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1章 绝望弃婚时
        光明殿的主持人白瑟站在圣坛上,一脸严肃的颂唱道:“光明神啊,我们来到您的面前,目睹祝福这对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男女。照神的旨意,二人合为一体,恭行婚礼终身偕老,地久天长;从此共喜走天路,互爱,互助,互教,互信;光明神赐福盈门;使夫妇均沾洪恩;圣灵感化;敬爱光明;一生一世神前颂扬。”

         白瑟停顿了一下,接着看向场上的众人,洪朗威严的声音传到会场的每一个角落:“在婚契即将缔成时,若有任何阻碍他们结合的事实,请马上提出,或永远保持缄默。”

         黛淇身着嫩黄色的襦裙,没有新娘夺目却别有一番滋味,她攥紧拳头,身体摇摇欲坠,仿佛下一秒便会被风吹倒了。

         白瑟看着宾客寂静,没有任何反对的声音,接着看向新娘黛槑、新郎尺子规说道:“我命令你们在光明神的面前,坦白任何阻碍你们结合的理由。”

         尺子规看了眼那个嫩黄色的女子,没有说任何话。

         黛槑顺着尺子规的目光看到了自己的三姐黛淇,摇坠着身体后退一步,她捂住自己的胸口,尽量平复心脏的钝痛。

         白瑟接着对黛槑说道:“黛槑,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夫君与他缔结双修之契?无论修为情况如何,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听到主持的问话,黛槑的心痛立马治愈,尽量掩饰自己夸张的笑脸,但还是掩饰不了她的喜悦,声音洪亮清脆的回答道:“我愿意”。

         顿时下面响起了一阵哄笑声,黛淇的眼神更加怨毒。

         白瑟冷峻的脸也沾染点笑意,接着问尺子规:“尺子规,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他缔结双修之契?无论修为情况如何,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而尺子规却迟迟没有说话,黛槑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一秒、两秒、三秒……十秒。

         尺子规:“我愿……”

         砰——!

         黛淇倒在地上,捂住肚子,呼喊道:“不要……推我,快,快,救救我的孩子……”

         伴随着她的呼救,她黄色的襦裙被晕染成血色,面色苍白如纸。

         成亲典礼被忽略,大家急忙寻找能挽救黛淇的丹药。

         尺子规拿出唯一的一枚五品还魂丹。

         尺子规的母亲看着儿子拿出他自己保命的丹药,喝到:“子规——”

         黛淇看到还魂丹仿佛看到了希望,呼喊道:“子规,求你,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

         一瞬间,满座哗然。

         尺子规正愣住,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便反问道:“我们的孩子?”

         黛淇急忙点头,虚弱的呼喊道:“快,给我药,求你……”

         尺子规不再呆愣,急忙把药塞进黛淇的嘴里,把黛淇抱进自己的怀里,用真气为她疏散不稳的气息。

         黛槑看着尺子规没有否认的态度就知道这是真的。这个社会,三妻四妾很正常,黛槑似乎没有理由去指责尺子规的背叛。嘴角扯起一个苦涩的弧度,微笑地看向众人问道:“典礼是否可以继续了?”

         只要尺子规答应了誓约,他就只能为她守贞了。这个世界只要结成了光明契约,就不得违背,否则就会受到光明神的惩罚,不死不休。本来一般人成亲是不会结光明契约的,但在尺子规的正直和黛槑的引导下,尺子规请来了光明殿的主持人白瑟为他们主持成亲典礼,结成光明契约。等尺家反应过来的时候,白瑟已经答应了,尺家就算不愿意也不行了。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新娘是这样的反应。

         本就讨厌黛槑的迟子梅不屑地问道:“你的三姐黛淇都有了我弟弟的孩子了,你还要坚持和我弟弟成亲?你是喜欢我弟弟的人,还是喜欢我弟弟的地位和身份?”

         黛槑不着痕迹地捂住自己越来越痛的心,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一字一句清晰地反问道:“我要是爱子规,今天就应该退出?子规,你是这样……希望的吗?”

         尺子规轻轻皱眉却并未回答。他是一个正直的人,她允诺了黛槑要娶她,就应该娶她。但现在黛淇已经有了他的孩子,两个人都是他的责任。但今天若和黛槑结成光明之契,他这一辈子就只能拥有黛槑一人,这样就只能辜负黛淇了,这不符合道义。

         黛槑看着他皱着的眉头,她很想为他抚平,但……如果她退出的话,她的生活该如何为继?黛家容不下她,如果被尺子规弃婚,以后怕是活不长久了……终究她还是自私的,做不到把自己喜欢的人推到别人的怀里。

         黛槑知道尺子规正直,最重承诺,她狠下心肠说道:“子规,你曾经答应娶我……”

         黛淇低下头,掩藏住仇恨的目光:这个贱人,就落了一次水,仿佛呆傻病好了似得,几次算计都被她阴差阳错的躲过!现在又要用子规的承诺说事,那就要看看谁能笑道最后了,想到这黛淇的嘴角又弯起一丝诡异的微笑。

         一时间尺子规更是无话可说。

         尺家父母也知道他儿子的秉性,他们这对老夫妻也比较仁义,否则黛槑不能修炼的体质,他们也不会接纳。哎,他们孩子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做主吧!

