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不过现在最应该处理的问题就是地上的尸体。

     沈韶犹豫都没有犹豫一下,就直接将尸体装进了系统的空间里,虽然不知道系统的心情会怎么样,但是眼下想要将尸体不着痕迹的处理掉也就只有这一个方法了。

     解决了尸体的事情,再用泥土盖上了地上的血迹,沈韶也顾不上那么多,便匆匆的离开了现场。

     就如同田青之前所想的,根本没有人会在意外门弟子的死活,况且若是死的是田青这种人,其他人高兴还来不及,哪有人谁会去弄清楚他怎么死的。

     直到沈韶的身影消失在了远处,一个人才悠悠的从旁边的树后走出,此人生的极为清丽俊秀,眉眼间含着淡淡的笑意,若不是身材高大,只看容貌不知道多少人会将他错认为女子。

     “没想到一来就看到这么有趣的事情,看来在这里的这段时间应该不会无聊了。”

     …………

     ……

     沈韶将养灵丹给沈媛喂下,她的状况总算是好了许多,看上去已经没有性命之危了。

     但沈韶还是十分担忧,修真本就是逆天而行,修为越强大者越难受孕,怀孕的女修也需要精心休养才能够保住胎儿,还需要经常服用丹药和吸收灵气,若是一个不小心便是一尸两命,更何况女修一胎怀个三年的事情也十分常见,沈韶就担心自己无法在这么长的岁月里保护好沈媛。

     目前外门的状况根本不适合沈媛继续待下去,不但灵气缺乏,连找几个适合用来刷好感的人都难找。

     系统的设定是,修为越高的人刷好感度时得到的积分也就越多,刷筑基期的修真者得到的积分是练气期翻倍的数量,若是传说中的渡劫期修真者,刷到五好感度就可以拿到四百积分。

     可是这样的事情沈韶也就想想罢了,渡劫期修真者也就只有凌华门那样的门派才有,如上方宗这样的地方有个化神期强者就是了不起的事情了。

     沈媛在床上足足睡了两天两夜才睁开眼睛,沈韶为了照顾她一直没有合眼,见状忙询问道:“媛媛,你总算醒了,感觉还好吗?”

     “二哥你放心,我已经没事了。”沈媛脸上满是担忧的神色:“二哥,为了救我你去做了什么吗?”

     “你不用想那么多,是一个内门的师兄帮了我一把。”沈韶将此事含糊了过去,又从旁边端过来一碗汤药:“你之前差点就丢了性命,现在还是好好休养吧。”

     “嗯。”沈媛点了点头,接过汤药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眉眼之间的郁色并没有扫去:“我真是没用,居然还让二哥为我操心……”

     “媛媛。”沈韶犹豫了下,才开口道:“你的孩子……到底是……我知道你一定不是那种人的,难道说是被强迫的?”

     “二哥,我不能告诉你,我们就当做没发生过这件事情吧。”沈媛的手忍不住抖了起来,她似乎回忆起了什么痛苦的过去,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情:“那个人不是现在的你能招惹的,我们还是好好的在这里过日子就行了……”

     沈韶虽然想知道真相,但是沈媛这幅样子他也说不出口,只好叹了口气:“那你先好好休息,我出去一下。”

     走出了破旧的草屋,沈韶狠狠的在旁边的树上砸了一拳,沈媛居然这么害怕那个人,可想而知对方一定是在内门里地位不低,这些人过去不但羞辱他,居然连他唯一的妹妹都要下手,他绝对不会就这么咽下这口气!

     但现在为了能让沈媛有更好的休养环境,也为了能够更快的拿到更多的积分,他必须进入内门才行。

     虽说也可以离开这里去其他的门派,但离这里近些的门派都是些无名小派,远远比不上上方宗,去了那里说不定日后还会被上方宗的仇人算账。

     至于更远的门派,沈媛的身体也受不了。而且系统的那个刷仇人好感度积分能翻倍也让他有点在意,这样的话是不是在暗示他要留在内门里才能得到更多的积分?

