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田青回去之后,越想越觉得不爽,明明他这回是要去讨要灵石的,怎么不但什么都没拿到手,还那么狼狈的跑了出来,要是被外门其他人知道,他的名声岂不是毁于一旦。

     对方两个加起来才练气五层的修为罢了,就算真的有什么事情发生,直接毁尸灭迹,门派也不会为了两个这么弱的外门子弟而动手搜查的。

     越想越是憋屈,田青当即决定回去讨回场子,才回到刚刚的地方不久,远远的就看到了一个清瘦的人影。

     沈韶身材纤细瘦长,容貌也堪称清隽,许是因为近些天的颓废,他的皮肤有些苍白,身上略带些阴郁的气息,一双眼睛虽然美丽,但却黑不见底,仿佛透不见光。

     田青有些奇怪,总感觉这废物好像长得比刚刚好看些了,不过想那么多也没有用,男人生的那么俊秀做什么。

     因为挂念着妹妹,沈韶步伐急促,同时还在清点刚刚得到的积分,虞清师兄不久前刚刚突破筑基七层,四十好感度可换取市积分,直接就被他用来换取了关键时候能够保命的养灵丹。

     而完成了新手任务也送了个新手礼包,说来也就是几块下品灵石和几颗普通的补充灵气用的补气丹,最后还有把普通的凡铁锻造成的铁剑,这和过去沈韶的武器当然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不过如今他的修为也只能用这个了。

     补气丹留着也没什么用,沈韶早在一出内门后就直接服下,身体得到了灵气的滋润,修为自然而然上涨到了练气四层。

     “师弟啊,真巧啊,我们又撞上了。”田青脸上挂着堪称和善的笑容,身体却毫不留情的挡住了沈韶的去路。

     “有什么事?”脚步猛地一顿,沈韶冷冷的抬头看他,若不是现在时间不够,沈韶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害得妹妹差点丢了性命的家伙。

     “真是给你几分颜色你就横上了啊?让师兄告诉告诉你处世为人的道理!”田青见沈韶这家伙挨了打还是这幅不耐的样子,顿时恼怒,一拳就要招呼上去。

     然而,他看准了绝不会失手的一拳,却在即将打中对方的脸上之时猛地落空。

     愕然的看着自己的拳头,田青的怒意更是升了一层,转头看向旁边躲开的沈韶:“你居然敢躲?”这么一看,他才注意到本来只是区区练气二层的沈韶,居然在小半天之后修为猛地窜上了练气四层。

     田青心中顿时狂喜,怪不得沈韶能这么狂,八成是刚刚得到了什么提升修为的宝物:“看来师弟你是得到了什么天才地宝啊,可是看来你不懂得利用,就算有了宝物现在也就区区练气四层而已,还是留给我这个练气六层的前辈比较合适。”嘴上这么说着,他心中已然动了杀机。

     外门虽然有着不得同门互相残杀的规矩,可是也如田青刚刚所想,只要做的低调销毁证据,谁又会在意几个外门弟子的生死?

     田青猛地拿出自己的长剑,就飞速的朝沈韶袭去,殊不知他以为的最快速度,在沈韶看来却仿佛慢动作一般。

     沈韶过去在内门的时候,虽没有修为但也拼着一口气勤奋修习身法,到了后来眼见修为恢复无望,他也茫然过,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还在练习,只是想起那些还待自己如同亲人一般的师长朋友,还有那温柔亲切的堂哥的笑容,他就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放弃。

     田青这样的只知道欺压弱小疏于修炼的外门弟子怎么可能是沈韶的对手,之前他之所以被打也只是因为修为不够身体跟不上视线罢了。

     炼气期各层的灵力本就多不了多少,沈韶如今有了练气四层的修为,凭他以往的经验,对付一个外门弟子还是绰绰有余。

     田青被踹倒在地上之后,一时间竟然还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他看着沈韶那依然衣冠整洁的背影,脸上出现了惊愕的神情。

     怎么可能?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明明对方的修为只有练气四层!动作为什么会比他还快?!

     这些念头只是在田青脑中过了一圈就已散去,随后巨大的屈辱感随后占据了他的内心,他现在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不能让沈韶就这么离开!!必须让他知道得罪了自己的代价!

     直接从怀里掏出了细小的飞针,田青的脸上露出了扭曲的笑意,这飞针还是过去他千方百计讨好内门一师兄才得到的,虽然看上去似乎没什么用,可这飞针极其刁钻,只要对方的修为在筑基期之下,进了体内之后就别妄想轻易拿出,只会在经历了各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之后死去。

     田青正在幻想着自己到时候要怎么嘲讽这个狂妄的外门师弟,抬手想放暗器之时,刺骨的疼痛瞬间划开了他的脊背,心脏也被猛地贯穿。

     “田师兄,再见了。”沈韶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完全好像在看一个死人,他将手中的铁剑猛地拔了出来,溅起一片血花。

     此时此刻,沈韶那看上去甚至称的上有些柔弱的脸此刻在田青心中简直是恶鬼一般的存在,田青死前还不敢相信,在外门横行霸道多年的他竟会被人所杀,而且还是被一把再普通不过的铁剑杀死,这对一个修真者来说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屈辱。

     感受着对方的身体逐渐冰冷,沈韶有些恍神,他原本赶时间并没有想对田青下杀手,可是对方的一举一动却被他看的清清楚楚,因为田青这人实在是纠缠的他心烦,最后便一剑结果了他。

     沈韶恍神的理由却不是因为杀了人,而是他发现自己杀人居然如此没有一丝犹豫。虽然在这个世界待了十几年,可沈韶毕竟还是个穿越者,总会对杀人感到有几分不忍。可是今天这件事让沈韶意识到,好像他在不知不觉中也被这弱肉强食的修真界的气氛所感染到了……

     可是,他为什么不动手呢?如果刚刚不动手,死的人肯定是自己了。更何况这个田师兄还是险些害死了他的亲人的凶手。

     沈韶目光又冷了下来,如果只是杀一个小喽啰他就有这么多的犹豫,那他以后要如何才能够报仇,既然想要在这个修真界继续往上爬,就不能够有那么多无谓的同情心和多余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