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柳家说来还是挺大的,沈韶暗中记住了自己来的路,忽然他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魔修气息,有些惊讶的朝右边看了一眼,但这气息随后又飞快的消失了,好像从未存在过一般。

     柳安说道:“那边是我父亲所在的位置,不过他近来在闭关,任何人都不能过去。乌灵晶的事情找我就可以了。”

     沈韶一下子又觉得他有点可怜,居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身陷魔窟了,现在的柳家家主多半也是被魔修夺舍的可怜人。

     去了待客的大厅,柳安问了别人便说乌灵晶要从分家那边拿过来,大概要个几日的样子,这几天就要麻烦沈韶和方瀚明在这边住了。

     沈韶一下子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不过也没有说出来,只是心里想着不知道柳家的人搞死了多少个外来的修真者。

     柳安把沈韶和方瀚明带去了客房,又死乞白赖的邀沈韶和他一起吃晚饭,吃完饭之后他才轻轻叹了口气,脸上原本那玩世不恭的表情也收了起来,只对沈韶说一句:“方姑娘,你小心些。”

     说完他便离开了,沈韶:“……”要做好人也不多说几句,这几个字说了也和没说似的!

     不过这么看来柳安好像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连沈韶都感觉到不对了,方瀚明自然也感觉到了,等柳安走了之后他便过来和沈韶说话:“今天柳家家主所在位置的那股魔修气息你也感觉到了吧。”

     沈韶点了点头。

     方瀚明说:“其他人应该过几个时辰便可以赶到了,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先去探查探查。”

     沈韶:“诶?”这是不是有点作死啊。

     方瀚明说:“这几间客房里都有许多别的修真者的气息,而这些修真者都一点踪迹也没有,我怀疑这都是夺舍了柳家家主的魔修搞的鬼,如今留在这里也不太安全,我们不如先去打探打探,我有师父给的护符,抵御元婴期修真者的攻击一刻钟都是没问题的。”

     果然是土豪的节奏。沈韶本来想留下的,但心里却隐隐觉得不去的话一定会后悔,便咬了牙跟上了。

     两人便偷偷的从客房离开,往柳家家主所在之处摸索过去。

     这里虽然魔修多,但是他们的修为都不怎么高,沈韶和方瀚明只要隐蔽一点就没有问题,很快他们就到了那处院子的附近。

     这院子周围都覆盖着一层结界,想要不动声色的闯进去是不可能做到的,门口又守着三四个金丹期的守卫。

     就在此时,一个守卫突然察觉到了什么,“是谁?”

     沈韶一惊,忙屏住呼吸,肩膀却突然被人拍了拍。

     沈韶下意识就掏出剑来,却看到身后之人正是柳安,他有些疑惑:“你……”

     柳安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说:“如果你们想进去,可以从另一边被水缸挡住的墙洞里进去,我先帮你们掩护一下。”

     沈韶还来不及问为什么,柳安就已经走出去了,他有些怀疑柳安到底是来做什么的,不过现在来顾不上那么多。

     方瀚明从一旁的角落里看到了水缸,挪开之后果然看到了一个墙洞,按理说修真者是不会有这种疏漏的,不过这墙洞上还被贴了符咒,让那些魔修下意识的便忽略了这处。

     院子的里面倒是没什么人守着,两人便轻易的进到了房中,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方瀚明四处检查一番,最后找到了一个隐秘的机关,机关开启后房间的一角就出现了往下的通道。

     沈韶有些迟疑:“我们真的要下去吗?”

     方瀚明倒是兴致勃勃:“不需要担心,我有护符在,而且还有不久其他人就来了,就算遇到了危险只要撑住一刻钟就无事了。”他是年轻气盛根本没有多想,其实也没经历过太多事情,又想要立功,所以有些冲动。

     沈韶本来不想下去的,但是这时候外面又传来了人的说话声,他咬了咬牙,只好跟着方瀚明走了下去。

     两人都进来之后入口就关掉了,沈韶心中一惊,反手去推发现推不开,又在四周找不到开启的机关。

     沈韶:“……”他这和恐怖游戏里天天参加试胆大会的主角的作死行为有什么区别啊。

     通道里十分昏暗,隔一段距离点着烛火,魔气十分浓郁,两人顺着阶梯下去,不一会就看到了一道石门,推开之后眼前豁然开朗。

     这个地下室修的还挺大的,墙上都挂着奢侈的拳头大的夜明珠,照着地下室有如白昼一般,地面也铺着大理石,上面画着巨大的法阵,遍布了整个房间。

     整个地下室唯一摆着的东西便是中间的冰棺,正好处在法阵正中央。

     方瀚明说:“果然和我想的一样,这魔修定然是受了重伤,所以才躲在这里疗伤。”

