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第五章

         言昭宁听了言昭华这话,就知道言昭华是不舍得她绣的那东西,有些不满,说道:

         “怎么没绣好,姐姐上回绣完了就给我瞧了,莫不是怕我抢了?”言昭宁今年十岁,不过时常跟着谢氏出门,因此小小年纪就学会那种拐弯抹角的说话。

         言昭华只恨自己当年瞎了眼,没察觉出她的真正品性来,也不和她兜圈子,直接说道:

         “还有署名没加呢,等把署名都加了,才算是完整。”

         言昭宁听到这里,也不禁忍不住说道:“姐姐还要加署名?”

         心里嘀咕:要是加了署名的话,那她还怎么拿过去冒充自己绣的呢。言昭宁想起母亲说的话,说定国公夫人柳氏是个注重心意,不注重金银之人,越是费工夫的手作品越是能入她的眼,反而是那种金玉黄白之物会让她觉得俗气,这一点兴许连言昭华都不知道,毕竟前侯夫人去世的早,言昭华自小养在她的母亲身边,而母亲自然不会将这些处事重点主动告诉她。不过,这些事情言昭宁心里却是清楚的很,原本也就打算自己绣一个东西,可没想到上回瞧见言昭华绣了那样多大幅面的,她绣的那帕子手工未免太小家子气,所以当时就放弃了,放弃的同时,也在心里打定了主意,要把言昭华绣的那几幅东西给要过来,到时候随便用点虚空的富贵东西打发了言昭华就好。

         可现在,很显然言昭华是想把她的计划全都打乱掉。

         “那样大雅的东西,加了名字,会不会……太俗气了?”言昭宁只能这样说着,又看了一眼在一旁吃东西的言书彦,在桌肚子里踢了言书彦一脚,言书彦立刻看懂了她的眼神,放下糕点点了点头,附和道:“是啊是啊。”

         至于‘是啊’什么,言书彦就不懂了,毕竟他才九岁,又是从小在前院书房里长大,言昭宁这些从妇人们身上学过来的小算盘,现在的他哪里能够明白,不过是跟着附和附和罢了。

         “无妨,当时绣的时候就预留了署名的地方,不过是一枚小印章,不会碍着观赏的。”言昭华已非昔日阿蒙,对付一个小丫头还是绰绰有余的。

         反正言昭宁说一万句,言昭华都是这个态度,说着说着都快成气了,言昭宁再不想留下来兜圈子,直接喊了言书彦,阴沉着脸离开了凉亭。

         青竹上前来扶着言昭华,担忧的说道:

         “大小姐何苦跟二小姐较劲呢,这下二小姐又该回去跟太太告状了。”

         言昭华转头看了一眼青竹,忽然问了一句:“青竹,你觉得太太对我怎么样?”

         青竹不懂言昭华的意思,以为是自己哪里说话冒犯了她,赶忙跪下请罪:“小姐饶了奴婢,奴婢信口胡说的,万没有挑拨之意。”

         言昭华将青竹扶了起来,弯下身去给青竹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尘,说道:“我又没怪你,只是想听你说一句实话,毕竟咱们三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身边无人可用,也就只能问问你了。”

         这番话简直说到了青竹的心坎之中,话中所言‘三人’,更是将染香也划了进来,只听言昭华又道:“你不用顾忌,直接说吧。”

         青竹咬唇犹豫了一会儿后,才鼓起勇气对言昭华说道:“奴婢觉得……太太对大小姐好是好,不过……好的有些表面……”

         接下来的话,青竹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却可以让言昭华完全明白过来,原来由始至终,被蒙在鼓里看不透的人只有她一个,她从前还嫌弃青竹和染香蠢笨,没有红渠机灵,可谁知道,她言昭华才是天底下最笨最蠢的人。

         谢氏对她再好,可说到底也不过就是生活表面上的,给她吃好的,穿好的,用好的,可是在教养和做人处事方面却是很少教导,她从前只觉得谢氏对她好的不能再好,亲生母亲做的也不过如此罢了,但后来长大了,见识多了才明白过来,谢氏其实用的就是一般大户主母们常用的‘捧杀’这一招罢了,不过,谢氏在侯爷面前表现的慈母一般,竟骗过了所有人,正可谓当局者迷,言昭华只恨当年亲小人,远忠仆,错失了很多忠言逆耳,以至于她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行越远,最终万劫不复。

         青竹见她说完那些话之后,言昭华就愣着不动,试探性喊了一声:“大小姐?”

