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a.021
    第二十五章

     谢馨柔将自己手里的羽毛箭递给了言昭华,说道:“你可算来了,我这一下午都输多少了,那个壶口小的可怜,我眼神儿又不好,她们尽欺负我。”

     旁边有几个漂亮小姐说道:“哪里是我们欺负你,咱们都是一样扔的,壶口偏就欺负你不成?别输了就找借口,我那彩头可还没赢够呢。”

     说话的是威武候家的嫡小姐王碧川,她也是个爽快性子,和谢馨柔比较熟稔,这才打趣她道。

     谢馨柔有意让言昭华亮相,游戏是小,输赢是小,关键是大家一起游戏过后,感情肯定能稍微熟识一些,言昭华从前不怎么出席宴会,对这些世家小姐并不熟悉,所以,谢馨柔有心让她加入,言昭华哪里看不懂谢馨柔的意思,心中十分感激。

     “好啊好啊,玩儿了一个下午,你可算说实话了,就惦记我那些彩头了,哼,偏不给你。”

     几个姑娘笑闹之后,游戏就开始了,言昭华给分到了三支羽毛箭,谢馨柔暗地里给她也准备了好些下注彩头,姑娘们热热闹闹的又开始了玩闹,言昭华只觉得自己不能欺负小孩子,别说她比她们多活一世,就算不多活这一世,就凭她绣花十多年的眼力,玩儿掷壶游戏也不能够输啊。

     不过她再怎么不善交际也知道,游戏这种事情吧,就是要输一输,赢一赢,气氛才能热起来,若是你一味的输,一味的赢,那可就少了很多趣味性,大家玩儿几回就不愿意和你搭了。

     在这方面,言昭华的经验总比这些小丫头要强的多,十盘下来总能赢个四五盘,输个四五盘,变幻着顺序来,误差总不会超过两回,让一干小丫头都玩儿的十分尽兴。

     这边玩的高兴,湖心亭的裴宣和范文筹都停了棋兴,裴宣拿了一把鱼食,软软的靠在亭柱子上,活脱就是一副病怏怏的姿态,再加上他那过于秀美的脸蛋,还有天生苍白的脸色,将‘病怏怏’这个词演绎的实实在在,多少姑娘的眼睛往这里瞟,爱慕中又带着些许同情,范文筹几乎可以想象那些看中裴宣的姑娘们此刻内心的真实想法:唉,出身好,相貌好,身段好……偏偏这般羸弱,今后若是嫁给他,也不知有没有安全感……

     范文筹被自己的想法给逗笑了,没忍桩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从食盒里也抓了一把鱼食,走到水边,一边喂鱼,一边看着岸上那一块青草地上鲜活美丽的画面。目光锁定在掷壶那一片,范文筹认出了那个背影,不就是先前他和裴宣话里的主角吗?言家的嫡小姐。

     范文筹来到裴宣身旁,说道:“嘿,没想到那娇滴滴的人儿,掷壶倒是有些准头。”

     裴宣看着水面,连头都没有抬,就说道:“是挺有准头的。”

     范文筹听他话里有话,这才有心看了一会儿,果然立刻明白了裴宣话里的意思,暗自惊心那丫头的厉害之处,玩这种游戏,厉害的不是把把赢,而是把把都按照自己的意思决定输赢,关键就在‘决定’两个字上,她能保证每一盘都输四到五个,误差不会超过两回,范文筹自我反省一番后,觉得就算是自己亲自过去掷,也未必能比她掷的好吧。

     回头看了一眼专心致志喂鱼的裴宣,纳闷他居然早就看出来了?不能够吧,刚才在棋盘上自己被他杀的片甲不留的同时,他居然还有那闲心思看人家姑娘掷壶?

     言昭华将一支羽毛箭射入了壶口,引得谢馨柔和其他几个姑娘在一旁叫好,自从言昭华开始和姑娘们接触之后,言昭宁就好像在一旁生气了,似乎有点不满大家都和言昭华相熟一般,嘟着嘴说道:

     “什么嘛,咱们投进去的时候,也没见她们这么大反应啊。”

     谢馨元看了一眼言昭宁,说道:“哎呀,表姐都好几回没投进去了,大家都以为这回也投不进,没想到她投进了,自然反响大一些的。”见言昭宁脸色不太好,谢馨元主动邀请,说道:“我们总这么坐在旁边也不是办法,还是跟大伙儿一起热闹去吧,我看表姐也不是传闻中那样傲慢无礼,你看她笑得多好看啊。”

     谢馨元是个天真活泼的性子,从前觉得言昭华不好,那是因为言昭华很少和她们一起玩儿,再加上言昭宁又时常说一些言昭华在府里做的事,说的话给她听,让谢馨元有些排斥,可今日瞧着言昭华那貌美倾城的和善模样,谢馨元性子爱玩爱闹,哪里还记得其他?

