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4|144章
        如家店前,了空勒住马停了下来,跳下马车掀开车帘道:“东家,到了。”

         “嗯。”钱昱闻声睁开双眸,弯腰出了车舱,下了马车道:“了空,你先把车上的东西拉回家吧,跟老太太报个平安。”

         “是,东家!”了空说罢跳上马车调转了头往钱宅方向去。

         钱昱整了整墨绿衣袍,抬头看了一样已然有三层楼的如家,抬腿迈了进去。

         店内已然焕然一新,厅堂内的陈设极为低调,却让人第一眼觉得干净敞亮。

         “客官里面请!”

         钱昱一愣,定睛一瞧不曾认识,想来是新招的伙计吧,本想说明来意,临开口却改变了主意,不如当回客人看看服务如何。

         “有劳小哥了。”钱昱浅浅一笑,随后往里走着,笑道:“我也是庐陵人,离家一年,不曾想家乡变化如此之大。我看厅上坐的人不少,想必你们这生意做的不错啊。”

         “嗯,咱们如家如今在庐陵也算的头一份了,厅上的人多,楼上雅间的客人也不少呢!听康先生说,都是我们东家脑子活,想法多的缘故!”伙计跟在钱昱后半步道,走的楼梯口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道:“客官楼上请。”

         “哦不,我就在这坐就好。”钱昱就近坐在一圆木桌旁。

         伙计见状替钱昱倒了一杯茶,拿了图文并茂的价格一览表放到钱昱面前的桌子道:“客官,店里的所有物什都在这里,您看看需要什么!”

         钱昱见册子比自己在的时候有所改善,便动手仔细翻了起来,一边看着一边和伙计搭话道:“现下只如家一家卖牙刷牙膏吗?”

         “庐陵已经有三家卖牙刷了,前不久悦和昌倒是卖过牙膏,不过十来天就撤了,客官,咱们如家可是头一份,别家的效仿而来总归不成样子卖不出去多少。”伙计站在一旁侃侃而谈。

         钱昱闻言点了点头,她瞧着牙膏价钱不变,牙刷价却比走之前低了些许,想来是多了几家卖牙刷的缘故。

         “东家?”华泉阳陪着一大客户下了楼梯,送走后转身竟瞧见钱昱,连忙走近,施了一礼,“东家,您来了。”随后看向伙计道:“东家了,怎地不上去唤我。”

         伙计本就因一声东家震惊不已,又因掌柜责怪一时之间竟不晓得如何回话。

         钱昱见状笑道:“泉阳,勿怪他,我走之前他还不曾来,哪里认识来着。”钱昱说着站了起来,“已经是不错的了,招待的很周到。”

         华泉阳闻言笑着连连称是,随打发伙计去请大掌柜康先生,自己则把钱昱往楼上请,“东家,您楼上请!”

         “好!”钱昱笑着点头,轻轻提着前袍迈山台阶。

         “喂,瞧见没有,那个是咱东家,真和善啊!”另一个伙计用肩碰了碰另一个伙计小声道。

         “听说之前也是田舍郎呢,现如今都是大东家了,啧,咱怎么没有这样的本事。”另一个伙计摇摇头叹了一声便去干活了。

         “东家!”康先生听闻钱昱来了,连忙放下手里的活上了楼,施礼后道:“东家,今早上还和泉阳商量着去找你呢!东家满载而回,我们正寻思要给东家接风洗尘呢!”

         “这倒不用了,多摆宴的银子多分给出海的伙计,岂不是更好?”钱昱摆了摆手,她本就不喜太热闹,更觉得接风洗尘没有必要。

         “出海的伙计自然少不得要贴补他们,只是东家,号里多了几个档手和掌盘,底下的伙计也新招了不少,东家和他们总要见见才是。”康先生劝道。

         “如此,便安排在望江楼吧。”钱昱笑着点头。

         “大掌柜,大掌柜,宾阳出事了!”田档手匆匆推开门,瞧见钱昱顿住,施了一礼。

         康先生很少见自己挑的档手如此慌张,自然觉得是大事,连忙站起来道:“宾阳出何大事,速速讲来。”

         “是,东家,大掌柜,宾阳的伙计快马加鞭回来,说是宾阳仓库被火焚了,这是梁公子的信。”

         钱昱一听有些不敢相信,连忙将信拆开,读罢无力般坐了下来。

         康先生见状连忙拿起信看了起来,道:“此事不简单呐!”

         “东家,我觉得佑安猜测的不错。”华泉阳看完信道:“先前那买主丢下五十两便消失的无踪无影,此人本就存了恶心,想整咱们如家。见我们陆陆续续往庐陵和武昌调了一万支,耐不住了就火焚了仓库,想看宾阳的分号血本无归。”

         “可佑安也说了,没有证据啊!”钱昱捏了捏眉心。

         “东家,这显然是他们早有预谋的,或许他们本想看我们积压仓库销不出去,没想到咱们不仅停了还调去别的分号,一时间狗急跳墙放火烧了咱们的仓库。”康先生在一旁叹了一口气道。

         “有预谋是肯定的,赔的血本无归还可再赚,只是到底是谁?谁与我如家如此过不去?”钱昱站了起来,她在这想也是空想,不如......

