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a.021
        第二十四章-晋/江/独/家/发/表-

         孙崇是谢氏请给谦哥儿做先生的人,只要他出事,一旦追究起来,谢氏总会要受些牵连的,外祖母虽然答应了替她和父亲说要回母亲的嫁妆,可事情还没做,谁都不知道结果怎么样,谢氏管了这么多年,并未出过什么大的篓子,若是言修出于其他考虑,完全有可能继续让谢氏掌管,到时候柳氏派出的人就算去了,最多也只能做个协助,那样一来,言昭华的算盘就落空了一半。

         若是有个法子让谢氏在这关键时刻掉个链子,言修只要对她失望了,那言昭华要回母亲嫁妆的成功几率就更高一些,而此刻孙崇就算是送上门来的猎物,言昭华如何能轻易的放过?就算用孙崇扳不倒谢氏,最起码搞掉孙崇也有两个好处,一来可以让谢氏的险恶用心被世人知道,用一个如此品行的先生教导侯府嫡长子,她那龌龊的心思不就路人皆知了,至少也要让她没法再假装慈母;二来言昭华也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孙崇再继续教言瑞谦学问了,上一世言瑞谦没人管,该有人引导的时候被人疏忽了,让他跟孙崇学了那一身的臭毛病,女色方面没有节制,以至于后来被人揪住了小辫子,造成那样严重的影响。

         这一世,言昭华说什么也不能再放任不管了。

         染香这边说完了,青竹也从外面回来了。看神情,似乎有大发现。染香将之迎了进来,便主动去把房门关了起来,主仆几个就凑到一起说话了。

         “小姐,您猜我在那凤儿身上看见了什么?先前我打听了凤儿的住处,她和二管事都住在西偏院里,那周围都是下人居所,没有把守,我便去了那里,果然遇见了回程的凤儿,她手里还掂量着东西,似乎很得意,我便假意问路,看清了她手中的东西,要说那孙先生小气呢,上回夫人生辰,打赏全府上下,人人都有银豆子发了,几个管事和几个先生拿的是另单另的份,每人一小袋内河珍珠,那凤儿手里拿的就是那珠子,可孙先生太小气,只给了她几颗,用红绳串成了手钏,一根手钏上,拢共也就只有七八颗珠子,却把她给高兴的,拿在手里不住把玩,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好东西呢,想必孙先生一定吹嘘了不少。”

         青竹的话让言昭华眼前一亮,说道:“你确定是太太赏的那批珠子?”

         如果真是那样,那这件事就更加好办了,连现成的证据都有了。

         只听青竹说道:“那珠子是不是太太赏的,奴婢倒是真不确定,但是我敢肯定东西是咱们侯府里出来的,因为那手钏的编织红绳的手法,就是咱们府里书院里打杂的三丫头自创的编法,旁的人编织出来的东西是平的,宽的,而三丫头编的东西是圆的,空心的,像是一根麦管儿,可别致了。凤儿和咱们府上没牵连,三丫头编织的东西哪里会到她手里?可孙先生手里有倒是不稀奇的,小姐您觉得我分析的对不对?”

         言昭华却是若有所思的盯着手腕上的镯子发呆,染香和青竹对视一眼,都有些紧张了,言昭华突然站了起来,对青竹说道:

         “你再去西偏院盯着,就说先前经过丢了个东西,看那凤儿接下来做什么,她若是出门,你就回来告诉我。”

         青竹记下了这吩咐,给言昭华行礼后就出门去了。

         染香问言昭华:“小姐,那奴婢要做些什么呢?”

         言昭华想了想后,说道:“你去问问那二管事现在什么地方。”

         这句话过后,染香也离开了房间。言昭华坐下,兀自倒了一杯茶捧在手心里,却是不喝,目光深沉的盯着有些波澜的水面。

         谢馨柔派人来请她去玩掷壶,言昭华只说自己有午睡的习惯,让她们先玩儿,等她睡一会儿之后再去。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之后,染香先回来了,告诉言昭华,二管事老杨吃了饭就在账房里和人对一笔酒水账,短时间内不会离开。又等了一会儿,青竹也回来了,这一回神色比先前还要激动。

         “小姐小姐,您真是料事如神,凤儿还真出门了,并且刻意打扮了一番,奴婢一直跟着她到了西偏院后面的柴房,您才奴婢看见谁了?”

         言昭华淡定自若,目光却是清亮不已,带着浓烈的幸灾乐祸,整张脸上神采奕奕,只听她轻声说了个名字:“孙崇?”

         青竹连连点头:“是是是,正是孙先生。”

         言昭华将手里的书一合,看向了染香,先前青竹还没回来,她已经和染香叮嘱好了接下来要做什么,染香知道这下有好戏瞧,也不含糊,不等青竹喝完水,就急急忙忙的赶了出去,青竹指着她离去的背影对言昭华问道:

         “小姐,染香去哪儿啊?”

