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夏日炎炎,钱家小院树下绿荫一片,苏玉兰坐在树下做着刺绣,自从钱母伤了腰,苏玉兰便把米铺的活给辞了,接了些刺绣回来,一边照顾干娘,一边赚些银子贴补家用。一月来,日子安安稳稳的,倒也安宁。

         “阿兰啊,你哥昨天带回来的肉放哪里了?”钱母拄着木棍从屋里走了出来。

         苏玉兰见状连忙放下笸箩,走上前扶着钱母道:“干娘,你怎么出来了,要吃要用唤我一声就好。”

         “老躺着,怪累的,莫要紧张。”钱母笑呵呵的拍了拍干女儿的手,窑场待遇好,家里吃的也跟着好了起来,钱母吃了几顿肉,脸上的笑也多了起来。

         “你哥自从去了窑场,咱们吃肉的次数也多了。哎,他呀,总把好吃的省下来带回来给咱们,自己倒瘦的不成样子。”钱母被苏玉兰扶着坐到树荫下,说着说着便长吁短叹起来。

         “干娘,那块肉在水缸里,晚上,恩兄回来,做顿好的,给恩兄补补。”苏玉兰宽慰着干娘,昨天她怕肉放坏了,就将肉放进木桶里,又填了块石头,一起放进了水缸里,昨晚,她可是选了好久的石头,费了些时辰,寻到一块重量刚刚好的,木桶放进去不会渗进水去。

         钱母闻言欣慰的点了点头,她有时候就在想,这般贤惠的姑娘配自家儿子也配的,再说不到合适的姑娘,撮合二人也行。可是,就像自己当初想的那样,这姑娘在娘家的名声肯定没了,又是这样异常的大胆,万一日后抛弃阿昱跟人跑了怎么办?她实在冒不得险。

         此刻的钱昱,身背篓子跟随在黄老汉身后。

         “给你半柱香的时间,给我找到澄泥,盛满三只罐子。”黄老汉坐在树荫下,丢掉篓子对钱昱道。

         钱昱闻言不敢停歇片刻,背着篓子小跑进了林子里,这些日子她算是看清了,这老伯不是一般的严,整人的法子也很多,达不到标准就各种惩罚,弄的现在,她一听半柱香就心胆直颤。

         山谷处,离水源较近,石头成椭圆状,砂砾大而又圆。钱昱一项项比对,随意在地上寻了个树枝,插在地上,在树枝影子处做了个标记。找准有澄泥的位置,放下篓子,拿起铲子便开始挖。

         此刻的她顾不得干净,手儿利索而又小心的往罐子里放澄泥。铲着澄泥的过程中,朝树枝瞄几眼,如今,她已学会了根据影子猜测时辰,在树枝影子稍稍偏离原来的位置时,钱昱盖上第三只罐子,背起篓子,拔腿就跑,一系列的动作干净利索,拐了一个弯又一个弯,一路快跑不停,跟争命似的。

         “呼,呼,师父,我,我回来了。”钱昱说着将篓子取下放到地上,小心的取出三只罐子。此刻的她已经欲哭无泪了,想她一个女孩子,竟然要在男子当权的世界挣命,真是苦的很,若是自己的妈妈瞧见自己遭这份罪,得多伤心啊!

         黄老汉见状瞧了眼刚刚灭尽的半柱香,嘴角微微扬起。其实,他教钱昱的第一天便有些后悔,当初只觉得钱昱好学,可没发现她骨子里的懒散。不过,现在嘛,做事越来越麻利了,也不再拖拖拉拉。做生意嘛,就得雷厉风行才是。

         “将罐子放回去,咱们回窑。”黄老汉瞥了眼罐子边缘的泥土便知钱昱找的没错,“这要成事啊,光靠想是不成的,想到了就要立刻去做,来不得半点拖延,做生意,就怕犹豫不决。”

         钱昱听在耳里心里一震,刚穿来那会子她想做牙刷,这个时代穷的用柳枝,富得用竹条,若是牙刷做成了,应该有的赚,可是她一直拖到现在都没有实施过,难怪自己到现在都一事无成。看起来,有些事就得说干就干。

         午后申时,苏玉兰扶钱母上了炕,一切安排妥当后出了门,走到尚河村村口,提起裙摆便往山下跑。

         柳荫村村口,阿芳左右踱步四处张望着,今日是秀才成亲的日子,约好了今日在村口碰头,怎么过了一个时辰了还不来?

         左等右等,阿芳急了,她本是撒慌下山打水的,如今一个时辰过去了,公婆该以为她偷懒不愿山上呢!

         “阿芳姐!”

         就在阿芳想回去的时候,苏玉兰从不远处跑了过来。

         “玉兰,你可来了。”阿芳拉着苏玉兰的手走到一梧桐树后嘱咐道:“记住了,去时闲话少说。”

         苏玉兰闻言点了点头。

         阿芳见小姑子应了,挑起两筐菜走在前面,苏玉兰见状跟在阿芳身后一步一步朝张家走去。被弃的前几天,她迫切的想去问问秀才,问问他为什么。可如今,离张家越来越近,那份急切的心情却没了,无论什么原因,秀才终是没有与她走到底。

         张家门前,张灯结彩,阿芳带着苏玉兰绕道后门处。

         “玉兰,你去敲门吧。我都打点好了,开门的婆子是我家亲戚,你只管去。”阿芳说着将担子递给苏玉兰。

         苏玉兰闻言挑起两筐菜走到后门,抬手敲了门。

         少时门开了,婆子瞧见苏玉兰赶紧让开了身子,待苏玉兰一进去,刷的将后门关上。

         “少爷现在在前堂陪客,一会铭子会把他引来,你先去那坐坐,那几乎没人。”婆子说罢便回到门口。

         苏玉兰放下担子,轻迈步子走到角落里,静静的坐在石凳上。

         “铭子,你把少爷我引到这做什么?”不远处,张则的声音响了起来。

         苏玉兰闻声一阵,却没有站起来,这个往日熟悉的声音何时变的这般陌生了?