         心里忐忑至极。却见言昭华失神的嘴角忽然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看的青竹在心里打颤,觉得大小姐自从病了一回后,就像是突然变了个人,时不时的目光深沉,时不时的露出冷笑,就好像现在这样。

         言昭华转眼看了看青竹,见青竹似乎被自己吓到了,言昭华这才莞尔一笑,从青竹手中接过了刚刚烧好的手炉,裹着大氅走下了石亭。

         修养了这么多天,该想明白的也都想明白了,她本不愿重生,可老天偏偏给了她这个机会,既然机会来了,那她也不会错过就是了,从前的人和事历历在目,谁好谁坏,她心中有明镜,这一世断不会被这些奸险小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回到青雀居的主卧,红渠正在给言昭华清点房内事物,看见青竹,那眼神恨不得要将青竹的肉给一块一块割下来似的,表面上却是笑得十分欢喜,扶着言昭华入了内,细细的回禀房里的事务,言昭华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喝了一剂巩固喉咙的药剂之后,才对喋喋不休的红渠说道:

         “去准备两碟子小点心,要马蹄糕和栗子糕,再用小炉子温一罐红糖姜茶。”

         红渠不知道言昭华为什么听她说着说着就要吃东西了,笑问道:“小姐是饿了吗?”

         言昭华不置可否的说道:“厨下准备的时候,你就去库房里将我从前自外祖家带回来鎏金掐丝麒麟兽的套碗拿出来,待会儿姜茶熬好了,回来用咱们自己的八仙莲花罐装,炉子用那崭新的小铜炉,再带上几只麒麟兽的吉祥碗,用红锦团纹的玉托盘装来。”

         红渠有点心慌,大小姐突然说这么多东西,每一样都有来头和讲究,言昭华从前是很好伺候的,从来没有这样劳师动众过,所以红渠才觉得在这样一个侯府嫡小姐的手下好伺候,但她不知道的是,所谓的‘好伺候’不过是懒得麻烦自己,也懒得麻烦别人罢了,红渠初来乍到,哪里能分的清楚,一时有些局促,言昭华倒也不是想为难她,对青竹使了个眼色,青竹便不计前嫌上前对红渠说道:

         “红渠姐姐,走吧,咱们一起去准备小姐说的物件儿。”

         红渠有点不甘再次吃了无知的亏,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青竹拉住了,说道:“红渠姐姐快些吧,库房里的东西要取出来流程多着呢,还得去找李妈妈要对牌。”

         青竹的一番话后,红渠也没法再问什么,只好跟着青竹走出了主卧房。

         言昭华这才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红渠先前待着的地方看了看,上面的确是青雀居的出入账本,可也只是独个儿院落的帐,言昭华走到内间,从床头隐藏着的多寳阁里取出一只黑匣子,将匣子打开,露出里面安然存放的金银细软,虽说也有一两千两的价值,不过这些东西都是言昭华每月的份例品,长宁候府没有老夫人,所以赏赐并不多,府中上下也就只有四季统一的赏赐罢了,这些都是往年用过存放的,新的该是在梳妆台上的匣子里,不过林林总总加起来,最多也就是两千两的价值,谢薇当年嫁入长宁候府,定国公府给的嫁妆铺就十里红妆,那排场,就算是在十几二十年以后的京城,也是为人所津津乐道的,可是谢薇死后,这些东西就全都封在了长宁候府的库房之中,而一些需要打理的铺子,都由当年谢薇留下的陪房继续打理,所出所入也都是算入府库之中,不会多余的拨到言昭华的账面上。回想上一世,她捉襟见肘的窘迫,最后还要同样境遇不好的言瑞谦接济,而当年母亲留下的东西,到最后就不知去向了,说到底全都划入了谁的口袋,就是一目了然的事情了。

         言昭华知道谢岚就算想吞那笔嫁妆,暂时也没那个能耐,毕竟数额巨大,并且定国公府如今还没有没落,谢岚就是有那个贼心,也没那贼能力,放在库房里倒没什么要紧,至少只要言昭华在长宁候府一天,这些东西明面上的主人依旧是她。

         过了一个多时辰,红渠和青竹按照言昭华的吩咐,将东西全都准备好了,玉质托盘,崭新小铜炉,再加上一只八仙罐,一套麒麟兽的掐丝鎏金碗,这样一套东西就算不装什么,只摆放在那里都叫人赏心悦目。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言昭华便突然又说道:

         “走吧,端着东西跟我去一趟主院。”

         红渠和青竹对视一眼,两人都不知道言昭华这句话是对谁说的,红渠则是越发不懂,若是一个月前,红渠还有自信,大小姐这句话是对她说的,可现在嘛,她就不敢肯定了,毕竟大小姐病愈之后,变了许多,对她更是疏远,就是去院子里散步,带的都是从前被她嫌弃的青竹。

         言昭华见她二人不动,这才笑了笑,指了指桌面上的东西,对红渠说道:“是去太太那边,自然是你跟了,仔细端着东西跟我走吧。”

         红渠听言昭华说带自己去主院,心里就不犯嘀咕了,思路一下子就明白过来,大小姐是去见太太,而她是太太赏的人,就算是大小姐也得给太太七八分颜面,不敢轻易将她换掉,如此一想,红渠心里就安定许多,轻快的端着准备好的东西,跟着言昭华身后,穿过青雀居的回廊,往主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