         言昭华笑了笑,像极了一只纯洁无害的小白兔,可青竹却不由自主感觉周身冰寒,她家小姐自从醒悟过来之后,做的事情那是一次比一次凶残,这回只怕有人不是挨几板子就能了事了。

         染香去了一会儿后,就回来了,在言昭华耳朵边上说了几句话之后,言昭华便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两个丫鬟伺候言昭华换了一身衣裳,柳氏给言昭华和言昭宁预备下的房间里,全都放着春夏秋冬各两套合适的衣裳,专供两人过来小憩的时候穿,言昭华先前说自己午睡了,不换衣裳说不过去。

         打扮好了之后,言昭华就带着两个丫鬟往湖心亭的方向走去,先前谢馨柔派人来传话,就是说姑娘们全都在湖心亭上玩儿,有好几项游戏都摆放在那里。

         言昭华到的时候,湖心亭周围正是热闹的时候,不仅各府的娇客在,有些年纪小的男孩子也在一起玩耍,世子夫人顾氏及陪伴着的几位华贵妇人算是仲裁般坐在一旁闲话家常,也好看着这班金尊玉贵的公子小姐们,别闹出什么不愉快来。

         谢馨柔八面玲珑,谈笑风生,尽显主人家风范,谢馨元则一如既往的和言昭宁,还有几个不太熟悉的姑娘们混在一起,言昭华一到场,言昭宁的目光就落在了她的身上,已经没有了中午的和善,怒目相对,一副言昭华做了不可原谅之事的表情。

         而对言昭宁来说,害的谢氏被柳氏打了手板子,那就是不可原谅的事,所以言昭华也没指望这人能给自己什么好脸,最好是从此撕破脸,再不要和她有牵扯才好呢。

         目光一闪,却是看见了九曲回廊那头,湖心亭的中央,还坐着两三个正在下棋的男子,那与人对面而坐,午后之时,肩上仍旧披着轻裘的,不是眉目如画,俊美无俦的恭王世子裴宣又是谁?

         言昭华觉得奇怪,这园子里玩儿的都是年纪不过十岁或以下的男孩子,裴宣和他对面那人怎么看都不在此列吧。不过,饶是她心中觉得奇怪,却也知道非礼勿视,当即便敛下了目光。

         裴宣在棋盘上落下一子,慵懒的目光抬眼看了看,分明那丫头先前在打量自己,可此时却又恢复如初,令人丝毫看不出异样,果真是个有城府,有心计的坏丫头。

         世人只说他裴宣身体柔弱,成年男子们都在隔壁院落里打马球,特意‘照顾他’,让他在一旁休息,范文筹哪里坐得住,喊了谢樊来,三两句一骗,谢樊就做主把他们带进了女眷们玩耍的湖心亭,以水相隔,不碍礼教,反正范文筹是觉得,看一帮大老爷们儿臭汗淋漓的打马球,还不如来这里看娇花们香汗淋漓的玩儿游戏呢,好歹养眼不是。

         言昭华目不斜视,走到世子夫人坐在的那一桌去行礼问安,世子夫人顾氏知道柳氏的心思,对言昭华素来都还算客气的,让人将言昭华扶起,说道:

         “你是来晚了,小小年纪怎的也和老夫人似的要午睡,先前你没看见,好些个姐妹都拿到了彩头,我看了看,今年的彩头还挺丰厚,有你这懒丫头后悔的时候。”

         言昭华腼腆一笑:“舅母就别打趣我了,生怕旁人不知道我是个懒丫头,彩头再好,可那瞌睡来了,挡都挡不住,我也没办法不是。”

         顾氏打趣她,言昭华干脆就顺着她的话说了,非但不让人觉得讨厌,还颇有一番她这个年纪该有的娇憨,逗笑了一旁的夫人们,又听言昭华称呼顾氏为舅母,便知道是长宁候府的小姐,三小姐言昭宁一直坐在秋千上没离开,那这个想必就是大小姐了,纷纷疑惑,似乎这位言大小姐与传闻中的印象不太一样呢,丝毫不让人感觉傲慢,反而娇憨可爱,快人快语,生的又是那粉雕玉琢的模样,清纯楚楚,竟与言府三小姐有着完全不同的韵致,更加清雅,更加贴合大家闺秀,世家千金的姿态仪表。

         顾氏也是笑开了,拍了拍言昭华的手背,说道:“如今这些丫头,嘴巴可是个顶个的厉害,我是说不过了。快些让人带你去和姐妹们玩儿,多赢些彩头回来。”

         言昭华落落大方的给顾氏和周围的夫人们都行了礼,这才随丫鬟去了姑娘们正玩闹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