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0章
        晌午时分,梁佑安偷偷溜进李家宅院,刚进了院子,便被一浑厚的声音镇住。

         “梁家那小子,怎地又来了?”李德文坐在院中的树下瞪向梁佑安。

         “额,伯父,我来找小娴!”梁佑安规规矩矩地转了身。

         李德文闻言放下手中的书,拿起戒尺走向梁佑安道:“说过多少回了,现在不比以前,娴儿已经及笄,男女有别,今后不能妄自私下见面,有碍礼教。”说罢抬起戒尺朝梁佑安屁股上打了一下。

         “哎哟!”梁佑安疼的跳了起来,双手捂着自己的屁股。

         “男子汉大丈夫,这点疼叫什么叫!”李德文板着脸接着训道:“不打你长不得记性,天天上门来,街坊邻里不知说了多少风凉话,上门提亲的人越来越少。”

         “没有提亲的才好呢!”梁佑安闻言嘟囔了一句。

         “说什么呢,若不是看在我外甥面子上,早将你扫地出门。”李德文背着手训着,这头一转就看在门缝里面的淑娴,气的自己顺了一口气,大步走到门前,抬起戒尺在门上敲了几下,“不像话,不像话,成何体统。”

         “哎呀,爹!”李淑娴嘟着嘴打开了门,轻轻跺了跺脚。

         “怎么,你还有意见?你啊,都被宠的不像样子,回屋去!”李德文拉着脸,瞪着女儿。

         李淑娴闻言偷偷瞧了眼梁佑安,撇了撇嘴,转身进了屋。

         李德文见女儿还算听话,面上已不似最初那般严肃,转身对梁佑安道:“你若想在家里吃顿饭,就在那里候着!当然吃饭的时候见不到娴儿。”

         梁佑安闻言心里十分崩溃,她想见小娴,可未来岳父在这挡着,候一天也是见不到的。

         “伯父,那,我先走了。”梁佑安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出了李家宅院,便匆匆进了街市,带从康记布庄出来时已然变了装束。

         布庄前,梁佑安轻轻理了理头上的假发,按了按嘴角的大痣,拿着丝帕抱着一匹布一路扭到李家。

         敲了门,李德文拿着书走了出来。

         “这位......”

         “哦呵呵呵呵~李夫子,你不晓得我拉,我是那康记布庄的,你家姑娘在我哪儿订了一匹布,约好做好送上门来。”梁佑安说着朝李德文甩了甩帕子。

         李德文皱着眉往后退了一步,皱着眉头道:“交给我吧!”

         “啊?”梁佑安一愣,紧接着往李德文身上凑,“哎哟,不成拉,你家姑娘说了亲自验货,不好要重做的。”梁佑安说着捏着兰花指往里面指,“这您要拿进去,你姑娘不喜欢要我们重做,我们可不认账的。”

         “唉唉唉,你这妇人,说话就说话,靠这么近作甚!进去吧!”李德文让了让。

         梁佑安闻言心下一喜,帕子捂着嘴笑道:“哦呵呵呵呵~到底是教书的拉,就是这么的善解人意,哦~~多谢~”说着便捏着兰花指放在腰间,微微下蹲行了一礼便往里走。

         李德文跟在后面,阴沉着脸,真是世风日下,布庄的女子打扮的跟老鸨似得,举止行为颇是轻浮,简直不成体统。

         梁佑安进了李家,急急忙忙地往李淑娴屋走去。

         李德文看在眼里不禁疑惑起来,这妇人从未来过他家,怎知她女儿住在哪屋?再仔细一瞧妇人身形,顿时明白是谁,气的额头上的筋都爆了起来,三步并两步地追了上前,拿起拿书的走就朝梁佑安屁股打了下去。

         “哎哟!”本来奔向终点的梁佑安被人猛地从后面一打,惊的转过身来,见未来岳丈满脸怒气,连忙坐在地上,哭道:“李夫子啊,你打奴家屁股做甚啊,哎哟我的个天呐嗨呦喂,奴家,奴家是有夫家的人啊哟,这下怎么见人呐!”

         李淑娴闻声跑了出来,见地上坐着一妇人,而自家老爹一脸的惊愕。

         “喂,你谁啊!”

