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28.028.¥
    第三十七章

     言昭华坐在梳妆台前,看着自己下颚上的伤口,并不是很大,却有些深,仰起头来就看得到,大概指甲盖儿大小,红红的,翻出了一点肉,还没结痂。不过想着昨天的惊险,这点伤都算是她命大了。言昭华到现在还心有余悸,要是她昨天一刚烈,没准儿就戳死在那剑上了,昨日之事,是她前世今生遇到过的最最可怕的场景了,那一瞬间,所有的仇恨全都忘了,只想着怎么活命。

     可说来也奇怪,昨天自己那一番莫名其妙的话,怎么就真的说懵了那些人呢?要是他们不听她废话,说不定她和言修已经被抬着尸体回府了,怎么可能还等到威武候去搜救他们呢?

     染香和青竹一边给她梳头一边抹泪:“怎么好端端的去散心,就遇上这种事儿了呢?小姐还是个姑娘,要是真出点什么事,那可怎么办呀!”

     染香比较感性,只要一想到昨天晚上小姐和侯爷回来时那狼狈的样子,染香就觉得两腿发软,止不住的打颤。青竹虽然理智,可也是感触不已:

     “这一回,可正要多谢威武候了,若不是他救了小姐和侯爷,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青竹的话让言昭华的目光从扬起的下巴上调转过来,点点头道:“是啊,有机会真的要谢谢他。”

     若非谭城及时赶到,就凭她爹流了那么多血,就算那些刺客不回来,她爹在林子里估计也熬不过一夜,而言修死了,就算她没死,最后被救回来,可名节肯定是毁了,那也和死了差不多,还不如死了呢。

     正说着话,院子里传来一道声音:“大小姐,侯爷醒了,说要见您。”

     来传话的是言修书房里的护卫,甚少踏足后院,言昭华刚刚梳洗完毕,听了他的话就出去了,对他问道:“我爹怎么样?”

     那人回道:“侯爷已经醒来,血早就止住了,如今大夫给包扎好了,可侯爷不放心小姐,说什么也要见一见才放心。”

     言修的伤是外伤,只要血止住了,就没什么大碍,好好休养便是,言昭华没耽搁,跟着那护卫就去了言修的院子,言修一般不住在主院,更多时候是睡在自己的书房里,他的书房很大,比寻常一个院子都大,好几间房连着,言昭华来过几回,却都没有这一回这般名正言顺。

     护卫将她带到寝房外,通传一声后,就请她进去了,言修的寝房很简单,只有一些生活必须的用品,其他装饰并不多,连个床前的屏风都没有,言昭华进去转了个弯就看见了靠在床上,脸色苍白的言修,身边有个大夫还在开方子,威武候谭城也在。

     言昭华见有外客,赶忙低下头请安,就听言修说道:“这是谭伯父,磕三个头,多谢他的救命之恩。”

     言修的话,让言昭华不敢怠慢,规规矩矩的在谭城面前跪下,磕了三个头,诚信是说道:“多谢谭伯父救命之恩。”这不仅是言修的命令,言昭华自己也很感激谭城的,所以这三个头磕的心服口服。

     “快些起来,内侄女不必多礼。”

     谭城是个爽朗的武将,没那么多规矩,也就让言昭华起来了。言昭华走到言修床前,对言修问道:“父亲觉得怎么样?”

     言修牵动了下嘴角,摇了摇头,说道:“没事了,血止住了。你跟你谭伯父说说,昨天我昏迷之后的事情,可有什么蛛丝马迹,他们说了什么,事无巨细的全说出来。那些人从京城出入,你谭伯父掌管五城,若有些蛛丝马迹,他肯定能查出些因果。”

     言昭华正要把昨天跟言修说的那些话重复一遍,就听门外响起了谢氏的声音,说道:

     “世子太过客气,侯爷无大碍。”

     谢氏竟将一俊美公子直接引进了门,那公子身长玉立,眉目如画,周身透着与旁人不同的俊雅,穿着一身苍色织锦玄纹云袖的直缀,无需配饰亦能见其芳华,脸色苍白却俊美无俦,一双眼睛透着睿智。

     “父王与侯爷约了今早内阁相见,却不料听闻侯爷遇袭,心中甚忧,便着我过来探望。”

     恭王世子裴宣突然到来,让言修和谭城都感到意外,谭城亲自迎上前,与裴宣寒暄道:“世子前来探望言候吗?”

