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第十二章

     染香在房里养好了伤之后,就回来和青竹一起伺候言昭华了。

     上回青雀居里发生了那件大事,如今青雀居里的气氛已经安分许多了,有些之前心里有过动摇的下人们如今也安定了,被杖责的五个人,全都是太太的人,可大小姐处置起来连眼睛都没眨一下,除了听说太太在主院里发了一通脾气,对大小姐却未敢有任何处罚,这个举动让青雀居众人瞬间就明白了,大小姐就算从前软弱,可一旦被逼急了,哪怕是太太也制不住,更何况,就从伦理上说,嫡出大小姐的身份,未必就比继室夫人差吧,这几年大小姐的有意避让,倒让大家忽略了这个事实——太太她是继室啊,身上并无品级,连‘夫人’的称号都不能享有呢。

     如此这般一番心里挣扎后,大家也就不再三心二意了,反正他们是在青雀居做事,横竖能决定他们去留的是大小姐,没有逆天的大利,实在犯不着偏向太太去做那危险的交易嘛。

     染香端着托盘走进房,对言昭华说道:“小姐,二公子不在学堂。”

     一早起来,言昭华就让染香去给言瑞谦送乳鸽枸杞汤去,染香这是回来复命了。

     言昭华在写字,听了染香的话说道:“还是不收吗?”

     染香立刻将东西放在一旁跪下请罪:“奴婢该死。二公子说他现在不饿。”

     言昭华依旧没抬头,只是摆摆手让染香起来,然后说道:“放火上煨着,过会儿再送。”

     染香和青竹对视一眼,并不敢多言,只应了一声‘是’就下去了。

     言昭华今日穿着清雅素淡的白玉兰散花袄裙,外罩水烟色缎绣氅衣,梳着寻常的元宝髻,只用一根白玉兰的纤细玉簪装点,全身上下没什么饰品,颠覆了往常环佩叮当的形象。虽然同在闺阁中,不过上一世少女时的言昭华更多的时候都打扮的比较艳丽,因为言昭宁生的艳丽,所以她的打扮都是那种大红大火的颜色,看着醒目又热情,谢氏也喜欢让言昭华穿那样的衣裳,当时的言昭华并不知道自己不适合那样艳丽的打扮,她生的纤细柔婉,五官灵动精致,一双杏儿般的剪瞳仿若会说话般,有种令人不可亵渎的纯美,穿着艳丽,反而将其本身的空灵纯澈特点给掩藏了,虽依旧漂亮,但终究少了灵气,不如言昭宁那般火热自然。

     这样的情况也是后来言昭华才意识到的,可是那时候就是想改都来不及了,人们对她的印象早已定格,再也没有机会翻转了。

     言瑞谦是谢薇难产生下来的孩子,据说当时母子都危险,言修倒是果断,要弃小保大,谢薇却是不肯,怎么也不愿用孩子的命换自己的,一番挣扎过后,孩子终于出来了,而谢薇也气力用尽,下面血流不止,没两天就去世了,留下了言昭华和言瑞谦这两个孩子,言昭华还好,言瑞谦从此以后就被贴上了害死生母的标签,不仅言修对他没有感情,就连谢家也对言瑞谦颇有微词,以至于两家对这个孩子并不关照,言昭华小时候不懂事,也和旁人一起,对这个一母同胞的亲弟弟说了很多伤人心的话,讥讽嘲笑亦时常发生,也是到了大了,她看清了谢氏的为人之后,才渐渐的了解了一些弟弟的处境,为自己所作所为后悔不已。

     她重活在十二岁,之前对弟弟的刻薄印象早已在言瑞谦的心中形成,想要扭转实在不易,言昭华去学堂找过他,但言瑞谦却避之不见,她就只能给他送东西,可是无论她送什么,最后言瑞谦要么不收,勉强趁他不在送进去,他发现之后,也会很果断的给她送回来,坚决不收她的任何东西。

     青雀居的事件过后,谢氏倒是稍微的安分一些了,不过那一回的出手,言昭华把她和谢氏之间的平静算是彻底打破了,府里人如今都知道,太太和大小姐已经撕破了脸皮,都绷着神经,等着下面再发生事情。

     但很奇怪的是,从那之后,居然什么事都没发生……

     眼看着就到了定国公夫人柳氏的五十岁生辰日了,谢氏这些天都在替言昭宁选衣裳首饰,倒是像从前一般,给言昭华送来一些,但都被言昭华搁在一旁,连看都不看一眼。

     言昭华这几日都在绣房里待着,因为送给定国公夫人的围屏虽然绣好,但还有些需要修饰的小瑕疵,这些天言昭华就在绣房里捣鼓这些,因为红渠和其他五个奴婢都被打了送出府,其中一个就是管理绣房的丫鬟,那丫鬟离开后,言昭华又不肯再收人进来青雀居伺候,所以,就从衣物房里调了彩霞过来伺候。

