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9章
        陶清见钱昱,并未安排在自己的绣楼,而是选择了门楼边上的藏书阁楼上。

         二楼外设有桌椅,陶清命人上了茶水和点心,她从二楼处可以清晰地瞧见永安街的街市。

         门童领着钱昱穿过走廊往藏书阁楼来,陶清坐在椅子上,就这样目不转睛地瞧着,直到钱昱进了阁楼,陶清方才收回视线。

         钱昱一路被领着上了二楼,透过纱帘她能瞧见陶清的身影,隔着纱帘,钱昱郑重其事作了一揖道:“昨日陶少东家生辰,钱昱爽约失信,今日特来请罪。”

         陶清闻言看向远方,轻轻叹道:“这一礼陶清受了,在陶清认知里,钱东家言而有信,答应的事从不反悔,时至今日我也不追究是何原因了,但求一物,自此后陶清绝不纠缠。”

         “但不知所求何物?”钱昱隔着纱帘问道。

         “承诺书,承诺你此生绝不娶平妻绝不纳妾。”陶清一字一句地说着,今日钱昱口口生生家有贤妻拒她千里之外,如果将来娶了平妻或纳了妾室让她陶清情何以堪。

         钱昱闻言疑惑地看向陶清,两人之家的纱帘随着风儿浮起又落下。

         “借陶少东家笔墨一用!”

         “小敏!”陶清闻言背对钱昱,轻轻唤了心腹的丫鬟。

         “是,小姐!”小敏应声端着笔墨纸砚出了纱帘,放在外面的桌子上,“钱东家,请!”

         “有劳了。”钱昱撩袍坐下,拿起狼嚎轻轻沾了墨,提笔写道:“此生唯与吾妻共百年,若违此誓,人神共愤!”随后在左下角写了自己的名字。

         小敏见钱昱写完,便将承诺书拿起进了纱帘。

         陶清一字一句地读着,仔细的叠好,站了起来,手扶在栏杆上,不经意一瞥,竟然瞧见了玉兰母女俩。

         不远处苏玉兰牵着小包子的手,小包子偶尔蹲下,捡着几块小石头,然后扬起小脸朝着娘亲笑。

         “真好!”陶清喃喃自语了一句,复而转头看向纱帘外的钱昱道:“不远处有对母女在等你,快去吧。”

         钱昱闻言只觉得心都被外面的母女填满了,从怀里掏出银票放在桌子上道:“这是还与陶少东家的本钱和利金,还望收好,钱昱就告辞了。”

         钱昱说罢微微作揖便提着袍子匆匆下楼。

         “小姐,钱少东家走远了。”小敏轻轻提醒道。

         陶清闻言收回视线道:“收拾行装,去岭南。”

         “是,小姐!”小敏说罢出了纱帘,刚下了一楼,便见自家老爷上了楼在,只得停下行礼。

         “老爷!”

         “嗯,小姐在上面?”陶老爷留着很长的胡须,平日对下人们也都慈眉善目的,因为陶清自幼丧母,对女儿也一直是宠爱有加。只是前不久他提及世交家的儿子,女儿想也未想便拒绝了,今日更是约了如家的东家来府上,那钱东家可是有妻室的人啊!

         “在,刚才命我收拾行装,要去岭南经商!”小敏瞧见自家老爷面色有些难看,不敢说假。

         陶老爷闻言沉吟片刻大步往楼上去。

         陶清正要下楼,瞧见自家爹爹连忙上前去迎。

         “清儿啊,爹前几日提的你王伯伯家的嫡子,你不妨暗地见见,你岁数也过了二十了,姑娘到了这个岁数再不嫁可就成了老姑娘了。”陶老爷坐下拉着女儿的手道。

         “爹,女儿那日说的很清楚,非心中之人不嫁。”陶清面色已稍稍不悦。

         陶老爷闻言急的站了起来,反复踱步后叹道:“可,那钱东家有了妻室了,你何苦呢,你娘走后,爹一直不肯续弦,为的就是我女儿不受委屈啊。难道大了却要和人嫁同个丈夫,后半辈子吃尽委屈不成?”

