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两人进了柳家附近的镇子,这里都是些柳家旁支的人,大多为炼气期的人,普通人也有不少,大多都做些小生意,卖点东西什么的。

     方瀚明走在路上,一点都没有是来做任务的紧张感,反而好像真的来玩似的,看着街边的簪子摊就拉住了沈韶,“你看看这个,是不是很适合你?”

     沈韶:“……”什么啊,刚刚的浩然正气呢,都是男人你看什么簪子啊!

     更火上浇油的是,那摊子主人也说道:“没错,夫人生的如此美貌,就是头上素净了点,这簪子正好适合夫人。这簪子也不贵,只要十块下品灵石。”

     十块下品灵石。不贵。

     这两个词沈韶不能把它们联系在一起。

     沈韶脸色更黑了,“我们还有事。”

     方瀚明却大方的掏灵石买了下来,还面带微笑的把它插到了沈韶头上,若不是此时还有重要的任务,沈韶一定要刺上几剑来泄愤。

     将这屈辱忍了下来,沈韶以为现在该去正经调查了,没想到方瀚明居然还起了游玩的兴致,拉着沈韶在镇子里东逛西逛,一点要做正事的打算都没有。

     最后两人在一酒楼坐了下来,方瀚明将四周设下结界,这才对沈韶说:“果然没错,柳家已经成了魔修老窝了。刚刚我在城中四处观察,发现这些人的身上多多少少都带着点魔修的气息,而柳家主宅的方向这气息更浓郁,虽然有用东西镇压住,但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了我。”

     沈韶没想到他刚刚那么吊儿郎当,其实还真的有在调查,一下子觉得自己错怪人了,不禁愧疚的给方瀚明夹了点菜,“那我们现在能走了吗?”

     方瀚明摇了摇头:“还有点事情没做完。”

     沈韶也没问他到底是什么事情,这时包厢的大门猛地被人踹开,沈韶一惊,直接就把剑抽了出来。

     走进来的是个容貌还算俊秀的青年,他的修为不过练气七八层,年龄看上去也就十四五,他看着沈韶笑道,“之前有人和我说有美人我还不相信,没想到这居然还是真的。小美人,你是自己过来,还是要我过去?”虽然他的修为低,但身后跟着的两个中年人却有金丹期的实力。

     沈韶愕然,他这竟然是遇上了纨绔子弟吗?只是穿一次女装就发生了这么狗血的事情。等到惊讶过去之后,怒火就燃烧了起来,沈韶提剑对准了那青年冷声道:“你有种过来试试啊。”还没成年就想学别人调戏良家……连眼前的人是男是女都分不清吗?!

     青年哈哈大笑了起来:“小美人还挺泼辣的嘛,没事,我就喜欢这一款的,要是柔弱了我还不高兴呢。”

     青年身后的一个中年人开口道:“我家少爷可是柳家继承人柳安,这位姑娘你还是老老实实听话比较好。”

     沈韶:“……”柳家继承人,上回连柳家家主都□□掉了,这回的继承人又有什么好嚣张的,只是他和方瀚明都是筑基期,对上那两个金丹期没什么胜算。

     方瀚明神色凝重了起来,暗中对沈韶传音道:“这是好机会,你暂且应承下来,我们趁机混进柳家主宅。刚刚我已发了信号,其他人随后便会到。”

     方瀚明都这么说了,沈韶也只能把剑收了起来,表情却还十分僵硬:“我也没说不可以。”

     方瀚明站起身来:“在下方明,这是舍妹方韶,我们二人早便听闻柳家附近有乌灵晶矿的消息,想过来买上几块。”

     沈韶没有说话,只是觉得自己修为还是太弱了,日后一定要加倍修炼。

     于是两人就这么糊弄了一下柳安,对方就兴致勃勃的要带他们回柳家主宅。

     但是问题来了,柳安没有到筑基期,不会御剑飞行。

     这事本来就应该是他身后那两个中年人的问题,但柳安却用期待的眼神注视着沈韶。

     沈韶:“……”看他做什么?难道还指望他带柳安一起飞回去吗?!

     结果柳安还真是这个意思。

     沈韶当然不愿意,他都有当场翻脸的冲动了,还是方瀚明劝了几句他才按捺住自己的怒火,带着柳安上了飞剑,冷冷道:“给我站稳了!”

     要不是还有事情要做,沈韶一定现在就把这个柳安给摔死,不过他也很恶意的用飞剑做高难度飞行姿势,后来下来之后柳安的脸色发白,差点吐了出来。但柳安自觉不能在美女面前丢脸,硬是做出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

     其实他说起来放到现在也就是个初二的学生,没想到没学成中二病,反而成了小流氓。

     之后一行人就进了柳家主宅,柳家主宅和上回沈韶来的时候不同,这回的守卫更多,个个脸色都有些僵硬,身上的魔修之气虽然很淡,但要是仔细点还是能感觉出来的。柳安显得比较正常,好像还没被魔修夺舍,这么和其他人对比一下,柳安倒是也没之前那么惹人生厌了。

     两个筑基期的修真者跑来魔修老窝,沈韶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但是既然方瀚明那么淡定他也稍微放下了心,但要是柳安想做什么不轨之举的话还是要方瀚明他自己亲身上阵吧。

     回来的时候柳安就没有之前那么猴急了,又觉得沈韶比柳家的妹子都好看许多,生起一种想好好泡妞的欲-望,于是就和沈韶聊起了天。

     “说来不知方姑娘你平日喜欢做些什么?”

     沈韶面无表情的说道:“呵呵,我就喜欢打人,还有用鞭子抽人,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就是我最喜欢做的。”这当然是说来吓人的。

     柳安的脸顿时僵硬了一下,就连旁边偷听的方瀚明的脸色也变了变。

     但柳安看在沈韶的脸上就没这么容易放弃,而是鼓起勇气问道:“那方姑娘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沈韶说:“我的要求并不高,只要愿意天天被我打的就好了,当然要长的结实点,不然一下子就被打死了我心情会不好的。”

     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