         梁佑安一见李淑娴出来了,连忙爬了起来,一边哭着一边往李淑娴怀里扑,“哎哟,李姑娘啊,你可得给我评评理啊,你爹摸了我屁股啊!”梁佑安掐了下李淑娴,轻声说了句,“小娴,我是佑安。”

         “混账,快放开!”李德文见梁佑安那混小子竟然抱着自家女儿,气的都快跳起来了。

         “啊?爹,爹,你摸了人家屁股?”李淑娴见自家爹爹四处环顾,像是再找什么打人的物件,连忙问道。

         李德文闻言气的脸通红,“胡扯,我拿书打的,还有,姓梁的,你马上给我把手撒开,不然打断你这混小子的腿!”说罢去角落里拿起扫帚。

         梁佑安见状连忙松开李淑娴往外跑,“小娴,我先走了,改天来见你。”

         “混账,混账!”李德文拿着扫帚追了上去,梁佑安挨了两下,七躲八躲出了李家。

         李德文手扶着门看向跑远了的梁佑安,嘴里喃喃道:“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爹,没事吧!”李淑娴追了出来,瞧见梁佑安的狼狈样一直憋着,待梁佑安跑远,方才上来搀着她爹。

         “哼!这梁家小子再来,看我不扒了她的皮!”李德文说罢扔了扫帚进了家门。

         话说梁佑安跑出李家,两手撑在大腿上喘着气,这未来岳丈也忒不好对付了,她办成这个样子竟也能瞧的出来,不得了,不得了。

         梁佑安休息片刻便将怀里的布打开,抖落出自己的衣服,寻了个地方换了衣服,扯下头套,回了钱家。

         此刻的钱家一片欢乐之声,钱母得知儿媳有喜,乐的合不拢嘴。

         “眼看快到炎夏了,让康先生多从北边运些冰回来。玉兰眼下有喜,届时肯定热的难受,弄点冰也好去去周围的热气。”钱母怀里抱着小包子,嘱咐着钱昱,“还有啊,奶娘现在照看着小包子,你再去寻个稳妥的来侍候玉兰,年岁大的毕竟懂的多。”

         钱昱含笑坐在下首,钱母想起什么她便应着,有个娘替她们操心着,感觉很踏实。

         “东家,康先生来府了,在前院候着呢!”紫鹃端着熬好的汤进来,朝钱昱施礼。

         “哦!”钱昱应着站了起来,“娘,我先去见见康先生。”

         “去吧,去吧,我们娘儿俩吃吃点心,说说话!”钱母笑着摆了摆手。

         钱昱瞧了眼玉兰,方才笑着出了屋。

         “东家。”康先生瞧见钱昱,连忙迎了上前。

         “康先生,进来说,我也正好有事同您讲!”钱昱说着进了前厅。

         康先生尾随而至,坐在钱昱左下位置问道:“不知东家有何事?”

         “劳烦康先生查一下号里从掌柜到伙计,多少人成了亲,多少人又纳了妾,做一份人事档案,包含祖籍和年龄。”钱昱开门见山道。

         “那我回去给各地分号掌柜写封信,让他们统计一下。”

         “嗯,只让他们查好寄信过来,不必同他们说原因。”钱昱说着看向康先生道:“我想在号规加一条,如家上下从今往后俱不得纳妾,违规着立即出号。”

         康先生闻言有些惊讶,他还是头一回听得这般的号规,担忧道:“只怕有些人因此而闹。”

         “那就给闹事者结了工钱出号,号规人人都得守,我也不例外!”钱昱虽晓得在她这世上能力有限,无法改变一个王朝的婚姻观,可至少在她的铺子里,她还是可以说的了算的。

         康先生一听钱昱要以身作则,便道:“那待收到各分号掌柜的信后,聚集庐陵总铺内伙计,由东家在店后面的号规上把此一条加上,如有闹事者,立即出号,以正视听。”

         “嗯!”钱昱见康先生接受的这般快,心下也跟着高兴起来,问道:“康先生寻我,可是出了什么事?”