     裴宣回礼,声音柔雅,慢吞吞的说道:“一来探望,二来问一问情况,京师重地,朝廷一品大员京郊遇袭,此等大事,连皇上都极为震怒,特命我来问询一二,若是有所头绪,可直接交予内阁,由军机处着手处理。”

     谭城回头看了一眼由言昭华扶着坐在床边的言修,谢氏瞧见言昭华,眸中一惊,她不过离开片刻,言昭华怎么来了?却是不动声色,走到床边,接替了言昭华的动作,扶着言修坐起。

     谭城走到言昭华面前,说道:“内侄女不必害怕,这位是恭王世子,他代替内阁来问候言候,将你昨晚所见所闻一五一十的全都说出来,不要有遗漏,哪怕是你觉得奇怪的地方,也可以全都说出来。”

     言昭华看了看谭城,又看了一眼目光如电的裴宣,没由来的言昭华心上就是一紧,就听裴宣说道:“大小姐不必害怕,只需直言便是。”

     言昭华的脑中莫名想起了昨夜挟持她的那个黑衣首领的话,若是乱说,他会找到她的闺房,然后杀了她!言昭华深吸一口气,将昨夜的事情,连贯的告诉了在场之人,说的和昨夜对言修说的差不多,直接忽略了自己的戏份,只说了看到的杀人场景,半句也没有提什么锦衣卫不锦衣卫的事情,因为她觉得,其实这些人也许心里早就已经有了判断,不过是想借她的口再确认一遍,这个时候,无论她说了什么,都不会对事件起到关键作用的,毕竟谁也不会以一个吓坏了的闺阁女孩儿之言去推演案情,问她,不过是走个形式罢了。

     言昭华说完之后,谭城和言修都陷入了沉思,倒是那裴宣饶有兴趣的盯着言昭华,一点都没有外男该有的矜持,言昭华暗地里瞪了他一眼,裴宣黑眸便是一动,然后就乖乖的收回了目光。

     事情确实像言昭华说的那样,问她不过是个形式,问完了之后,言修就让言昭华回去歇着了。

     言昭华给众人行礼告退,心里把这些折腾人的全都腹诽了个遍,面上却是不露声色,和谐大方的走了出去。

     来的时候有人带领,回去的时候就没有这殊荣了,言昭华一个人走在回青雀居的花园里,可走了两步就被人喊住了,说道:

     “言小姐留步。”

     言昭华回头一看,竟然是嘴角噙笑的裴宣,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言修的院子里没有多少伺候的人,这花园里也不例外,裴宣远远的就看见这丫头东张西望,心下更是觉得好玩儿,这丫头的行为似乎永远都和别人不一样,旁的姑娘若是私下被男子喊住了,第一反应是脸红和局促,可她呢,冷静的令人惊奇,非但不局促,反而更担心会不会被人看见。

     “世子……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言昭华可不会花痴的以为裴宣这样的人会特意过来和她说话,肯定还是为了言修遇袭的事情,故有此问。

     裴宣勾唇一笑,天生带着魅惑,言昭华肚中腹诽,也不知道恭王和恭王妃是怎么生的,居然生出个这么妖孽的儿子,让男人女人看了都把持不住,若她的内在真的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女,没准今后就得把这位私下寻她说话的世子看作是春闺梦中人了。

     不过裴宣可不知道言昭华此刻心里在想什么,勾唇说道:

     “也没什么特别想问的了。只是觉得大小姐和一般的姑娘不一样,处乱不惊,我听小姐描述便知昨晚情况艰险,可姑娘不仅无惧,却能镇定自若等到援兵到来,就连谭候都不禁夸奖姑娘,说他搜到你们的时候,你正给言候止血,真乃女中豪杰,裴宣最佩服这样的女子。”

     “……”

     裴宣的一番话说的言昭华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番似是而非的夸赞,听在言昭华的耳中,不仅没有身心愉悦,还颇有一股子羞耻的意思,这裴宣到底几个意思?是夸她,还是变相的损她?但不管怎么说,言昭华都觉得裴宣这人不太靠谱,在别人家里的园子里一点都不知道检点。

     “多,多谢世子夸奖。若是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告退了。”言昭华不知道裴宣到底想干什么,不敢多停留,就想要走。

     可转身之际,又听裴宣说了一句:

     “小姐神情慌乱,似乎有所隐瞒。”

     言昭华猛地停下脚步,不敢回头去看裴宣,正纠结之际,就听耳旁忽然响起男声:“我开玩笑的,小姐别放在心上。”

     言昭华只觉得耳朵根子上麻麻的,心里却是没有来的发紧,捂着耳朵,身子僵立不动,裴宣说完之后,倒也没有纠缠,而是绕到了言昭华的前面,对着她抱拳一揖,然后便裹着披风乘兴而去了。

     言昭华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脸颊火辣辣的,却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愤怒,这裴宣也太……太嚣张了!可听他的话,难不成真的知道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