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不知不觉夏天莅临,太阳越发的炽热起来,猫儿狗儿走在路上都蔫蔫的。

         照往常,钱昱吃了饭,等苏玉兰一起走,还未出米铺便被王老板给叫住了。

         “钱昱啊,这是这个月的工钱,五百文,你点点。”王老板提着半吊子铜板递给钱昱。

         钱昱见状忙接了过来,笑道:“不用点,钱昱哪能信不过东家。”

         “呵呵,你小子啊,要么是个闷葫芦不开口,这一开口可尽会说些讨人喜的话。行吧,我好歹当了你一个月的东家,将来时来运转了,可别忘了我啊!”王老板可没忘记张家老爷子想让钱昱当上门侄女婿。

         钱昱一听这话忙道:“哪能啊,东家的恩情钱昱记在心里了。”

         “好!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以后别东家长东家短了,以后见面叫一声王大哥就行。”王老板笑呵呵的拍了拍钱昱的肩膀,他从老早就觉得这钱昱不是池中物,自己小小的米铺店岂能困的住他?

         钱昱点了点头,瞧见苏玉兰出来,忙与王老板告辞,二人双双出了米铺。

         “刘姑娘,等会我。”钱昱瞧着前面越走越快的苏玉兰,不由的朝前面喊了一声。

         苏玉兰充耳不闻,小腿吧嗒吧嗒的往前走。

         这是要奥运会竞走啊?钱昱朝四周瞧了眼,见无人便喊道:“站住!”

         苏玉兰闻声果然站住了,回过神来不等钱昱走上前又吧嗒吧嗒往前走。

         钱昱小跑跟上,这几天被苏玉兰这般弄的她体力愈发的好了,走这般久也不会觉得累。

         “好几天了,怎么还这样不搭理人。”钱昱一边跑一边在苏玉兰旁边说道。

         苏玉兰闻言停了下来,瞧着钱昱气道:“我惹不起你,我躲着你还不行?”只要一见到钱昱,准被他或多或少占点便宜去,几日下来苏玉兰怕了。

         钱昱被这怨气吓了一跳,动了动嘴唇到底没说什么。

         苏玉兰见钱昱不说话转身便走,钱昱见状紧跟其后,她也曾反思自己,这是古代,在现代很稀松平常的事情在古代可万万不能随便做,可这习惯哪能说改就改,她的嘴在感情上又是笨拙的,又不知怎样跟人家姑娘交流,虽然面对苏玉兰话渐渐多了起来,可十句里□□句惹的人家姑娘瞪人。

         “咳咳,那个,你今中午又要去沈员外家拿衣服去洗啊?”钱昱说完便有些后悔,她一直想多和苏玉兰说话,可大多都是没话找话。

         苏玉兰闻言“嗯”了一声便不再言语,她已经洗了四天衣服了,有时候肩膀酸的不行,可这个赚钱啊,两件衣服一文钱,一天下来受点累也能赚五六十文,一开始钱大娘死活不要,可经不住她连劝带‘威胁’。

         “过了这月,就别接了!”钱昱见过几次,沈员外家有些仆人太不讲究,衣服脏极了,这得洗多久。

         因着沈员外家地多,树园子也多,家仆大多整天都在地里,也有不少在山上,一天下来累得不行,根本不好好给主子洗衣服,训过几回也没辙,干脆从外面雇个人来洗。这沈家主母向佛,慈悲心一发,连带着长工的外褂也雇人洗,可这个季节,家家地里都忙,好多想接的都没空,打听来打听去,便落到苏玉兰身上。

         “霸道!”苏玉兰闻言低声嘀咕了一句,你钱昱说不让接她就得听话不接了?

         二人走到狭窄的小路时,纷纷红了脸,不久前她们可是在这个地方意外接过吻的。

         “咳咳!”钱昱尬尴的清了清嗓子。

         苏玉兰闻声气的不行,走这条路时能不能悄悄走过,每次非要咳几声才行吗

         走过盘旋小路,便是通往村里的大路。

         “二叔!”在路边树下玩的钱水泞跑到钱昱跟前拉了拉钱昱的衣摆道:“二叔,我喜欢那树上的桃花,你帮我摘一只好不好?”

         钱昱闻言朝树上看去,桃花眼下开的正艳,无论从近处还是远处都十分好看,她私心的不想帮小侄女摘。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想摘啊?”钱昱对待小孩子特别有耐心,要知道她可是对现代的外甥女疼到骨子里去了。

         “唔,好看,我想摘回家继续看。”小水泞嫩声回道。

         “可是摘回家,要不了几天就枯萎了,就没这好看了。”钱昱蹲下瞧着小侄女道:“其实啊,这桃花有灵气的,它还想着再长长,你把它摘下来,它会疼的,而且桃树妈妈也不同意啊!”

