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第三章

         张平在青雀居处置完人后,就在房外给言昭华复命,然后一干被打过的奴婢也跟在外面请罪磕头,言昭华对红渠拂了拂手,红渠便揉着手板心,往门口喊了一声:

         “都退了吧,大小姐要休息了。”

         外面零零散散的动静全都没有了,言昭华将红渠招来让她取来纸笔,写道:换被子。

         红渠看着言昭华写的字,有些为难,说道:“小姐这是要……”

         言昭华指了指纸,又写:昨夜汗湿了。

         红渠这下可撑不住了,脸色变道:“小姐知道的,奴婢……不认字儿。”

         言昭华当然知道红渠不认字,她从前该是谢氏安排在自己身边的暗桩子,不是太重要的,只因为她会做毽子,踢毽子,初始才入了言昭华的眼,将她从灶房提拔到了院外伺候,谢氏也没想到放了那么多桩子,偏这个丫头在前侯夫人留下的那拨人中露了些眉目,谢氏前些年都在巩固自己侯夫人的地位,没空插手管青雀居的事情,如今地位稳固了,她还要搏贤名,前侯夫人虽然命不长,但府里府外提起言府的前当家主母,无一不是夸赞满意的,所以,谢氏要做的比前侯夫人好,当然不能有任何瑕疵和把柄被人抓住,就算想处置言昭华身边的人也得寻由头,有理由才行。

         红渠算是临危受命,没有受过多少训练,要不然谢氏怎么会让一个大字不识的人过来呢,只不过言昭华一日大似一日,的确是要有个人在身边看着才行,所以谢氏就将红渠以她的名义送到了言昭华跟前儿,起先实在房外伺候的,因为言昭华身边有染香和青竹在,红渠没法进房,再加上以前言昭华哪里知道她们的险恶用心,觉得和红渠很有缘分,对太太又信服,当时还曾为自己与太太看人的眼光相同而沾沾自喜过呢,红渠说话风趣,又会做毽子等一些小玩意儿,时间一长,言昭华就被红渠给骗了过去,一段时间后,青竹不知怎的就犯了错,太太插手,让红渠做了她房里的一等丫鬟。

         言昭华想了想后,在纸上画了一根竹子,给红渠看了看,红渠这下是明白了,却心有不甘,故意装傻道:“这……小姐这是什么意思,奴婢……”

         她就是顶替的青竹进来房里伺候的,自然是不希望言昭华把青竹给叫回来,言昭华将纸笔一扔,也不和她废话,在床框上重重拍了两下,以示愤怒,又将写字的纸丢到红渠身上,红渠这才有些惧怕,犹豫了会儿后,才行礼走了出去,嘟着嘴去到青雀居的杂物间,将刚刚挨了三棒子的青竹给喊到了房里。

         青竹进了房,看见言昭华就跪到了床前,她和染香一样,都是从小伺候言昭华的,比言昭华大一岁,染香秀气,青竹英气,她们两个是言昭华的生母谢薇安排在言昭华身边的,从小也跟着她一起读书,不说诗词歌赋,但琴棋书画也都略通一二,不是红渠这种杂牌军可以比拟的,青竹先前是进不来,如今进来了,似乎也豁出去了,红了眼睛,就对言昭华磕头说道:

         “求小姐恕了染香的错,奴婢当牛做马也会报答小姐的恩情,染香给打了十大板子,如今还被关了起来,说是两天不给吃喝,她先前裤子都红了,定是伤的很重,若是两天无人搭理,也不知能不能撑过来,求小姐开恩,求小姐开恩啊。”

         青竹被打发到杂物间有些时间,不过毕竟是从小伺候言昭华的,十几年的情分在那里,她知道言昭华心软,只是受人迷惑,定不是真的要把她们赶尽杀绝,所以才敢拼命给染香求一条生路。

         言昭华心中愧疚,染香和青竹会遭罪,全都是因为她的蠢,以至于让这两个和她一起长大的丫鬟上一世过的那样凄惨,抬手对青竹招了招手,红渠在床前似乎想拦着,却被言昭华一记眼神给吓住了,红渠心里犯嘀咕,大小姐这是怎么了,模样看着分毫未变,还是那副娇娇弱弱,楚楚可怜的模样,可偏就这眼神,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吓人了呢,被她瞥一眼,似乎自己的心肝脾肺都给她看个分明似的。

         青竹赶紧跪爬到了言昭华的床前,言昭华对她伸出手,将她扶了起来,用一旁的纸笔写道:让张平把染香放出,找林大夫诊治,让染香好生休养,伤好了还回来伺候。

         青竹看了言昭华写的字,欣喜若狂,刚刚站起来的她又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给言昭华重重的磕了几个头,红渠在一旁见了有些担忧,生怕言昭华三言两语就把青竹召回来,问道:“哟,小姐赏了什么,怎的青竹这般高兴?”

