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钱家地头,苏玉兰静静的听着钱昱母子的谈话,两边的脸颊越来越红,女儿家向来知羞耻,面对钱家母子,她内心充满了愧疚。

         “阿昱,严家姑娘虽然条件不如别人家的,可终归能生养不是?娶了妻成了家日子会好起来的。”钱母瞧着满脸不愿的儿子劝道。

         钱昱微微一叹,倒了碗水喝下道:“娘,缘分可遇不可求,我对那严家姑娘没那种感觉。”说罢瞧了眼背着身子的苏玉兰,别别扭扭的站起来,拿着锄头往地里走去。

         “哎,这造的什么孽哦!”钱母气的捶着自己的大腿。

         苏玉兰见状,面色一赧,忙倒了碗水递过去,轻声道:“大娘,您消消气。”

         钱母瞧了眼苏玉兰,顿时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这有外人在,自己怎么就把家里的丑事说了出来?

         “大哥,大嫂,救救我!”一打扮艳丽的年轻妇人提着裙摆拼命的往钱家地里跑,后面还跟着一拿棍子的年轻男子。

         钱母闻声将手放到眉上眯着眼往远处瞧,原来是钱昊那小子拿着棍子追他媳妇王琴呢!

         长婶周氏一瞧这架势,连忙提着锄头上前,掐了把二媳妇王琴,训道:“大呼小叫做什么?家里不够你们闹的,出来丢人现眼。你男人心里不痛快打你下有什么?不出来干活我就够容忍你的了,你还出来败坏你男人的名声。”这周围都是邻里邻舍的,被人瞧见自己小儿子追着婆娘打,肯定要被人笑话。

         钱昊见自家老娘站那,一直也不敢上前,老远瞧着。

         “娘!”王琴被掐疼了,委屈道:“昊哥儿又偷钱去赌,我不让,他就打我。”

         “什么!!!”长婶周氏闻言风风火火的朝小儿子走去,近前就是一巴掌:“你个不学好的,输了那么多钱你还死性不改你!”说罢气不过,夺过儿子手中的棍朝儿子大腿处打去。

         钱昊被打的嗷嗷叫,躲在木棍道:“娘,娘,别打了,我错了。”

         “娘,昊哥知错了,就算了吧,邻居们看着呢!”钱旭上前阻止道。

         长婶周氏闻言这才停了下去,扔掉棍子吼道:“干活去!”

         钱昊闻言磨磨蹭蹭往地里走,突然想到什么连忙转身。

         “让你干活,你上哪去?”长婶周氏吼道。

         “娘,奶奶让我叫二哥去咱家一趟。”钱昊说着也不等自家老娘反应,拔腿朝钱家地头跑去。

         “二哥!”钱昊跑到地头朝钱昱喊道。

         钱昱闻声回头望去,这钱昊找自己做什么?虽然疑惑可扔放下锄头往地头走去。

         “二哥,奶奶让你去家一趟,快去吧!”钱昊热的抖了抖衣服,一身的汗味传入钱昱的鼻息里,钱昱微恼的往后退了退,嗤了嗤鼻息道:“我这地里还有活呢!等傍晚吧!”

         “哎呀,不能等,奶奶让我陪着你现在就去!”钱昊一听钱昱现在不打算走,立刻不算了,钱昱不走,他用什么理由下山偷懒去?

         钱昱闻言瞧了眼钱母,见其点头便答应下来。她不明白那个平日不怎么关注她的老太太找她有什么事,非得现在说!

         长婶周氏见自家儿子和钱昱一前一后的下山,心里顿时活跃起来,自家那个婆婆该不会要给钱昱点什么吧?这么一想在山上哪里呆的下去,连忙放下锄头小跑的跟了上去。

         “这个得瑟疯!”钱母瞧着周氏从自己地头跑过,咬咬切齿的骂了一句。

         “二叔!”钱水泞本跟着曾奶奶在院中摘菜,听见门响回头一瞧,竟然是自家二叔,高兴的连忙跳了起来。

         钱昱瞧着小水泞咧嘴一笑,摸了摸侄女的脑袋,朝着奶奶点了点叫人:“奶奶!”

         “恩,过来坐!”奶奶赵氏指了指自己对面的凳子,“看见昊哥和她媳妇了吗?”

