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5章 肚兜在哪里
        饭尽人散,呆呆终于有机会问问白玉关于豪华纳戒的事情了。

         呆呆揪着手指头,揪了好久,最后像是下了什么大决定一样。

         抬起头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白玉问道:“白公子,听说我们刚通关的时候,小藿昏迷了一个礼拜,期间一直是你在照顾我”。

         原来是这件事,白玉听到这个问题,感觉自己的春天来了,阿呆终于明白他的好了!

         白玉撩了一下头发,选择一个自认为帅帅的姿势坐到呆呆身边,说道:“没什么啊,照顾你是应该的”。

         呆呆自动忽略他的那句应该的,问道自己想知道的重点说道:“那、那白公子是请的谁照顾的我啊?”

         白玉非常的回怕呆呆抹杀他的功劳,急切的答道:“这点小事当然是我自己亲自亲为啊!”

         呆呆这是可没有时间发呆了,瞪大眼睛问道:“要是你一个人来照顾我,那谁给我换的衣服?”

         “这、这当然是”白玉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衣服当然是他亲自换的,但他该怎么说?一时间白玉摆好的姿势仿佛按了暂停键。

         呆呆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眼睛一错不错的盯着白玉。

         白玉做投降状,说道:“好啦好啦,我投降!”

         然后一幅哥俩好的姿态说道:“阿呆,你说……”呆呆急切的听着白玉的下文:“咱俩该做的都做了,该干的都干了,你的衣服我替你换了,也不为过吧?”

         呆呆没有空羞赧白玉换衣服的事情,只是抓着重点问道:“是你换的衣服?”

         白玉点头。

         “从里到外?”

         白玉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继续点头。

         “那衣服呢?”

         白玉的脸霎时一片如火烧云。

         呆呆感觉有情况,紧紧地盯着白玉不放,不错过他的每一个表情。

         白玉咳了两声说道:“衣服都破成碎片了,我当然扔掉了!”

         呆呆急切的问道:“扔哪里了?”

         白玉想了想,说道:“随手就烧掉了啊!”

         呆呆有点不相信,她感觉那个纳戒不可能就这样被烧成烟灰。

         “在哪里烧了?”

         白玉被问的脸色羞红,不耐烦的说道:“不就一身衣服吗?明天我给你买十件、百件都不是问题!”

         呆呆越来越感觉白玉有问题,顿时眼泪汪汪的说道:“你不知道,那身衣服,对我有着重要的意义”。

         白玉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没有经验,只好哄到:“我找人给你做个一模一样的,好不好?”

         呆呆不依不挠的越哭越勇,呜呜的说道:“怎么能一样呢?重要的不是这件东西,而是这件东西的意义!”

         白玉就是看不得呆呆流眼泪,给他心疼的啊,不要不要的。

         呆呆没有再说话,只是一味的哭。

         白玉无奈,只能忍着羞意说道:“你的外衣都碎了,里面的衣服都还好的,我就给留下来了”。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纳戒里的肚兜和亵裤拿了出来。

         呆呆一看果真是自己的东西,脸色霎时红的像虾子。

         手疾眼快的抢了回来,放下一句:“不要脸!”就匆匆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被骂的白玉,手愣愣地举着,手里的东西已经没了。

         回想当时。

         白玉抱着呆呆跟着工作人员,走到了属于他们的房间里。

         看着呆呆满身的血迹,白玉急忙喂了好几颗补气丹。

         感觉没有生命危险之后便开始了为呆呆清理的工作。

         把呆呆破碎的外衣都脱了下来,但白玉发现里衣也是破破烂烂,还有许多斑斑血迹。

         没办法,白玉继续脱。

         结果发现只剩肚兜和亵裤的呆呆身上都是各种伤痕。

         那日白玉中毒意识都模模糊糊的,也就没有发现,现在看到呆呆的身体都是伤疤,白玉那个气啊。

         从纳戒里翻出几个生肌丸喂给呆呆吃掉。

         白玉看着呆呆似乎顺眼了许多,但他发现呆呆身上似乎还很脏。

         从纳戒里拿出浴桶,将灵水放进浴桶里,用自己的灵力加热。

         然后抱着呆呆走到浴桶边,给呆呆放了进去。

         给呆呆洗澡时,白玉感觉很不方便,索性他也就进去了。

         然后两个人就开始了第一次鸳鸯浴。

         可能是药效比较好,没过一会儿,呆呆的身上就开始脱落脏东西。

         白玉一看,那个嫌弃啊!

         自己急忙跳了出来。

         给呆呆换了三次水,白玉才感觉正常了。

         把呆呆从水桶里拎出来,擦干净放到床上,结果肚兜和亵裤都湿了。

         然后的然后白玉就都给脱了。

         白玉敢发誓,他现在的心思还是纯的能滴出水。

         脱了之后,白玉才想到男女有别,但一想呆呆就是他女人啊!就换换衣服也没什么。

         白玉又从自己的纳戒里找出几年前给他娘买的衣服,至于肚兜和亵裤那完全是为了气他爹而一起买的。

         当白玉准备给呆呆换上衣服时,发现呆呆的身体太美了!

         那精致的锁骨,白嫩的小馒头,细细的纤腰,神秘的花园,圆润笔直的双腿,白玉似乎还记得她的味道。

         再然后白玉就没出息的流鼻血了,怎么止都止不住!

         白玉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匆匆忙忙的为呆呆穿好了衣服。

         善始善终的白玉也把呆呆的房间收拾了一遍,但当白玉收拾到呆呆湿掉的肚兜和亵裤时,鬼使神差的给收了起来。

         白玉绝对不会承认,当时他的心脏蠢蠢欲动!

         而这边呆呆拿到自己的衣服回到房间后,呆呆找出剪子拆了肚兜,果然在肚兜下角的豪华纳戒还在。

         呆呆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肝。

         呆呆找出针线,如法炮制的再次封进了自己身穿的肚兜内。这个办法虽然蠢,但还是这样呆呆才会感觉放心点。

         折腾了一天,呆呆的心终于安静了下来。

         躺在床上的呆呆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想着想着就想到了白玉。

         那个曾经和她有过露水姻缘的男人,说对他没点特殊是不可能的,但呆呆绝对不会说什么容易爱上第一个男人。

         呆呆想着白玉最近以来的所作所为,她似乎猜到了白玉喜欢她。

         但是她不能确定某些东西,也不敢相信,更忘不了曾经那个给了她婚礼的人……

         ------题外话------

         是不是感觉白玉的纳戒像哆啦A梦的百宝箱,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