         “泉阳,你速让人套车,你和同去宾阳。”钱昱说罢看向康先生施礼后道:“先生,宾阳已乱,庐陵不能有失了,庐陵就仰仗先生了。”

         “东家说哪里话,康某身为大掌柜责无旁贷。东家放心去,康某在一天,庐陵必不会再生出事端。”康先生此刻有些惭愧,毕竟钱昱任他为如家大掌柜,他却让宾阳出了这么大的事,心中顿觉得愧对东家的重用。

         说话间,楼下的马车已经备好,钱昱来不得回家便直接上了马车往宾阳去。

         此刻的宾阳人心已乱,有些许伙计已经和梁佑安请辞。

         “都是我,都是我,这么大一笔买卖怎么不打听清楚来人就接了下来,我对不住东家啊。”王隐见店里的人越来越少,心越发的愧疚。

         “隐子,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我们首先的查清楚到底是谁要害我们。”梁佑安说罢一转身又见一人来领辞,也不多留直接发了月银打发走了,这个时候最能看清认清,要走的走了也好,没有良心的东西留着也是祸害。

         “谁是王隐?”店门外来了几个县衙的捕快。

         “我是,几位官爷可是找到纵火之人了?”王隐连忙站了起来。

         “天干物燥着火也是天灾。”捕快回道。

         “放屁,这才春天呢就天干物燥了?就能把仓库烧成灰了?那周边的仓库怎么不着啊?”梁佑安听见这般话就来气。

         “佑安!”王隐见几个捕快有动怒的迹象,连忙拦在梁佑安前面,给捕快施了一礼道:“几位官爷勿怪,他是急的,才会冒犯几位官爷,我代他赔个不是。”

         “得,爷今日有要事,不予他计较,至于你,你便给爷衙门走一遭吧,有人告你接了他五万支牙刷的单子,逾期却不交货。”捕快说着便押起王隐的胳膊。

         “慢着,分明是那人恶人先告状,你们不抓纵火犯,抓隐子做什么?”梁佑安拦在前面不让走。

         王隐见状忍着疼道:“佑安,你让开,那个买主想必在衙门,我们去会会,总要见见是谁在背后设圈套。”

         “好,我倒要看看是谁还敢明目张胆的出来。”梁佑安说罢率先走了出去。

         衙门上,王隐被押着跪在大堂上,旁边跪着那所谓的买主。

         “大人,小人先前订下五万支牙刷,约定今日来取,谁知刚进城便听见如今仓库被焚,求大人为小民做主,小人之前还交了五千两的定金呢!”那买主说罢便叩了一头。

         “大人,他胡说,原本订了两月之期,两月后却迟迟不见人来。说什么五千两定金,当日分明只交了五十两。”王隐听罢十分气愤,当堂反驳道。

         “大人冤枉啊,五万支牙刷啊,怎么可能只让小民交五十两定金?”

         “大人,当时他说过段时日来补定金的。”王隐此刻头有些疼,虽然他说着实话,可他心里清楚,他没有证据,该死的,他没有证据啊!

         “大人,这等话生意场上有谁会相信?”买主闻言立刻回道。

         王隐一听心里一叹,他们是有准备而来,没有证据红口白牙如何说的清。

         “王隐,你可有证据?”县太爷拍了惊堂木,见王隐迟迟不做反应便道:“回禄之灾乃是天灾*,本官也为之痛心,然,虽遭天祸,诚信二字却依然要讲的,你既无货可交,便赔偿与人家吧!”

         “大人,我们无货可交,可以赔偿,但是那定金,总不能他说五千两就五千两吧?”梁佑安见状迈腿进了大堂,“我们向来都有账簿,定金多少一查便知。”

         “哼,谁知道你们会不会做伪账。”买主哼笑一声。

         “你,短短时间内谁能伪造出一本伪账来?”梁佑安反驳道。

         “哼,从火焚到现在也有快两天了,你们不眠不休的重新造一本账簿也未可知啊!”买主说罢朝上道:“大人,此事已经很明显了,请大人为小民做主,要回五千两定金并为小民讨去五万两的赔偿。”

         “你!”梁佑安气极,仔细又打量一眼买主,只觉得有几分熟悉,脑子里想不出来,忍着气想了一会也无所获,脑子转了一会,看向县太爷道:“大人,我们如家向来秉承诚信,三万两我们愿赔,只是五千两定金乃子虚乌有,忘大人明察!”

         县太爷闻言捋了捋八字须道:“恩,原告,你们都是经商的,日后或许还会做相与,也没有必要闹的太僵不是,况如家愿赔三万两,你也该见好就收才是,那定金无论多少,依本官看便免了吧,退堂!”

         “佑安!”王隐见县太爷退堂了,便拉了拉梁佑安的袖子。

         “三万两,我明天下去去贵铺取,给爷备好了。”买主说罢便出了衙门大堂。

         “隐子,你先回,我去瞧瞧这位到底是何方神圣。”梁佑安说罢也匆匆出了大堂,尾随那位买主进了庆和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