         “恩,弟妹在地里呢!”钱昱拉着小水泞坐下说道。

         赵氏冷着一张脸,刚交代昊哥儿几句,那王琴就从屋里追了出来挠人,昊哥儿也不知怎地,拿起棍子就去揍,二人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简直不把她这个祖母放在眼里。

         “咳,奶奶,昊哥儿说您找我?”钱昱瞧着老太太的脸色,心里打起鼓来,她哪里得罪了老太太?

         “哦!”赵氏闻言回过神来,“苏家那女娃逃了,她爹娘可还了银子?”

         钱昱闻言微微一愣,老太太以前没管过她婚事,现在打算插一手?

         “还了一些。”

         “听说你娘打算聘严家那老姑娘?”赵氏一边摘菜一边问道。

         钱昱动了动嘴唇,她也是才知道,这老太太消息瞒灵通的!

         “回奶奶,我娘是有这个打算!”

         “二叔,我要漂亮小婶!”小水泞闻言吧嗒着小嘴瞧着钱昱。

         钱昱闻言笑了笑,轻轻刮了下侄女的小鼻子。

         赵氏听见孙子这般说,知道外面传的不会假。一气之下将菜摔了,怒道:“你娘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替你草草应了苏家的婚事,人钱两空。现在竟然给你说起老姑娘来了!我钱家的子孙什么时候沦落到娶个丑八怪进门了?”

         “奶奶!我娘也是为我好。”钱昱说罢顿了顿道:“再说,严家姑娘也不是很丑。”

         “那你打算听你娘的话去严家下聘了?”赵氏瞪了钱昱一眼问道。

         匆匆忙忙赶回来的周氏躲在门后面贴着耳朵听着,越听越不对劲,自己这老婆婆啥意思?莫非要亲自给昱哥娶媳妇?

         钱昱闻言脸一红道:“没,我对严姑娘没有那个感觉。”说罢心虚的瞧着地面,虽然美丑是爹娘给的,可是她还是喜欢耐看一点的,毕竟她是凡夫俗子一个,压根免不了俗。

         “恩,放心,有奶奶在,你娘她不敢逼你。”赵氏一听孙子站在自己这边,心里顿时舒坦起来。

         钱昱闻言显然是万万没有想到的,她觉得,这老太太当初做的那么绝,是不打算认钱昱这个孙儿的。

         “明天下午,你去租辆牛车,陪奶奶去趟赵家村,你远方表叔的女儿刚及笄,奶奶不要这老脸也得给你求来。”赵氏站起身说道,她早几年就有这个打算,谁知道自己那儿媳妇那么沉不住气,竟然不和她商量就去聘苏家姑娘,真是气死她了。

         “奶奶!”钱昱惊的站了起来,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若没记错,刚及笄是十五岁吧,她可没有恋童癖。

         长婶周氏一听,心里那个急啊,那姑娘她认的,从小牙尖嘴利的,真嫁给昱哥,他们长房准不得好,说不定教唆这老太婆把田地分一半给二房呢!绝对不能让昱哥娶个厉害的回来!

         “奶奶,刚及笄的姑娘不合适,我比人家大太多了。”钱昱以年龄为借口拒绝道。

         赵氏一听,低头琢磨一会道:“不碍事,男人大几岁算什么事!你不用担心聘礼钱,奶奶给你准备着呢!”

         钱昱闻言压根不明白怎么回事,要说这奶奶好吧,在分家的事情上那么偏心,要说不好吧,又默默的不声不响的给孙子准备娶媳妇的银子,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门外周氏一听恨的牙根痒痒,她就知道这老太太不把家里的钥匙给她肯定有问题,果不其然,给昱哥准备了聘礼钱呢!

         “来,把这两个鸭蛋和肉干带回去,干了一天活晚上多补补!”赵氏转身从墙上的篮子里将东西取出来递给钱昱。

         周氏一听,那还了得,连忙理了理衣服开门走了进去,“哟,昱哥来了啊!”

         钱昱闻声回头道:“长婶好。”说罢回头接过东西,“谢谢奶奶。”本来她还不想接,谁让某些人不希望她接呢!

         周氏见状脸绿了又绿,动了动嘴唇一个字也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