         “少爷,这里的景色好,我瞧少爷这几日不开心,便引少爷来散散心。”铭子笑呵呵的说道。

         张则闻言叹了口气道:“你有心了。”说罢转身想往亭子里走,瞧见那个背影愣在原地。

         铭子见状悄悄的离开。

         “玉兰?”张则提着大红袍子一步一步进了亭子。

         苏玉兰闻言慢慢抬头,瞧着眼前的秀才恍惚好一阵,她原以为瞧见穿着大红喜服的秀才会心痛,没成想那股子锥心的疼并未出现。

         “秀才。”苏玉兰站了起来,静静的瞧着张则。

         “玉兰,我,我不是有意要回家的。”张则低下了头,“我原想赌点银子,能让咱们的日子好过些,没想到,那人竟然骗我。现如今这个世道,张嘴闭嘴都是钱,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就连尚河村小六子都看我不起,满口粗言羞辱斯文,那样的日子,简直就是噩梦了。”

         “噩梦?”苏玉兰闻言微微转身,瞧着墙角开的正艳的花儿微微一叹。

         “玉兰,我不是成心将你抛弃的,实在是刀架颈上别无他法。归来时被我父杖责二十辊,老父他严令我娶进士之女为妻。玉兰啊,我对你真心无虚假,我是被逼的啊。”张则绕道苏玉兰身前急切道。

         苏玉兰闻言抬眼去瞧张则,良久开口道:“被逼的?那好,如今后门无别人,你与我双双出逃如何?”

         “不,不,不行。”张则闻言吓的连连后退,“玉兰,眼下不行,我身上没有半分钱,我......我实在不愿过那样的日子了。不久后,布政司就要开秋闱了,我想安安心心求取功名。”

         “秀才,其实,你早就想回家了吧?”苏玉兰瞧着吓的失色的秀才,心中戚戚然。

         张则闻言闭了嘴,虽然他是被赌坊逼的无路可走才回家的,可是,可是,他无法否认,长久以来他确实天天想回家,只是,只是一直不好意思开口提。

         “秀才。”苏玉兰背过身去紧闭双眸,那神情好似彻底死心一般,“还记得你带我走的那天吗?我父亲逼我去嫁人,绝望中,是你抛下所有毅然决然带我走,纵然逃走的日子十分苦,纵然你半途不声不响回家来,我都感念你当初怜我那份心。”

         “玉兰,你放心,我不会丢下你的,待我中举之后,我就向父亲说,娶你进门。”张则听到最后以为玉兰会原谅他,立刻表态。

         苏玉兰闻言吃了一惊,不可思议的瞧着张则,问道:“如今你就要成亲了,如何又能娶我?”

         “玉兰,我,求你暂效娥皇女英。”张则说罢低下了头。

         “娥皇女英?那是什么?”苏玉兰不明所以,微微敛眉。

         张则闻言红着脸道:“她们是两位女子,共同,共同侍奉舜帝。”

         苏玉兰闻言连连后退,虽然她听过妾这个字,可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做妾,村里人都知道,做妾的都是抬不起头的。

         “你!”苏玉兰气的走出亭子,“当初我托付青春志坚贞,为什么,你毁弃前盟还不算,竟然当面羞辱我?你可有想过,你一走,让我山崩水断往何处去?你一走,让我不清不白怎样做人?”

         “玉兰,你,你是知道的,我没有碰过你,你的清白还在呀!”张则闻言连忙道。

         苏玉兰闻言愣了好一会,才道:“身子是清白的,可我的名声还清白吗?”

         “玉兰,你该为想想啊,我现在难啊,不若这样,待我高中后,我寻个理由休了她。”张则急道。

         苏玉兰仿佛头一次看清张则一般,一边摇头一边后退。

         “你好好过你的日子,我走了。”

         “玉兰,你这是为什么啊,你亭中说的话难道不是原谅我了吗?”张则闻言连忙挡住去路问道。

         “我说那番话是想告诉你,我不恨你。但是,你我已无可能。”苏玉兰斩钉截铁道。

         张则一听这话,连忙扯住苏玉兰的袖子道:“玉兰,玉兰你不能啊,你等我一等,我对你是真心的,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让你穿金戴银,荣华富贵。”

         “荣华富贵?”苏玉兰轻轻重复一句,抬手挣出自己的衣袖,面无表情道:“张秀才,你说这话未免把我苏玉兰看的太轻了。你尚且不能与我同患难,让我如何信,你富贵路上不变心?玉兰虽是柴门女,却从未将荣华富贵放在心上,只要情真不离不弃,沿途乞讨我、我笑也甜。”苏玉兰说到此猛然想起怀里的玉佩,连忙取了出来,“这玉佩是你张家的,当初你说我一块你一块,成双成对,如今,这玉佩,我还你。”

         “玉兰!”张则瞧着手掌中的玉佩,不可思议的瞧着眼前的女子,以往只道她性温和,没想到竟然有这般刚强的一面。断,竟然要断的这般彻底。

         苏玉兰不再瞧张则,迈开步子头也不会的走出张家。

         “怎么样?”阿芳见到苏玉兰出来,连忙上前。

         “阿芳姐!”苏玉兰瞧着面前的嫂子,扑到其怀中极其隐忍的哭了出来,她没想到当初认为是对的决定将她逼到如今走投无路的地步,如今她只想放怀一哭,为这般的苦命哭一场。