     言昭宁瞧谢馨元动摇了,心里就更生气,猛地站起来,下了谢馨元一跳,说道:“我原以为元姐儿你懂我,能明辨是非,可你却说出这些话来,算是我言昭宁看错你了。”

     言昭宁猛地发火,谢馨元也是懵了,呐呐的说道:“宁姐儿,你,你怎么了?我,我也没说什么呀。”

     旁边有人听见言昭宁的声音,凑过来问怎么回事,言昭宁指着谢馨元说道:“别问我,你们问她,一个个都是叛徒,全都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就知道欺负我,人家给你一点好脸看,你就飘飘然,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谢馨元觉得有些冤枉,看着旁边那几个一直都以言昭宁马首是瞻的姑娘盯着自己,她涨红了脸,连连摇手:“不是的,我,我什么也没说呀!”

     不过就是说了句表姐看着没那么坏,哪里就得罪人了?可谢馨元心中委屈,可言昭宁看起来比她还要委屈,谢馨元就心软了,走过去了拉了拉言昭宁的衣袖,说道:

     “宁姐儿,好了,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了。”

     言昭宁不理她,转过身去,又让谢馨元说了几句好听的,这才转过身来,以教训的口吻说道:“旁人也就罢了,我和你自小一起长大,你可不许联合旁人欺负我。”

     谢馨元心中第一次觉得言昭宁有点不可理喻,可正如她说的,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分享过很多很多小秘密,友情自然是旁人不能比的,谢馨元很珍惜这份感情,所以平时言昭宁说什么,她都会听,比起言昭宁不理她,她宁愿自己受点委屈,不过目光却忍不住往人群中瞥去,大表姐那模样,是真的没那么坏嘛,不过这一回,谢馨元就聪明的没把这话说出来了。

     言昭宁用威风压下了谢馨元,心情才稍微好些,看到人群中众星拱月的言昭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将宫绫一扬,带头走向了欢呼声不断的人群。

     言昭华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玩儿的这样畅快了,跟小姑娘一起玩儿最大的好处就是她可以掌控全局,她知道她们什么样的情况下高兴,什么情况不高兴,喜欢听什么,不喜欢听什么,总能在大家快要失望的时候,给大家一个希望,然后继续热闹下去。

     谢馨柔和她两人一唱一和,热闹的很,将青草地上大多数的姑娘都吸引到了掷壶这项活动中来,桌上的彩头越放越多,气氛也越来越活跃了。

     言昭华与对手只相差一箭,此刻轮到她出手,正要掷出,就听言昭宁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姐姐这百发百中的本事不知在哪里练的,莫不是背着我在院子里偷偷玩儿的吧?不如和我也比一场?”

     大家都认识言昭宁,知道言昭华是言昭宁的嫡姐,不过素日有宴会,只有言昭宁出席,言昭华甚少出门,今日才得以见到真容,大家都有志一同的感觉,言昭华并不如传闻中那样难相处,大家给言昭宁让出了一条道,言昭宁提着火红的裙摆,像一只骄傲的孔雀般走到言昭华身前,早就换了一副笑吟吟的脸孔,对言昭华这般说道。

     言昭华没有放下手中的羽毛箭,也没有正面回答言昭宁的挑战,而是对言昭宁挥了挥手,淡淡的说了一句:

     “别挡着,我和李小姐还有一箭没分高下呢。”

     言昭宁气得鼻孔都要歪了,可碍于众人面前,又不好发作,言昭华却毫无自觉,将她不动,那只手又对她挥了挥,让她退开,言昭宁没法,只能往旁边挪动了两步,只见言昭华出手一掷,羽毛箭偏离壶口半分,就掉到旁边去了,李小姐高兴的跳了起来,因为言昭华和她本就相差一箭,若言昭华这一箭射入了壶口,那两人就是平手,可若言昭华这一箭射不入,那桌上的彩头就都是她一个人的了,倒不是有多看中彩头的分量,哪怕是条帕子,只要能赢,都是令人高兴的。

     言昭宁对这个结果暗笑在心,掷壶这个活动她也很拿手,一般找不到对手,所以现在这些女孩儿们都不愿意和她对战了,看言昭华来来去去的玩儿了这么久,面前才赢了几样东西,技术可见并不高明,言昭宁先前那样夸赞言昭华,不过就是想为一会儿她赢的时候铺垫一番罢了。

     壶口被扶正之后,就有小丫鬟将羽毛箭捡回来整齐排列好,场内气氛因为言昭宁的挑衅而快速冷了下来,全都兴致勃勃的看着言家这对姐妹要如何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