         “桃树妈妈?”小水泞歪着头瞧着钱昱。

         “那这颗桃树就是娘亲,长出的树杈便是桃树孩子,你把她孩子给折下来,她娘铁定要伤心的。”钱昱笑呵呵的接着说:“你看,不折她,她在阳光底下多明媚啊,折了她,过几天枯萎了,你可就看不到了。”

         苏玉兰站在一旁仔细的听着,想着以前和村里的姐妹摘花戴不由的红了脸,真是,自古以来她们村的女子不都这样嘛,怎么到钱昱这,就成了要夺人家孩子的禽兽了?

         “我不折了,别人折我,我娘也不会同意的。”小水泞心思单纯,不用转弯的便被钱昱绕进去了。

         “对了,这才是乖孩子嘛,这真正的爱花人,要做到惜花护花,既然这般喜欢这桃花,就得空给她浇浇水,好好呵护花儿。”钱昱笑呵呵的站了起来。

         “好了,我这就回家舀水去。”小水泞闻罢抬腿就跑。

         苏玉兰瞧着桃树下的钱昱,别样的感觉在心中扎根,钱昱这番话让她耳目一心,对啊,爱花为什么要折了呢?谁能知道人家花同不同意?就像男女亲事,有问过人家姑娘愿不愿意吗?从来都是父母之命,又有几个嫁得了如意郎君?

         “这孩子。”钱昱喜笑颜开的目送小侄女,转头瞧了眼发呆的苏玉兰道:“刘姑娘,走吧,回家。”

         苏玉兰闻声回过神,跟随钱昱往家的方向走去,这钱昱刚才那般耐心得劝侄女,怎么对她就那么霸道?

         “回来了?”钱母正想回房午睡,听见门响,知道是儿子回来了。

         “娘!”钱昱今天心情好,从怀里掏出半吊铜板递过去,“上个月工钱发了,五百文。”

         “嗳!”钱母乐呵呵的接过去,她也是苦怕了,见到钱怎么能不喜?在院里寻了个麻绳,数了三十个铜板递给钱昱,“揣怀里。”

         钱昱双手接了过来,要是有个荷包就好了,这麻绳也不知道得多脏。

         “刘姑娘,来,来,喝水。”钱母将钱收好,便给苏玉兰端出水来。

         “谢谢大娘!”苏玉兰含笑接过,这一笑让一旁的钱昱看迷了眼,明明笑起来那么好看,为什么终日里眉宇间都带着几丝愁意呢?

         “表妹回来了?”张则拄着木棍走了出来,这么久了他也开始下地慢慢活动了。

         “慢点,今日好些了吗?”苏玉兰闻声快步走了上前。

         “好多了,要不了多久这木棍就没用处了。”张则笑着回道,瞧了眼钱昱母子,小声问道:“玉兰,那天你说去帮人家洗衣服,人家按件数按天结算,眼下应该有个几百文吧?”

         “差不多,怎么了?”苏玉兰搬了个凳子,扶着秀才在树荫下坐下。

         “这几日越发的想读书,这出门也没带出来,寻思买本史记来瞧瞧。”张则坐在慢慢道。

         苏玉兰闻言读书是好事呀,可眼下她哪里有钱,瞧着钱母回屋休息,便小声道:“这几日我都将钱给了大娘,你再等等,再过几日我去县里给你买来。”

         钱昱闻言倒吸一口气,她随姑爹去县里读过书,自然知晓一本书多少钱,一本史记少说也得两百文,乡下人哪里读的起,刘姑娘洗衣服得洗几天啊?他张则不心疼她还心疼得紧呢!钱昱想了又想,低头回了屋,从柜子里取出一本史记来,这还是姑爹给她的呢,上面有姑爹的见解,要不是怕刘姑娘辛苦,她才不愿给张则呢!

         钱昱拿着书走到树荫下,面色十分难看的递给张则道:“那,借给你看,不准折角,不准在上面写字,吃饭的不能看,不能滴上菜汤去。”

         张则闻言接过书来仔细打量着钱昱,这么穷的人家竟然有书?还是史记?苏玉兰也是万分吃惊,随后回味一下刚才钱昱说的话,果然,霸道!

         “秀,表哥,快谢谢恩公。”苏玉兰推了推钱昱。

         钱昱闻言双眼刷的眯了起来,果然,还是把她当外人。

         “多谢恩公。”张则闻声连忙拄着木棍起身道谢。

         钱昱铁着脸点了点头,临走时瞪了苏玉兰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