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日升半空,钱昱退出张家书房,跟随三窑的于师傅上了山。山中百鸟齐鸣,绿草如茵,草儿茂盛处一条小溪缓缓流淌。

         此刻的钱昱已换下那淡黄色的长衫,身穿张家窑工服,头戴深蓝色的帽子,领口、袖口以及脚上的白足袋都十分白净,整个人显得愈发清爽。

         “师父,你说,咱们三窑人本来就多,大小姐怎么还往咱三窑里塞人?”一身背篓子的青年男子跟在于师傅后面小声道,“这个钱昱细胳膊细腿的,能干什么?”

         “住嘴,你知道什么?这钱昱可是东家看重的,日后,指不定你我都要听他的,小心祸从口出。”于师傅瞪了眼自己的二徒弟,背着篓子紧走了几步赶上钱昱。

         “钱昱,别往前面走了,上面都是高岭土,没多大用。澄泥一般离水源近,跟我来。”于师傅说罢从篓子里取出镰刀,将沿途长的高的草和树枝砍去。

         钱昱闻言双眸刷的亮了起来,以前没事经常读课外书,对着瓷器稍稍有些了解,到了明清两代,瓷器大多以瓷石和瓷土,也就是高岭土为基本原料来烧制。没想到现今也有高岭土,看来这种瓷土在现今朝代还没有人尝试过,钱昱想到此小心脏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于师傅在离小溪五十米处停了下来,放下篓子,取出里面的罐子和铲子,除了草,从里面铲出一黏性较强的泥,放入罐中。

         钱昱仔细瞧了一遍便背着篓子走开,这采澄泥,首先要学会根据地形、土质等各方面辨别澄泥所在地,最关键的是,不是所有澄泥都适合做瓷器,这难度在此基础上便加大了。

         日升当空,钱家的门被敲开,钱昊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嘴里叼着柳树叶子道:“二婶?”

         “昊哥儿,做什么?”钱母在小灶刷锅,闻声走了出来。

         “二婶,后天是奶奶的生日,奶奶说了,今年的生日让二哥也去。”钱昊说着向四周探了探头道:“二婶,二哥不在啊?”

         “嗯。”钱母心不在焉的应着,刚分家那会子是不让他们娘俩进门,后来自己儿子出去闯了,再也没踏进那个家半步,如今让阿昱去祝寿,该不会真让阿昱娶赵家那女娃吧?

         “咦?你就是我姑爹的学生吧?”钱昊探头探脑间,发现一男的坐在草棚前,拽开袍子便走了上前。

         钱母见状也未在意,皱着眉头回了小灶。

         “正是,在下姓张,是赵武十四年间的秀才。”张秀才瞧着手里的史记头也不抬答道。

         钱昊一听轻哼一声,这样的酸秀才他见的多了,屁股一撅坐在张秀才旁边道:“原来是秀才老爷啊,真有才,不像我,斗大的字不识一个,除了会转钱财,其他的什么都不会!”

         张则闻言刷的抬起头,双眸发亮道:“那可是大本事啊,不知兄台有何赚钱良策?”

         钱昊瞧着张则态度转变,心顿时飘飘然起来,低头瞥见秀才腰间的玉佩,眼珠子也转了起来,“秀才老爷,县里的清河赌坊你知道吗?那是我兄弟开的,我赌一次赢一次,少则三四十两,多则五六十两,现如今,我箱子里的银子这么高?”钱昊说罢便用手比划着。

         张则一听赌字心中犯疑起来,可经不住银子的诱惑便多了几句。

         “兄台当真能赌赢?”

         “那还用说,就没有输过。”钱昊拍了拍胸口道。

         张则闻言抿了抿嘴问道:“这赌一次得多少本钱啊?”

         “不多。”钱昊见鱼儿上钩便道:“不过,这本钱越多赚的便也越多,我今儿个下午要去,赌十两,能赚四五十两。秀才老爷去吗?这银子不赚白不赚,我带你去,我兄弟肯定照应你。”

         张则闻言神态扭捏起来,他现在缺的就是银子,有了银子就能让玉兰过上好日子了,可,可这本钱上哪里去弄?

         “不瞒兄台,我出门走的急,身上没带银子。”

         钱昊闻言隐晦的笑了笑道:“我看你这玉佩值几个钱,不如先当了。”

         “那怎么成,这可是我张家嫡传的玉佩。”张则一听连忙握住玉佩,一脸的戒备。

         “哎,先当掉,别当死咯,赢了银子立马赎回来就是。”钱昊闻言立刻回道,这到嘴的鸭子怎么能让它飞了呢!

