深长的鱼尾纹显露出她的年纪,从背后看,她简直就是一个年届二十左右的小姑娘。

         “筹备外甥的婚礼,我怎么会不来。”应雅如曼妙的身姿,朝应彦廷走了过来,优雅在应彦廷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应彦廷笑了一下,“姑姑你依然这样年轻。”

         应雅如没好气地横了一眼自己英俊的外甥,抱怨道,“你就不用跟着别人一样打趣我了,我脸上的皱纹就算保养得再好,也是遮掩不住的……我不过是不服老罢了。”说着,应雅如抬起自己刚刚去做过保养的手,露出笑。

         应彦廷很是佩服自己的这位姑姑,她无时无刻不在追求着美丽,似乎,保持着光彩动人才是她毕生的追求。

         他对美却没有兴趣。

         应雅如见应彦廷从沙发上起了身,忙放下手,问,“你去哪?”

         应彦廷双手兜在袋里,回答应雅如,“我去看看父亲……医生跟我说,父亲今天的状况又差了。”

         应雅如哼了一声,“你就别假惺惺地去看你父亲了,他要是看到你,估计病情又要加重了……”说着,应雅如踩着十二寸的高跟走到应彦廷的面前,捧住应彦廷俊逸的脸庞,感伤地道,“大哥年轻的时候真是很糊涂,这样一个优秀的儿子,他居然把他赶出家门……还好这儿子还有点良心,不计前嫌,愿意来看看他,否则,他真的是到死的时候都没有儿子送终,只是遗憾了应家这庞大的家族财产,怕是后继无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