         康先生闻言连忙递了写满密密麻麻字的纸道:“东家,刘掌柜去了趟边境,发现与塞北临近的几个地方牛马甚多,我们几个掌柜的合计,想在那里开个分号。”

         “开分号自然是没有问题,只是交钱之前先让当地人训练好,路上别出意外!”钱昱说着从怀里掏出印章,盖了上去。

         “嗯,此事我会嘱咐好刘掌柜,另外,东家,咱们生意做到这个程度,您看,是否可以在京城也开个分号?”

         “不可!”钱昱想也未想便拒绝了,“咱如家分号开出国,也绝不在京城开,京城是非太多,我宁愿舍了京城这块肥肉。”

         康先生闻言沉默片刻,道:“东家,很多政策从朝廷出,咱们在京城开分号,就等于在京城放了双眼睛,也好及时内部调整。我认为,如家之货应通天下,而天下之都京城为首,他国使臣皆聚结于此,也方便我们如家之货轻松通往他国。”

         钱昱闻言甚觉有理,她要想货通天下,便不能避开京城,可她心里对京城总有几分莫名的恐惧。

         “康先生之意钱昱明白,那便按康先生之意办吧,只京城鱼龙混杂之地,需从各地分号调一些稳重和机灵的去。”

         康先生闻言笑道:“此事东家放心,少时回去我即写信去各分号,由掌柜推荐几个来庐陵,东家与我筛选而出!”

         “如此甚好!”钱昱点了点头,转了话题道:“对了康先生,我欲寻一堂楼,前面如其他药堂一般有大夫坐诊,后面有二进院落居家住人。烦请康先生代为留意一番。”

         “东家是想做草药生意?”康先生看向钱昱问道。

         “是给佑安的,她医术向来不错,四处跑生意怪可惜的,不如给她开家药堂,行医救人。”钱昱说着便给康先生倒了杯茶。

         康先生闻言爽朗地笑了几声道:“明白了,我让跑街们也留意一下,有消息了再来告知东家。”

         “哥,康先生。”梁佑安跑进前院,瞥见钱昱便进了前厅,一屁股坐下,拿起茶杯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

         “你这是去哪儿了?脸色画的什么呀?”钱昱瞧着佑安倒向从脂粉堆里出来的,这是化了多浓的妆啊。

         “唉,我未来岳父不让我见小娴,我扮成妇人进去结果被发现了,被未来岳父给打出来了,唉!”梁佑安瘫在椅子上诉苦。

         “什么?你啊,明知我姑爹重礼教,你还去招惹他。”钱昱轻轻叹了口气,见佑安整个缩在椅子上便道:“坐好,坐好,这是椅子不是床,康先生面前像什么样子。”

         “东家,无碍,佑安个性率真,我是瞧惯了的。”康先生笑着站了起来,“那东家,我就先回铺子里把这几件事安排下去了。”

         “好,我送康先生。”钱昱说着也站了起来,拍了拍佑安的肩膀道:“一会回来同你说!”说罢同康先生一同出了前厅。

         梁佑安苦着脸缩在凳子上,她准是和她未来岳父前世有仇。

         “怎么这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这可不像你!”钱昱送完康先生回来,打趣了梁佑安几句,又道:“行了,我已经让康先生留意药堂之事,待你有了营生,再去提亲,我姑爹总会考虑的。现在小娴及笄了,你再去寻她玩,以我姑爹的性子,你想想也知道结果了。”

         “哥,你说我未来岳丈能同意吗?看着你和嫂子这般恩爱,我都着急早点把小娴抬回家。”梁佑安拉着钱昱手哭诉道。

         “好事将近,好事将近,不要急!”钱昱说着看向佑安,见她脸都花成地图了,便道:“快去洗洗你那英俊无比的脸吧,洗完来后院吃饭。哦,对了,我还没同你说,你嫂子有喜了。”说罢便匆匆出了前厅,只得后面传来一声声哀怨。

         “啊!!!哥,你能不能不要在单身狗面前秀恩爱,我很受伤的。”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地主们

         Jc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100:31:50

         兰宝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100:55:15

         兰宝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100:58:12

         max_x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108:37:03

         t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118:35:25

         兰宝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122:58:47

         兰宝贝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