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山巅之上,云雾缭绕,仙气弥漫。

     身穿白衣的上方宗门人纷纷跪伏在地,不敢抬头看那高台之上站着的凌华门侍者,虽然上方宗在这个国家中虽然算是顶级的大门派,但是与那在整个大陆都闻名的凌华门比起来当然不值一提。

     寒风冽冽,沈韶在众人艳羡的眼光之中缓步走上高台,衣摆在风中猎猎作响,抬眼往四周看去,他脸上并没有什么神情变化。

     穿越来这个修□□已有十七年,他生来便是天灵根之体,又因有上辈子的记忆从小便十分聪慧,被家族中人众星拱月,后来进入上方宗之后,更是被来此云游的凌华门尊者一眼相中,留下日后归来必定收他为徒的宣言。

     而今日,便是凌华门侍者奉尊者的话来引他前去凌华门的日子,只要能成功拜入凌华门,过了今日,他的成就就不再是寻常人能企及的了。

     侍者朝他点了点头,转身便朝身后的光门走去,沈韶想要随他上前,却突然有一只手搭在了他肩上,转过头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姿俊逸,容貌脱俗的俊秀青年。

     眼前之人正是沈韶的远房堂亲沈珏,也是沈韶心心念念的恋慕的对象,他向来冷淡的神情缓和了几分,“堂兄,你也要跟我一起走吗?”

     沈珏却摇了摇头,露出了平日素来挂在脸上的温柔笑容:“不。”

     “为什么?”沈韶下意识的抓住了他的手,心中一紧,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将要呼之欲出。

     “那是因为,韶儿你要留在这里啊。”沈珏轻柔的摸了摸沈韶的发丝,眼神却突然冷了下来,松开手便毫不留恋的转身随着那侍者离去。

     “等等——”沈韶心中一阵迷茫,想要问沈珏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但却无论如何都迈不开步子,他神情紧张了起来,想要挣脱开周身的束缚,却更加的无法动弹,身体就好像被一座巨山给压住一般,下一刻竟是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

     而那白色身影却离他越来越远,沈韶心猛地沉了下去,似乎被什么看不见的荆棘紧紧缠绕,喉头瞬间一甜,他终于喊出了声:“堂兄,求求你,不要抛下我,求求你……不要走!”

     衣袂翩跹之间,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冷淡的扫了他一眼,便毫不在意的转过了头,只最后留下了一句话。

     “你已经不是孩子了,能不能清醒一点?”

     沈韶瞳孔一缩,怔怔的跪在地上,茫然的看着侍者和那人的身影都消失不见。

     画面一转,他发现自己正跪在大殿的地上,远处的师尊长老们显得是那么遥不可及。

     “沈韶,你如今修为低微,若是惹得凌华门使者不喜,我们门派怕是也会遭殃。”

     “最后我们决定,让你堂兄沈珏顶替你的身份暂时进入凌华门,待你日后恢复了修为再做计议,如何?”

     是啊,沈韶一下子忽然都想了起来。

     他确是出生在修真大家族的天之骄子,十一岁便筑基成功,就算在门派之中也是耀眼的天才人物。

     但一切都在他十二岁那年改变了,在某次被妖兽打成重伤之后,好不容易才休养好的他突然再也无法吸收灵力,修为也无法维持,几年下来已然回到了练气三四层的层次。

     虽然发生了这样不幸的事,但门派众人却对他一如既往的好,不管是师父还是掌门,各位师兄师弟,大家都是那样的亲切,而堂兄沈珏也一直陪在他的身边,在他因为不能修炼自暴自弃的时候安慰他,日复一日的教导他修炼的方法。

     可是这一切都是假的,他们为的只是那能够巴结凌华门,一步登天的机会罢了。

     因为他的修为太过低微,而掌门又不愿意放过巴结凌华门的机会,便决定让同样天赋出众身为天灵根的沈珏出来顶替他的名额进入凌华门。

     沈韶面无表情,看着光滑地面上倒映着的自己的面容,只觉得无比的讽刺,这些人都是他身边最亲近的人,却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说是日后恢复了修为再做计议,可是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不管用了什么方法,花费了多少的天才地宝,他的修为根本没有任何要恢复的迹象,除了凌华门,他不知道世上还有什么能够找到恢复他修为的方法。

     只是现在,他曾经最亲最敬最爱的这些人,却要联合起来剥夺他最后一丝希望。

     “如果韶儿不愿意的话,那还是算了吧。”沈珏突然开口道,他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沈韶的身旁,用一直以来从未改变的笑容安慰他:“我永远都会站在你的身边的。”

     沈韶只觉得自己似乎要被他的笑容晃花了眼,是啊,与其让什么外人占了便宜,还不如把这个机会让给温柔亲切的堂哥,他垂下了头,一字一字,万分艰难的开口说道:“……我,愿意。”他并不仅仅是说出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而是将自己的未来,完全送给了另一个人。