     沈韶暗暗下了决心。

     …………

     ……

     三个月后。

     “沈大哥,你又在练剑啊。”好奇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一个看上去十三四岁的清秀少年从旁边蹦蹦跳跳的走了过来,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沈韶的动作:“看上去好厉害啊,比其他外门师兄厉害多了。”

     沈韶无奈的放下了剑,想露出笑容却又想起自己笑的时候别人异样的神情,于是就板起了脸:“你离得太近了,小心被伤到。”

     自从决定要重新进入内门后,沈韶就比以前更加刻苦的练习,而且他还发现,自从系统觉醒之后,他就又能吸收空气中的灵气了,天灵根吸收灵气的速度本来就不慢,到了今天沈韶的修为已经恢复到了练气九层了,他也多多少少有些可以回到内门的信心。

     眼前的这个少年是沈韶在不久前才认识的,名为林浩。沈韶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不过这家伙的性格相当的缠人,自从看了沈韶练剑之后就每天都跑过来看,而且也只是看,从来没有提出过什么让沈韶教他的要求。

     林浩一把就抱住了沈韶:“这是因为我相信沈大哥不会伤到我的啊。”

     沈韶拿他也没有办法,剑也不想练了,转身朝草屋的方向走去。

     沈媛正侍弄着门口的灵田,虽然沈韶和她说过不久就要离开外门,这些东西根本不需要弄,而且也不缺灵石,但是沈媛还是在坚持要出一份力。

     沈韶就当做这是孕妇的锻炼了,只要适量的休息的话,只是这样的体力活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二哥,你今天回来的这么早啊。”沈媛有些惊讶:“是不是因为外门大比的事情?”

     沈韶迟疑的嗯了一声,身体也下意识的僵硬起来,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外门大比什么时候开始。

     和他贴的最近的林浩一下子就察觉到了沈韶的异样,马上为他解围:“是啊是啊,我们当然是为了外门大比的事情才回来的,毕竟今天可是报名的最后一天了,沈大哥应该是想回来准备准备。”

     沈韶:“……嗯。”报名的最后一天?

     林浩:“……”他说错什么话了吗,总感觉沈大哥的身体更僵硬了。

     ******

     如其他门派一般,上方宗的外门弟子也有晋升成为内门弟子的机会,只要能在每十年举办一次的外门比试中拿到第一名的名次,然后再有内门的长老看中收为徒弟就能够正式成为内门弟子。

     两个身穿白衣的男修正坐在外门大堂中,今日就是外门比试报名截止的日子了,这两个负责报名事宜的男修都是外门长老的弟子,说来虽然是内门弟子,但待遇却远远比不上正经内门长老的那些弟子,所以才被分配了这样的工作。

     “还有一个时辰报名的时间就结束了,外门那些出名的人物都已经来过了,我看接下来应该不会有其他人了,还是趁早回去休息好了。”龚成百般聊赖的转了转手中的毛笔,比起在这里负责一群没前途的外门弟子的事情,还不如让他快点回去巴结一下那些内门师兄。

     旁边的师兄也有些意动:“不过我听说外门还有一个厉害的人物,叫田什么的,他现在还没来呢。”

     龚成不屑的挑眉道:“再厉害也不过是个练气期,居然还敢这么晚才来报名,我看他是根本没有一点要进内门的诚意。”

     “你这家伙嘴上也收敛点。”师兄心不在焉的抬头看去:“欸,来了一个。”

     沈韶匆匆赶来了大堂,见到门内的两人还在他暗自松了口气,脸上却从来没有变过神色,一副淡淡的样子。

     等到看清来人的面目的时候,两人的脸色变了变。以前沈韶在上方宗可算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因为修为的原因他深入简出,除了原本便亲近的人几乎没人见过他的模样。但是龚成却对他的脸有印象。

     那还是沈韶刚刚被赶出内门时候的事情,门派高层有人送来了沈韶的画像,还有人特地和几个外门长老嘱咐过让他们一定要好好为难沈韶,非要让他在外门也混不下去。

     龚成和师兄当然也知道这件事,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见到这个传说中的人物。

     龚成当即板起了脸:“你这人是怎么回事?报名的时间都已经结束了,你这时候才过来是什么意思?”

     师兄有些发愣:“不是还有一点时……”话还没说完,他就被龚成可怕的眼神吓的闭上了嘴。

     沈韶说:“我记得还有一个时辰报名的时间才结束吧。”

     “那又怎么样?”龚成高傲的扬起了下巴,他心中暗暗感受到一阵快意,能居高临下的这么对那曾经高高在上的天才弟子的机会可不多,况且如果这件事做好了说不定还能得到内门大人物的赏识:“谁让你来的这么晚,结束了就是已经结束了,十年以后再好好努力吧。不过我真是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明明已经被从内门赶出去了,居然还有脸回来,要是换做我早就……啊!”

     他惊愕的看着沈韶掐住自己下颚的手,心中一阵恼怒,就算龚成在内门中地位不高,他也是知道曾经的天之骄子沈韶如今的修为不超过练气三层的事情,而他的修为已经有了练气六层,怎么想都知道对方一定不是他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