         黛夜天没有说话,反正哪个都是他们黛家的人,是谁都不影响结果。

         黛母很是着急,但却也懂得分寸,这个时候她不应该插嘴。

         这时黛淇柔柔的声音急促地插进来:“子规,快……快去抓住凶手,不要让凶手跑了!”

         尺子规使了一个眼色,黛淇的身后立马走出一个暗卫开口说道:“是黛槑小姐的侍女小紫推的黛淇小姐,小五已经捉到小紫了”。尺子规知道小五是和他一起的另一个暗卫。

         尺子规:“让小五把小紫带上来”。

         不过片刻,小紫便被小五押了上来。

         小紫一进来就抱住黛槑的大腿,哭喊着说:“小姐,求你救救小紫,小紫不想死啊,我都是听了你的话才去推的淇小姐,小姐,你一定要为我求求情啊!”

         一时间众人的议论声又想起。

         黛槑不喜欢阴谋诡计,却不惧任何阴谋!看看小紫这阵势,呵呵……

         黛槑冷冷地看着小紫,又转头看向尺子规问道:“子规,这件事你怎么看?”

         尺子规心里显然有疑惑,但这件事怎么处理都不合适,略微思考了片刻,他看向黛槑说道:“不如我们的成亲典礼推迟举行吧?!委屈你了。”

         黛槑看向尺子规,他明明都看出来这件事不是她指使的,聪明人说话根本就不用说明白就明白彼此的意思。他是不想放弃她,也不想辜负黛淇。黛槑再一次拷问自己:这样正直的男人,真的是你想要的吗?他对自己的责任大于爱。现在他的责任中又多了一个叫黛淇的女人,也许以后还会有别人。毕竟观一叶而知秋……

         不!即使爱,即使为了生存,她也不要和尺子规这样的人纠缠一生!

         她即使在爱而不得的思念中死去,也不要在尺子规的后宫,斗来斗去,最终在眼泪中死去。

         既然下定了决心,就要为自己的后路做好准备。看了一眼黛淇和尺子规,又看了一眼光明神殿的主持人白瑟,瞳孔微深。

         在一阵沉默中黛槑哈哈大笑,说道:“尺子规、黛淇,你们都把我当傻子一样戏耍吗?”眼泪控制不住地留了下来,她颤抖的陈述到:“黛淇,小紫明明就是你的人,在她的‘伺候’中,我连三餐果腹都做不到,我是傻子吗?我令‘听我话’的侍女在我的婚礼上推我的情敌,好让我的婚礼无法继续?然后发现我的情敌有了孩子,好让我的成亲典礼彻底取消?你为了毁掉我的成亲典礼,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算计,真让我……恶心!”其实,平日里小紫待她不错,但现在却背叛了她,不管理由如何,她都不会原谅。每一个背叛者都有许多不得不这样做的理由,难道她就活该被背叛、被冤枉?

         然后又看向尺子规哽咽的说道:“你是认为我呆傻好欺负,即使背叛了我们的感情,你也理所应当吗?”深吸一口气,歇斯底里的喊道:“你明明什么都知道,你明明就知道小紫不是我指使的,只是因为黛淇有了你的孩子,所以你想推迟婚礼,等人们都忘记这件事的时候,黛淇就会进尺家,这样你就成全了你的忠义、正直了,是不是?”

         “你们一个是我的姐姐,一个是将要成为我丈夫的人,就这样毫无负担的滚床单,甚至有了孩子。你们都没有一点愧疚?没有一点礼义廉耻之心?”这是计谋,也是心里话。

         尺子规想推行婚礼是想给黛淇一个交代,那一晚,是一个意外。他还是想娶黛槑的,只是可能不是唯一了而已。一时间,尺子规对黛槑的话无从反驳。

         反而,黛淇一脸无辜的像白莲花一样哭着说道:“不,这只是一个意外,不要怪子规……”

         尺子规没有反驳,黛淇的话更让人想入非非,大家看向黛淇和尺子规的眼神都变了。毕竟,这个社会不管有多少不和谐的因素,正义仍旧是主导。没见过新娘子还没进门,就和新娘子的姐姐搞到一起的,还有了孩子,真真是另大家族不耻。玩玩可以,但也要把握好分寸。

         ------题外话------

         女主是一个经历过一世的人,思想及其独立。她坚强却不勉强,聪明却不屑使用阴谋诡计,额……最多阳谋。

         开篇人物都不是省心的货啊……

         另:作者君会卖萌、会打滚、会暖床、好勾搭,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