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柳荫村苏家此刻被苏玉兰隐隐的哭声环绕着,苏老爹烦闷的很拿着烟袋出了门,苏母和二女儿苏玉梅守在苏玉兰床边。

         “玉兰,娘的女儿!”苏母心疼的紧,轻声劝道:“女儿啊,哪个女儿家不是这样走过的,快别哭了。”

         “娘,你救救女儿吧!”苏玉兰擦了擦眼泪跪在苏母面前乞求道:“女儿与秀才十年相识,一年情意深重,女儿非他不嫁人,娘,你怎忍心看着女儿往火坑里跳。”

         “这,女儿啊,事已至此你求娘也无用啊!你好好想想吧!”苏母叹了口气便走开了。

         苏玉兰闻言心中愈发难受,起身打开窗户看向远方,希望看到张则的身影,如今父母逼嫁,她可谓是泪眼欲穿盼着张则这唯一的救星。

         “阿姐,你别急,晚上咱再去求求爹。”苏玉梅见阿姐哭的眼睛都肿了便安慰道。

         与此同时,钱母也是唉声叹气,她的这个螟蛉子哪都好,就是对成亲一事不怎么上心,都要成亲的人了还去山上劳作,让她陪着来镇上置办点东西都不来。

         “二嫂,你也别叹气了,我看昱哥是好不意思了。”李钱氏手提着猪肉羊头笑道。

         “她姑母啊,我看我那儿子是惧婚了,去镇上前他竟拉着我问,娘,我可不可以不成亲啊!你说,他都快二十一了,村里像他这个年纪的哪个没做爹啊。”

         “二婶,等他下山我同他谈谈,再不娶媳妇村里的人不得说三道四啊!不说别人家,就我娘那人,肯定要数落个没完。”李钱氏说着将采办的肉和菜放到了桌子上。

         此刻的钱昱躲避钱母独自呆在山上,她本来也不是郁郁寡欢的人,可这婚事却叫她头疼。

         “昱哥儿,你要山药不,我挖了好多。”小六子见到钱昱眉开眼笑的跑了过来。

         “不了,你拿去卖钱吧!哎。”钱昱寻了个树荫的地方坐了下来。

         “昱哥儿,你都要成亲了,怎么都不乐啊?”小武子摘下草帽扇着风。

         “我都要乐死了。”钱昱闷声应着,看向天空,也不晓得爸妈怎么样了,好好的在机房里考试计算机二级,结果无缘无故穿越了,全校该震惊了吧!虽说在现代两个女孩在一起也不容易,可起码会争取啊,总好过现在被逼着娶一个不爱甚至不认识的女孩。

         “昱哥儿,你脸上一点当新郎官的喜气都没有!还骗人,诶,你要不喜欢逃婚好了。”小六子撇着嘴道。

         “恩?”钱昱闻言眼前一亮,随即暗了下去,她穿着男装是可以到处走走,可新娘子娶回来也退不回去,总的面对不说还惹的村里闲言闲语,自己倒是无所谓,可现在的娘在乎啊!自己走了,剩下新娘子一个人也够缺德的。

         “don’!”钱昱站起来朝着大山喊了起来,像她这么个闷葫芦除了这个她实在想不出来怎么排解心中的郁闷,只得站起来大喊别逼我!

         “昱哥儿,你怎么了?动他?你要揍谁啊?”小六子吓坏了,连忙跟着钱昱后面。

         钱昱闻言便愣了,随即看向小六子,难得笑了道:“我没有要揍谁,只是这天热的我受不了了。小六子你快回吧,不用陪我在日头底下挨晒!”

         “那你不回去啊?”小六子觉得钱昱怪怪的,说话也小心翼翼的。

         钱昱见状点了点头,目送小六子下山后不由的摸了摸脸,难道当我是神经病了?怎么今天见了我一副老鼠见到猫的表情。

         小六子走后钱昱在山上一呆便呆到日落黄昏,扛起锄头下了山,村里炊烟袅袅升起,家家户户做起了饭,钱昱的肚子也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她很想吃饭,可她娘做的饭实在是难以下咽,从穿来到现在就没吃过一口可口的饭菜,她也晓得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更何况她娘收留了她,这便是天大的恩德,可那饭做的......千言万语,唯留下几声叹息,无论是现在还是在二十一世纪她娘做饭都不好吃。

         柳荫村苏家。

         被锁在房里的苏玉兰就着灯光绣着手中的衣衫,那未来夫君的尺码不知不觉被她遗忘了,绣着绣着尺寸便按张则的绣了起来还不自知。

         “碰!碰!”木质的窗户有规律的响了起来。

         苏玉兰猛的一惊,抬头看向门边,见外面没有动静,便小心翼翼来到窗边,轻轻打开。

         “阿芳,你怎么来了?”

         “玉兰,张秀才让我把这交给你,你看看。”阿芳将写满字的纸递了进去,环顾四周十分谨慎的样子。

         苏玉兰将信展开,匆匆看了起来,原来秀才如同自己一般被困在房里,如今已经逃了出来在村口等着自己。

         此刻阿芳已经爬了进来,“玉兰,这里有我,你快走吧!”

         “我走了,那户人家来抬人怎么办?我爹娘届时如何自处?”苏玉兰犹豫了。

         “那你是要从父命嫁人了?”

         “不!”苏玉兰说的此情绪有些不稳。

         “既然不,你便走,你不走,这不是成心让我难过吗?因为我家里逼的你爹娘要早早把你嫁掉,你不走,我也不嫁给你哥了。”阿芳顿时哭了起来。

         “阿芳,你别哭,别把我爹娘引来了。”苏玉兰心中焦急,实在是六神已无主。

         “那你走不走?”阿芳哭着问道。

         苏玉兰闻言转身看了眼绣着的中衣,床上已经绣好一件,手中这件领口还没有梭边。

         “别看了,秀才在村口等你呢!若你不去定是要等你一晚上的,若是你明天真的坐着花轿走了,他怎么办?”

         “阿芳,你先在这等着,我去寻他!”苏玉兰说着在阿芳的帮助下爬下了窗户,她要去最后争取一下,逃走是下下策,若是张家能接受自己,助她辞了那户人家的婚事便是最好的,不用离开爹娘又可与心上人长相厮守。

         张则因是逃出来的,此刻两手空空,站在村口的小树林里眼睛只盯着小路的方向。

         脚步声越来越近,张则屏住呼吸探头望去,见是心上人,不由的小声唤道:“玉兰,玉兰,这!这里。”

         苏玉兰闻言连忙跑了过去。

         “玉兰,我们走,离开这里,过我们的日子去。”张则一脸的期冀。

         苏玉兰闻言不语,低着头。

         “玉兰,你说好不好?”

         “秀才,你家里当真不同意你我的事吗?”苏玉兰犹豫半天问道。

         “他们要我考功名,为的就是攀门好亲事,可我心中早有你了,我不愿意逃出家门,若是回去,你我今生都不可能的,若是我们离开,将来我有了功名,他们也会接受你的。”

         “我......”苏玉兰心中是感动的,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都不争取便是无缘,可她心中还有不舍,舍不得爹娘,舍不得家。

         “都给我好好找,一定要找到少爷。”一声浑厚的声音在不远处响了起来。

         “不好,管家寻来了,玉兰,跟我走吧!”张则满脸的慌乱,就是这份慌乱让苏玉兰心中波动起来,一时间竟把手放到张则手中,由着张则拉着她从小道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