     沈韶心说我也能看出来啊,你看到了才说着不是和没说一样吗。

     “要趁这魔修还没完全恢复之前将其斩杀才行。”方瀚明说着便朝冰棺走去,沈韶也走了过去。

     两人在看清冰棺中人的容貌时不约而同的愣住了。

     方瀚明:“这魔修居然这么漂亮,一定不是他原本的容貌,不知道是不是用了什么邪术,这样就更不能让他活着继续危害其他人了!”

     沈韶:“……”冰棺里的这个魔修的脸,为什么和夏侯师兄的脸一模一样……

     在这一瞬间,曾经看过无数狗血电视剧的沈韶脑海里顿时浮现了许多脑补,什么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兄弟,一个成了十恶不赦的魔修,一个却成了修真者,明明是兄弟却也是宿敌什么的……

     方瀚明说着便抽出了剑,猛地朝冰棺上砍去,这冰棺却出乎他意料的坚固,只出现了一道划痕,让本来想表现自己的帅气身姿的方瀚明不由得红了脸。

     沈韶暗中也松了口气,他其实不想让方瀚明动手的,毕竟这人说不定是夏侯师兄的哥哥弟弟什么的,这么动手了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接着方瀚明用尽各种手段也没能成功的劈开冰棺,反而还把自己累得够呛,在一旁喘气起来。

     然后两人又检查了下旁边的石门,发现根本没办法打开,也破坏不掉。

     沈韶明明只是在围观什么都没干,但也觉得有些疲惫,甚至有种想要睡觉的感觉,他当即觉得不对,运行了一下身体里的灵力,发现无端少了许多,至少有五分之一的灵力消失了。

     一旁的方瀚明也发现了,他愕然道:“是地上的阵法!是这个阵法吸走了我们身上的灵力,提供给这个魔修……原来如此,看来过去在柳家不见了的那些修真者也是在这个房间被……”

     沈韶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居然能无声无息的将灵力从修真者的身上夺走,这个法阵看来不简单,他们两个果然是羊入虎口,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方瀚明当即撕开了自己的护符,两人的灵力这才没有继续被这个阵法吸走,只是护符的时间也只能持续一刻钟,只希望在这一刻钟的时间其他人能赶到了。

     方瀚明咬牙道:“虽然我平日里也有在研究一些阵法,不过那些都是最粗浅的东西,我对这个阵法也完全没有办法。”

     沈韶试图打坐恢复灵力,不过他发现这个地下室里居然一丝灵力也没有,不过沈韶并没有方瀚明那么惊慌,毕竟他还有最后的手段,也就是系统空间。

     如果不是有空间这个最后保命的存在的话,沈韶也不会这么上赶着跟着方瀚明来作死了。

     方瀚明不甘心的对着那冰棺使用各种手段敲敲打打,最后连爆破用的符咒都用上了,冰棺却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他因为感觉太挫败便坐在了墙边闭目养神,一句话也没有说,看来他也是等着别人来救了。

     沈韶本来也想学他的,但是系统的话却突然在他脑海中响起。

     “触发强制任务,在救援到来之前将眼前这个魔修的好感度刷到30,成功宿主的修为可提升到筑基巅峰,失败宿主的修为则降到练气巅峰。”

     沈韶有些愕然:“这种事情不可能做到的吧?”他下意识的朝不远处的冰棺看去,虽然修为提升到筑基巅峰的这个奖励很诱人,可是就连方瀚明都没办法破开这个冰棺,他要怎么样才能刷到好感?

     他话音落下,手中就多了两本书籍,看包装十分的老旧,看来这是系统给他的方法了。

     沈韶飞快的翻开了眼前的书,现在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他的修为要是跌到了练气巅峰的话真的会哭的。

     一本书讲述的内容是如何破开千年玄冰,另一本书的内容则是攻略魔修速成100法。

     沈韶:“……”他这回真的是长见识了,居然还有这样的书。

     千年玄冰需要用道修的鲜血以及丹朱果的汁液才能化开,沈韶只好又花了积分买了丹朱果,他走到了冰棺的面前,面无表情的用小刀割破了手腕,有着鲜艳红色的血液便滴落在了冰棺上。

     沈韶心念一动,伤口便被修复完全,随后他用另一只手将长的和葡萄似的丹朱果捏破,汁液落到了鲜血上,一瞬间发出了红色的光芒来,下面的冰块也飞快的融化着,不一会冰棺中人的那张精致到不可思议的脸庞便清晰的出现在了沈韶的视野里。

     他缓缓睁开了双眼,容貌和夏侯徽一般无二,但眼中却多了几分邪气,看着沈韶的眼神十分不善,似乎因为身体还没回复过来的原因而不能动弹。

     修真者和魔修天生便是仇敌,沈韶也知道这件事,可是他现在为了任务不得不做这样破节操的事情。

     另一边的方瀚明也听到了什么动静,睁开眼一看顿时愣住了:“你,你在做什么?”