         张则低头沉吟着,这年头,到处都需要银子,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

         午后一刻多,于师傅一行人背着篓子回了窑场。

         “于师傅,大小姐请。”张宁珊的三丫鬟阿月走近前道。

         “好,这就走。”于师傅放下篓子跟随阿月进了书房。

         书房分为两间,里间外人不得进,外间座椅前放下了帘子,张宁珊坐在帘子后翻着账簿,听见于师傅进来便起唇道:“阿花,赐座。”

         “是,小姐。”阿花闻言从帘子里走出,搬了把银子放在门边处,道:“于师傅,请坐。”

         “谢大小姐。”于师傅闻言轻扯衣袍坐了下去。

         “澄泥采的如何?”张宁珊嘴里问着,拨弄算盘珠子的手却未因此停顿过。

         “回大小姐,澄泥的量已经采足了,绝不会耽误明天的烧制。”

         “恩。”张宁珊轻声应着,却也不再问话,于师傅急的满头汗,不知是该走还是该留。

         伺候张宁珊笔墨的丫鬟阿好见状不得不出了帘子,走到于师傅面前唇语说了两个字:“钱昱。”

         于师傅见状猛然醒悟,原来大小姐是想知道钱昱的情况啊!

         阿好见于师傅如此,便轻声轻脚的走了回去,自家小姐脸皮薄不想主动问,这于师傅又是个糊涂的不主动提起,这样耗下去,耗的自家小姐烦了,这于师傅明天铁定要吃暗亏。

         帘子轻轻拉来,阿好侧身走了进去,抬头便见自家小姐若有若无的朝自己瞥了眼,心里咯噔一声,看来自己多事,要去后院洗三天衣服了。

         “回大小姐,今日的澄泥不仅量足,土质也好。钱昱自己去寻了三处,虽然两处寻错了,可头一回能寻到一处这已是不简单的。而且全程不见他寻机偷懒,查看地形也有模有样,是块好苗子。只是......”于师傅说着说着便有些支支吾吾。

         “只是什么?”张宁珊闻言手上的动作停了。

         于师傅心里一震,这么多年,大小姐找管事的谈过无数次话,只要在算账,无论多大的事,手中的算珠子便没有停过,如今这般,看起来这钱昱果然不简单啊!

         “只是他没啥力气,背着篓子颤颤巍巍的,走的特慢,也不知现下回来了没有。”

         “身子弱?”张宁珊闻言微微敛眉,随后重新拿起算盘,“知道了,于师傅回吧。”

         “唉!”于师傅闻言连忙起身,推开书房的门走了出去。

         “阿圆,去换丁护卫进来。”张宁珊在于师傅走后便吩咐自己的丫鬟道。

         “是。”阿圆肥嘟嘟的小脸蛋颤了颤,拉开帘子走了出去。

         “阿好。”张宁珊收了账簿,抬眼瞧着收拾笔墨的丫鬟,不再多言。

         “是,小姐,阿好知道了,阿好这就去。”阿好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她就知道她逃不过去,当心腹丫鬟难啊!

         “小姐,阿好......”阿花见状小声说着。

         “怎么,你也想跟去?”张宁珊眯着眼道。

         “阿花错了,阿花给小姐泡茶去。”阿花说罢连忙进了里屋,她怎么忘了,在小姐跟前千万不能求情,小姐说是错的,哪怕她再对也是错的,当一等丫鬟难啊!

         阿月瞧着阿花进了里屋,难得不再幸灾乐祸,哎,当小姐重用的丫鬟难啊!

         “小姐,丁护卫来了。”阿圆站在门边低着头,昨夜小姐葵水了,她不能再像往常那样放肆了,不然......

         “见过大小姐。”丁护卫瞧了眼帘子后面的“东家”便低头听话。

         “恩。三窑刚进了个人,手上没力气,给你三个月,不管你用什么法子都得给我把他锻炼出来。”张宁珊接过阿月泡的茶道。

         “是,大小姐,三月后保管他扛三袋大米都不成问题。”丁护卫说罢便退了出去。

         阿圆闻言摸了摸自己的肥腿,还好自己是小姐的丫鬟,不是小姐未来的夫婿,不然她死的心都有了,丁护卫锻炼家院的手段她可是见识过的,哎,当小姐未来夫婿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