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8章 你我再相遇
    每爬行一步,呆呆都会听到自己骨头咔嚓咔嚓的响声,听的多了也就习惯了。

     当每个动作都不经过大脑成为下意识的动作时,呆呆才有心思思考问题。

     感受了一下小藿在自己身上沉重的触感,呆呆非常奇怪:小藿明明比她厉害,现在她却没事,小藿却昏迷了!对了,她现在也不吐血了!

     呆呆现在虽然疲惫异常,但却没有感觉到生命的威胁,完全不同于在五百多阶那种对生命的绝望!那时的她并不是懦弱,是她真的有预感再次爬下去她可能会死。

     她是一个豁达的人,没有进入月白派还可以以后再努力,若是没有了小命,说什么都是空话,所以那时她十分果断的就想放弃比赛。

     但现在她的身体告诉她,她只需要坚持下来就可以爬上去。

     难道这个台阶还有淬体的作用?

     呆呆像又悟出什么,明悟的说道:“月白派通过台阶选徒,一是给我们淬体,二是锻炼我们意志,三是考验我们的慧根”。

     “恭喜你,参透支线任务,你会获得月白派的特别奖励!”

     听到这个悦耳的声音,呆呆疲惫的脸上露出点笑容。

     比赛现场,很平静,没有一丝波澜,而主持这次招生比赛的四长老和五长老却不平静了!

     只听监管考试的大厅内,凭空传来一道声音:“注意!慧根达标的人已经出现,现在正在三千二百九十八阶”。

     四长老调出相应的监控画面,就看到了正在傻笑的呆呆驮着一个人。

     四长老明白,慧根达标的应该是正在傻笑的姑娘,用手捋了捋根本不存在的胡子,哈哈大笑道:“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啊!这届最具慧根的人竟然这个时候就已经筛选出来了”。

     五长老喝了一口茶,然后欣慰的感慨道:“这届的人还真的有许多好苗子!”

     现在,呆呆这里还在慢慢的爬。

     呆呆感觉这个世界充满了深深的恶意,她太累了!

     虽然知道生命没有任何危险,但真的太累了。

     手被磨破,迅速的长起水泡,又迅速的被磨破,手上全部都是血水,血肉模糊,有的地方似乎还露出了骨头。

     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好地方,衣服和磨破的伤口粘连在一起,最后只剩下麻木。

     而此时监管考试的大厅内,再次掀起一轮风暴。

     同样的声音,这次却急切的传来:“注意!注意!运气达标的人已经出现,现在正在第二十五阶,月白派的工作人员务必将他留在月白派!”

     这次监管大厅爆炸了。

     四长老的捋胡子的动作僵持在原地,五长老的茶杯摔翻在地,就连这次值班的弟子都呆愣在哪里。

     接着就是火热的讨论声。

     以往历年的考试也未曾听过有运气达标的人,不仅如此,以前也很少听见过月白派的防御阵法这么急迫过!

     四长老呆愣了一下,放下了捋胡子的手,就兴奋地调出二十五阶的监控画面,可第二十五阶哪里还有人啊?!

     五长老施了一个手结,似乎是在施行什么命令,不过片刻便锁定了运气达标的参赛者的画面。

     而这个参赛者就是被呆呆踢下悬崖的卓珏。

     卓珏十分着急的向前走去,眉心紧蹙。

     烦躁中的卓珏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盯着自己,抬起了头,看了一眼便不再理会。

     但五长老却被卓珏这一眼看的心里毛毛的,仿佛对方发现了自己一样。

     五长老暗暗心惊。

     四长老也越来越感觉对方不是常人。

     又看了卓珏几眼,四长老越看越眼熟,但怎么也想不起来。

     想了想,便问向五长老:“你有没有感觉这个男子很眼熟?”

     五长老没有什么印象,四长老便也不再执着,反正只要认识,总会有结果的。

     卓珏自从那次带着呆呆的脚链掉下山崖后,就掉到了自家后院的深潭里。

     那次被靳家的三小姐算计中了媚红,媚红是一种顶级的媚药,必须通过男女交合才能破解,女方必须是处子,这就是媚红的名字来源。

     卓家的人对感情很偏执,基本上只要碰了就会负责。

     卓珏怎么甘心自己的下半生就葬送在靳三手中,于是他就逃了。

     屋漏偏逢雨,又遇见了仇家的追杀,被敌人在无形之间下了毁道丹。

     毁道丹是一种极其恶毒的丹药,只要吃了,这一辈子就不能修炼,越是运功,药性发挥的越快。

     但为了解媚红和逃避仇敌的追杀,没办法只能快速运功。

     也就有了那日强迫了呆呆的事情。

     卓珏的运气绝对不是假的,就算在那样的困境中,卓珏遇到了呆呆这个处子为她解媚红。

     即使被呆呆踢下悬崖,也落入了自家后院的深潭中。

     然后在深潭中又有了新的机遇,为他解了毁道丹的丹毒。

     卓珏在那个深潭中度过了两年多的时间。

     待要出关,想给卓家报个平安,给个惊喜时,他就感觉呆呆有了生命危险。

     虽然现在危险已经解除,但不管出于什么角度,卓珏就放心不下她,所以就顺着耳坠的感应追了过来,只给卓家留下一个报平安的传音符。

     月白派的这个台阶,卓珏走的十分迅速,不是他感觉不到压力和劳累,而是他早就已经适应了这种强度的疲惫。

     所以即使是累也能迅速的走过这里。

     待呆呆磨磨蹭蹭的爬到第三千三百阶时,卓珏已经赶到了呆呆身旁。

     似乎是近乡情更怯,卓珏一时之间竟不是该说点什么。

     呆呆有磨蹭了两步才发现有人站在自己身旁。

     站!

     呆呆张大了嘴巴,天啊!还有人能在这种地方站着!

     卓珏看着呆呆破破烂烂的身体,还有那傻愣愣地表情,想嫌弃却先笑了。

     在黑夜中看不清男子的模样,也看不到卓珏嘲笑的面容,呆呆没有理会,继续向前爬行。

     卓珏从来没有过搭讪的经历,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

     看着呆呆继续爬行才有点心疼、有点傲娇的问道:“喂,傻妞,需要帮忙吗?”

     这要是郝悠藿听到这个语气的帮忙,肯定理也不理。

     但呆呆的节操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了!

     呆呆狗腿的堆起一个笑容,很是谄媚的问道:“真的吗?谢谢你啊!”

     卓珏:“……”

     他完全没想到,这样就可以了!!!

     ------题外话------

     关于此书的背景参杂很多现代的东西,你们发没发现,这其实是一个大大的伏笔,还可能涉及我接下来要写的书。

     呆呆真的不蠢,是大智若愚哦!= ̄ω ̄=(卖萌)

     呆呆和郝悠藿的差距不是呆呆很差,而是一个是草根,一个是富N代。

     她们一样的聪明,一样的努力,差的只是起跑线。

     她们的友谊来是惺惺相惜,她们都是两个孤独寒夜相互慰藉,相互取暖的人。

     卓珏出来了,快抱到书架里去吧!= ̄ω ̄=(卖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