     沈韶没有搭理他,深吸了一口气,闭上双眼,低下头就吻住了眼前之人那有些苍白的唇瓣,还带着淡淡的冰凉气息。接着他便拿起了小刀,猛地刺进了身下的那个人的身体里。

     那本攻略魔修速成100法里面说了,魔修都是些好战又疯癫的人,爱好都很独特,是又抖m又抖s的存在……反正这魔修也不会因为被捅了就嗝屁,那他随便刺一下应该没事吧。做出这样的举动其实沈韶也是有些赌气的意思在里面。

     沈韶觉得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溅到了手下,他正发着呆,唇瓣就传来了一阵刺痛,对方反客为主,伸手将沈韶揽住,加深了这个吻。

     沈韶被吻的差点喘不过气,等到两个人分开之后,他才擦了擦唇边刚刚被咬出来的鲜血,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对方的眼中略带笑意,伸出手抓住了沈韶的手腕,让他慢慢的把小刀给拔了出来,随后轻声开口道:“你想死吗?”

     沈韶冷哼一声:“没想过。”他的手挣扎了一下,发现动不了,最后也懒得动了。

     刚刚系统已经提示他任务完成了,沈韶能感觉自己丹田里的灵力正飞速增长着,约莫一个时辰就能涨到筑基巅峰的水平了。

     “可是你这样做,不是想死是什么?”对方看着他的手,将那把小刀夺了过去,似乎只是随意的说了一句:“你的手还是挺漂亮的。”

     ……这算是语言调戏吗?

     沈韶最后只说:“……谢谢夸奖。”他也搞不懂应该怎样和一个魔修对话啊,就随便来吧,反正任务已经完成了。

     那人轻笑一声,将小刀猛地从沈韶的手腕穿过。

     剧痛传来,沈韶忍不住一个哆嗦,却咬住了下唇,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毕竟系统给的书都说过这些魔修疯子还抖s了,他要是惨叫出来岂不是给对方助兴了,到时候一定会遭到更惨烈的待遇。

     “你倒是挺能忍的。”对方伸出手摩挲了下沈韶被咬出鲜血的唇瓣,那双漂亮的眼睛里似乎燃起了火焰。

     方瀚明早就在沈韶亲下去的时候就惊呆了,他不由得怀疑沈韶是不是被这个魔修的美貌所迷惑了,但是在之后沈韶掏出刀子的时候他又有些感动,脑补沈韶是为了分散这个魔修的注意力好动手才牺牲了自己的清白,于是看到这魔修不但没有嗝屁反而还要对沈韶动手,方瀚明当即就站起身拔剑,充满正义感的说道:“住手!魔修,让我来和你打!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被打扰了兴致,就算是魔修也会不爽的,于是这魔修当场就冷了脸,伸出手用灵力变出一股绳子把沈韶给捆住,随后便看向战战兢兢但又强撑着的方瀚明。

     凭方瀚明和沈韶的水准根本看不出他的修为到底有多高深,那推测一番的话,这魔修的修为至少在金丹中期以上,完全不是两个人能够对抗的。

     方瀚明虽然心里有些害怕,但是还是咬牙提剑冲了过来,就在此时一旁的石门突然化作碎粉,好几个人从外面冲了进来。

     方瀚明感动的差点落下了眼泪:“师兄!你们终于来了!”

     沈韶也松了口气,觉得这下应该能够离开了,谁知道那魔修不准备对付方瀚明了,反而是回过头来,撕开了一张符咒,然后就微笑着看着沈韶:“你以为自己还能离开?”

     沈韶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给拉住,随后几乎要将他撕裂的感觉从周边传来,待他回过神来,周围的环境已经完全变了,他们不再是待在柳家的地下室中,而是到了野外,抬头便能看见周围重重叠叠的群山,还有天上那闪烁的群星。

     沈韶:“传送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