         青竹起身对红渠说道:“小姐让我去传话,将染香放出来。”

         红渠听了,心里稍微定了定,幸好小姐不是召回青竹,走到言昭华身边,小声的贴近她,这也是红渠的小心思,这样和大小姐说话,大小姐觉得亲近,旁人也觉得她和大小姐亲近,红渠一直是这么用的,没想到今日再次失败了。

         言昭华推了推红渠,让她站直了说话,红渠的神情有些尴尬,言昭华没等她说话,就将先前写给红渠的纸递给了青竹,青竹看了看,就对红渠说道:

         “小姐想换床被褥,说是昨天晚上汗湿了。”

         红渠这才恍然大悟,心里又对言昭华埋怨,这点小事,就是比划比划她也能明白,做什么写字呢,不是成心欺辱她不识字儿嘛。

         青竹要去传话,红渠也是不会把换被子这样的事情让给青竹来做的,懂了意思,做起来也就快了,言昭华一直默默的待在一边看着,没有多余的动作,红渠喊了小丫鬟进来一起替她换好了床褥,请裹着貂绒皮氅的言昭华上、床,言昭华上去之后,觉得鼻尖那种熟悉的香气依旧若隐若现,不动声色的将被子盖好。

         青竹进来复命,告诉言昭华等染香已经被送回了房间,林大夫也去诊治了,青竹说完之后,就抬头看了一眼言昭华,两人正好对上眼神,言昭华就对她招招手,然后拍了拍床沿,又对红渠挥了挥手,意思就是青竹留下,红渠退下,红渠这下忍不住了,对言昭华说道:

         “小姐,这样不合规矩吧。青竹……已经去了杂物间,再回来伺候小姐,这恐怕……”

         言昭华扫了一眼红渠,点点头,用笔写道:你去杂物间传话,就说我借青竹用几日。

         她也不直接说让青竹回来,也不说借了什么时候还,总之,就是让红渠听了青竹的传述后,心里十分不甘,却又无可奈何。因为她心里实在没底,不知道这位小姐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到底是想把青竹换回来,还是只想让青竹留下认认字儿,毕竟小姐如今说不了话,总不能靠打哑谜来猜意思吧。

         不管怎么样,言昭华发话之后,红渠也没有反抗的份,她出去之后,言昭华并没有和青竹说话,直接躺下,却是不把身上的大氅除去,将之贴身盖着,隔绝了她与被子的直接接触,青竹也觉得小姐生死关走一遭后似乎长大了不少,见小姐无意和她说话,她也不敢多问,便在一旁尽职的守着了。

         言昭华是真的累了,高烧过后整个身子都虚脱了,脑子还没完全清醒,迷迷糊糊间就睡了过去。

         她这一睡,就睡了足足两天。

         两天之后,身子才渐渐好转,胃口也大了一些,喉咙的疼痛稍稍缓解,因为知道这一回的病会让她喉咙不舒服好长时间,言昭华这两日就没有强行开过口,所有事情全都靠写来完成,就算不舒服也坚持服用对喉咙好的药,这般静养几日之后,喉咙终于不疼了,话也能说些,回想上一世,她没法静心,强行说了不少,以至于让喉咙两个月都没发出声音来。

         在房里闷了好些天,言昭华也将自己的心绪整理好,终于决定走出房门,正式面对这个世界。

         青雀居还是那个青雀居,承载着她童年的美好回忆,只可惜,这份美好没有坚持太长时间,十三岁过后,生活在这里的日子,对后来的她来说,简直就是恶梦。

         穿过了回廊,来到青雀居里别有洞天的梅园之中,前几日的雪还没有化干净,屋脊上还残留了些,青竹搀扶着言昭华,说道:

         “小姐,天儿凉,咱们看一会儿就回去吧,身子才刚好些呢。”

         言昭华点了点头,率先走上了八角凉亭的石阶,青竹立刻吩咐后面的小丫鬟先行上亭子铺绒垫子,言昭华走上去之后,垫子就已经铺就好了,言昭华心中甚慰,她当年怎么会被红渠给骗了,将两个这样贴心的小丫鬟给送走呢?

         坐在亭子里看着白梅在酷寒之中盛开,言昭华的思绪又不由自主的飘了出去,正回想前世失神的时候,一道甜美的声音传了过来:

         “姐姐身子可大愈了?”

         回首一看,不是言昭宁又是谁呢?

         言昭宁是谢氏的女儿,生的美艳动人,不过十岁的年纪,就颇有一番艳若桃李的架势,眉眼五官肖似谢氏,言昭华和言昭宁这两姐妹各有千秋,言昭华清雅,言昭宁艳丽,不过都是世间罕见的美貌佳人,上一世的两人在外并称为长宁双姝。

         言昭华病中,言昭宁虽不曾过来探望,却是每天都派人来问言昭华的病情,并送些解闷的玩意儿来,今日得知言昭华身子好些,言昭宁赶忙就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