     青竹善字,染香善琴,对女工都没什么研究,从前绣房里的丫鬟倒是个善于刺绣的,如今换过来的彩霞只算知道一点皮毛罢了,言昭华倒是绣工很不错,事实上,言昭华的整个少女时代都是在刺绣中渡过的,三岁的时候,连针都拿不住,谢氏就给她请了个江南贡缎院里退下来的嬷嬷回来,每天就教她捏针刺绣,谢氏给出的理由就是,她是长宁候府嫡出大小姐,要学会一手漂亮的女工,才能给长宁候府争脸面,而言昭宁不是嫡长女,倒是可以晚几年再学,言昭华那时候年纪小,身边有些母亲留下来的人虽和她说过谢氏恶毒,说她有意耽搁她学其他有用的知识,但言昭华却不曾相信过,可事实上确实如此,世家小姐之所以能成为世人所景仰的一群人,并不是和一般闺阁千金一样,懂得个刺绣就成的,你学识不通,就算是会绣龙绣凤,也只是个出身良好的绣娘罢了,而在言昭华日夜不分的刺绣时,言昭宁三四岁时,谢氏就给她偷偷的请了女席,以教养嬷嬷的身份留在她身边教她读书写字,而言昭华虽比言昭宁大两岁,却是直到八岁才开始文学启蒙,她的教养嬷嬷就是那江南贡缎院退下来的嬷嬷,一生只会刺绣,其他大字都不识一个,直到她上了学堂之后,刺绣的时间变得少了,那嬷嬷才请辞回乡的。

     只恨当年言昭华看不懂谢氏的阴险用心,不过也正因如此,她才学得了这一手精湛的刺绣技艺,以十二岁的年纪,绣出这般大篇幅的绣艺来,可谓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小姐绣的可真好,就跟店里面卖的那些没什么两样了。”彩霞今天是第一天来伺候,忍不住要跟言昭华套近乎,言昭华心情似乎不错,听彩霞这么说了,也勾唇回了她一句:

     “哪里就有店里的绣的好,不过是依葫芦画瓢罢了,病了一场,拿针的手都不利索了。”

     彩霞见言昭华愿意搭理她,心里高兴,便回道:“小姐太谦虚,这几幅围屏当真是奴婢见过绣的最好的了。”

     对于这样的话,言昭华哪里会不懂是恭维呢,没有回她,只是收了一处的线头,刚收完,染香从绣房外走入,来到言昭华的耳边说了一句:

     “小姐,您送去的字帖,二公子收了。”

     言昭华眼前一亮,停针抬头,看着染香,愣了半晌,说道:“果真?他可有说什么?”

     对一旁侍奉的彩霞比了比手里的针,这便是要歇息和染香说话的意思,彩霞赶忙屈伸过来,动作有些不熟练的将言昭华手里的针收入了针线篮子里,言昭华起身,和染香走出了绣房,边走边小声说道:

     “快和我说说,那字帖二公子可满意?你和他说了吗?不是给他的,是让他过些日子带去谢家的。”

     染香点头,说道:“说了说了,二公子虽未明确答复,可奴婢瞧他的样子,定是明白了大小姐的良苦用心的。只不过,奴婢不懂的是,送给定国公的东西,不是应该都是些兵器兵书什么的吗?据说定国公最不喜朝中那些文臣,如今您还让二公子送字帖给他,会不会让国公嫌弃?”

     言昭华挑眉一笑,两径旁的枝桠仿佛都被他的笑容给带活络了,看着春意盎然的样子,看呆了染香,言昭华没有回答染香的话,只是将手拢入宽袖之中,踩着鹅卵石的台阶,走上了回廊。

     人人都觉得定国公是武将,不喜文臣,可甚少有人知道定国公爱书法,尤其是狂草,他从小跟着老定国公在战场上长大,已故老国公是儒将,从小对国公文武皆授,可后来老国公战死沙场,年纪轻轻的国公很小就尝到了国仇家恨,这才奋然习武,暂时放弃了文路,后来建功立业,将敌人赶出了萧国境内,并替老国公报了仇,重新拾起了书本,可这时的他已经是武将之首,真正的喜好说出来未免让人觉得婆妈,索性他也就不说了,所以知道的人很少。

     言瑞谦不得大家喜爱,一来是因为谢薇生他时难产,二来也和他本身的性格不讨喜有关系,再加上谢氏从中挑拨,言瑞谦的地位更是岌岌可危,言昭华知道弟弟本性纯良,不想让他再落得上一世的下场,想尽力帮他,可最后究竟能帮成什么样,言昭华就不敢保证了,毕竟连她自己都不敢保证,自己今后一定会过的比上一世好。

     夜晚言昭华睡下后没多久,外面就传来混乱的脚步声,没一会儿青竹和染香就披着外衣,掌着蜡烛走进来,言昭华也从床上坐了起来,月光下的她一双点漆般的瞳眸中似乎带着透析一切的妖异,只听青竹急急说道:

     “小姐,不好了,绣房失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