     将当年那位尊者的信物交了出来,沈韶只觉得一阵脱力,眼前的景象也开始模糊起来。

     “这么多年了,总算是成功了。”一道声音突然将沈韶惊醒,声音的主人正是沈珏的亲生父亲,身为沈家旁系的一员,他借着沈家的力量成功的当上了门派的长老之一,也是过去对待沈韶十分亲切的伯父。

     沈韶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站在门外,他想了起来,这是堂兄离开的前一天,他想要最后再来见沈珏一眼,却听到了这辈子最不愿想起的对话。

     “也是多亏了其他长老的帮忙。”沈珏的声音有如一泓清泉,听他说话是一件十分享受的事情。

     可是沈韶现在却觉得无比的刺耳,他想要离开,却无法挪动步伐,只能听着门内的两人得意万分的诉说着这些年来的谋划。

     原来这一切都是沈珏和伯父亲手算计,当年那只妖兽之所以会出现在低等妖兽的巢穴,也是他们想要将自己置于死地。这几年来的和善可亲,也不过是怕他的天赋突然恢复,做下了这么多,也不过是为了那一个进入凌华门的名额罢了。

     沈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沈珏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微笑着伸出了手:“你怎么来了?刚好大家都在庆祝,你也进来一起吧。”

     沈韶猛地后退了几步,避开了他的手,“不,我不去……”

     “你都听到了是吧?”沈珏说:“不过那也没关系,大家都在等着你呢。”

     说着,就强硬的拉着沈韶的手,将他推到了那富丽堂皇的房间内,一走进去,原本热闹的房间就安静了下来,众人灼热的视线几乎要让沈韶无地自处,每个人的眼里似乎都写着嘲讽与算计。

     “不说点什么吗?”沈珏的声音响起,突然有股无形的力道狠狠击打着沈韶的腿弯,他毫无防备的就这样跪倒在了地上。

     “对啊,我们都等着你呢。”一道男声响起,说话的人生的俊美风流,正是沈韶的好友邢文,他似乎无意的走了过来,脚刚好狠狠踩上了沈韶的手背,一瞬间寂静无声的房里响起了清脆的骨头折断声。

     “没事吧?”邢文貌似慌张的说道,脚下却加重了力道,钻心的疼痛从手心传来,沈韶却好像什么也感觉不到,仿佛被踩碎的不是他的手,而是他的尊严。

     看沈韶没什么反应,邢文也觉得无趣,松开了脚就后退了几步。

     沈珏这才说道:“你真是太不小心了。”说完就凑了过来,拉起了沈韶受伤的手,用温柔的语气和他说:“要是换到过去,这点伤对你来说又算的了什么,只是现在,你也只是一个废人而已。”

     周围众人顿时发出了一阵笑声。

     沈韶怔怔的听着这来自心上人的奚落。沈珏轻声道:“我的好堂弟……其实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很厌恶你,只不过是生的天赋高点,有了个好爹而已,还真的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了?每次对你露出温柔的笑容的时候,我就恶心的想吐,但还是要一直忍耐,忍耐忍耐……但是,今天我终于可以不用再忍了。”

     沈韶愣了好久,才喃喃开口道:“原来这就是你对我的看法……”

     “不过我对你说这么多好像也没什么意思,毕竟我们以后再也不会见面了吧。”沈珏说的没错,待他进了凌华门后成就自然不可限量,又怎么是一个修为尽失且待在小门派的沈韶能见到的。

     沈韶不知道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在那里跪了很久很久,脑子里不断回响着沈韶对他说过的话,直到所有人都离开,他突然感到十分不甘。

     他不想就这么颓废的活下去,不想就这样因为寿命耗尽而狼狈的死去,他想要报仇!

     …………

     ……

     猛地睁开眼来,沈韶就看到了从破败的茅草屋顶上倾泻下来的几缕阳光,视线下意识的追随着空中四处飘舞的灰尘,几息之后他才终于清醒了过来。

     颓然的坐起身来,沈韶狠狠的锤了身旁的床板,梦中的情景已经是几日前的事了,没想到自己还是不能释怀。

     在沈珏离开之后,其他长老更是直接找了个由头把他赶出了内门,只是因为门派看在家族的面子上才没有把他直接赶出去,他便就此从前途无量的天之骄子沦为了一个需要做杂物才能不被赶出去外门弟子。

     家族沈韶是不想回去了,在门派里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他也没有脸面回去见父亲,况且如今的沈珏和伯父有了凌华门的势力,也不是他们沈家能抗衡的了。

     “二哥,你已经好几天都没吃东西了。”担忧的声音传来,一个容貌娇俏的十五六岁少女站在门边,犹豫着说道:“现在二哥你毕竟不能吸收灵气,要是不吃点东西身体会受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