         “爹,放心,女儿不会嫁她!”陶清上前扶着陶老爷的胳膊,“女儿想在自家族里过继个女儿,今后偌大家业全由她承继。”

         “什么?过继个女儿?你,你难道想不嫁了?”陶老爷吃惊地看向女儿,他女儿花样年纪,怎地会想不嫁人了呢?

         “不嫁了!”陶清给自家爹爹倒了一杯茶,“爹,女儿可以在这商海立足,此生不必依附男子生活。”

         “胡闹!怎能不嫁人呢!!!”陶老爷急道。

         “嫁人要嫁给心上人,不然嫁他做甚来?”陶清说着走到陶老爷身后,替陶老爷捏着肩膀道:“爹,应了女儿吧,让女儿嫁给他人,女儿宁愿在尼姑。”

         “你,唉,你这个固执的性子像极了你娘,八匹马也拉不回,爹现在不逼你,或许你过几年便遇见心上人呢?”陶老爷无奈地叹了口气,唯一的女儿告诉他今生不嫁了,他哪里放心的下哦!

         且说那厢钱昱匆匆离了陶府,便找到妻女,直奔赤山,赤山此刻满山的姹紫嫣红。

         “啊,啊,爹!”小包子指着空中的风筝去拉自家爹爹的袍子。

         钱昱本和玉兰说话,被女儿一拉,抬头朝女儿指的方向看去,不远处有人在放风筝,便笑着蹲在女儿身侧道:“那叫风筝。”

         小包子盯着爹爹的嘴型,动了动嘴角,发现自己不会说,便笑了两声打算掩饰过去。

         钱昱见状摸了摸女儿的小脸蛋,这个时候她并不急着让女儿学会,说话嘛有早有晚很正常,反正早晚都会说。现在非得一遍遍教反而会让女儿失了学话的兴趣。

         “走,爹爹带你移花去。”钱昱说着抱起女儿,牵着玉兰往山里去。

         苏玉兰站在梨花前闻了闻道:“这梨花开的真好,要是小娴看到非的要移走不可。”

         “眼下怕是顾不得花了,佑安这几日肯定天天去烦她。”钱昱蹲在不远处,仔细地挖着玉兰花,“咱们回去后我还得寻佑安呢,给她置办几件新衣,再备些重礼。”

         “嗯?是佑安生辰快到了吗?”苏玉兰疑惑道。

         “非也,佑安想娶小娴,我自然是要带佑安上门提亲咯!”钱昱说着将移出的玉兰花放好,随后拍了拍手上的土道:“我也说不准能不能成,姑爹这人重读书轻买卖。”

         苏玉兰闻言叹道:“佑安跟你做生意,在外头一呆就是几个月,以小娴的性子宁肯追了去也不肯留在家中守空房的。”

         “佑安的志向不在于做生意,在于行医救人。他俩若是成了亲,便不教佑安外出了。她们成亲时我要备一份大礼,送她们一家庐陵最大的药堂,往后她只坐堂看诊,救死扶伤就好。”钱昱说到此便笑了,“这样就不怕小娴杀到咱家,管我要相公了。”

         “那你呢?”苏玉兰看向钱昱,她也不想钱昱一走好几个月,她也盼着能时常守在身边呢!

         钱昱闻言看向苏玉兰,对上玉兰的双眼,钱昱连忙将人搂进怀里道:“我也在家里守着你,外头的事都有康先生呢,即使日后不能不外出,也带着你,好不好?”

         “带宝宝!”小包子皱着小眉头,仰头看着自家爹娘。

         “好,好,好,也带着你!”钱昱说罢弯腰将女儿举了起来。

         阳光下,一家三口笑口颜开。

         作者有话要说:感恩以下地主们,上章没来得及,这章补上哈

         Jc扔了1个地雷

         夏壳扔了1个地雷

         max_x怪扔了1个地雷

         彼岸扔了1个地雷

         小棋扔了1个地雷

         夏壳扔了1个地雷

         Jc扔了1个地雷

         夏壳扔了1个地雷

         大文学作品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